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即便今天殺不了你,你又能奈我如何!」費中一看莫默也不過如此,所以仰天長嘯抬高氣勢。

「切,只剩一隻手能用,還敢大言不慚,再吃我一擊!」莫默稍微緩解身體不適,凝出道尊法相,開啟絕殺赤宵寒焰,奔著三人再次上去。

轟轟轟!

「啊!」

「啊!」

……

一陣慘叫同時傳來。對方三個武聖的右手全部被赤宵寒焰憑空泯滅。

「我的手!」

「怎麼可能!」

三人一臉的不可置信,狠狠的瞪著站在遠處的莫默,眼睛中的血管都要爆裂了開來。

而這次激烈而無情的交鋒,莫默的手臂也失去了知覺,左邊的胳膊晃晃悠悠的耷拉了下來,同時胸口也被打的凹陷了一塊。

噗!噗!

莫默吐了兩口鮮血。眼前稍微模糊了一下,幾欲昏倒,但是右手支撐著死神之鐮,又穩穩的站在了原地。

現在費中唯一一個可以活動的右手,也被莫默消滅了。而那個被風中信燒的半死的武聖,也被折騰的站不穩身形。剩下最後一個單手武聖,已經無法同時帶著二人逃跑了,所以眼下他若是想活命,就必須從莫默的屍體上踏過。

「彭長老,我與你無冤無仇,如果此時我選擇罷手,你會不會放了我?」這個武聖想了半天,依然沒有把握用一隻手幹掉莫默,也沒有把握逃離此地,於是只能請求和解。

「你特么這麼沒種!那邊還有我們兩個武痴,快把他們兩個叫過來滅了他啊!」費中一聽身邊的武聖竟然開口和解,頓時火冒三丈。

莫默心中一驚,已然忘了對方還有兩個武痴的事,不過,回頭一想自己的乾坤袋裡還有小裘,不免又笑了起來。

「你特么笑什麼,死到臨頭了,還能笑得出來,哈哈哈彭仗,我現在最大的樂趣,就是看你怎麼被兩個武痴殺掉!」費中不停的拖延時間,同時說話的聲音也盡量放大,以便引起遠處兩個武痴的注意。

其實遠處的兩個武痴也早就注意到這邊的情形了。

但是作為帝國的士兵,首要的責任,便是保證任務完成。他們二人此時看著囚籠里的重要人物,根本就不敢離開囚籠半步。

費中一看這麼大聲還不能引起兩個武痴的注意,頓時扯著嗓子暴怒道:「你們兩個傻比快過來啊,再不過來,老子就要死了!」

這麼直接的喊出去,兩個武痴再不過來還真就是傻比了,於是身形一動,急忙朝莫默這邊奔襲了過來。

而早有準備的莫默瞬間溝通乾坤袋,放出了一直沒捨得用的小裘,「看見那兩個傻比了么,去滅了他們!」

「是,主人!」小裘一出來就異常興奮,聽了莫默的任務,瞬間就蹦蹦跳跳的奔著二人去了。

費中三人看著這個不知道是什麼、行走又詭異、還會說話的東西,頓時目瞪口呆,表情猶如吃了臭襪子一般。

「看你大爺看,去死吧!」莫默借著這會功夫,稍微平息了一下翻騰的內臟,然後猝不及防的朝著三人施展了一個烈火符,同時還在其中夾雜了兩個屁針。

對方唯一有還手能力的武聖也不示弱,拼儘力氣還擊了三記鬥氣。

烈火符和屁針還未傷及三個武聖分毫,便被此武聖的鬥氣打的四散開來,七零八落。

不過此武聖釋放完鬥氣之後,也踉踉蹌蹌的後退了幾步,似乎能力已經達到極限。

莫默正有點暗暗得意,忽然一個無恥的聲音傳來——

「嗎的,老子終於擺脫你的束縛啦!」

莫默心中一驚,猛的回頭看去,發現起初被困在地上不能動彈的怪老六,竟然站在自己的身後!

