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最為主要的還是因為煉獄的存在,煉獄由五大院師生聯合開闢,目的就是為了讓一些潛力不錯的學生得到歷練。

而冥荒學院已經很久沒有人參加過這個項目了,而穆凌進入裡面倒是這四五年來的頭一回。

可惜,結果便是修為玄脈盡廢,不是他本身天資不錯,再加上一些機遇,他修鍊的道路已經毀在了煉獄。

這也是冥荒學院的學生不敢再度進入煉獄最主要的原因,在裡面,即便是死一些學生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沒有足夠的實力,他們可並不想冒這個險。

當然,離院賽還有一個半月的時間,穆凌有著足夠的時間去做充分的準備,眼前,這幽月果便是一個再度令他再度突破的急會。

要知道唐婉婷尋遍萬林域也只是在這裡找到兩個幽月果,由此可見這種果實的珍貴程度。

現在,穆凌所要做的就是要找一個舒適安靜沒有人打擾的地方來修鍊,而萬妖死澤無疑是一個真正沒有人會來打擾地方。

雖然這裡布滿危險,但也正因為如此,這裡才是最安全的地方,穆凌和慕容曉霜二人在萬妖死澤腹地深處尋到了一處極為隱蔽的峽谷深淵地帶開始了枯燥而充滿價值的修鍊。

……

萬林域單單論面積怕就有數千萬平方公里,也正因為面積的廣袤使得這裡勢力魚龍混雜。

但總的來說,還是五大學院居首,而一些家族勢力其次,這其中便有兩個家族不得不提。

一個是唐家,而另一個便是慕容家族。

慕容家族的實力在萬林域一直是一個謎,也正因為慕容家族的神秘,使得少有勢力敢去招惹他們。

此刻慕容家族那連綿的建築群深處一座精緻的別院之內,一名絡腮鬍須大漢正在和另外幾名看起來極具身份之人商議事情。

但就在此刻,門口一名綠色長袍青年急匆匆的闖進了大廳,也不顧這裡的場合,迅速的湊近這名絡腮鬍大漢耳旁輕耳幾句,半晌過後,此刻身軀一震,臉上陡然出現了一絲難以置信,隨即便是勃然大怒。

「怎麼可能,誰給的消息?」

「回稟家主,冥荒學院東院主任周通親自前來傳的消息,他現在在大廳門外等候!」

已經勃然大怒的絡腮鬍大漢赫然便是慕容家族的家主,慕容雄。

「慕容家主,是出了什麼事嗎?」

慕容雄深吸一口氣,然後點了點頭道:「各位,今日請恕在下招待不周了,改日咱們再詳談,小女在學院出了點事,我得去處理一下。」

這幾個人連忙起身點頭:「應該的,應該發,慕容家主請便……」

前廳接待處,周通此刻的心情也是頗為坎坷,那畢竟是慕容家的天之驕女,在學院出了這麼大的事,慕容雄怕是不會這麼善罷甘休。

但他只是個傳話人,這件事和他也沒什麼關係,所以緊張之餘,倒是也顯出了一抹輕鬆,以慕容家的名氣,想必還不會為難他一個小小的學院主任。

「誰是周通?」

聽到這雄渾的聲音,周通連忙躬身道:「在下冥荒學院東院主任周通,特來慕容家傳信。」

「說,到底怎麼回事,我女兒怎麼會去萬妖死澤的?」

如果是以往,慕容雄必定會彬款相待,但此刻聽到慕容曉霜竟然消失在萬妖森林的埋骨之地,慕容雄瞬間成為一個隨時可能爆炸的火藥桶。

所以此時那粗狂的聲音之中再加上沒有可以掩飾的玄氣波動,周通的腦袋竟然出現了些許眩暈感。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哈哈哈,終於到隕落池了,可累死我了。”沈豪道。

“俺滴親孃咦,介那是池子,明明就是個峽谷麼。”夏霄亮道。

“天哪,沒想到那位邪魔之人竟有如此威力,逼得神念師自爆出這麼一條深淵。”千羽飛道。

木小婉看着深邃而墨黑的淵谷略帶哭腔的說道:“我們不會要下去吧,我覺得在周圍玩玩就可以了。”

而另一個女生汝嫣雪則說道:“沒事,我有日照丸,吃了它無論多暗多黑,都會想日照一樣明亮。”

“哎哎,好好,給我吃,我要吃。”木小婉迫不及待的說道。

“看你那出息樣,不就是黑暗麼,有什麼可怕的。”蕭明昊道。

“那你不吃?”

