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伸進去摸了摸,發現還有餘溫,我懸着的心頓時便落地了。

看來……

“什麼人!別動!”

我這正在慶幸洛詩婧應該沒事兒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王傑的呵斥聲!

他們果然還活着!

我驚喜若狂的推開了門,此時正看到王傑拿着棍子在指着艾莎!

“住手!”

我趕忙跑了過去!

“秦銘……”

“秦銘是你嗎!”

衆人都瞪大了眼睛望着我,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

這是怎麼了?

洛詩婧和葉婉兒第一時間衝了上來抱住了我,上原.空美眼睛中也是充滿了淚水。

“你回來了,不對,你是人是鬼?”

於凌飛一個大老爺們此時已經哭的淚流滿面。

“是我啊!媽的。老子還幫你操辦婚禮呢!這麼快就把我忘了??”這臭小子。

“秦銘,你沒死 !太他媽好了,我操!”

江文昊似乎也哭了,看來這小子對我還是有點感情的。

“呃呃呃,差不多行了吧,我這沒死也快被你們兩個勒死了!”

我乾咳了一聲,洛詩婧和葉婉兒的手縮的太緊了,我再不說話就要被勒死了。

“你他丫的還知道回來!究竟發生了什麼啊!我還以爲你已經……”洛詩婧已經泣不成聲了。一個勁兒的捶我。

“咳咳,行了哈,這麼多人呢!”

大家此時雖然對我我回來了很激動,但是洛詩婧和葉婉兒像兩隻樹袋熊一樣掛在我身上還是不怎麼雅觀。

衆人都笑了起來,這兩個妮子才鬆開了我的手。

“啥也不說了,秦銘既然回來了,咱麼趕緊把那個不吉利的墓碑推倒!然後大擺筵席好好慶祝一番!”

季博這胖子還是沒瘦,吆喝着衆人說道。

我這一走,這傢伙竟然稱霸王了。

厚寵邀 不過也無所謂了。

看得出來,他並沒有欺負洛詩婧她們,再說季博曾經好歹也是一個導演,運籌帷幄能力還是有的。

等會兒?

墓碑?

“什麼墓碑?”

我很是疑惑地望着衆人問道。

“唉,這不是烏龍了嘛~我們都以爲你和艾瑞克死掉了,所以我們就在以前山洞的位置設置了一個墓碑,這不,早晨起來之後我們就去給你上香了……”海大富笑道。

我幹!

我今年才二十幾歲,這傢伙墓碑都給我豎上了?

早知道剛纔就應該走山洞的位置,要不是爲了避免艾莎被二虎咬,怎麼會出現今天這麼大的烏龍事件。

“好了,好了!既然秦銘回來了,那就趕緊吃飯,其他的話飯桌上解釋!”季博看得出來衆人都有問題問我。

這到天黑也說不完。

估計也是這傢伙真的餓了。

“秦銘,我害怕……”

艾莎此時湊到了我身邊,然後小聲的說道。

我回頭望了一眼艾莎,好巧不巧的對上了洛詩婧的眼神。

這妮子自然是一臉疑惑,彷彿在質問我這來歷不明的丫頭究竟是誰。

我只能苦笑了一下。

不得不說洛詩婧是真的懂事,並沒有聲張,而是悄悄的掐了我一下。

而衆人自然也是對這個新來的人感到好奇,不過看我尷尬的眼神,衆人也沒有多問。

季博和江文昊則是收拾桌子了,而其他人也忙了起來,準備爲我接風洗塵。

海大富還殺了一隻羊,然後照常還是吃火鍋和燒烤。

這一個月在班圖島的生活着實把我的嘴給養叼了,我現在覺得眼前的事物實在是味同嚼蠟。

“話說艾瑞克怎麼樣了,秦銘你又是怎麼從海里逃生的?難不成是這位漂亮的西方小妞救了你?”

