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哥,你…”柳言君遞煙給他,本來只是一種點菸時旁邊有人便想發一根的習慣,他後來想到帝閻鳶不是人類,應該不會抽菸的,結果沒想到…

驚訝的不僅是柳言君,當大飛和陸陸看到帝閻鳶熟練的從口袋裏掏出火柴將煙點燃後猛吸一口的樣子時,也微微有些愣神…

難道人類的菸草業已經發展到別的生物界去了嗎?

“你們看着我幹嘛?”帝閻鳶一口吞雲吐霧後,見他們的臉上都寫滿了驚訝,不禁有些疑惑的問。

“啊..沒事,沒事…”柳言君道完這句話後,也給自己點了一根,“我們只是沒想到帝哥你也會抽菸,所以驚訝了下。”

帝閻鳶笑了笑,又吸了一口,道:“這種煙還是抽不習慣,我比較喜歡我這種。”語罷,他又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來一個看起來很有年代感的菸袋鍋子,接着,就像是變魔術一樣,他手上的芙蓉王除了菸嘴以外的部分突然消失,那菸袋鍋子的煙鍋部分卻開始逐漸冒起白煙。

“我去…”

就像是魔術現場,但柳言君幾人明白帝閻鳶並不是變魔術。

“帝哥,你,你剛剛做了什麼啊?”柳言君吞了口口水,吃驚的一下看看僅剩菸嘴的芙蓉王,一下看看帝閻鳶手上的菸袋鍋,都忘了自己還點着煙。

大飛和陸陸也都顯得十分吃驚,雖然已經知曉帝閻鳶並非人類,可是…

帝閻鳶吸了口菸袋鍋,然後吐出比剛剛還要濃厚許多的煙子,笑道:“就是用了點妖力,控制這根菸裏的菸絲罷了。”

“妖,妖力…”

得到了新的消息,三人臉上的神情更是變幻莫測。

“那難道,你是妖怪嗎?”柳言君又吞了口口水,然後把手上的煙猛的一吸,最後有些吞吐的問道。

帝閻鳶毫不避諱的點着頭,承認了自己的身份,在他看來,就算把自己是妖透露出去又如何,反正他相信這些人是不會出賣他的。

沒錯,就如帝閻鳶所想,這三人在得知帝閻鳶是妖后,不僅沒有驚慌和害怕,反而還很興奮,這弄得帝閻鳶倒是有些不明所以了。在聽完柳言君的解釋後,他纔會過意來,不過,現在的人類到底是怎麼了?還真有點搞不懂…

原來,住在這棟樓裏的所有人,都是因爲在家的生活太枯燥,在偶然得知這所學校不尋常之後集體來這冒險的,這棟大樓也是由他們出資修建。所以在得知帝閻鳶非人的身份後沒有害怕而是興奮。

唉…不知道人類的進步是好還是壞,這要換做以前的那羣人,帝閻鳶在心裏略帶諷意的一笑,算了,不想也罷,都已經過去那麼久了。

“的哥,”這時,王子帶着文誠過來了,在見到帝閻鳶抽菸後,他倆也是表現出一副驚訝的樣子,不過隨後王子便迴歸正常,說道,“的哥,你那朋友是不是叫雲鷹?”

帝閻鳶點了點頭。

“他和李子萱在學生會。”王子坐下,一邊說一邊吩咐服務生給他們倒水。

“學生會?”帝閻鳶想了想,那不是魔雯當差的地兒嗎?他們還要去那辦手續麼?“噗——”帝閻鳶一想到逐魂和魔雯在那碰面的場景,旁邊還站着一個油鹽不進的女人…實在很好笑。

“的哥,”王子喝了口水,然後說,“你給鷹哥打個電話,我們去食堂等他吧,他們這手續起碼還要半個小時左右。”

帝閻鳶點了點頭,他若是一個人倒無所謂,可讓這麼多人一起等的話就有些不好了。於是他掏出手機準備打給逐魂,可等翻到聯繫人一欄時,他纔想起來他並沒有存逐魂的號碼…

“呃…算了,我沒存他號碼,”帝閻鳶把手機裝回兜裏,“王子,你說他是在學生會對吧?”唉,直接通過魔雯找他說話好了。

“對啊,怎麼了?”王子不知道帝閻鳶問這話的意思。

“難道是…”柳言君猜測着帝閻鳶現在的想法,難道是他又要用點什麼特殊的能力了嗎?畢竟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妖怪啊,就算沒手機也絕對是有別的辦法的。

“君君你知道什麼嗎?”文誠見柳言君的神色看上去竟有些期待,不禁奇怪的問。

柳言君現在處於一種全神貫注的狀態,他確實十分期待看到帝閻鳶再做出些別的神奇之舉,所以對於文誠的問題他根本就是左耳進右耳出,全然沒在意也沒想回答。大飛見文誠被柳言君無視了有些可憐,於是把他和王子剛剛不在這的時候的事都告訴了他們。

