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個問題李忘生也不能回答,事實上這種遠程飛行的法寶很是稀有,也不是這個世界的產物。

“這個……可能是爲了美觀吧?”

李忘生不確定的說着這個不靠譜的回答。

“就是爲了美觀。”王珂突然說道。

按照正常人的想法,一個這個小的小姑娘,信誓旦旦的說出這句話,是很滑稽的一件事情。

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李忘生就有一種繼續聽下去的衝動。

“婆婆,你知道?”

葉荒沒有李忘生的顧慮那麼多,自己不知道直接就問了。

“我當然知道,你想知道?”

“想想想!”

“那我就告訴你……” 梅花婆婆解釋過了一波之後大家纔算是清楚。

原來這還真的只是因爲美觀。

因爲這種船不是用來急速趕路的,或者說不是用來逃命的。

更像是坐來遊玩的。

所以必然會製造的美觀一點,這只是一個代步工具。

如果是那種逃命用的或者說是戰鬥用的法器的話,就完全不是這個樣子了。

而是更家流線型的樣子,就好像是“梭”一樣,這種法器也有一種專門的名字。

就是什麼什麼飛梭之類的。

這種名字一聽就是用來戰鬥或者逃命的法器。

如果是說什麼什麼船的話,那麼就是遊覽代步用的工具。

這個船也有一個非常樸實的名字,就是叫做是神行飛舟。

大家聽完王珂的解說之後都是若有所思,李忘生完全不知道王珂竟然知道這麼多,這些東西很多都是李忘生第一次知道。

雖然李忘生已經在宗門裏面時間不短了,但是很多東西自己的師傅並沒有告訴過自己這些東西,可能是感覺這些東西不是那麼重要吧。

在宗門裏面交給自己的永遠都是一些修行上的大道理,還有一些戰鬥技巧。

至於這些東西,李忘生沒有興趣知道,也不想去知道。

可是李忘生就是覺得王珂說的是可信的,可能是因爲她自信的語調又或者說是其他的?

李忘生不知道,或許就是因爲總是感覺這個人很是神祕吧。

或許自己的師傅會知道。

自己的師傅一定知道。

“走吧,我們出發。”

李忘生已經不想再耽擱,率先跳入了飛舟之中。

剩下的人一個個魚躍而入,蘇櫻是最後一個上去的。

“這麼快就走嗎?能不能等會在走啊?做個野營之類的,好不容易出來一次……”

雖然嘴巴里面滿是小情緒,但是蘇櫻還是老老實實地進入到了飛舟裏面。

飛舟就是和普通的船一模一樣,也會有甲板,而且最神奇的是,這飛舟可以隨意的控制大小。

當然再大也會有一個限度,再小也會是有一個限度。

這個限度最大就是長二十米,寬五米,最小也就是跟一個核桃差不多大。

而事實上,這個船小的時候就一直系在李忘生的衣角上面就相當於一個裝飾品。

李忘生和蘇櫻或許都已經習慣了這種場面,但是這對於餘下的人來說都是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梅花婆婆除外。

瑩瑩今天一天都處於驚訝之中,甚至開始懷疑這個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神存在了,這個世界是不是真的是神創造的?

是不是死了之後真的會有地府?

那些漫天神佛是不是真的存在?

現在看來很有可能都是真的。

而且距離這麼近,以至於自己都已經踏入了這傳說中的飛舟上面。

李忘生對於衆人的驚訝已經習慣。

想當初自己也是這樣啊,但是現在不是一樣也習慣了?

倒是梅花婆婆的鎮定讓李忘生記憶尤爲深刻,就好像是司空見慣一樣。

甚至自己都沒有跟王珂說,王珂就已經從船裏面找出了一個躺椅……

這是遊覽用的飛舟,所以裏面很多對於戰鬥沒有任何作用的東西,比如說那個躺椅。

對於戰鬥來說一點作用都沒有,但是卻幾乎是這種飛舟的標配,畢竟誰不想漫遊在雲海之上的時候可以躺在一個躺椅上面看看夕陽呢?

王珂異常熟練的就找到了存放躺椅的空間,然後取了出來。

豪門庶媳 這無疑說明其實王珂之前也乘坐過這種飛舟。

“真是可惡,唯一的一個躺椅竟然被那個小娃娃佔了!”

