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聊天嘛,封華就有些不走心,一邊看着窗外的風景一邊留意着德彪一夥人的動向,想到哪說到哪。

結果等了半天沒見吳光明出聲,她纔看了吳光明一眼,正看見吳光明瞪大眼睛看着她,連斧子都不時地從飯盒裏擡起頭,驚歎地瞄她一眼。

怎麼了?封華一臉問號。

“你去過布達拉宮啊?怎麼去的?”吳光明問道。

出門坐火車的人基本都會買一份地圖,上面基本都有一張全國的鐵路線圖,西藏青海那邊還沒有通火車,公共汽車的話,估計也不太可能。

封華頓了一下,也想到這個問題:“我聽說的,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走路嗎?”

“噗~”斧子噴了一下。噴完有些心疼地看着幾粒被噴出來的米粒,想撿起來吃掉又怕兩個人嫌棄,一時在那猶豫不決。

“哈哈哈。”吳光明愣了一下笑道:“我吃過豬肉,還真沒見過豬走路!”他從小生活在城裏,真沒見過活豬,到農場當了知青,正趕上年成不好的時候,四下裏也沒見過活豬。

封華-_-||了一下,還有這種情況。

這時,陸陸續續有人吃完了,起身回了臥鋪車廂,整個餐車都空了下來,斧子也吃完了,吳光明看了斧子一眼,再也忍不住問道:“外面那些人怎麼處理?”

他莫名的相信封華,直接用了處理這個詞。

封華看他一眼,她倒是想處理,一人一下扔到車外得了……咦?這似乎是個不錯的主意……

封華低頭沉思着。

夕陽的餘光從車窗照進來,暖暖的紅色在這少年身上鍍了一層金,長長的睫毛掩蓋下,黑色的瞳仁也變成了琥珀色,在陽光下折射出瑩瑩的流光。

少年一無所覺,凝眉沉思,身上不自覺地散發出一種淡淡的威嚴,一眼望去,讓人不敢直視。

斧子不自覺地縮了肩膀,低着頭,使勁往旁邊移了移。

吳光明壓下心頭的震驚,開始盤算起家裏的幾個妹妹……吳箏不行,估計大了四五歲;吳蕭不行,性子太野,跟方華是兩個方向,估計倆人說不到一起去;吳琴也不行,性子太弱了,又害羞內向,估計方華看不上…..

哎呀,爸爸媽媽當初怎麼沒多生幾個妹妹呢!現在竟然挑不出個“好”的!其他的,就是叔叔伯伯家的堂妹或者舅舅姑姑家的表妹了,他都不是很瞭解。

再說,這麼優秀的少年,自然還是要留在自己家最合適……

封華心裏有了個大概的設想,眉頭微鬆,吳光明立刻問道:“小方,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

一下就把封華問愣了,定定地看了他幾秒鐘,這人思維怎麼這麼跳躍?連斧子都是一臉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啊,不是不是。”吳光明剛纔那句完全是脫口而出:“呃,我是說,你幾歲了?”

封華還是一臉無語:“你不是該關心一下外面的人嗎?”

“那個等會再關心。”既然已經問了,就知道答案吧,吳光明真的想知道這少年的年紀,好給他找個年齡相當的妹妹……實在不行就堂妹表妹吧,好歹也算一家人。

封華敗給他了:“我12了。”

“啊?”吳光明驚訝道:“才12?”看起來起碼十三四甚至十五六了!

封華重生半年了,身高已經超過一米三,接近一米四了。在這個普遍吃不飽,兒童身高都很低的情況下,在同齡人裏絕對是高個子了。關鍵是她這一身氣質,真的沒有12歲的樣子。

封華沒有解釋這個問題:“你們一會打算怎麼辦?”說完掃了一眼分散拼桌在餐車裏的其他3個人。他們跟德彪一夥人的衝突她都看見了。

這個問題有些麻煩,吳光明現在出去,不說捱揍,也是絕對會有麻煩。

“我打算一會找個列車員跟我們一起回原來的車廂,把行李拿過來。”吳光明說道:“我們就坐在餐車外的車廂裏,這裏總有列車員經過,他們會收斂一些吧?”

吳光明說得有些不確定,這畢竟是些無法無天的人,不知道幾個列車員能震懾他們到什麼時候。但這是他能想出來的唯一辦法了。

打,是真的打不過的……

封華點點頭,她也是這麼想的。安排他們四個進臥鋪車是不可能的,一下子進去那麼多“關係戶”,臥鋪車裏的其他人肯定不滿,估計列車長得把她和斧子都趕出來。

再說,她真的討厭劉志軒,哪能給他安排臥鋪?

“你想出辦法來了嗎?”吳光明終於問道正題上,斧子一下轉頭看向封華,他纔是最關心這個問題的人。

封華點點頭:“先拖兩天,如果他們不走,我再出面。”

………..