得知帝閻鳶是妖怪後,他倆的反應也和柳言君他們如出一轍,心裏的想法也都相差無幾——以後的生活不會再枯燥,不會再無聊咯~

於是,五人便一起等待着帝閻鳶的神奇之舉…

在這過去的兩分鐘裏,帝閻鳶除了埋着頭,做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樣子外並沒有什麼別的舉動,但這五人都在心裏安慰着自己,也許這只是在做前戲準備,再等等,再等等就好了。

時間又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帝閻鳶突然沉吟着“嗯——”,然後起身道:“好了,我們走吧。”

五人瞬間崩潰,他們等待了這麼久的時間,最後等來的就只有這麼一句話嗎?這也太虧了吧?!而且什麼好了?好什麼了?什麼都不知道啊!

“那個,的哥啊,你說好了?是什麼好了啊?”

就在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了一會後,王子迫於其餘四人給他的壓力,作爲代表開口問。

“啊?喔,”帝閻鳶先愣了一會,後來纔會過來,王子他們是聽不到他和雲鷹的入夢之音的,於是他給他們解疑道,“我和雲鷹說好了,他那邊的事情辦完了就去食堂找我們,我們先去吃,至於這一招嘛,叫做入夢之音。”

“真的..假的啊..”他們聽完帝閻鳶的話後,頓時覺得這種說法好像只有在武俠小說裏見到過,就像是千里傳音,不過千里傳音也有聲音可以聽得見啊,這入夢之音…

“你們是不是不相信啊?”帝閻鳶看見他們略有沮喪的樣子,問。

“是,有那麼一點點…”王子看了看身後的幾人,然後幹着笑臉回答,其實是很失望…

帝閻鳶“哈哈”一笑,道:“告訴我食堂在哪。”

“呃…從這裏出去轉個彎然後再走大概五分鐘再朝右拐就到了..”不知道帝閻鳶要幹嘛的王子,略顯迷茫。

帝閻鳶閉上眼睛,在腦子裏根據王子剛剛說的話模擬着地圖,過了一會,他睜開眼睛,邪邪的一笑,對着他們說:“那就帶你們走一遭!” 武漢昭南傳媒學院經過數年歲月的洗禮,如今早已發展成爲江夏區數一數二的學校。學校不僅師資力量強大,教育方面讓人放心,而且它還十分體貼學生。除去宿舍方面的完美(24小時熱水免費使用,空調全年免費使用,24小時不斷電,宿舍內配備小商店),飲食方面學校也非常重視,這裏的食堂,可是江夏區所有學校中最好最豪華的,並且是遠超第三名的那種豪華。

“遠超第三名?”帝閻鳶略顯疑惑,“這邏輯是不是不對啊?”

王子聳了聳肩,無奈道:“因爲第二名的學校和我們學校不相上下,所以咯..”

“原來如此啊,”帝閻鳶明白似的點了點頭,然後他環視了一下四周…刻有雕花紋路的木質地板與奢華的浮雕牆壁給人如同來到了中世紀的歐洲貴族餐廳的感覺,復古風的桌椅板凳整齊的排成一列一列,一直延伸到一處如吧檯般的地方,幾位身穿白衣戴着白色廚帽的人正在那忙的熱火朝天,“裝修確實挺豪華,就是不知道食物的味道如何。”

“哈哈,這裏的食材全部是由海外直接運進來的,絕對保證質量,廚師們也都是從世界各地的大酒店裏請來的,所以你不用擔心啦,儘管好好的吃吧!”文誠拍了拍帝閻鳶的肩膀,告訴他無需擔心食物味道方面的問題。

“是這樣啊…不過,這裏怎麼沒人啊?”帝閻鳶一邊點着頭一邊疑惑的問,這大中午的食堂應該會有很多學生來吃飯纔對啊,怎麼一個人影都沒。

文誠聽他這麼一說,這纔想起來不對勁,對啊,人都去哪了?他和柳言君還等着帝閻鳶被一羣人給行注目禮呢。

王子哈哈大笑,道:“今天可是我們和的哥吃的第一餐飯,怎麼能讓那些平民來打擾我們的用餐呢?”

