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個是在風小小的住處,很多事情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的。

屋內,葉川一看時間,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他沒有想到自己跟風小小一聊竟然能夠聊這麼久。

「小小,以後我有空過來看你吧?畢竟我剛來這個地方,凡事也是要稍微的注意一下。我可不想一來就變成了全民公敵了!」

葉川的想法其實也知道很困難,既然自己選擇了風小小在一起的話,那麼他其實早就做好變成全民公敵的準備。

這麼多人看著風小小眼饞,而這個時候風小小卻已經是變成了自己的女人了。

雖然葯宗那邊還沒有同意自己跟風小小在一起,但是葉川相信這最終一定是會同意的,這個他是有著非常大的自信的。

「呵呵,你既然和我在一起了,那可真的就要做好公敵的準備了。」

風小小對於自己也是頗為的自信,她自信自然是有著自己的理由的,要知道她可是葯宗宗主的孫女,在加上那絕美的容顏,簡直就是男人想要擁有的至寶一般。

這樣的女人誰不想要擁有呢?反正葉川覺得即便是他也是有過這樣的想法。

雖然現在這個想法實現的比較快,但那也是陰差陽錯的。

不過葉川也講究個順其自然,現在既然到了這個份上了,保衛自己的女人,他還是非常的樂意的。

葉川笑著道:「為了你,和整個北武作對又如何呢?我連葯宗都沒有懼怕,還懼怕這些個小毛賊么?」

風小小甜蜜的看了一眼葉川道:「反正現在就是這麼回事了,你自己看著辦。我估摸著現在已經有人知道了你來我這邊了……」

葉川皺皺眉道:「你被人監視了?」

風小小無所謂的說道:「什麼監視不監視的,我也無所謂了。他們這些人都是其他的一些勢力派過來的,但凡是我這邊有什麼風吹草動他們應該就都知道了。不過這些年好多了,一開始幾年那才叫一個誇張!」

風小小說的也是實話,現在還真的是好很多了,一開始的時候那真的是非常的讓人頭疼。

幾乎風小小的住處整天都是有人在這邊像蒼蠅一般的圍著,讓人感覺到鬱悶的同時,又感覺到無奈。

不過後來因為葉君皇的強勢,很多勢力給撤掉了,但是風小小自己知道,其他勢力雖然被撤銷了,可是葉君皇那邊並沒有撤。

現在對於風小小來說也無所謂了,葉君皇遲早有一天會知道的,既然晚知道和早知道是一個樣子的,那麼為什麼不能夠讓他早點知道呢?

何況自己也不喜歡這個人,現在的風小小可以名正言順的拒絕這些人了。

葯宗也不是得罪不起這幫人,只是恐怕葉川這邊要承受的壓力巨大了很多。

葉川笑著道:「好了,我先出去了,我估摸著也沒有什麼事情的。之前葉君皇他們才被白墨給震懾過,就算是看到我又如何?我量他們也沒有膽子動手!」

葉川自然是有著他自己的依仗,這個時候葉君皇要是和自己動手的話,可以說是自取其辱,白墨還在這邊呢,他就算是有什麼想法也得忍氣吞聲。

葉川大搖大擺的朝著風小小的屋子裡面走了過來,一出來看到外面竟然是一個人都沒有。

風小小從外面也走了出來,對於她來說她就是要大大方方的出來一次,為的就是讓整個北武乃至整個東勝神州都知道自己有男人了。

雖然她知道這麼做實在是有些太過任性了一些,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呢?

這件事情終究是有一個說法的,近期內葉川也不可能有機會突破到武皇境的話,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索性大大方方的豈不是更好么?

藏著掖著本身就說明了自己心中有鬼不是?

「葉川,我送送你……」風小小朝著葉川的方向走了過去。

葉川輕輕的撫摸著風小小的秀髮,笑著道:「我這麼大個人了還需要你送啊?呵呵」

風小小撅起嘴道:「你在這邊瞎說什麼啊?明明知道人家的心意,就是不說出來是吧?」

葉川笑了笑道:「你就不怕我輩這麼多人的吐沫星子給淹死了么?」

「我反正不怕,誰讓你現在是我的男人了呢?他們怎麼想的關我什麼事情?長痛不如短痛,我估摸著這個消息一旦傳回宗門,我爺爺恐怕都得過來呢!」

風小小最大的擔憂並不是其他人,而是她的爺爺,要知道如果自己的爺爺不同意的話,那麼到時候葉川還真的是非常的危險的。

因為自己的爺爺那可是實力非常的強大的,現在對於他來說強大不強大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能夠得到他們的認可。