今天開始碼字的時間晚,下一章在12點之後了,明天見。 “你在這等我。”封華對吳光明說完,帶着斧子回了臥鋪車,從她的“百寶筐”裏拿出一包李子,讓斧子一個人呆在這裏,轉身去找吳光明瞭。

斧子有些不安地看着封華離開,心裏突然恨起自己的無用來。這完全是自己的事!……呃,跟方華似乎也有很大關係,但是當初決定放人家走的是他自己,賴不到別人。

現在德彪來找的也是自己,他竟然只會瑟瑟發抖,完全無能爲力,要靠一個12歲的小孩子保護,真是太沒用了!斧子咬牙握拳,第一次開始思考獨自解決德彪的辦法。

他並不知道德彪跟封華的另一段恩怨,只當是德彪來抓自己的。

封華到了餐車,把布口袋遞給吳光明。

吳光明現在見到這種口袋就激動,這種純白色的棉布口袋,裏面裝的都是各種各樣的吃的!這次看形狀和聞味道,就知道是剛纔那種又大又紅的李子。

這些口袋都是封華專門縫的,有各種規格,一兩、二兩、五兩、一斤兩斤各種斤….沒有塑料袋的時代,只能如此了。

吳光明不客氣地把袋子接過,才問道:“幹什麼用的?”肯定不是白給他的就是了,他在封華那裏吃點什麼都是靠買的…..他倆現在有點患難與共的意思了,但是最多,可能只能從方華這得到倆李子~

對於兩人的關係,吳光明定位的還是比較準的。他的“結拜”提議被委婉拒絕,也是拒絕,這就說明在方華心裏,兩人的關係還沒到那份上。

“拿去賄賂列車員啊,不然人家白跟你跑一趟啊?”封華說道。

“….別說得這麼難聽。”吳光明小聲道:“什麼賄賂不賄賂的,我就是…”吳光明想了半天,除了賄賂竟然沒想到其他合適的詞。

“我就是…分享一下!”最後只能生硬地說了一句。

“行吧,隨你喜歡。”封華笑了一下:“對了,別忘了分享給那個小王,這人夠意思。”

吳光明點點頭,是真夠意思,兩次解救他於危難之中!

“咦?你知道了?”他被小王解救的時候都是在餐車外面那節普通車廂,臥鋪裏的封華是怎麼知道的?

“小王已經嚷遍了,說你被欺負了,讓所有人都關照着你點。”封華說道。

吳光明聽完,心裏一陣溫暖,決定真的要跟小王交個朋友。

“所有人都分一下吧?”吳光明掂量着手裏的袋子,挺沉,列車員加上廚房這幾個人,一人一個估計還有剩。

封華點點頭,她也是這個意思,跟所有人打好交道,跟某個人格外交好,纔是最正確的做法。

封華離開了餐車,回到臥鋪車廂,送東西的人情就交給吳光明吧。今天這個事,吳光明是真的無妄之災,被她連累了,她起碼要保證他的人身安全。用幾個李子換衆人的關照袒護,非常划算。

10分鐘之後,吳光明已經跟列車上所有工作人員打成了一片,任何食物在現在都有無限的魅力。這些工作人員平時吃得並不是賣的這些盒飯,而是單獨做一些,能比普通工人家庭稍微好一些,但是也好不到哪裏去。

而水果,他們很少吃到。城裏人家裏又沒有果樹,吃點水果全靠買,而副食品商店一年也賣不了幾次水果,品種還極其有限。

吳光明的李子一拿出來,立刻受到了熱烈歡迎,紛紛問他哪來的,吳光明只說他們農場產的。幾個看見封華遞給他包裹的人聞言把嘴裏的話嚥了下去。看破不說破啊~

吳光明好不容易從人羣裏脫離出來,就被王紅君拉回了他們的小圈子。

吳光明在餐車受到了熱烈歡迎,他們也跟着沾光,飯點過後也沒人來趕人,讓他們在這裏坐着。

“你哪來的吃的?到底是什麼東西?”王紅君問道。她離得遠並沒有看清,吳光明分東西的時候也沒有明目張膽。但是滿車廂的水果香她已經聞到了,有些像李子,可是比李子清香許多倍,她沒敢確定。

“哦,方華給我的,就是方小弟,讓我給他們分一下。”這些都是自己人了,他說東西是他的他們也不會信,大家同吃同住,誰不知道誰啊。

“她爲什麼把這麼多好吃的分給別人?”牛慧慧一臉不可思議地問道。

“爲什麼?救我們唄!”吳光明把小王的話跟三人一說,三人立刻都覺得小王人不錯,也明白了封華的舉動確實是在救他們。

光靠小王一個雜工的交代,能頂什麼用?人微言輕就是這樣了,但是有了吳光明的“賄賂”就不一樣了,起碼他們會上心些,舉手之勞都會幫幫。

“這方華,家裏是幹什麼的?”劉志軒問道。封華靠窗思考那一幕他也看見了,心裏也有點被封華的氣勢所攝,這絕對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不是他之前想的資本家的孩子。資本家裏這麼大的孩子哪有這種氣勢?那都是在排擠中長大的,說話辦事都有些畏縮。

