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天緩緩起身,看著擎宇心有餘悸的樣子,卻是微微一笑,略帶歉意的道。

「你這傢伙……」

擎宇搖了搖頭,修鍊還能修鍊出眼冒金光來?這還是擎宇生平第一次見。若非是他知道夢天的為人的話,否則他定會以為夢天是要謀殺呢。

「呵呵……不知擎宇兄此次來,是所謂何事呢?」

「哦……師傅讓我來告訴你,讓你準備一下,冥帝爭霸賽明天便要開始了。呵呵,加油!」

「回去幫我謝謝凌爺爺,多謝他的告知。」

「哈哈……這一次,我可不會輸給你了!」

擎宇的眼中,有著一絲堅定之色。無論如何,這一次,他都得要得到冠軍。因為,只有幽山深處的東西,才能讓他提升實力。

「哈哈,那我就只能奉陪了……」

夢天卻也是哈哈一笑,笑容中也是透露著一絲堅定之色。同樣的,他也不會想讓。

畢竟,生死之泉,可是好東西啊。這冠軍之位,雖然艱難,但卻也必須要得到。

就是不知道,明天的冥帝爭霸賽,究竟是個什麼樣子。

應該,會很盛大吧?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綠衣女子輕移蓮步,婷婷走到玉紫陽身前,對其盈盈一福,喚了聲“師父”。若是曦晨在此,見到這女子的容貌後,定然會大吃一驚,這位女子他不僅認識,甚至可以說是刻骨銘心的,正是那任安國的小公主,龍蒼宇的小女兒梅月華,不知爲何,她如今竟然投到了御靈宗門下,甚至拜宗主玉紫陽爲師。

梅月華的面容之上早已不見了當初的稚嫩與純真,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怨毒以及邪惡,她的眉宇之間閃過一絲黑氣,眼神中散發着憎恨的目光。

“姑娘,那縹緲宗弟子身上果真有那菩提玉佩?”

金剛門門主趙浩澤看樣子是性格衝動之輩,他重重向前一步踏出,焦急的出言問道,他的身形十分巨大,即便是甚是寬敞的御靈宗大廳,對於他而言也是略顯擁擠,而他站在嬌小的梅月華面前,更是猶如山峯一般巍峨。

梅月華面對着趙浩澤無意中散發出的滔天威勢,面容之上卻毫無懼色,她甚是冷靜地朝着趙浩澤輕輕一拜,畢恭畢敬的答道:“那人乃是晚輩的舊識,我也曾見過他隨身攜帶的那塊兒玉佩,至於是不是前輩口中所說的菩提玉佩,晚輩就不得而知了,晚輩只是覺得那玉佩甚是古怪?”

“那玉佩可是正面鑲有一條小金龍,背部鐫刻有許多蝌蚪文?”立於一旁,收起了以往笑容的慕容寒煙突然出聲詢問道,她的眼神銳利如刀,緊緊地盯着梅月華的眼睛。

梅月華彷彿沒有察覺到對方的威脅一般,依舊平淡的說道:“那玉佩的確如此這般模樣,而且其上的小金龍還會自行遊出,使傷口迅速的癒合,這些我曾經親眼所見。”

慕容寒煙聞言,和趙浩澤對視一眼,互相點了點頭。

“若是這位姑娘所言非虛,那縹緲宗弟子所攜帶的玉佩的確是那菩提玉佩無疑,玉掌門,我姑且相信你這一次,若是到頭來發現這只不過是你的片面之詞,那可就別怪妾身不顧這近千年的交情了。”

慕容寒煙思索片刻,最終還是難以抵擋菩提玉佩的致命誘惑,可是她還是對玉紫陽出言威脅了一番,畢竟此事事關重大,關係到小極宮的生死存亡,畢竟縹緲宗作爲修仙界四大門派之一,實力可比她小極宮一點兒也不遜色,若是二者真的一旦正面交鋒,那鹿死誰手絕對沒有人可以預料到,但後果絕對是驚天地,泣鬼神,或許會波及到整個修仙界也未可知。

“我金剛門也是如此,若是玉宗主所言非虛,那我金剛門此次必將鼎力相助,若是玉宗主此番只不過是在誆騙於我等,那待縹緲宗的事情一了,接下來便是御靈宗了。”

趙浩澤也是陰冷的朗聲說道,他不經意間站到了慕容寒煙的身旁,擺明了自己的立場,若是御靈宗膽敢心存歹意,那二者絕對會聯手將御靈宗徹底在世間剷除,雖然御靈宗也絕非軟弱之輩,但是傾盡兩個門派的全部底蘊,這御靈宗絕對是腹背受敵,討不到任何的好處。

“呵呵,兩位道友儘管放心,這點兒自知之明紫陽還是有的,絕不會拿祖宗數萬年來傳下來的基業當作兒戲。”