江文昊貪婪的看了看艾莎。

而我則橫了這小子一眼,這傢伙便識趣的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我將在班圖島的事情和衆人都說了一遍,當然我不可能和他們說我和艾莎已經被威廉私下裏定親了。

我只能解釋艾莎是我從島上帶來的。

不過衆人曖昧的眼神我也不傻,自然看的出來,只是洛詩婧就……

哈哈哈!

有些問題不能解決的時候,乾笑是最正確的選擇。

“臥槽?秦銘你說的是真的嘛?班圖島上不僅全是美女,而且還可以娶很多媳婦?”王傑頓時就驚呆了。

“你在想什麼齷齪的事情呢!”

吳倩見王傑這一臉的豬哥相,直接掐了他一下。

“哎喲!我就問問嘛~問問還不行!切!”

王傑委屈的哼了一聲。

嘖嘖嘖!

我就知道王傑和吳倩之間有關係!

畢竟之前和狼羣大戰的時候,王傑被狼羣咬成了重傷,要說這衆人最擔心他的,除了我就是吳倩了。

“喲喲喲,想不到王傑你竟然和吳倩在一起了?恭喜恭喜!”

我假裝很是驚喜的拱了拱手。

這小子不但沒有不好意思,反倒是一臉理所當然的看了看上原.空美:“還好意思嘲諷我呢!這小姑娘在你‘墳前’哭的那個傷心,最後都給你表白了,洛詩婧最後還安慰她,嘖嘖,現在你回來不就是有三個老婆了?”

什麼?

上原.空美在我“墳前”跟我表白了?

我靠!

我就說這妮子動機不純,還不會接吻,讓我教她體驗一下接吻的感覺。

洛詩婧在我身邊掐了我一下,似乎在說你滿意了?

而這一向很是開朗的上原.空美卻沒說什麼,只是低着頭笑,也不看我。

江文昊這傢伙見桌子上的氣氛變得尷尬了起來,趕緊站起來喊了一句:“秦銘你是不是兄弟!”

“兄弟?我是你爸爸!”我賊笑着說道。

“滾蛋!雖然我打不過你,但是你別欺負我啊!”江文昊假裝害怕的說道。

“有屁就放,什麼兄弟不兄弟的,能幫你的我肯定幫!”這小子這表情肯定是有事情求我。

“你看看你都這麼多老婆了,是不是能……”江文昊賊笑着說道。

是不是啥! “你要幹啥!”

我直接從地上坐了起來,這小子話裏有話。

“你看看是不是也要帶着兄弟們去你說的班圖島,然後我們也找上三兩個老婆,你看是吧!”江文昊賊笑道。

我還以爲這小子又在打洛詩婧的鬼主意。

想不到江文昊竟然是這麼想的。

王傑也是贊同的偷偷點了點頭,不過伴隨着的是吳倩的猛攻,這小子的臉直接被吳倩恰成了痛苦面具。

“當然可以,哈哈哈哈哈!”

我笑着說道,洛詩婧自然也是沒放過我,直接給了我一杵子。

“話又說回來,艾瑞克剩餘的人去哪裏了?難道你們把他們都給殺了?”我問衆人。

衆人都愣住了。

“我們怎麼可能有那麼暴力,自從你和艾瑞克從海中消失了之後,我們便不再打了,其實好多人心裏都知道怎麼回事兒,畢竟活着纔是最重要的,最後我們講和。如今他們住在了之前葉偉燒的木屋附近,也算是活得滋潤!艾瑞克呢,他也去了班圖島嘛?”

洛詩婧說了一大堆,頓了頓喝了一口水。

“他?死了!”

我輕描淡寫的說道。

“什麼!”

衆人都很是震驚!

“秦銘,有一說一,你難道真的殺了他?這雖然不在都市中,在人類道德底線上也不能做這種事情啊!”海大富着實替我擔心。

我自然沒有殺他,而是將我和他之間的事情和衆人說了一下。

而我自然而然的略過了我身體發生變異的事情,而艾莎則是衝我點了點頭,這妮子倒是很聰明。

“所以艾瑞克最後還是被淹死了埋在了班圖島?擦他媽的,真是罪有應得!”江文昊痛罵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