(聖誕快樂!) 怪老六能夠掙脫霓虹鎖,絕對是因為他身上的裝備太變態了。他全身上下,恨不得把牙齒都換成製作四級傀儡的沁赭石。就別指望一個霓虹鎖可以困住他多久。

而此時的莫默,再重新面對怪老六,也沒有十足的把握。

之前困住對方,多少有些僥倖的成分。而怪老六剛才也沒料到小三的攻擊之後,還跟著莫默的一招霓虹鎖。現在重新爬了起來,怎麼會忍下這一踹之仇。

「怪老六,你也知道,我一會還有幫手過來,你真的不顧死活,要在這趟這灣渾水?」莫默冷靜的站在原地,希望能夠拖延一點時間。

怪老六是個生意人,對人心的觀察自然不差,得意一笑,說:「怎麼,你也有怕的時候?」

「我怕?我有什麼怕的?難道你沒見識過我的實力?」莫默淡定的回了一句。

怪老六哈哈大笑,指著莫默怒道:「你就別拖延時間啦,趁著天色還早,老子就送你去陰曹地府報道去吧!」

怪老六話音未落,身形已經動了起來,左手拿著一個斷了一截的十三節獸骨鞭,右手拿著一把霸氣無比的金頂龍頭槊。

兩把武器皆是難以操縱的長兵之器。其中十三節獸骨鞭要使柔巧之力才可遊刃有餘,而金頂龍頭槊,除非蠻力,別無他法。

此時只見十三節獸骨鞭猶如風魔亂舞,時而裡外拐肘、左右偏馬,時而白蛇吐信、上下披紅。幾招幾式比劃下來,直接封住莫默周身丈許。而金頂龍頭槊泰山壓頂,橫掃千軍,剛勁有力,威武霸氣。配合著十三節獸骨鞭,又封住了莫默上方的逃竄空間。

一柔一剛,剛柔並濟,本來就是武修難以平衡左右的事情。可怪老六竟然遊刃有餘,同時把這兩件彆扭的武器,完美的搭配在了一起。

莫默本以為對方拿這兩把武器出來,意欲威懾自己。

可當怪老六真正施展起來的時候,就連費中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自嘆不如。

眼見形勢所逼,莫默也不可能坐以待斃。儘管一隻胳膊已經抬不起來,但是好歹還可以施展鬥氣。

鬥氣砰砰打出,怪老六也不故意避讓。仗著身上寶甲防身,金頂龍頭槊已經朝著莫默當頭罩去。

莫默心中一急,揮動死神之鐮迎頭而上。

鏘!

一個清脆的聲音傳出,莫默的虎口一麻,死神之鐮險些脫手,而怪老六的金頂龍頭槊竟然沒有損壞!

不過怪老六吃了莫默兩記鬥氣,也不好受,忍住了胸口的翻騰,十三節獸骨鞭啪的一下就抽在了莫默的腰間。

莫默雖然有五行八怪符、冰氣利刃、風屬性鬥氣諸多防禦手段,但是此時自己的胸口也受了傷,而且受傷的地方正好在力量釋放點的地方。所以每每施展一次技能,就會從胸口傳來鑽心的刺痛。

「嘶!」

十三節獸骨鞭打在莫默的褂步陣簾上,儘管力道被卸去不少,但還是有一股皮開肉綻的感覺傳來,讓莫默痛苦不已。

莫默現在有點後悔剛才的衝動了,如果剛才不急於滅殺眼前的三個武聖,也不至於被怪老六耀武揚威。可事情已經做了,自然也不可能重新來過。

莫默咬緊牙關,青筋突暴。也不管什麼劇痛不劇痛的,竭力引動加速技能,噌的一下,就飛到了空中。

到了這時,費中等三個武聖已經無法追上莫默了,而唯一還能威脅到莫默生命的,也只有怪老六。

怪老六沒想到莫默到了這個地步,竟然還能飛上空中,於是一拍奴獸袋,竟然從奴獸袋中放出一隻九霄靈鳥!

莫默掠上空中轉頭一瞥,頓時心中大驚。

這不就是一百隻還不一定能孵出一隻的九霄靈鳥么?鄒美晴不也有一隻么!

「哈哈哈,你就別跑了,在我怪老六面前,你就算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怪老六已經看出了莫默的狼狽,如果莫默真的能應對他,就不至於落荒而逃。

「我特么的與你萍水相逢,你為何非要針對於我!」莫默現在連吐血的心思都有了。

「針對你?你把我的人全都殺了,我不針對你,針對誰!」

「去你嗎的,本來是我跟封神三豬的事情,關你什麼鳥事,你偏偏過來湊熱鬧!」

「少特么廢話,看我一鞭!」九霄靈鳥的速度很快,加上莫默受傷難以全速前進,還沒飛多久,莫默便被怪老六追了上來。

莫默一見對方又打出一鞭,急忙又用死神之鐮拚鬥上去,只是體力有些不支,能夠支撐飛行已經實屬不易,再與渾身武裝的怪老六這麼一拼——啪!