“吃啊”

“切~鄙視你“衆人說道。

“院長,我們要下去麼?”藍海問道。

“嗯,下去,快吃了藥下去吧。”

“院長不吃?”

“開玩笑,你們院長我可是九階聖念師哎,這麼牛逼的階層還需要吃這玩意,切~”說完瀟灑的想深淵裏飛去。

“吹吧他就,好了,吃完我們就下去吧。”藍海說道。

當衆人下到深淵時才感嘆神念師自爆的威力,竟然炸出去有上百里左右,谷底則是一條小道,雖說小道,但也容得下十幾個人並排走了。

“院上,既然現在沒有魂暴風,當年散落的神兵利器也早已被取走,那我們來這裏有什麼意思呢?”千羽飛道。

“呵呵,你難道真的以爲當年大陸所有神念師自爆產生的隕落池僅僅只有這樣麼,也太小看神念師的威力了吧。”

“那有什麼神祕之處麼?”

“哈~我怎麼知道。”

“我擦嘞,你有問題是吧……”平常端莊大氣上檔次的千羽飛也被院長的無賴氣的火冒三丈。

“好了,開玩笑的,我不知道有什麼祕密之處怎麼會帶你們來,當年全體神念師自爆產生一個絕對神祕的黑洞,當年在我年輕的時候爲火千語尋找救命草藥之時偶然間遇到的,而且黑洞平常是不會出現的,必須有特定的密碼才能開啓,所以這麼多年不被人知道。”

“哦,是麼,那黑洞裏面有什麼?”藍海問道。

“嘿嘿,裏面當然有好東西了,就看你們能不能找到了,不過每個人只能進去一次,當年我不知道,浪費了那次機會,所以這次你們千萬別浪費啊。”

“爲什麼只能進去一次呢。”木小婉問道。

“不知道,可能是爲了防止貪心之人吧,當第二次再進去是,黑洞就會把你彈出來,就是這樣了,你們還有什麼要問的。”

“院長,你當年進去時是什麼品級?”藍海道。

院長沉默了一會說道:“七品,但有可能它是按照品級而分的,不一定就是那種難度,因爲後來火千語也進去一次,那時他只有五品,出來後說的難度並沒有我進去時那麼難。”

“哦,那我們就放心了,在同品級中想必我們的能力怎麼說也是上乘,出來紫魂這個變態的野獸。”傑仁君道。

“好吧,裏面還有極其具有誘惑的寶貝哦~”蕭明昊道。

“那我們就出發吧。”說着衆人跟着院長向黑洞走去。

過了一會,院長停下來說:“就是這裏,不過要先對密碼,你們往後退。”說完開始在地上走出奇怪的步伐,不一會,峽谷開始顫抖,這時院長突然在牆上拍了一掌,地上開始慢慢出現一個向下的旋梯。

院長道:“好了,我們走吧。”說着便率先下去。

在衆人走了將近半個時辰左右終於到達,下面是一片平曠的平原,而在平原正中間則有一個鏡子樣的東西,走近一看是由岩石包裹而成而奇怪的是,中間並沒有東西,卻好像有一股力量阻止岩石將其包裹。

此時的院長則再次走出奇怪的步伐,不一會岩石中間空的地方開始出現一點點黑色物質,黑色物質懸空而立,慢慢變大,最後完美的將岩石中間位置填滿,形成一個黑色的鏡子。

“好了,黑洞出現了,你們進去吧,沒有時間限制,但在裏面時間長了會削弱你們的實力,還有這裏面不能帶任何可以儲存的東西,戒指,手鐲都不行,先脫下來吧。”院長道。

“呸~誰信,要是你乘機會偷偷拿走怎麼辦,我們可信不過你的人品。”蕭明昊道。

“切~不那算了,反正等會你們進去的時候東西會自動飛出來的。”院長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藍海想着將身上的儲存戒指掏了出來,心道:“反正我最重要的東西全部儲存在紅姐的攝魂裏面。”之後便一頭飛進黑洞裏。

衆人看到藍海,便紛紛向黑洞飛去,當完全飛進去後,衆人所有的的儲存戒指全部自動飛出來。

“切~,還不信我的。”院長生氣的說道。

而進入黑洞的衆人此刻卻無法聽到,因爲他們來到一片神奇的地方……

此刻的藍海站在一片遼闊的平原上,入眼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地,突然耳邊響起一個聲音:“實力四品,裝備……超頂級,難度最強。”

“我擦,怎麼搞得,我身上有什麼裝備超頂級,難道是紅姐。”藍海心道。

“有可能,當年我是神器滅魂的腰配,而那神器滅魂來自仙界,恐怕……”

“那我不完了,這最難得等級讓我怎麼破?”