蘇櫻在李忘生身邊嗡嗡的。

“你說話注意一點,她可不是什麼小娃娃。”

李忘生看了一眼王珂,好在王珂好像是沒有聽見。

爲什麼會這麼在意她?難道是自己內心深處在害怕?不,絕對不是,我只是……只是禮貌,對對對,只是禮貌。

李忘生給了自己一個說服自己的理由,不在理會嘰嘰喳喳的蘇櫻,專心的駕駛飛舟。

是的飛舟也需要駕駛,不過幸運的是飛舟不用搖船槳,只需要確定方向就行了。

“葉荒,告訴我你怎麼這麼快就晉級超凡了?”

蘇櫻又去找這個船上面唯一可能說上話的人。

“我也不知道,稀裏糊塗的就進入到超凡了。

幾乎所有的人都在甲板上面,甲板上面的桅杆上面被放置了一顆定風珠,所以雖然飛舟的行進速度並不快,但是卻沒有很大的風。

倒不是一點風都沒有,其實憑藉上面那個定風珠的能力完全可以做到一點風都沒有,可是這樣不符合出來遊玩的性質了。

所以還是有一點風的,風不大吹在人的身上只會讓人感覺心曠神怡。

“怎麼樣?風景怎麼樣?”蘇櫻見到葉荒好像並不打算回答自己這麼問題,就強行的轉換話題,好像是炫耀一樣。

“這種風景的確難以用語言形容。”葉荒毫不掩藏的讚賞。

這種感覺真的難以用語言形容,好像幾乎所有的人都幻想過飛翔,而且人類也在爲着這個目標在不斷的努力,到了現在人類確實可以飛了。

於是下面這個充滿生機卻又古樸蒼涼的大地在人的面前就變的更加的離體,多了一個可以仰慕的角度。

其實蘇櫻何嘗不是這樣?

雖然已經做過很多次飛舟了,也在空中飛行過無數次了,但是每次沖天而起,不用在意任何東西,可以爲無忌憚的飛行的時候,無影都會感覺到震撼。

尤其是在看到下面那個亙古不變大地,上面的樹木,孤島,魚羣,海鳥,還有各種千奇百怪的白雲,烏雲,紅雲……

這些都會讓蘇櫻感覺到自己的渺小,和自然之力的偉大!

更多的是想要向更高的地方飛去的決心。

在走出自己的家門那一刻,蘇櫻就想見識一下整個村落是什麼樣子?走出村落之後蘇櫻又會想外面的城鎮是什麼樣子?蘇櫻走的地方越來越多,直到天空、海洋甚至是地底。

但是見識過更多的風景的蘇櫻才感覺自己是多麼的渺小,才知道這個世界是多麼的渺小,在將這個世界看過一遍之後蘇櫻只想儘快的去下一個世界。

幸運的是下一個世界是真實存在的。

天門。

還有一年開啓。

等着我,更廣闊的世界! 飛舟用了整整一天的時間終於飛到了大海之上。

這是瑩瑩第一次見到大海。

一整天的風景轟炸已經讓瑩瑩感覺到疲憊,但是當瑩瑩看到大海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的興奮。

之前只在電視上面看到過大海,哪裏見過真實的大海?

不得不說大海有一種淨化人心靈的能力,任何人在看到大海的一瞬間都會有這種感覺。

會感覺自己的渺小,更會感覺自己所糾結的那些事情是多麼的可笑。

“這就是大海嗎?真是美妙。”

“我第一次見到大海的時候也是這種感覺。”

葉荒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到了瑩瑩身後。

“那裏真的會有仙山嗎?”

瑩瑩望着前面的一片虛無說道。

“我也不知道。”

葉荒老實回答。

“馬上就要到華瓊派了,可能會有一點顛簸,我勸大家還是進一下船艙。”

李忘生的聲音穿來,但是沒有一個人願意動,只有王珂走進了船艙。

這有什麼好看的?

或許王珂心中就是這麼想到,或許更爲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船裏面裝的有一個陀螺儀,所以說其實外面再怎麼晃,但是在裏面一樣不會感受到顛簸。

“你們確定不進去?”

李忘生又說了一句。

衆人沒有回答,都等着仙山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