只有得到葯宗的爺爺和長輩們的認可,葉川才算是真正的過了這一關,至於葉君皇等人對於風小小來說不過是一個笑話而已。

葉君皇喜歡了風小小這麼多年,實際上對於葉君皇來說,他早已經是把風小小當成了自己的女人。

現在突然有人過來橫插一腳,實際上對他來說就好像是風小小給自己帶綠帽子一樣。

葉君皇此刻能不生氣么?他一直都在暗處,看到葉川出來的時候他顯然是一愣,之前他還不知道葉川這個人,現在他算是知道了。

這個葉川弄不好就是父親跟自己說的那個葉川,父親的意思好像是要讓自己看看是不是和他們葉家同根同源,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到時候作為葉家的一個旁支也是可以的。

畢竟大家都是姓葉的,很多事情就容易說的多了。

雷家的雷獄枷鎖葉崇天是志在必得的,也因此這個時候他根本對冰霜城沒有任何的興趣,一個冰霜城又算的了什麼呢?

就算是十個冰霜城他也不可能眨巴一下眼睛的,只要雷獄枷鎖能夠變成自己的。

現在的問題就是雷獄枷鎖還沒有到手,而這個葉川好像又出了新的問題了。

「葉川,真的是哪裡都有你啊,可是他怎麼會跟小小在一起呢?兩個人莫不是原本就認識的?這葉川的背後是葯宗在撐腰?」

葉君皇一下子還真的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但是看到葉川如此的撫摸著風小小的秀髮的時候,他心中騰起了一股子的無名怒火。

但是這個時候他知道他根本不能夠發火,現在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沒有徹底的搞清楚,怎麼能夠隨隨便便的動手呢?

再者說了,這個葉川的身邊還有一個高手,和他一起的那個白墨好像跟他的關係也不一般。

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這件事情就要從長計議了。

現在風小小就在這邊,他怎麼也不可能在風小小的面前失了自己的風度的。

我有幾百斤房產證 即便是想要報復,恐怕也是要等到葉川離開之後了。

葉君皇心中已經是想清楚了,要是自己的實力實在是不足以解決問題的話,那麼接下來他或許就要動用家族的力量了。

反正在自己追尋風小小的道路上他不希望看到任何的潛在的威脅的對手。

要是一般他看不上眼的也就算了,但是這個葉川給了他一種威脅的感覺,這種感覺非常的奇妙,卻也非常的令人不爽。

此刻對於葉君皇來說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將這件事情搞明白,不管葉川是不是和風小小有一腿,他都需要搞明白。

葉君皇緩緩的朝著葉川和風小小的方向走去,實際上這個時候很多的勢力都在關注著這邊。

風小小一直都是別人關注的焦點,她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很多北武勢力的心。

因為風小小的存在並不是單純的跟北武有關係,這關係到未來很多家族和宗門的利益。

作為東勝神州第一大宗門,葯宗自然是受到了太多太多人的關注了。 青紅相間的空間內,一股柔弱的紅芒夾雜在浩瀚的青色光芒中,許久後,紅芒漸漸消散,完全被青芒所替代,靜靜地觀察着這些變化,易逍遙並未顯得驚慌失措,這些紅芒乃是古玉先前吸納的那條老龍氣脈的殘餘,如今已然被此刻的青龍氣脈完全取代。

濃郁的精純氣息瀰漫在整個空間,易逍遙笑了笑,繼而盤膝坐於地面,雙手不停掐出玄奧印結,片刻後,體內的修爲調整至巔峯狀態,雙手印結即刻變爲修煉法印,空氣中所瀰漫的精純氣脈繼而得到召喚似的,瘋狂地向着易逍遙的天靈鑽去——

一團團精純氣脈沿着奇經八脈遊走,不斷的滋潤着骨骼、筋脈,一道淡淡的青光自易逍遙的周身發出,繼而不停地發生變化,漸漸地濃郁渾厚,而體內的修爲也在瘋狂地增加着——

三日後。

“轟!”

一道渾厚的真氣漣漪自易逍遙的體內爆射而出,此刻的修爲已然是大衍脈六重境,不過空氣中的精純氣脈仍是密如瀚海,緩緩在易逍遙的天靈上空凝聚出一個青色漩渦,龐大的精純氣脈越加瘋狂地涌入,而易逍遙的手印卻是淡定自若,強大氣脈充斥筋脈所傳來的劇痛令易逍遙眉頭緊皺,但仍是艱難地忍了下來!

“轟!”

