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茬仔道:「不管怎麼說……他們四人都違反了懲戒營的規矩,無論如何也要處理他們!」

無顏長老搖搖頭,說道:「你不但蠢,還是一個腦子不清醒的東西,算了,我和你廢話那麼多幹什麼,滾一邊去吧,很快就有人來替代你的職務,自己去執法堂接受處理!」

彪茬仔頓時癱在地上,他心裡明白,自己完蛋了。

無顏長老淡淡說道:「別想逃,你知道我們明澤盟的規矩,如果敢逃,呵呵,你懂的!」

彪茬仔倒是沒有想過要逃跑,他在懲戒營那麼多年,知道明澤盟的手段,以他的實力,根本就跑不掉的,他心裡一片冰冷,一片茫然,心裡不停的哀嘆,完蛋了,全完了!

雷星峰四人緊張的看著無顏長老,要是他出手,他們四人就真的完蛋了,根本就擋不住。

片刻,無顏長老帶著一大幫人走了下來,他一聲不吭的就走向雷星峰四人。

艾七嚇得全身哆嗦,小聲道:「要,要不要……要不要啟動禁制……」

雷星峰抬手就拍了他一下,說道:「笨蛋,開始禁制阻擋一個長老?大家跟我來!」

說著雷星峰帶著三人迎了上去,根本就沒法打,逃也別想了,一個中級君王高手,他們四人就是渣渣,一點反抗餘力都沒有,雷星峰只要對方不是見面就殺,其他都好說,這時候就是考驗智慧的時候,因為他發現對方沒有動手的意思。

雷星峰還能把持的住,巴斯霸,艾七和麻爺都是戰戰兢兢的,他們三人比雷星峰更明白無顏長老的厲害,這人在明澤盟總部很有名。

無顏長老見到雷星峰帶著三人迎上來,不由得暗贊四人聰明,他已經走入禁制圈,然後站住腳跟,看著四人走了過來。

雷星峰道:「見過無顏長老。」

艾七,麻爺和巴斯霸都上前行禮:「見過長老。」

無顏長老突然身形一動,就撲了上來,雷星峰強壓著啟動禁制的衝動,他知道啟動雷殺陣,是沒法對抗一個君王級高手的。

噼啪!嘭嘭!

雷星峰目瞪口呆的看著無顏長老,艾七,麻爺和巴斯霸被一頓暴揍,一直打得鼻青眼紫為止,無顏長老收手,淡淡的說道:「是你們家長輩,拜託我……揍你們一頓,嗯,這是雷星峰吧。」

雷星峰也被搞得有點心驚膽顫了,不過他還能沉住氣,點頭道:「是,我是禁制總堂的雷星峰。」

艾七,麻爺和巴斯霸躺在地上直哼哼,這頓打,下手相當兇狠,雖然看上去很嚇人,卻沒有什麼生命危險,無顏長老下手很有分寸,就是打的你疼痛萬分,讓你記住教訓。

無顏長老道:「沒人請我出手打你,所以,你的運氣不錯!」

雷星峰鬆口氣,真的要被這傢伙揍一頓,他也吃不消,長那麼大,還沒有被人暴揍過,他說道:「謝謝長老手下留情。」

無顏長老道:「好了,收起你的禁制吧,這事總是要解決的,你布置一個禁制殺陣,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雷星峰點頭道:「是,的確是解決不了問題,但是可以暫時保住性命。」

無顏長老道:「這倒是,算你聰明,跟我走一趟吧,都一起去!」

艾七,巴斯霸,麻爺艱難的爬起來,這頓揍雖然不致命,但也打得三人全身劇痛,一個個呲牙咧嘴的跟上來,艾七嘴裡還嘀咕:「唉,為什麼就打我們三人啊……雷哥一點事情也沒有,這,這不公平啊!」

剛好給雷星峰聽到,氣得他一腳就踹了出去。

艾七被踢得一頭栽倒在地,哼哼了幾聲,爬起來繼續跟著走,麻爺和巴斯霸嗤嗤直笑,艾七哀嘆道:「最近的確倒霉啊!」

巴斯霸道:「那是你自找的,還連累我們!」

艾七頓時無語,想想最近發生的事情,他還真是有點責任。

無顏長老帶著四人走過彪茬仔的身邊,他說道:「你也跟著,一起去懲戒總營!」

彪茬仔垂頭喪氣道:「是!」

通過營地的秘門,一幫人來到懲戒總營。

懲戒總營也著落在血色大陸上,這裡地勢更加險惡,周圍全是活火山,營地面積更大,人數更多,雷星峰心裡也奇怪,怎麼會有那麼多人進入懲戒營? 無數紅色岩石,幾十座還在噴發濃煙或者岩漿的火山,周圍酷熱的空氣,濃烈的硫磺味道,地面上沒有任何植物和動物,有的就是赤紅色的泥土岩石,這裡根本就不適合人類生長。

