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有此意!”楊非凡一拍儲物袋,房中立刻鋪滿了密密麻麻、散發着靈光的能量石。

“宿主,其實嘛,你不需要將所有的能量石,都用來延續本姑娘的壽命,你完全可以用五百塊能量石,來突破你的修爲。”

未來小精靈感激涕零地道:“多謝你,宿主!本姑娘暫時只需要五百塊能量石,來延續五千天壽命,就可以了。”

“五千天?太少了!我要延續你一萬年的壽命。”

“宿主,你對本姑娘實在太好了!無以爲報,本姑娘決定……”

“別,別,別,你千萬別以身相許,等你長大後,再說吧!”楊非凡還沒有等未來小精靈說完,就已經慌得使勁地搖擺着雙手。

“我去!宿主,你想到哪裏去了呢?本姑娘只不過是決定,終身守護着你而已!”未來小精靈掩着嘴巴,咯咯地笑個不停!

楊非凡暗自鬆了一口氣,人和小動物根本就是兩個世界,不同的種類,怎麼可以亂來?

這次,楊非凡來南天市的目的,無非是尋找能量石和龍陽果。如今,目的地已經到了,他堅信,假以時日,必定可以找到更多的能量石。

有了充足的能量石,到時候,不但可以延續未來小精靈更多的壽命,而且,還可以讓它的身體,徹底地恢復過來。

楊非凡將能量石分成兩堆,每一堆分別是五百塊的上品能量石。

分好能量石後,楊非凡吩咐未來小精靈,吸收能量石中的磅礴靈氣。

未來小精靈點了點頭,將一塊又一塊的能量石放到額頭上,直到將能量石中所有的靈氣,統統都吸光後,纔將能量石扔掉。

轉眼間,五百塊上品的能量石,已經化爲一堆廢石。

“好了,宿主,到你了!是時候突破修爲了!”

未來小精靈無比嚴肅地道:“放心吧,宿主!本姑娘會守護在你的身旁,誰要是敢來打擾你,本姑娘絕不放過他。”

要想突破修爲,除了需要安靜的環境外,還必須達到忘我的境界,這樣,才能迅速地突破修爲。

途中,假如受到干擾,那麼,不但會前功盡棄,而且,還會很容易造成走火入魔。

所以,很多想突破修爲的能量強者,都會找一個十分安靜,沒有人打擾的地方,來突破修爲。

如果不是有未來小精靈守護,楊非凡必定會選擇一個無人知曉的洞府,來突破修爲。

如今,爲了省時間,在未來小精靈的守護下,楊非凡立刻盤腿打坐,將能量石中散發出的靈氣,一點一滴地吸進身體裏。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吸取日月精華一樣,雖然,進展緩慢了一點,但是,作用卻非常大!

時間流逝,轉眼間,過去了數個小時,當五百塊上品能量石,全部都變成廢石後,楊非凡將吸進身體裏的靈氣,全部凝聚于丹田,然後,沿着經脈流向全身。

如此循環數十個周天後,楊非凡的腦海傳來了一聲轟鳴。

轟!

一聲悶響過後,楊非凡沒有打通的經脈,在磅礴的靈氣催動下,勢如破竹、摧枯拉朽,轉眼間,就已經將經脈打通。

隨着經脈的打通,楊非凡立刻感到渾身舒服無比!

這種舒服的感覺,前所未有!

“地級能量,我楊非凡終於突破到地級的能量!”楊非凡微微一笑,貿然地睜開了眼睛。

隨着他眼睛的貿然睜開,有兩道如閃電般的精芒,一閃而出。

這兩道精芒的閃出,意味着,楊非凡的天目變得更強大!