五日後,一道更大的真氣漣漪自易逍遙的體內爆射而出,久違的修爲終於再次賦予易逍遙,大衍脈七重境!曾經的榮譽,曾經的恥辱,皆是因爲這個境界,往事如煙隨心動,但他的修煉手印仍未停止,真氣凝聚,實力瘋狂晉升。。。

十日後,易逍遙終於在經過一次巨大的失敗後,感受到大衍脈八重境的氣息,一股脫胎換骨的感覺油然而生,這便是傳說中置諸死地而後生的得到,九脈修煉的大道上,大得大失皆逃不過一個機緣,曾幾何時,他在巨大的恥辱下徘徊在生與死之間,曾幾何時,他貴爲書劍第一公子,但這一切,在這一刻,全部歸於塵埃。。。

“轟!”

一道強橫的青色漣漪自易逍遙的體內爆發而出,強忍着內心的狂喜,繼而全身心地感受着周圍的精純氣脈,易逍遙暗下決心,此次的氣脈不能再浪費了,龍之氣脈本是奪天地造化之物,豈是容易得到的,萬不能讓老祖再失望!

青色漩渦越聚越大,更多的精純氣脈被漩渦吞噬,而後鑽進易逍遙的體內,望着丹田內的真氣緩緩縮小成一個碗口大小的圓球,比之先前小了三四圈,欣喜之餘繼而凝視着骨骼筋脈,遂發現骨骼與筋脈已然變成了淡淡的青色,這是被龍之氣脈滋潤改造後的顏色,先前的疼痛已經漸漸消退,筋脈已然更加強悍堅韌,骨骼卻也更加的渾厚瑩潤!

大衍脈九重境不斷凝聚遞增,距離‘先天勁脈’似乎還有着一些差距,但易逍遙毫不擔心,因爲空氣中的青龍氣脈足夠他吸納,現在所需的,便是時間。。。

二十八日後,天靈上空的青色漩渦逐漸變小,周遭氣脈也變得稀薄如紙,在青色漩渦徹底消失的剎那!

“轟!”

一道剛猛無匹的真氣漣漪自易逍遙的體內轟然爆射開來,周遭遊動的殘餘氣脈瞬間被易逍遙吸納一空,此刻,整個空間內再無一絲青龍氣脈。

葛地睜開雙眼,兩道青色神光自易逍遙的漆黑眸子裏迸射而出,但僅僅震開一些虛空中的氤氳霧氣便潰散無蹤,而這處空間的全貌卻依舊如同一個解不開的謎,易逍遙苦笑一聲,雖然此刻徹底穩固在先天勁脈一重境,但置身在古玉中卻仍是一個螻蟻般弱小的存在。

“。。。呵呵!娃娃,這次倒是沒有浪費多少氣脈,但兩條龍之氣脈方纔達到先天勁脈一重境,這個結果還是表明你在暴殄天物啊!”

易逍遙本以爲老祖會好好誇讚自己一番,沒想到說來說去還是‘數落’的居多,但易逍遙仍是很開心了,道:“老祖,下次再得到的氣脈一定會更好利用!”

“娃娃,目前你的修爲仍是爬行階段,所以這句話暫時權當一個屁吧,你要知道九脈大陸中雖不乏異寶奇珍,但龍之氣脈又豈是說得到就能得到的呢,嘿嘿!這一次是那隻小鳳凰看上了你的姿色,所以暗中助你,否則你自認能得到龍之氣脈麼?”

易逍遙愕然怔了怔,繼而白了一眼虛空:“哪有人這般說自己曾孫子的,何況你這樣說我你面子上就有光麼?”

“嘿嘿!我的子孫後代能夠令一隻尊貴無上的小鳳凰迷戀也算是一種榮耀嘍!娃娃你也不要害臊,這也是你的機緣啊!”

易逍遙只覺雙眼直冒黑線,說的好像自己在用色相得到的氣脈,這算哪門子機緣?

“呵呵,老祖知道你心裏惦記着山莊內的那個小妮子,現在也不逗你了,只是要告訴你,日後你所要面對的人,絕非凡夫,所以你要不斷增強修爲,除卻龍之氣脈,天下之大,比如另一些高階魔獸或是聖獸皆可爲你所用,雖然比之龍鳳氣脈差的遠,但也多少有些助益,你的修煉方式雖有所限制,但在某種程度上,倒也比世人多開了一扇小窗,這一切,都要看娃娃的造化了啊!”

易逍遙拱手道:“謹遵老祖教誨!”

“嗯!那這第二層空間,你必有所得,衆觀九脈大陸,強者雲集,但你除了要修煉九脈武學外,還要學習一個職業,日後不但對你有着莫大的助益,且能掩飾你尋脈的真正目的,那就是人人嚮往的職業,煉丹師!”