玉紫陽依舊是那副雲淡風輕的樣子,看不出絲毫的怨氣,好像根本沒將對方的威脅放在心上,城府深到這種地步,着實令人感到可怕。

“既然這樣,那便事不宜遲,我現在便回小極宮準備一下。”

既然已經達成共識,也就沒有留在這裏的必要了,慕容寒煙衝着玉紫陽盈盈一禮,面容又恢復了以往的甜美,如同少女一般惹人憐惜,若是不知根底的人,恐怕絕對難以想象,在她華麗的外表之下,竟藏有一顆歷經千年滄桑的心。

“老夫也就此告辭了,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也要和金剛門的各位長老仔細商議。”

趙浩澤也是朝着玉紫陽拱了拱手,邁着大步子朝着大廳外走去,他的步子看似並不是特別的沉重,可是每一步踏下,整個大廳都連帶這顫抖個不已,彷彿要頃刻間崩塌一般。

這金剛門主修煉體之術,據說練到極致可以憑藉肉體的力量開天闢地,如今看來,果然非比尋常,估計就是以肉體強悍著稱的妖族,也難以與之相比。

玉紫陽也是隨之走出大廳,朝着已經騰空而起的二人拱手道:“兩位道友,我們一個月後在縹緲宗見,還望二位道友莫要延誤。”

趙浩澤甕聲甕氣的回了一禮,便不再多話,招出他的本命法寶,竟是一柄璀璨的黃金杵,長約三丈,碗口般粗細。他縱身踏於其上,朝着金剛門的方向飛去。

慕容寒煙抽出了她鬢髮之中的玉簪,輕輕地拋向了半空之中,化作一隻仙鶴緩緩落在其腳下。

“玉宗主,妾身也告辭了。”慕容寒煙含笑緩緩一禮,駕鶴朝着小極宮的方向破空而去。

而隨着二人的離開,玉紫陽始終和顏悅色的神情緩緩冰冷下來,眼神中如鷹隼般銳利。

“師父,若是此次當真將那玉佩搶到手中,這金剛門和小極宮肯定會要求分一杯羹的。”梅月華不知何時來到了玉紫陽的身後,面帶憂慮的說道。

“這點兒你不用擔心,爲師心中早有對策,待菩提玉到手之際,便是這金剛門與小極宮覆滅之時。”玉紫陽又轉身望向身後的梅月華,對其打量了一番後欣慰的說道:“我真沒想到你進入生死門之後,竟然能活着回來,我也絕不食言,明日起便傳授你御靈宗的無上功法‘御蟲真訣’。”

梅月華聞言,心中一喜,她朝着玉紫陽恭敬地拜下,“多謝師父。”

玉紫陽朗笑一聲,一揮寬大的袖袍,朝着大廳之內走去,梅月華緩緩地擡起頭來,癡癡地望着東方,她的芊芊玉手撫摸着脖頸之處的那道疤痕,怨恨地喃喃自語道:“我要讓你後悔終生,我要讓你爲自己所犯下的錯誤付出代價。” (預計下一章將會在八點十分左右……鮮花收藏快快砸上來吧……這是第十更了,還有兩更……)喧鬧的廣場之上,一道道人影穿梭其中,熱鬧非凡。