“恭喜你,宿主,你終於突破到地級的能量!”未來小精靈興奮得立刻飛撲到楊非凡的俊臉上,如蜻蜓點水般,留下了情深深、意濃濃的一吻。

“多謝你,小叮鈴!要不是有你在守護,或許,我也不能這麼快,就突破修爲。”

“客氣個毛!”未來小精靈喵喵嘴,得意地笑了。

“快回到我的眉心處,有人來了。”

說話間,楊非凡身體騰空而起,人在半空,雙手快如電閃般,將所有的廢石,全部都吸進儲物袋中。

平穩着地後,未來小精靈已經飛回到他的眉心處,重新沉睡。

爲了避免驚世駭俗,楊非凡刻意將修爲壓制到玄級強者這個境界。

當楊非凡剛剛將修爲壓制下來的時候,傳來了敲門聲。

楊非凡運轉能量,隔空一擰,房門立刻打開。

“進來吧!”楊非凡輕咳一聲,打着背手,默默地看着窗外的美景,擺出一副高手寂寞的樣子。

這時,走進了一個身材極好,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

這個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山泉秀櫻。

“大哥哥,開飯了!趙少主叫我過來,請你到大廳聚餐。”山泉秀櫻慢慢地走到楊非凡的身後,右手輕輕地拍着他的肩膀。

楊非凡慢慢地轉過身子,微笑地點了點頭,然後,和山泉秀櫻並肩同行,往着大廳的方向,直奔而去。

大廳中,趙飛早已恭候多時,他看見楊非凡和山泉秀櫻到來後,立刻招呼他們坐下。

楊非凡坐下來後,連忙問道:“趙少主,你是否說服了你父親?”

這次,修爲突破,擁有地級能量,就算趙飛說服不了他的父親,楊非凡也有辦法傾聽趙飛父親的心聲。 當然,楊非凡刻意將修爲壓制下來,趙飛和山泉秀櫻等人,根本就看不出來。

在他們的眼裏,楊非凡依然是一個擁有玄級能量的強者。

此刻,楊非凡除了變得更爲精神外,根本就沒有人察覺到他修爲突破、能量提升。

聽到楊非凡這麼問後,趙飛長嘆一聲,道:“楊兄弟,再給我兩天時間吧!”

言下之意,趙飛並沒有說服他的父親。

趙飛的父親趙海是一個老頑固,即使是身爲他兒子的趙飛,也不輕易說服。

“帶我再去看一下你父親吧!就算我說服不了他,也可以看看他的身體狀況。”

楊非凡早就已經猜到,趙飛根本就沒辦法說服他的父親。所以,聽到他這麼回答後,半點都不感到驚訝。

趙飛點了點頭,吃過午飯後,立刻帶着楊非凡和山泉秀櫻,來到了他父親趙海的房中。

趙梅若有所思,尾隨而至。

白荷和趙龍由於有事要忙,所以,並沒有跟着過來。

趙海看到趙飛帶着楊非凡等人到來後,立刻咆哮:“飛兒,你帶他們過來幹嘛?我不是說過,不需要外人來看病嗎?”

趙飛連忙道:“爸,我求你了,別這麼固執,好嗎?”

“你什麼都不用說,滾!”趙海大手一揮,示意趙飛帶人離開這裏。

楊非凡輕輕地將趙飛扯到一邊,然後笑道:“趙伯伯,你身爲名醫,難道就忘記了,暴怒傷肝嗎?你身體機能正在逐漸下降,不適宜動怒,只適宜靜修。”

趙海怒道:“你以爲你是誰?你沒資格教訓我!”