莫默身子一矮,險些墜到地上,同時怪老六的十三節獸骨鞭又斷了一截。

「哈哈哈,長老,看著你現在的樣子,老子的心裡好爽啊!」怪老六也不在乎十三節獸骨鞭斷不斷,拿著剩下的部分又朝莫默抽去。

現在莫默只有用死神之鐮抵擋攻擊最不費力,所以一見對方再次攻來,自己就又把死神之鐮迎了上去。

唰!

獸骨鞭又斷一截,而莫默在空中也搖擺了一下!

怪老六現在的心裡已經有點變態了,既然能被稱為冥獸七怪之一,自然有他的怪誕之處。看著莫默晃來晃去,身形不穩,臉上的笑容不免綻放開來。

「哈哈,你感覺我這一擊的力道怎麼樣啊?舒不舒服啊?」怪老六一邊不停的攻擊,一邊還用語言奚落莫默。

而就在這時,一聲響徹天地的鳴叫傳來過來。

「嘎!嘎!」

莫默抬頭望天,心中一喜,發現冰魔鳥竟然飛了回來。再低頭往後一看,心中嚇了一跳,之前那個去追小若的武聖,也回來了!

賭你不敢愛我 「我艹,小若和那三個姑娘不會死了吧!」莫默心中一緊,又急忙朝著冰魔鳥喊道,「桑老頭呢!」

冰魔鳥也不敢離怪老六太近,所以在更高處追著莫默,因為離的有點遠,冰魔鳥也沒有給莫默什麼答覆。

「老夫在這呢!」又一聲猶如炸雷般的聲音傳來,不是桑益壯是誰。

原來冰魔鳥去封神城找到桑益壯后,先帶桑益壯去救下了小若,然後又帶著小若一起追殺這個武聖。這個武聖的速度也挺快,即便桑益壯追了一路,也沒有追上,此時一直追到莫默這裡,早就把桑益壯氣的七竅生煙。

怪老六一看莫默的救兵到了,臉色也難看了起來,拿著金頂龍頭槊,就朝著莫默後身砸去。

到了這個時候,莫默就是拚死,也得躲過這一擊啊,於是忍著劇痛,施展了一個霓虹鎖出來。

怪老六對霓虹鎖有些陰影,自然不敢大意,身形一閃,便多給了莫默一絲喘息的時間。而就在這時,桑益壯已經火急火燎的奔了過來,雙腿猛的一蹬,就跳到了空中。

轟轟!

九陽神功直接發動,火屬性鬥氣爆裂而出。

怪老六也不知道莫默的支援有這麼強悍,只來得及拿出一面毗盧盾,就被轟飛了出去。同時騎在身下的九霄靈鳥也被桑益壯的兩拳打的漫天焦毛,凄慘而死。

「我草,老色魔,牛鼻!」桑益壯幫莫默解除了危急后,莫默頓時如釋重負。

「那是當然,容我把他打成肉渣!」

還沒等怪老六落到地上,桑益壯飛跳過去,對著怪老六就又是一拳。

這次怪老六可沒有那麼大意了,伸手入乾坤袋,急忙拿出一面天絕盾,天絕盾也是封神榜上排名三十八的寶盾,可以抵擋兩千斤的攻擊,跟他的天絕黑獸甲堪稱絕配。

轟!轟!轟!

桑益壯以威猛霸氣著稱,發出的攻擊從來不優柔寡斷,一擊沒有傷到對方,緊接著就會再來一拳,直到把對方揍扁,才能彰顯九陽神功的高超之處。

可是一連三拳打出去,怪老六依然安然的躲在天絕盾後面,除了臉色慘白的連連後退之外,好像也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吃我一擊!」就在桑益壯忙著攻擊怪老六的時候,那個被一路追回來的武聖,便趁機朝莫默發出了攻擊。

此時的莫默渾身疼痛,幾乎已經沒有什麼戰鬥力了。眼見著對方的一記鬥氣打了過來,只能勉強偏了偏身子,也從乾坤袋中拿出一面毗盧盾。

可是毗盧盾的防禦能力太有限了,剛被鬥氣打中,就被擊穿而過。

咔!莫默的右腿瞬間被對方鬥氣打中,若是沒有褂步陣簾阻擋一下,恐怕直接就被鬥氣鑿穿。不過即使這樣,也讓莫默身子一晃,蹲了下去!

「主人,我來幫你了!」小若幫小裘把那邊的兩個武痴滅了之後,便把三個女影子放在了那邊。自己匆匆的趕了過來。

「快幫我殺了他!」莫默咬牙切齒的說道,恨不得自己還有能力衝上去弄死對方。與此同時,又把小三放了出來。

小三是因為身上的大寶石失去了能量才退下戰局的。所以莫默現在趁著小若還沒有失去戰鬥力,一定要把小三的大寶石更換掉才行。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