怪石聳立,遍地荒涼,此地讓人有種絕望的感覺。

雷星峰邊走邊說:「為什麼在這裡設立懲戒營?太折磨人了!」

無顏長老淡淡道:「懲戒營,是用來懲戒的,不是用來享福的,這裡很適合懲戒營。」

雷星峰苦笑,他知道這次會加重處罰了,也許要在這裡住上一段時間。

巴斯霸看著雷星峰搖搖頭,示意他不要再說了,到了這裡,基本上就是重刑犯,差一步就可以去死鋒營了。

雷星峰嘆口氣,小聲道:「大嘴惹得人,實在不好鬥,只是教唆一下彪茬仔,我們就不得不應戰,打不贏很慘,打贏了一樣慘。」

巴斯霸也不得不承認雷星峰說的對,若是一開始不反抗,那麼他們就真的會很慘,彪茬仔可以抓住他們盡情折磨,搞死他們也很容易,懲戒營非正常死亡太常見了,而反抗的結果,就是現在加重處罰,當然,現在看來,反抗還是有效果的。

跟著無顏長老一直進入懲戒總營的大堂。

大堂建立在一座掏空的了石山中,門口就是十八根巨大的紅色柱子,每根柱子下,都站立著十幾個道君老祖,一個個挺胸疊肚站立,每個人臉上都很漠然,靜靜地看著無顏長老等人走近。

幾個人從大堂中走了出來,其中一個彪形大漢,大笑著迎上來,說道:「哈哈,我早就得到通知,知道老哥要來,都等了一上午了,快請,快到大堂來坐。」

無顏長老笑道:「田老弟,好久不見了,請!」

兩人挽著手臂,一起走入大堂,而無顏長老的手下和雷星峰他們四人都被阻擋在外面,無顏長老根本就沒有理會,兩人說笑著走入大堂中。

雷星峰拉著巴斯霸和艾七,說道:「我們到邊上來坐。」

四人在大堂外找到幾塊石頭,坐了下來,雷星峰說道:「不知道是什麼處罰,不過,我已經不在乎了,只要不是去死鋒營,其他都好說。」

艾七長嘆道:「搞不好就是去死鋒營啊!」

麻爺恨得一頭就撞過去,罵道:「小七,你不說吉利話也就算了,媽的,還他媽的胡說八道,我他媽的揍你!」他快要氣瘋了,本來給人搞到懲戒營已經夠倒霉的,這傢伙還不夠,還想去死鋒營,想想就火大啊。

巴斯霸幸災樂禍道:「麻爺,狠勁揍,我也發現了,和這小子在一起,真的很倒霉!」

雷星峰笑道:「別打死就行了,能把晦氣都打掉的話,我也揍他!」

艾七和麻爺的水平差不多,他奮起反抗,兩人你一拳我一腳的,打得很是熱鬧,周圍的人誰也不管,都冷冷的看著兩人。

雷星峰道:「老巴子,我們吃點東西。」

巴斯霸道:「好!」

雷星峰拿出鹵好的肉,兩人一邊吃著一邊指指點點,不停的說著風涼話。

巴斯霸道:「小七,你不行啊,這一拳從下面勾上去,絕對管用,哎,麻爺,快躲啊,笨蛋,中招了吧!」

雷星峰卻四下打量周圍的環境,他發現了一些泛起光芒的地方,不過都不是很強烈,也就是說,是普通的礦藏而已,對他已經沒有太多的吸引力。

兩人打了一會兒就已經精疲力竭了,一個個喘著大氣,扶著腿,臉上的汗水簡直就像是溪水,嘩嘩的流淌,艾七和麻爺的嗓子都啞了,麻爺道:「算了,別打了,累死我了,口渴啊!」他拿出水瓶來喝水。

艾七先前就被無顏長老狠揍了一頓,現在更是凄慘,兩隻熊貓眼,黑黑的一圈,鼻子不停的流血,嘴巴也歪了,他說道:「媽的,不行了,我喝葯!」他拿出藥劑來喝,片刻就恢復正常。

雷星峰嘖嘖有聲道:「好傢夥,真有貨,這就用藥劑啊,奢侈!」

巴斯霸道:「這傢伙富的很,這點藥劑小意思了,他身上沒有上千的藥劑,最少有幾百支,你信不信,你身上的藥劑絕對不會比他多!」

雷星峰身上有多少藥劑,估計他自己都搞不清楚,雷星瑤沒事就會給他一些藥劑備用,不說上萬,幾千絕對有,而且有很多高階的藥劑,只要雷星瑤煉製成功的高階藥劑,有大部分都給了雷星峰,除此之外,剩下的藥劑,雷星瑤都會給阿爺,其他人,雷星瑤根本就不理會。

