「神個啥,這種東東我經常當大蘿蔔啃食。想吃就弄一片擱嘴裡嚼嚼,唉,味道還成,就是功力突破太慢了。」唐老大不震驚死人是不鬆手的。

「你這還太慢,不到二十,半金丹,唉……」買買發一雙眼如狼樣的盯著長生果。

「唉,可惜你肉身毀了。就是給你也沒用,這果對魂神可沒多大作用。」唐春唉了口氣,還晃了晃那長生果。買買發頓時一愣,一臉黑線,虛體居然動了動,老傢伙鬱悶著了。

「以後記住,在攻擊的時候你要好好配合我使用此劍,知道不?」唐春說道。

「攻擊,那我肯定會受傷的。」買買發臉一黑。

「想不受傷你就得跟我密切配合,不然,這劍毀了的話你也跟著完蛋了。」唐春冷哼,買買發被逼無奈啊,只好暫時認了劍奴這個身份了。

「奇怪,咱們怎麼會被傳送到了這個鬼地方?這裡居然還有紅舍王的雕像。」唐春問道。

「我也覺得奇怪,紅舍王的雕像也太慘了點。怎麼用木頭雕的,以他的手段,怎麼樣也能搞座靈石雕像才能威風是不是?」買買發也相當的疑惑。唐春又整盅了那雕像一陣子,發現的確極為普通。這傢伙定定的掃描著那尊雕像。

「嗯?」這時,人形蜘蛛叫了一聲。

「鬼叫啥?」唐春沒好氣的哼道。

「我好像聞到了菩提樹的味兒。」人形蜘蛛說道。

「菩提樹,不會吧,這裡哪有樹?」唐春問道。

「少主,你放我出來。肯定有。」人形蜘蛛說道,唐春把它提拎了出來。人形蜘蛛一出來漲大到了鐵鍋大小,看得買買發直啰嗦。

「哈哈哈,就是這個了。」人形蜘蛛撲向了紅舍王的雕像。

「慢著,你說這雕像上的爛木頭是菩提木?」唐春一把把人形蜘蛛給扯了回來盯著雕像。

「沒錯,絕對是菩提樹。」人形蜘蛛雙眼放彩,「而且,還是菩提樹的老根部,估計不下千年了。」

「你從哪裡看出來?」唐春一愣,高興了。

「菩提樹極難成材,你數數那一圈圈的環紋,絕對有一千多個。」人形蜘蛛說道,唐春一愣,才想起樹的年輪來,一掃,還真有一千多個圈圈。

這菩提樹可是煉器的好材料,就是買買發也是雙眼發直,嘆道:「我說呢,紅舍王不可能拿一些爛木頭雕琢的,果然是好材料。」

「它娘滴,可惜就差了一個鼎。不然,取材下來就可以練習煉器之術了。」唐春有些鬱悶,一扯就想把菩提木給拎進紅脂盒中去。

居然沒有動靜,唐老大可是生氣了,用了三成力氣再扯,還是不動。五成靈力,還是不動。八成,居然還是不動,最後這貨一生氣,全部力氣爆滿扯了過去。

「不對,他好像一個人。」這時,人形蜘蛛停在了木雕面前。(未完待續。。) 今天連爆五更,砸月票,搶訂閱。

「廢話,本來就是紅舍王的雕像嘛。不像人難道變鬼了。」唐春沒好氣的說道。

「不對啊少主,你近點再看看,他真像是活了似的。」人形蜘蛛居然嚇得趕緊飛退到了唐春背後,這紅舍王至少金丹大圓滿強者,一根指頭就能要了人形蜘蛛的小命兒的。

唐春一愣,倒也警戒著走了過去。不久,唐老大震驚了。這紅啥王的雕像真像是一個活人了。等你走近后就能發現。貌似居然還有呼吸的聲音傳來,買買發更是嚇得臉兒發白。這當僕人的最懼怕主子了。買買東整個家族都是紅舍王的家僕。

「跑!」唐老大一個轉身當機立斷撒腿兒就往外溜,急得人形蜘蛛在後邊不要命的跟,大叫道:「把我收回去,我跑不過你。」

唐老大一愣一扯把它扯了回來御劍到了空中往遠外狂逃而去。不過,跑了大約有上百里居然發現後邊沒有動靜。

「怪了,紅舍王難道發善心了。」唐春疑惑。

「我看他是活著,不過,好像傻了似的。不言不語,如果真是紅舍王估計早就把咱們給捉了。」人形蜘蛛說道。唐春也疑惑,乾脆偷偷又轉了回去,在破廟外觀察了一陣子,發現紅舍王雕像還是獃獃的不動。