“嘿嘿,小子,別慌,肯定會有出路的,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麼。”

“放屁,我現在出也出不去,你讓我怎麼有心人。”

此時聲音再次響起:“任務到達目的地即可,路上阻礙,十級魂獸火鳳鳥,十級神獸火尖鷹,十級神獸水青蛟,十級神獸水千蛟,十級神獸土玄龜,十級神獸土魄熊,十級神獸風魂虎,十級神獸風原豹,十級神獸金鱷烏,十級神獸金鱷鶯。“

“我擦擦擦擦,這全是十級的怎麼破,你當我神仙啊,我要是能打得過十級神獸早就給父母報仇了。”藍海暴怒道。

“別急,這些那是什麼神獸,全是神獸的後代,而且雜交血統都不純了,根本不足爲據……對你來說。”紫魂道。

“你是說……神獸威嚴?”

“沒錯,你身體裏就連三足金烏都比這些強上百倍,所以這個雖然對一般神念師都是必死的關,但對你說不定確實最好過的關。”

“那……試試吧。”說着就向目的地走去。 周通嚇的雙腿一軟,差點栽倒在地,還好提前有所心裡準備,畢竟那是慕容雄的女兒,有此情緒也是理所應當的,周通略做鎮定開始將事情大概的敘述了一遍。

當然,這個過程之中,周通必定會添油加醋,將穆凌說的是異常的不堪,狂妄自大,慕容雄也是眉頭緊皺,穆家,他是知道一些底細的。

「你的意思是慕容曉霜是為穆凌去萬妖死澤找血靈芝去了?」

周通點了點頭:「沒錯,也怪這穆凌太過廢物了,想必您也聽說過,靈玄境就敢參加煉獄,這小子也太過狂妄了一些,正是因為他的這種眼高手低,才導致令女冒險去尋找血靈芝!」

周通本身和穆凌並無什麼仇恨,但童虎可是收了司馬家不少的好處,而且玄乳靈石也被穆凌偷走。

這兩者加起來,他都必須要買通周通,就算穆凌無法活著走出萬妖死澤,穆家也必須得跟著遭殃。

「你說埋骨禁地的陣法被破又是怎麼回事?」

慕容雄並未評價周通的這番話,能當上一家之主,不單單是修為強大,他的頭腦必然也是極為不簡單的。

周通的話在慕容雄的內心深處自然有一桿稱在衡量那份重量。

「是這樣的,三天前突然有消息傳出,說埋骨禁地的陣法被打開,外面的人能夠進去同樣也能出來,想必和之前埋骨禁地那驚天動地的動靜有一定的關係!」

慕容雄微微點頭,三天前那驚人的氣勢就連他這個遠在萬里之遙的慕容雄都有所感應,想必應該是陣法被破而造成的動靜。

「那我問你,我女兒是一個多月前失蹤的,你們學校竟然在一個多月之後才發現,你們是幹什麼吃的!」

「這,這……」

「三天前你們發現了我女兒的蹤跡,為何三天後才來告訴我們,從萬妖死澤到這裡,以你的腳力需要三天嗎?」

「我……」

慕容雄一揮手:「好了,我需要你們學院給我交代,如果我女兒真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你們所有人都脫不了干係!」

慕容雄雷霆動怒,周通只能悻悻而回,他應該慶幸,他能活著回冥荒學院,因為慕容曉霜到底是死是活,現在並無一個確切的結論。

「慕容傑,事情的經過大概就是這樣,你和你三叔速速去一趟萬妖死澤,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這幾天家族有事,我實在脫不開身。」

慕容雄的身前,一道偉岸而壯碩的身軀微微挺立,那面容之上寫滿了桀驁二字。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