就是吳光明,都是如此。雖然心裏看不上他,但是當着他的面還要裝作哥倆好,小心翼翼地選擇聊天話題,他心裏也是清楚的。

這個方華,他有些想結交一下了……

方華現在對認識幾天的吳光明就這麼熱心,能拿出一大包東西替他做人情,說明這人心地善良,那之前他感覺到的那些惡意,也許是錯覺?劉志軒心裏思考着。

“他家啊,我沒問出來。”吳光明說道,這個也沒什麼好撒謊的,他就是沒問出來。多虧沒問出來,問出來了他現在還得撒謊呢。

“我們走吧。”吳光明把兜裏最後4個李子一人分了一個,起身說道。這餐車平時是關閉的,不讓人停留,現在雖然有點面子了,但是也不能太過分,常駐這裏是不可能的。

幾人都懂這個道理,起身跟在吳光明身後往回走,到車廂門口的時候,守門的列車員站了起來,走在了吳光明前面。這是4個李子換來的保鏢~

德彪看見走在最前的列車員,擡起的屁股又坐回了椅子上。這出來的要是封華,他沒準還敢圍一圍,現在這個軟柿子小白臉,還不至於。

但是有人覺得至於。 楊小軍看到吳光明大搖大擺地就要走過去,腦子一熱,“噌”地一下就跳到路中間,堵住一行人。

“把東西都拿出來!”楊小軍脫口而出,喊得又響又亮,一副土匪打劫的架勢。

整個車廂都靜了,所有的視線都匯聚過來。

德彪找他們來可不是養大爺的,都是來當打手的,對手又都是黑市的各個老大老二,一決雌雄的時候順便黑吃黑一下,不要太順口。

一般喊話這個活都交給嗓門最亮的楊小軍,所以他一時沒收住。

楊松飛身而起,一把把他拉回座位,摔得“嘭”一聲響。

一系列的動作發生的太快,吳光明一行人還保持着一副傻眼的表情,這時候才反應過來。

吳光明笑了:“打劫啊?打過不少吧?喊得這麼順溜?”

楊松也笑了:“他開玩笑的,沒別的意思,幾位不要在意。”楊松說完讓開了路。

列車員皺了下眉,看着十來個人,最後也不想多事,帶着吳光明一行人回到了車廂,拿上他們的行李又回來了,找了個離楊家人最遠的地方坐了下來。

吃完飯的時候車廂挺擠的,吃完飯這些人看見楊家一夥人不像善茬,許多人都走了,空出了很多位置。

楊小軍看到吳光明幾人又回來了,又有些蠢蠢欲動。

“你給我老實點!”楊松狠狠地拽了他一把,想想不解恨,又捶了他一拳!

“叔!你憑什麼打我!”楊小軍既委屈又不服氣。

楊松氣得深吸了幾口氣:“你再這麼無法無天下去,早晚要完!要死你自己死,別連累家裏人!”想找茬都不看看時間、地點、人物,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簡直蠢到家了!

楊小軍沒聽懂,他怎麼就找死了?……他從小橫慣了,在楊家村橫,在城裏更橫,就以爲天下都是他的,都可以橫。

德彪坐在一旁也皺着眉。一開始覺得楊家人無法無天的樣子很合適,用起來非常順手,現在看着竟然有些收不住,要反噬的樣子,這驢可以準備殺了?但是還不是時候啊…..

楊松隱晦地掃了德彪一眼,心裏沉了沉。

列車員把吳光明幾人帶回車廂,就要走。吳光明一把拉住他,把攥在手裏的一個布包塞到他手裏,這是他之前在封華那裏買的牛肉乾,還沒吃完,剩了一二兩。

“劉哥,沒事過來打撲克啊,牛慧慧不會打,我們三缺一沒意思。”吳光明隨口編了個不走心的理由。

牛慧慧一愣,就要說話,王紅君在一旁狠狠地掐了她一把,把她掐得嗷一聲~

列車員裝作沒聽見,把東西揣在口袋裏,笑着點點頭:“行,一會我就過來,我過不來他們誰有空就讓誰過來。”這時候可沒有那麼多的規章制度,列車員沒事打個牌也是可以的,跟誰打都行~

吳光明笑了,親切地拍拍他的肩膀。遠遠地看去兩人好得就像幹兄弟…..

“你又給了他什麼?”吳光明坐下,王紅君立刻問道。三人裏最瞭解他的就是她了,她怎麼不知道吳光明有那麼多好東西可以拿出來“行賄”。

“小方給的。”吳光明不想多說,王紅君也很有眼色地沒有再問,劉志軒卻看了他一眼:“你跟小方這麼熟了?”給你那麼多好東西!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