這貨轉進了廟裡,麻著膽子伸手還摸了摸。唐老大訝然了。這菩提木雕的紅舍王摸在手中居然有肉感。而且,心臟也在跳動著。甚至能聽到呼吸聲來。

「會不會是紅舍王的一個分身。剛才咱們傳送過來引起了大爆炸。所以,把它炸傻啦?」買買發自認為找到了一個高明的理由。

「會不會是這傢伙失意了,現在呆不啦嘰的。」唐春放鬆了下來,皇靈人臉在雕像身體中透視著,發現裡面經絡血管都正常,真跟活人一樣。不過,遠看的話就像是一根雕。

就在這時候,皇靈人臉感覺到什麼一扯,居然給扯得往紅舍王泥丸宮去了。唐春急了想收回皇靈人臉,可是那力道太霸道了。眼前一晃就到了紅啥王的識海空間。

唐春發現。山窮的識海像是一個小湖泊,而紅舍王的識海沒他那麼大,裡面估摸著就跟一個足球場範圍差不多。皇靈人臉被強扯到了一團黃黃的光團面前,此光團就巴掌大小。裡面好像有什麼在蠕動著。

知道裡面有可能是就是紅舍王的一點分魂在。唐春突然一狠心。皇靈人臉化為一把朝天小斧頭狠狠砍了下去。光團居然跳動了起來。好像跳跳球一般閃了過去。

還能閃。嗎滴,唐春在心裡罵了一聲,斧頭不斷的砍了過去。終於有一斧頭砍中了。裡面居然發出吱吱如老鼠慘叫的聲音來。又好像一個嬰兒在啼哭似的。

有門了,唐老大這會子絕不手軟。老子砍砍砍,再砍砍砍。光團中不斷有一些霞光彈出來,而叫聲更為恐慌似的。

不久,卟哧一聲,好像氣球給戳破的聲音傳來。光團頓時霞光大振,照得紅舍王的整個識海空間一片赤紅,流光異彩,熠熠生輝。一個黃色虛體被震落了出來。跟紅舍王雕像一模一樣的。

「你……你是誰?」紅舍王問道。

「你先說說你是誰?」唐春心裡一動,問道。

「我不知道。」紅舍王居然搖了搖頭。

「這你都不知道,你就叫小舍子。是我的寵物,現在明白了沒有。以後見到我要叫主公。」唐春變著法門要罵人。

「主公好主公好,以後小舍子就跟著你了。」紅舍王說道,好像智力退化到了幾歲左右。

「你什麼時候躲進這光團中了?」唐春問道。

「不清楚,這光團太可惡了,把小舍子我困了好長好長時間了。」紅舍王說道。

「多長?」唐春問道。

「很長很長。」紅舍王說。唐老大也覺得好笑,居然收下了一個痴獃的紅舍王。只見他一晃,整個人走了過來。

不曉得這傢伙還有沒戰鬥力?唐春決定一試,帶他到了外邊,指著一顆十幾個合抱巨樹道:「這樹很可惡,小舍子,馬上給我推倒。」

「好滴主公。」小舍子很聽話的點了點頭,跑過去雙掌推向了那株巨樹。不久,那樹居然硬生生被小舍子推倒了。

至少築基期實力了,唐春滿意的說著,看了看不遠處一個山包,又支使小舍子去幹壞事了。小舍子還真是賣力。跳到空中一腳下去,轟隆一聲巨響,那籃球場大的小山包給他一腳就蹬進了地下,而且,往下還陷下去一個寬達百米的巨坑。

「這傢伙好像有著築基期大圓滿的實力。」買買發說道。

「白撿了一個傻子高手,還是不錯的。」唐老大滿意得很。帶著小舍子往森林外走去,不久終於發現了一條道路。唐春飛到空中掃了掃,方圓百里內都沒城鎮。直到飛了三四百里之後終於發現了一座城。唐老大在遠處落了地走向了城裡。

發現城裡人膚色相當的斑雜,藍色人種有,非洲黑人也有。黃色人種也不少。而且,有的人額角上還長著一個角,有點像是獨角獸的角。

一打聽,嚇了唐春一跳。居然一下子就到了波斯貓國。雖說雲意城只是波斯貓國的邊沿城市,但從胖子提供的地標圖上可以看出,波斯貓國離火蘭國距離不下百萬里。那一陣大爆炸居然把自己送達如此遠的距離,就是傳送陣據說也無法辦到的。

其中什麼原因唐春一下子給搞糊塗了。不過,這傢伙突然感覺到了一水寒動了一下。往上一抬頭,頓時有些傻眼了。因為,唐春感覺到了諸天島殘片就在頭上的空中。

這怎麼可能,這麼大的一塊飄浮的陸地怎麼也能跟著自己到這裡。難道這殘片也給大爆炸炸到這裡來了?唐春心裡一動,到了城外一偏僻地點控制著一水寒上了殘片島上。發現小舍子居然也能帶上去,這說明了什麼,說明小舍子並不是一個活物。難道它還真只是紅舍王煉製的一具寵物傀儡不成?

