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已經來公司兩年了,但是爲人心直口快,在賣房子的時候本來忽悠一下就能成交的事情,但是她會把這套房子的缺點和顧客說一下。

這就造成了她能得到顧客的認可,卻得不到售樓部其他人的認可。

“那就好,只要是真正的售樓的就行。”

林風很能理解業績墊底的感受,他自己也經常在公司業績墊底。

別看他是碼農,碼農每個月也會有各種考覈評比什麼的。

而且林風的主管還經常給林風穿小鞋。

反正在林風看來,就是主管嫉妒自己的顏值,所以纔會刁難自己。

“是這樣的,我看你們這獨棟別墅不錯,我想去看看嗎?”

“林先生你確定你要看獨棟別墅,哪裏的均價差不多在四分一平米呢!”

很明顯,唐燕也不看好林風能買的起別墅。

“怎麼,這別墅看也不能看,不看的話我怎麼知道自己要不要買呢?”

林風問道。

難道自己就這麼像一個屌絲?

“不是不是,林先生你別誤會!”

唐燕連忙擺手。

濃妝豔抹的女人聽見林風居然要去看別墅,臉上閃過一絲嘲笑。

隨即提高音量,有意無意的說道:“哎呀,這世界上有些人啊就是拎不清自己的高低,這獨棟別墅要是誰都能買的起的話,也不叫獨棟別墅了,乾脆叫民房好了!”

對於林風這種人,她雖然見得不多,但是也不會太少,一般情況下看完房子都會來一句,我在考慮考慮。

其實就根本沒錢來買,說不定就是想來蹭一瓶水喝或者是一點點心吃的。

其他人來蹭也就看看小高層洋房之類的也就算了,沒想到今天來個裝大頭的,要看獨棟別墅。

這人該不會是想看完了拍照發朋友圈裝逼吧?

還是做微商的?

“喲,你賣房子的不讓人去看,人家還能直接買了啊?”

林風聽見這女的話就來氣,所以就直接頂道。

“給看啊,怎麼不讓人看,但是也要看看這人夠不夠格,值不值得我們售樓部開門!”

女人此時站起來雙手抱肩,光明正大的嘲笑起林風來。

“陳姐,別說了,你這裏不是有二號別墅的備用鑰匙嗎,給我用一下,我看林先生確實想去看看!”

唐燕勸解道。

“閉嘴,我備用鑰匙是給你用的嗎?要想去看,自己去打申請拿鑰匙去。”

陳姐心裏非常不爽,沒看見我在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輪到你在這中間做好人。

“喲,你們現在賣房子還得看人夠不夠格是吧?”

林風針鋒相對道。

“那是肯…..”

陳姐正準備開口反譏呢,後面傳來一道威嚴的聲音。

“陳婷婷,有什麼事能讓你一大早就吵?”

“王總監,你怎麼來了!”

陳婷婷心裏一驚,脫口而出。

“我怎麼就不能來?說說怎麼回事?”

被陳婷婷稱爲王總監的男人問道。

“啊,是這樣的,這位林先生想去看下獨棟別墅,但是陳姐卻說別墅不是一般人能看的,需要看人夠不夠格,所以林先生就和陳姐理論起來了。”

站在一邊的唐燕急忙說道。

她害怕話一從陳婷婷嘴裏說出來就變了個樣子,所以她搶先實話是說,不偏不倚。

王總監皺着眉頭聽完,大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林先生是吧,我們這看別墅是要驗資的,要不你先出去轉一圈,我這邊馬上要接待一位貴客,所以…”

王總監走到林風面前,面無表情的說道。

“得,變着法的趕我走是吧,老子還不想買了呢!”

林風一聽這個什麼王總監的話,頓時就明白他是什麼意思。

於是直接扭頭走人。

後面的唐燕想喊又不敢喊。

陳婷婷則是一臉得意的笑容。

“咦,林老弟,這麼巧!”

悶着頭走路的林風聽見前面傳來一聲驚喜的聲音。 林風回頭一看,西裝革履的李岸然正快步向他走來。

“林老弟,真的是巧,你也在這裏。”

李岸然伸出雙手親切的握着林風的手。

“是啊,李行長你你這一大早的是?”

對於李岸然這種熱情,林風也不是太驚訝。

衣食父母嘛,見到了總歸要熱情一點。

“哎呀,我命苦,什麼一大早不一大早的,這不萬創集團的王總監有召喚,我不就抓緊趕來了。

是不是王總監!”

李岸然哈哈打趣道。

“李行長太會開玩笑了!”

王總監忐忑的說道。

不是李岸然的打趣讓他忐忑,雖然與夏國的三大行合作,始終是銀行是大爺,他們是孫子,但是萬創集團作爲老牌的地產企業,他一個堂堂的總監還不會對一個副行長點頭哈腰的故意討好。

讓他忐忑的是李岸然對這個叫林風的年輕人的態度。

在外人看來,李岸然是熱情有加,但是在王總監看來,這都可以算作是卑躬屈膝了。

沒看見李岸然握手的時候都是伸出雙手,而林風確實簡單的伸出一隻手。

就這樣李岸然還興奮不已,沒有一絲怨念。

能讓一個副行長折腰的只有錢和權了。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難道自己也看走眼了。

這個年輕人的着裝氣質怎麼看也不像是有錢人啊!

更不像是一個有權力的人啊!

“對了,林老弟這一大早來這裏是幹什麼?難道是買房子?”

李岸然一門心思的都在林風身上,自然沒有注意到王總監臉上變換不定的臉色。

“是的哦,我是來買房子的!”

林風伸個懶腰,不動聲色的說道。

“啊,真買房子啊,那王總監可要伺候好這位財神爺了,說不定林老弟一高興買上個十套八套的呢!”

李岸然此時還是沒感覺到王總監的異樣,還在吹捧着林風。

“是是是!”

王總監嘴上尷尬的迴應着。

心裏卻是翻着滔天巨浪。

完了!

能被銀行這個本身就是財神爺稱作是財神爺的人,那該多有錢?

想到自己剛剛確實還拿林風不當一會事,王總監的小心臟撲通撲通的猛烈跳動着。

自己今天好像把這位大人物給得罪了。

“我可不敢讓王總監伺候,而且這裏的房子我也買不起,看個房子都要驗資,我這小老百姓哪有這麼多錢啊!”

林風話裏夾槍帶棒。

對於這種開門做生意還狗眼看人低的人,林風自認爲不需要給他好言相對。

“啥,林老弟你就別開玩笑了,你要是買不起,我敢說江南省沒幾個人能買的起了。”

一時間沒有不知道林風話裏什麼意思,李岸然只好先打個圓場。

然後把頭扭向王總監。

“王總監,你們看房子什麼時候要驗資了?這裏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這個…怪我,我在這裏先向林先生道個歉。”

說着王總監對着林風彎下身子。

江南省沒有幾個人能買的起!

就憑李岸然的這一句話,都已經可以讓王總監躬身道歉了。

在加上財神爺這三個字。

王總監已經可以判定這個叫林風的年輕人比自己的老闆還要富有。

要知道萬創集團的老闆可是全國財富榜第八呀!

某些時候,財富其實也等同於權利。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