當然,雷星峰不會傻到和艾七比身上藥劑誰多,這種無聊的事,他才不幹,說道:「他就是土豪!」

巴斯霸道:「什麼叫土豪?」

雷星峰道:「特別有錢,不對,特別有貨的人,家裡材料都用不完,使勁糟蹋的就是土豪!」

艾七道:「雷哥,不要這樣糟蹋我吧,我哪裡土豪了!」

麻爺道:「小七,給一支藥劑,不對,土豪,給一支藥劑!」

艾七道:「呸!給你個屁啊!」

麻爺也不簡單,說道:「放來聽聽!」

雷星峰和巴斯霸都是一愣,然後兩人哈哈大笑。

艾七氣得捶地,半晌,他說道:「麻子,你等著,我,我掐死你!」

邊上有個懲戒營的護衛,低喝道:「都他媽的安靜點,這裡是懲戒總營的大堂!都閉嘴!」

四人頓時閉嘴,不過這一陣鬧騰,讓四人都放鬆下來,不然真的要緊張死了。

一直等一直等,足足等到了天黑,也沒有人出來叫他們進去,而外面的護衛已經換班了,從大堂內傳出一陣陣食物的香味,也就是說,無顏長老和懲戒總營的高層在吃飯。

雷星峰微微嘆息一聲,他說道:「估計要等到他們吃完,才會叫我們進去吧。」

艾七道:「不一定,也許要等到明天。」

這次就連巴斯霸和雷星峰都有打人的衝動,這傢伙的嘴巴實在太賤了,以前怎麼沒有發現他有這種特長。

很不幸的,艾七說對了,整整一夜都沒有人理會他們,在大堂外,雷星峰四人就坐了一天,好在他們都是修鍊者,如果是普通人可就受不了,只是半天一夜的時間,四人喝了很多水,這裡真的太熱了,到了最後,他們都被逼著放出自己的防禦來抵擋熱浪的侵襲。

第二天上午,從外面來了不少人,雷星峰他們四人看巴巴看著,那些人進入了大堂,依舊沒有人來叫他們進去,就像是已經將四人忘記了。

艾七捂著臉,昨天晚上,雷星峰,巴斯霸和麻爺一起動手,將他狠狠揍了一頓,所以他又變得鼻青眼紫,一副倒霉模樣。

終於,有一個護衛走到四人身邊,淡淡的說道:「讓你們進去!」

巴斯霸領頭在前,雷星峰,麻爺跟著,艾七最後走,他灰溜溜的跟著,到現在他也快崩潰了,好的不靈,壞的靈,只要開口,一定這個結果,所以被揍一頓,他也沒有太大的怒火,都被搞麻木了。

進入大堂中,四人站著,堂上坐著不少人,不過雷星峰等人都低著頭等待。

有人在堂上說道:「就是他們四個小傢伙?」

無顏長老的聲音響起:「哈哈,沒錯,就是他們四人。」

那聲音又道:「算了,都是小孩子,這次懲罰也有點過分了,嗯,就在總營吧,兩年時間,改為三年,還有誰有意見?」

四周一片寂靜,接著那聲音又響起:「那麼就這麼決定了,田老弟,這四個孩子就交給你了,好了,讓他們下去吧。」

雷星峰等人根本就沒有發表意見的機會,就被人帶著走出大堂。

出了大堂,雷星峰四人面面相覷,半晌,雷星峰問道:「那是誰在說話?」

巴斯霸道:「不知道,聲音很威嚴的樣子,我都不敢看。」

艾七道:「別看我,我也不知道,進去就知道腿軟了,什麼都不知道,幸好只是多了一年的懲罰,不然真的倒霉了,也許這次以後就轉運了也說不定啊。」他一臉美好的說道。

麻爺道:「我也不知道是誰,好像權利很大,奇怪,以前沒有聽過這個聲音。」

巴斯霸道:「明澤盟的高層無數,不知道也正常,不過,能夠只有這點懲罰,我也滿意了,多一年而已。」

雷星峰點頭道:「是啊,原來懲戒營殺人,的確不用償命。」

艾七打了一個寒噤,說道:「如果死的是我們,殺人的傢伙,估計也就這樣判決?」

幾個人頓時不說話了,從此他們心裡都有一個概念,那就是發生衝突,絕對要下死手,不然倒霉的一定是自己。

帶他們出來的護衛說道:「懲戒營的規定你們應該清楚,自己找住宿的地方,自己尋找吃喝的東西,除了懲戒營的集合令外,其他就不用管了,嗯,對了,還有一點,不得出營區,這一帶隨便你們活動,就這樣了。」說著他就離開了。

~~~~~~~~~~~~~~~~~~~~~~~~~ 眼看著那幾個護衛走遠,雷星峰有點疑惑,說道:「奇怪,怎麼沒有封住秘門?」

巴斯霸,艾七和麻爺也驚訝起來,半晌,雷星峰突然明白了,他說道:「有意思,哈哈,有意思,我想……這事應該是錯過了!」

緊接著麻爺也反應過來,他說道:「剛入營地就打殺了一番,他們根本就沒有來得及封印,而到了這裡,他們以為我們早就被封印了……噓!這事千萬別提,不然被封住就慘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