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高級仙術師。

年齡30。

稱號大賢良師。天師。

戰鬥力(力量)200000。

戰鬥力(體質)300000。

戰鬥裏(智力)999999+。

技能。

神雷九降(專屬)召喚出九天神雷,對敵人造成巨大的傷害,可以羣攻也可以攻擊一個敵人。

召喚紙兵(專屬)使用法術,將紙片變成兵馬,刀槍不入,持續時間一個時辰。

風捲殘雲(專屬)召喚出巨大的龍捲風,對敵人造成捆縛和巨大的傷害,需要持續施法。

天盾(專屬技能)召喚神祕的力量,在自己的周圍形成一面盾牌,可以抵擋強者的攻擊。

黃巾力士(真)

需要九十級以上士卒纔可以轉化,需要品級在金色級以上。

戰鬥力(力量)400000。

戰鬥力(體質)500000。

戰鬥力(智力)100。

技能。

力大無窮。力量加成百分之五十。

身強體壯。體質加成百分之五十。

易於控制。智力低下,但是絕對聽從命令。

金剛鐵骨。防禦力大大增加,任何攻擊都會被消弱百分之二十。

注。使用祕法轉換的黃巾力士真,不可轉換其他類型,死亡後不可復活。

。。。

主公一天。

忠誠度100。

李易看完屬性,很是很是吃驚,沒想到張角竟然是99級的高級仙術師,戰鬥力那麼高,甚至比呂布還要強。

那戰鬥力智力上面甚至有着加號,那是實力高出極限的標誌。說明他擁有仙級的一部分力量。

不過張角的屬性中有虛弱兩個字,要是沒有虛弱,估計連呂布也不是對手。

“很好,張角你的實力何時才能恢復?”李易看到虛弱,急忙問道。

要是很長時間無法恢復,這次的大戰可就是參加不上了。

“主公,一天後我就可以恢復全部的實力。”張角小聲的說道。

看着張角的樣子,李易直接讓呂布兩人送手了。

“奉先,子龍放手吧。”看着被兩人死死的壓着張角,連忙說道。

“這個。。。”聽到李易的命令,兩人期初還有些納悶,不過回想李易和張角的對話,也就是鬆開了。

“你是張角?那個大賢良師!”趙雲疑惑的問道。

“是,以前是,現在不是了。”張角起來後,搖着頭說道。

以前的他是黃巾教的教主,那個大賢良師,黃巾教的精神支柱,如今只是李易的手下。

“好了,咱們該走了,羽卒和炳元估計會很開心的。”想着等會周倉兩人的表情,李易就很是開心。

“周倉和管亥也是主公的手下?”聽到兩人熟悉的字,張角很是疑惑。

“對啊,他倆早就是我的手下了,等會你就見到了。”李易笑了,如今他的勢力要再次增加了。

一行四人直奔傳送法陣而去,鉅鹿城的太守則是躲在一旁,不敢出來,實在是幾人大戰的場景讓他十分恐懼,害怕他們是來鉅鹿決鬥的。

如果戰鬥的不相上下,那鉅鹿搞不好會被幾人給毀了的。

“呼,幸虧這幾個爺都走了。我終於可以安心了。”鉅鹿太守看着幾人走進傳送法陣,直接消失了,心裏鬆了一口氣。

。。。

“天師,你是天師,我竟然再次見到你了。”管亥一見到張角,直接痛哭流淚,雖然張角變年輕了。

但是那股氣質仍在,和年老的時候很是想象,管亥一眼就認出了他,並且衝了上去,狠狠的抱住了她。

“天師,你還記得我嗎?我是那個傻小子啊。是我。”周倉也是跑了過去,和張角說着以前的事情。

“叮。管亥忠誠度達到一百。”

“叮。周倉忠誠度達到一百。”