剛回到地面上居然發現一股風卷朝著南邊狂逃而去,而後邊跟著一大堆各色衣裝的人在拚命的追著。空中泛顯著各式兵器朝著那股狂風吹去,有人還大叫道:「殺死這妖怪。」

「妖怪?」唐春心裡一愣也來了興趣,用了千米追月步追了上去。

那股風卷還真是厲害,速度奇快。不過,前面貌似也有一群人四面八方的堵住了那風卷。就連空中都有高手坐在飛鷹上圍堵著。

不久,風卷被眾人追上。一場血戰接開了序幕。不斷的有鮮血從空中砸下,包括一些殘肢斷臂的。此一刻,這裡成了人間的阿鼻地獄。

唐春發現,圍攻的人雖說不下一百多。但是,功力並不高,最高功境者差不多氣通境初階實力。而那風卷卻是強悍得多。幸好圍攻的人多,不然,早被風卷吞噬了。

唐春悄悄的接近了風卷,天眼一掃,差點笑出聲來。

為嘛!

哪裡是什麼風卷,根本上就是泰冬陽寄生的雷虎鷹王那巨大的翅膀搞出來的龍捲風罷了。此刻這老傢伙好像功力恢復得更旺了。

那雷虎鷹王的翅膀伸展開去達到了上百米長度。那是大發神威、一翅膀下去捲起一陣狂風就能把十幾個高手扯到空中。這傢伙狠啊,張開那麵包車大的虎嘴狂亂的吞噬著被殘了身體的強者們,這估計就是被人們稱之為『妖怪』的原因了吧。

「畜牲,敢爾!」這時,一道威的聲音好像是從天際傳來的。眨眼間,一桿魔法棒樣的東東在空中出現。那東西泛著滿天的白光,把太陽都比下去了。並且,僅僅二三秒鐘就漲大到了水桶粗大,高達十幾米。

「啊,是奇老來啦。」有人驚喜的狂叫道。

「兄弟,奇老是誰?」唐春湊過去問一個中年人。

「你是哪來的?」那高鼻子中年人有些不滿的瞪了唐春一眼。

「我是外地人,過來遊歷的。」唐春說道。

「難怪你不知道奇老。要說起奇老我們這一片沒人不曉。它是我們波斯貓國的象徵。去年也有一頭遠古凶獸的後代撞了進來,吞人幾萬。那凶獸不得了的厲害,身體高達五六十米,長著豬身。居說一條胳膊就要七八個合抱才能圍住。厲害啊,更為兇殘,見人就吞。一嘴之下能吞下五六個人。一腳下去大山也要顫慄,小山直接就給蹬塌了。據我們貓國的守護神猜測,此凶獸叫『豪豬』,它應該擁有遠古凶獸血液。只不過不是純種罷了。」中年人一臉得瑟的說道。

「後來估計是給奇老滅了是不是?」唐春問道。

「滅倒是沒有,不過,從此後,它成為了奇老的坐騎。那豪豬厲害,一個跨步就能滑到二三千米之外。坐著像是飛一般。」中年人說道。

果然,不久,唐春發現了幾里之外有條身影。一個老者正騎在一頭豬身上。只不過那頭豬此刻並不大,跟大像有得一比。估計是凶獸收縮了身子骨的結果。

旁……

空中居然傳來一道金鐵相撞的刺耳聲響,唐春發現,奇老的魔法棒跟雷虎鷹王的爪子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空中,頓時,紫色之光大作。一些紫光被撞散開去,形成一個個斗大的符文在空中旋轉了一圈下來,爾後不久就凝結成了一個大如卡車的符文往雷虎鷹王身上壓將了下去。(未完待續。。) 2更到!