“如果趙伯伯你偏要將忠言當惡語,那麼,我楊非凡也沒辦法。不過,作爲醫生嘛,該說的話也說了,我希望你能聽進去。”楊非凡苦口婆心地道。

“誰當你是醫生了?滾!”趙海惡狠狠地瞪着楊非凡,怒道:“再不滾蛋,馬上叫保鏢轟你出去。”

趙海病入膏肓,所以,纔會出現一些反常的行爲,楊非凡自然清楚知道。

趙飛面露爲難的神色,一邊勸趙海不要衝動,一邊示意楊非凡不要再說話。

楊非凡趁着趙海瞪着他的時候,及時運轉能量,開啓天目,傾聽趙海的心聲。

眼睛與眼睛的對望,如同是心與心之間的交流,所以,開啓天目,必須對望着對方,纔可以傾聽對方的心聲。

趙海一怔,楊非凡那炯炯有神的雙眼凝望着他時,令他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他很想回避楊非凡的眼神,然而,卻做不到。

假如,楊非凡還是昨天沒有突破能量的楊非凡,那麼,他絕對傾聽不了趙海的心聲。

不過,如今的楊非凡,已經是擁有地級能量的強者,試問,趙海又怎麼可能,躲得開他的眼神呢?

趙海嚇得立刻運轉能量,與楊非凡的眼神相抵抗,可惜,無論他怎麼努力,都無效!

楊非凡凌厲的眼神,就好像兩把鋒利無比的刺刀一樣,狠狠地刺進了趙海的眼睛裏,再遊走到他的心臟處,令他無法抵擋。

趙海嚇得臉色突變,心中掀起了滔天的巨浪,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的眼神居然這麼厲害!

站在一旁的山泉秀櫻,看到趙海這個怪異的表情後,再看了一下楊非凡,心中已經明白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然而,趙飛根本就不將心思放在趙海和楊非凡的身上,只想着如何說服他的父親。

趙梅功力尚淺,根本就看不出端倪,只是感覺到氣氛有點古怪而已!

二十秒鐘一過,楊非凡立刻收起天目,眼中漸漸地露出了明悟的光芒。

其實,以楊非凡如今地級的能量,根本就不需要凝望二十秒這麼長的時間,只需要凝望十五秒左右,就可以傾聽心聲。

不過,楊非凡爲了更準確地傾聽趙海的心聲,所以,多凝望了五秒。

通過開啓天目,傾聽趙海的心聲,楊非凡不但已經知道了他起病的病因,而且,還無意中知道了他的某些祕密。

收起天目後,楊非凡微微一愣,壓根就沒有想到,趙家居然藏着這麼多祕密!

一個大家族,當勢力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會像古代皇宮一樣,存在着爭權奪利。

這樣的大家族,在內,有人虎視眈眈,誓要爭奪趙家家主之位;在外,同行如仇敵,家族與家族的紛爭,在所難免。

於是乎,一些不懷好意的醫療家族,就會使出各種手段,誓要將趙家這樣的大家族扳倒。

在內憂外患之下,趙海成爲了家族內和家族外,一些野心勃勃的人,想要將他除之而後快的對象。

趙海得了這個怪病,絕非偶然,而是,有人刻意所爲。

至於到底是誰所爲?恐怕,就連趙海也並不知道。

不過,楊非凡心思慎密,作爲旁觀者,他已經猜到了一點答案。

至於答案是不是真的,還需要進一步去求證。但,楊非凡並不關心這個方面的問題,如今,他只想着如何治好趙海的怪病。

所謂清官難審家庭案,楊非凡作爲一個局外人,他無權去過問別人的家事,以及,家族與家族之間的紛爭。

他唯一可以做的是,想方設法,盡醫生最大的責任,好好地醫治趙海。

至於其它的事情,諸如因爲幫趙海看病,會不會因此而得罪了其他人?楊非凡根本就不去考慮。

當然,楊非凡也想到了關於這個方面的問題,不過,他並不害怕,因爲,他是醫生。

作爲一名醫生,楊非凡只知道,全心全意爲病人服務,至於後果,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趙海看到楊非凡對他的話充耳不聞,於是,立刻拍了拍手,示意房外的保鏢,將楊非凡轟出去。

趙飛嚇得連忙勸他的父親趙海不要衝動,趙梅也加入到勸說的行列,然而,卻於事無補。

楊非凡看了一眼那些身材高大的保鏢,長嘆一聲,道:“趙伯伯,你這又何苦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