兩聲系統提示響起,周倉兩人的實力再次增加許多,如今的他們,甚至可以比得上華雄了,這就是追隨玩家的好處。

只要忠誠度上去,那實力就會提升許多,以往的周倉兩人,除非是施加技能,不然不是華雄的對手,但是如今華雄想要勝過他倆很是困難,除非他的忠誠度也是一百。

看着三人激動的場面,趙雲等人也是替他們感到高興,就連呂布也是輕輕一笑,羨慕的看着他們。

三人的相聚持續時間不長,因爲張角已經復活,以後有的是時間去交談,如今李易還在旁邊等着,不能讓主公久等。

“主公,感謝你,我必定爲你赴湯蹈火。”管亥直接跪在地上,向着李易連磕三個響頭。

“快起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起來吧。”李易見此,連忙把他扶了起來。

“呵呵。”起來的管亥什麼也是沒說,只是呵呵傻笑,如今的他太興奮了。

雖然早就知道張角會復活,但是沒想到這麼快,復活的這麼突然,一點心理準備也是沒有。

“炳元,黃巾其他人都在哪裏?我去試試讓他們也是加入主公的勢力,這樣一來也是給黃巾留條後路。”張角看着管亥就想起黃巾教,直接問道。

“這個,天師,我也是不知道,我記得張燕好像在泰山,其他的就是不清楚了。”聽到張角的話,管亥有些失落。

因爲張角的死亡,他很是低落,和黃巾教的聯繫也是中斷了,後來還是張燕去找他,他才知道張燕的消息,要不然,黃巾教其他人的信息他是一點也不知道。

“張角,你們三個先下去休息,好好聊聊,黃巾教的事情以後再說,先養精蓄銳,爲幾日後的大戰做準備。”李易聽到三人的談話,很是開心。

如今的張角已經開始爲李易想辦法增強實力,雖然他也是有着私心,想要幫一幫黃巾教,但是這樣一來,對雙方都是有利。

黃巾教要是全部加入李易的勢力,那他的實力大漲,還可以幫助黃巾教的教衆,讓他們有個安全的家。

“是,多謝主公,天師,來跟我走。”管亥聽到李易的話,直接拉着張角和周倉離開了,看那樣子,是要秉燭夜談。

搖了搖頭,看着旁邊的呂布和趙雲,發現他倆也是有些心事。

“奉先,子龍,你們也是羨慕了!”

“纔沒有,只是有些想我內人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孩兒纔會出生。”呂布則是有些失落。

算算日子,孩子馬上就要出生了,估計就在這幾天,而他則是無法陪在妻子的身邊,看着孩子的出生,這讓他有些失落。

呂布的話,吸引了趙雲和李易的注意,看着失落的呂布,兩人也不好說什麼。只是拍了拍呂布的肩膀,讓他先回去休息,爲以後的大戰捉準備。

看着離去的呂布,趙雲很是唏噓。

“主公,你什麼時候要孩子啊?”趙雲直接問道。

“我,這個。。。”聽到趙雲的問話,李易直接懵了,這麼長時間來,他都是沒有想過這個事情。

因爲家族的仇恨,個人的發展,世界之神的壓力,讓他沒有心思去想,如今的趙雲問出,讓他很是迷茫。

“嘿,你們倆聊這個都不跟我說。”呂布“刷”的一下出現了。

把李易兩人嚇了一跳,誰讓呂布的耳朵這麼好,他剛走不遠,就聽到趙雲的話,立刻來了精神,又跑了回來。

“主公,我覺得那個貂蟬不錯,雖然我沒有見過,但是聽趙雲講很是厲害,你要是娶了她,做我們的主母,她在配上鳳冠霞帔這纔夠味道。”呂布嘿嘿的說道。

“對啊,那女人很是強大,要是成爲主公的女人,也是極好的。”想到貂蟬的強大,趙雲也是興奮了。

要是貂蟬成了李易的女人,那就太好了,這樣一來,李易也就是有了原住民的妻子,讓趙雲等人也是可以放心。

雖然異人的身份有着特殊性,但是他們都知道,異人和原住民不是一路人。異人是不死之身,這讓原住民很是羨慕,不過他們弱小的實力則是被原住民看不起。

實在是太弱了,就算是橙色級的士卒都是比他們強,更不用說他們這些歷史強者了。

一但李易娶了貂蟬爲妻,這就是異人和原住民的結合,要是貂蟬產下一子,那就是更好了。

兩人渴望的看着李易,把他看的很是不好意思。

貂蟬的美,如今還在李易的腦海裏迴盪,始終無法忘記她,並且一有時間就會想起她,實在是魅力太強了。

可要是娶了貂蟬,那就是對不起小薇啊,想着小薇的賢淑,李易很是不忍,不想去傷害她。

一時間,李易在小薇和貂蟬兩人只見來回徘徊,不知道選誰好。

“主公是爲了那個小薇的異人?實在不行都娶了就是。”趙雲看着糾結的李易,直接說道。

“是啊,反正主公的實力一天比一天強,這女人必須要多,主公你就說吧,要是看上誰,我就去給你搶。”呂布也是連忙表態了。

到了後來,李易實在是太苦惱,直接開始跑路,想要一個人靜靜,不過呂布兩人可是不會放過李易的。

“唉,主公別走啊,咱們還沒說完呢,到底是娶貂蟬還是小薇。。。”李易在前面跑,呂布兩人緊隨其後,並且始終在勸說着。 洛夢櫻知道是自己的爹地動的手笑了,真是的,認為自己很了解爹地的能力,看來她還是小看了。

難怪這些人都不服自己,她好像沒有辦法和爹地比較,這樣的對比真的讓自己好被動。

經過一段時間,要回來的人,也回來了。

「島上這幾天有什麼事情。」洛夢櫻不相信平靜,平靜會讓人放鬆警惕,可是對遇到危險就敏感的洛夢櫻來說,卻是不正常。

「沒有什麼大事發生呀!」離玥可是天天注意著的,可是就算她一人分開六個人用也忙不過來呀!

「沒有嗎?」洛夢櫻還是不相信,還是自己去看一下吧!

「你把這件衣服穿上吧!」優莎娜把衣服拋向墨昊靳和成陽。

她可是擔心,如果讓別人知道她帶了別人來島上,會不會被讓殺了自己。

「這衣服怎麼像是下人的。」成陽翻來翻去看了一下,他還是感覺怪怪的。

墨昊靳什麼都沒有說就穿上了,成陽看著墨昊靳穿著這樣,我去總裁這樣也是太拼了。

「總裁你怎麼穿成這樣,我要不要把你這個樣子拍下來呀!以後可以找你要封口費可以嗎?」成陽真的想要把現在的總裁拍照片保存。

「你們不要鬧了」優莎娜看著他們兩個人,真的不知道自己腦子生鏽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