嗷……

奇老胯下那隻豪豬好像來了激情,狂叫了一聲,奇老身子詭異的懸空浮起坐在了魔法棒上。而豪豬一蹬四蹄,不久,整個身子狂化到了幾十米高。朝著空中的泰冬陽一把就撲將了過去。

別看這傢伙身體如此龐大,但一跳居然就到了千米高空之。其龐大的身軀硬生生的撞開了火灼般的空氣,身後捲起一個空氣黑洞撲向了泰冬陽。

泰冬陽也被激發了凶性,一邊翅膀涌動著箭頭樣的彩霞朝著豪豬狠狠的煽了下去。那翅膀就像是鐵扇公主的芭蕉扇一般,振動著空氣發出轟隆隆的可怕雷霆之音來。

豪豬厲害啊,那巨大的翅膀給它一拱,雷虎鷹王整個給拱得往幾里之外砸將而去。而泰冬陽一看,頓時慘叫了一聲。因為,虎嘴被奇老手中的魔法棒戳了一下,頓時,掉下了一地的鳥毛。白光一閃,而虎嘴上頓時就是個焦黑一片,貌似突然被幾百度的高溫來了一下似的。

泰冬陽凶性大發,整個鳥身上突然金光大振。唐春一看有些疑惑,貌似這傢伙身上居然冒騰出了帝王之氣。滋啦,那巨大的鳥爪居然正中豪豬那龐大的身軀上,爾後兩爪往外一撕,好像布帛被撕開的聲響傳來。

頓時,一股鮮血噴到空中居然形成了一道血色彩虹。而豪豬卻是慘叫了一聲,背後被撕裂開了一條長達十幾米的血縫來。掉下一塊重達上百斤的豬肉被泰冬陽一嘴給吞了進去。

不過,轉眼間泰就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因為。白光一閃,那魔法棒上的棍上冒出了熾熱的白芒來。泰冬陽的背上卻是被那白熾之光一著,好像突然間被巨大的電棒刺激了一下似的。

鳥身劇烈的一抖,片片鐵鍋大的鳥毛從空中紛紛揚揚而下。而泰冬陽直接就給雷擊到了地下,砸出一個方圓幾百米的大坑來。

魔法棒不依不饒,老者朝著棒上一指彈下。唐春能感覺到,老者的法力有點像是巫力,但又不一樣,估計是另一個能量。那大棒居然化形為一隻尖錐狀物體呼嘯著朝著巨坑中的泰冬陽戳了下去。

泰冬陽一煽翅膀跳了起來想溜,不過。前方豪豬那巨大的鐵蹄卻是踩了下來。被它一撞。泰冬陽跌到側面,則尖錐棒卻是到了,頓時,泰冬陽慘叫了一聲。因為。巨大的翅膀居然被尖錐穿透而過。一股鮮血如噴泉一般的居然噴到了幾十米的空中。看得周遭的人心膽生寒。

這下子泰冬陽可是倒霉了。豪豬不斷的撞擊著他的身子。而尖錐不斷的戳動著,在慘叫聲中,泰冬陽的鳥身羽毛紛紛落下。而身子到處都是鮮血。

「泰冬陽,想不想要你的另外一半魂神?」這時,老泰同志耳中居然聽到了唐春的聲音。

「他不是我,我老泰是完整的。」想不到泰冬陽掙扎著叫道。

「不要就算了,本爺就看著你被戳成破鳥就是了。」唐春一聲冷笑。不久,泰陽冬明顯的閃挪速度放緩。而巨大的鳥身都快成破爛貨了。全身都染滿了鮮血,看得人頭皮發麻。

「我要我要我要……」泰冬陽慘叫著,聽得遠處圍觀的強者們丈二和尚沒摸著頭腦。不曉得這鳥要啥。

「拜主!」唐春用的是靈波罡音。

「我拜!」泰冬陽虎頭直點,哧,又被電了一下。

這次唐春用的是歐盤天下傳的拜主術,直接就皇靈人臉戳進了放開魂神的泰冬陽魂神之中。而泰冬陽的另一半魂神雖說現在弱小,但也給唐春人臉帶了進去。

拜完后春臉退了出來,鳥身中的泰冬陽魂神一口就吞了原本黑冰河中還魂冬中那個泰冬陽的魂神。就在這時候,一股黑煙直衝天而去。泰冬陽的鳥身上本來是紫光暗淡,這下子居然重新泛彩,在他身周圍著一條紫彩的帶子。

這傢伙好像復活了,狂化了。那爪子一把撕去,把正得意著的豪豬半邊蹄子都給撒成兩截。豪豬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聲來。

老者一看,頓時大怒。想不到眼看著就要死翹翹的怪鳥居然一下子好像吃了激情丸一般。魔法棒白光一閃,頓時,一個小太陽似的白球發射著箭雨般的白熾之光旋轉著割向了泰冬陽。

「少主救我。」泰冬陽畢竟受傷太重,就是二個分裂開的魂神融合了但也無法一時恢復到鼎盛時期的。而且,奇老的功力可不簡單。唐春從他身上感覺到了鄭一錢的一絲能量波動。

空中突然出現一張巨網一把就網住了那個小太陽,滋滋滋,小太陽的白光太厲害了。玄級的飛魚網居然硬是被燒得融化了。唐春一看,手一甩,佛緣寶鏡一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