鼎沸的人聲,猶如炸開了鍋一般,直衝天際。

在廣場上方,一道巨大的空間之門,緩緩的旋轉著。一道道空間波動,自其中散發開來。

在那空間之門旁,一列列的黑甲戰士站成兩排,守護著空間之門的安全。

而隨著時間的推遲,現在也是已經到了正午時分,而廣場之上的人也是越來越多,到的最後,竟是直接令得廣場之上人擠人的飽滿,就連晟靈城的街道之上,都是擠滿了人。

而為了治安問題,晟靈城的軍隊,幾乎是傾巢而出,來維護晟靈城的秩序。

然而,即便是有著如此多的軍隊在此維護秩序,也是有著無數本來便是有些不對頭的勢力混淆在一起,更是引發起了一場場爭鬥。

所以,晟靈城之內的守衛,也是極為的忙亂,幾乎是忙得焦頭爛額的。而對於此,他們也是極為的無奈。

畢竟,這裡的人他們都是無法招惹。這些勢力之中,也是不乏有帝階巔峰的強者坐鎮,所以在維護治安的時候,他們也是處於兩難之間。

但所幸的是,這裡並未爆發出什麼大規模的爭鬥。

而這些人,大多都是來觀看冥帝爭霸賽的,或者是帶著自己家族的子弟來這裡參加冥帝爭霸賽。

冥帝爭霸賽,雖然名義上是一年一屆,但其實,這裡的一年,是指輪迴傷的一年。

而輪迴之中,一年的時間,便是相當於外界百年的時間。所謂的千年輪迴、百年輪迴,都是十進位的。

不過,縱然如此,每一次的冥帝爭霸賽,都是極為的精彩。而在每屆的冥帝爭霸賽中,都是會有著一些黑馬半路殺出來,引起無數人的喝彩。

而現如今,就是不知道,究竟是哪一方的黑馬最引人注意。

不過最讓人看重的,還是來自於鬼谷附近的郁陵城的那支小隊。因為他們每個人,都是擁有著帝階巔峰的實力。

再其次的,便是郢城的那隻小隊。在郢城的小隊之中,有著兩名帝階巔峰和一名帝階後期巔峰的強者。

而至於最後的晟靈城,則是只有一個帝階後期巔峰,一個帝階中期,以及一個帝階初期的。

對於晟陵城這一屆出動的勢力,所有人都是在暗中搖頭。看來,這一屆的晟靈城,又得墊底了。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正午又過了半個時辰后,終於,那些參賽人馬開始陸續的出現。

首先來的,便是晟靈城的隊伍。

夢天、擎宇,以及那位公輸不業大少爺,緩緩的進場,但卻是並未引起太多人的關注。

因為,對於這支隊伍,所有人都是打心底里不看好。畢竟,這等實力,與其他兩大城市相必,實在是差的太多了。

「哼!」

看到那些不屑的目光后,擎宇卻是冷哼了一聲,這幫混蛋,竟然敢如此看低他們。

灰塔的黎明 而夢天則是目不斜視的直接走到了選手席上,便是緩緩的坐了上去,閉眼靜思了起來。

「快看快看,郁陵城的人來了……」

「嗯?」

突然,場中一陣騷動,然後便是有著一陣陣的議論聲傳出,夢天緩緩睜開了眼睛。

「那就是郁陵城中人么?」

夢天看著那三名女子,神色不由得一怔,這郁陵城,莫不是陰盛陽衰不成?

「夢天兄弟,那就是郁陵城的人。來者,若是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郁陵城中早已聞名已久的『血花』組織中的三個老大了。」

「額……這郁陵城,怎麼會……」

「夢天兄弟有所不知,郁陵城之中,是從來只允許女子出入的,男人,是不被允許進入的。」

夢天神色一怔,這天下,竟然還有這等事?

無奈的搖了搖頭,這郁陵城的城歸,還真是怪異啊。要真的全是女人的話,那這郁陵城,可還真的是個奇葩了。

「他們三人,你看,走在中間的,是三姐妹中的大姐碧凡、走在左邊的,是三姐妹中的二妹曉霜、走在右側的,便是三姐妹中年齡最小的小妹曼珠了。這三個人,可全都是不可多得的大美人啊,嘖嘖……」

看著擎宇眼中的花痴之色,夢天不由得搖了搖頭,這傢伙,難不成喜歡這三姐妹不成?

不過,夢天這次是猜對了。不光擎宇對那三姐妹有意,幾乎是個男人,就會對那三姐妹感興趣。

畢竟,那三姐妹可是實力與美貌並重啊。如此佳人,可正是他們這幫大老爺們喜歡的。

不過,夢天對於這三個足夠當自己奶奶的三姐妹,實在是提不起什麼興趣。

那三姐妹緩緩地走到了自己的休息區,便是坐了下來,將幔布放了下去。頓時,漫天驚艷的目光,便是被那小小的幔布給遮擋了去。

「快看快看,郢城的人也來了……」

夢天的目光,再次對著天空上緩緩浮現出來的三個人看去。

這三個人,兩男一女。兩個男子,皆是五大三粗的,極為壯碩。而其身後的女子,更是膀大腰圓,比那兩個男人還要強壯,看的夢天一陣反胃。

「那三人,中間的女的叫懷碟,嘔……」

擎宇乾嘔了兩聲,剛看過美女的他,實在是無法忍受那懷碟的「絕世容顏」。

「咳咳……」

夢天掩嘴乾咳了兩聲,便是摸了摸鼻子。

「而在他旁邊的兩個男人,那個臉上有刀疤的叫鵬飛,左邊那個大鬍子叫刑嘯。兩個不是人的東西……」

夢天看著擎宇那咬牙切齒的樣子,應該是與兩人有些過節。不過夢天倒也沒有去問。

而隨著三人的到來,場上的氣氛頓時活躍了起來。

「咚……」

一聲清脆的種吟過後,冥山大帝的身影,便是緩緩浮現而出。

「既然三方城市的勢力到了,那麼,在場的眾位勢力,請讓你們的選手出來。」

「唰唰……」

一道道的身影,在此刻迅速自下方飛了上來,一道道雄渾的氣息,開始瀰漫開來。

「我們也走吧……」

見到此景,夢天也是站起身來,飛到了天空之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