“煉丹師?!”易逍遙心頭一熱,老祖的話可謂是說到了易逍遙的心坎上,能在九脈大陸上擁有真正的一席之地,且被世人奉養的存在,除煉丹師別無二選,一枚丹藥的代價可以是萬金,也可以是天大的許諾,世人誰不想做一名煉丹師,但怎奈機緣不從人願,世間煉丹師皆是性情孤傲且不願將煉丹之術輕易外傳,因爲這個職業的人越少,相應的在世人眼中的地位便是越高!

老祖的聲音突然在虛空中響起:“呵呵。。。娃娃心猿意馬了?還是先了解一下作爲一名煉丹師的條件吧,一名天賦絕佳的煉丹師必須有着強大的神念、且有着上等火焰、上等的煉丹鼎爐、精純氣脈、另外才是各種材料藥材!你原本的神念之力沒有潰散,如今在達到先天勁脈後變得更加的渾厚強橫,此刻已堪比先天勁脈五重境,不錯,這項符合,你體內真氣乃是由氣脈轉化,所以你的真氣足以當作氣脈來用,這項也非常符合,鼎爐嘛。。。老祖送你一個,這可是老祖當年所用!”

話音剛落,一個通體灰褐色三腳鼎爐閃電般自虛空中爆射而出,繼而穩穩地坐落在易逍遙的身前,鼎爐內由於震盪而發出一道“嗡嗡!”顫響!

上下打量着這個其貌不揚的鼎爐,上面鏽跡斑斑且看似笨拙難看,咂了咂嘴,易逍不可置信地遙暗道:“老祖當年就是用這個破鼎馳騁天地?貌似還沒有山莊內玉齋房的煮飯鍋好看呢!”

鼎爐四周所雕刻的古拙符文已然有些鏽跡,兩頭不知名的獸圖騰盤踞在鼎爐的兩邊,已經看不清模樣,只是隱隱透着一絲冰涼的神芒,易逍遙時而皺眉時而咂嘴,片刻後燦燦笑道:“老祖,你開玩笑的吧?這破舊不堪的東西還不被高階丹藥的丹氣震成廢鐵麼?”

“嘿嘿!娃娃,時隔萬年之久,鼎爐自然會有些破舊,但它的確是個不錯的鼎爐,你日後自然會知道的,再說你現在也喜歡凡事低調,所以將就着用用吧!”

易逍遙略一思忖,無奈地點頭道:“好吧,那多謝老祖了,對了,火焰如何得到?”

說着,遂從懷裏取出那枚藍色儲物戒,先前爲救公孫小娘,已經將左牙的神念抹去,笑了笑,易逍遙揮手打入一道神念,心神霎時與儲物戒取得聯繫,裏面的東西一覽無餘,十幾枚三階魔核和二十幾枚二階魔核,另外還有一萬多金幣,此次可謂是小發一筆了,除此還有一把大刀、幾個瓷瓶和一些衣服,將儲物戒套在手指上,揮手輕拂,地面上的鼎爐瞬間被收進戒指裏。

“火焰乃是大陸上最爲稀缺的好東西,你如今的修爲也無法得到什麼上等火焰,除非加入一些大的宗門或是學院,他們資力雄厚,好的火焰自然會有,就連藥材也不用愁,這些就由你負責收集,到時我自然會教你煉製丹藥!”老祖的聲音懶洋洋地道。

易逍遙怔了怔,隨即嘿嘿笑道:“老祖,你想必也是一名高品階的煉丹師了,不知你當年是幾品煉丹師啊?”

“額。。。老祖說過,你如今的修爲還處於爬行階段,知道的太多沒什麼用,等你進入到第三層往上的空間便會逐漸知道一切,修煉之途滿布荊棘坎坷,唯有不畏磨難者方可成其大道,娃娃,去吧。。。”

一股柔和的強大氣息霎時將易逍遙席捲而起,只覺眼前白芒一閃,再仔細望去,眼前卻是萬里虛空,白雲的盡頭,紅霞滿天,微風吹拂,吹在易逍遙的臉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易逍遙微微笑了起來!

“嗖!”

一道白芒閃現,小老虎嘴裏叼着古玉閃電般竄上易逍遙的肩頭,易逍遙笑着摸了摸小元寶的虎頭,繼而接過古玉,此刻的古玉已然呈淡淡的白色,那抹只有在遇到危險臨近時纔會發出的血紅之氣已然消失無蹤,笑了笑,易逍遙再度掛在胸口。

PS:今日第一更送到,拜求收藏,謝謝! 葉川和風小小在門外的這一番做派,實際上就是為了迎合一些事情,尤其是在這個時候,他們自然是給外界釋放信號。

「小小……」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