“…”文誠頓時有些無言,原來是這麼回事…又被他趕跑了啊…

文誠想起之前有一次,也是因爲新認識了一位朋友,王子把整個食堂給包下來了,當時的說辭,好像也和今日的如出一轍。

“不過話說,帝哥你剛剛是用了什麼招數啊?我們居然一下子就過來了,這感覺就像是瞬間移動一樣啊!”文誠在無語之後,終於將話題引入了這上面。其實王子他們也感到很驚奇,但他們都忍住沒有感嘆出來,畢竟這裏有個文誠,隨時爆炸的中二病…

帝閻鳶正想說呢,可卻被王子他們一個勁的使眼神,示意他還是不說的好。

“帝哥,你快告訴我啊!”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文誠見帝閻鳶不說話,但也不放棄,他湊到帝閻鳶身邊,步步緊逼。

“啊…呃…因爲,”帝閻鳶砸吧着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說實話怕文誠又犯中二病,說謊話…他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因爲…我….”

“因爲的哥的身份是保密他是信任我們才告訴我們所以說你就不要再問了!”就在帝閻鳶忍不下去準備說出實話時,柳言君急中生智的說了一段,讓文誠陷入了思考之中。



一片寂靜,只盼望柳言君的解釋能夠騙過文誠。

“好吧,那我就不問了,畢竟帝哥是相信我們所以才…哎,算了不問了。”文誠最終還是相信了柳言君的話。

衆人在心中都鬆了口氣,還好這傢伙智商夠低的…

“各位少爺,你們來了。”

突然,一個身穿黑色燕尾服,梳着背頭的中年人站在他們的面前,微弓着腰,恭敬的說。

王子朝他點了下頭,那人便保持着弓着腰的姿勢朝旁讓了讓,並將他的左手擡起,“請吧。”王子等人即時踏步前進,文誠則示意帝閻鳶跟上。

一行人走了一會,來到了一處古典風格濃厚的房間。

待到衆人都就坐後,美味佳餚也都一一上齊。帝閻鳶將這些菜前後掃視了一下,然後在心底讚揚着,不愧是全國各地的大廚,除去菜餚風格各有秋色,每一道菜做的也是精緻無比,可以說得上是真正的色香味俱全…

等等…這味道…

帝閻鳶對這些菜餚本是在心裏感到十分滿足,可這突然飄進他鼻子裏的味道…

“王子,那道水果沙拉…”帝閻鳶看着那裝滿了香蕉的水晶玻璃碗,發出了心底的疑問,味道就是從那菜上傳出的,可是,應該不可能吧…

王子順着帝閻鳶的目光看去,在看到那碗香蕉沙拉後,突然似懂非懂的“喔”了一聲,“這其實應該叫香蕉沙拉,”王子笑着替他解惑,“不過別看這全是香蕉,味道可是好的很啊。”

“對啊,”柳言君接過話,“這香蕉不知道爲什麼給我一種百吃不厭的感覺,而且它的品質可以說是全世界最好的也不爲過,應該說這是我這輩子吃到過最好吃的水果。”他毫無保留的誇獎着這碗香蕉,讓帝閻鳶不禁更加相信了自己心中所想,不過,他還需要最後的定音。

“這香蕉沙拉,怎麼沒看見沙拉醬啊?”

王子端起水晶碗,讓帝閻鳶從一個仰視的角度看了去,那沙拉醬原來是躺在碗底的。帝閻鳶這下敢肯定了,“王子,可否讓做這份香蕉沙拉的人過來看看?”

“可以是可以…”王子一邊說着一邊要站在一旁的服務員把做香蕉沙拉的廚師給找來,不過他還是忍不住心裏的疑惑,難道這做香蕉沙拉的人和的哥有一腿?“的哥,發生什麼了嗎?”

“啊?沒什麼,沒什麼,就是看這菜很眼熟,所以想看看做這菜的人是不是真是我那朋友。”帝閻鳶說着,便用叉子叉了一塊香蕉放進嘴裏吃了起來。

“怎麼樣,的哥?”

“嗯…”帝閻鳶一邊嚼着一邊滿足的低吟,“這感覺,簡直一模一樣的。”說完之後,服務員便把做香蕉的廚師給帶了進來,那人的穿着和普通的廚師沒什麼兩樣,只是那尖嘴猴腮的面頰,卻讓帝閻鳶吃驚不已…

而那廚師見到帝閻鳶後也是一臉寫滿了驚訝,不過這驚訝只是稍縱即逝,他很快又恢復到原本的神情——以爲是自己犯了什麼事而緊張的神情。

“怎麼樣的哥?是你那朋友嗎?”王子看了看廚師,又看了看帝閻鳶,問。

帝閻鳶剛準備點頭稱是時,那廚師卻直接將聲音輸送到他的腦海裏——別點頭!別壞了俺老孫的事兒!

——呃…好吧…就知道你沒事不會跑到這裏來做什麼餐點…

帝閻鳶在腦中和他交流了一句後,搖了搖頭,對王子他們道:“我想我是搞錯了。”

王子點了點頭,示意廚師可以走了。

帝閻鳶一直目送着廚師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見,就在王子他們開始吃飯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心中升起的疑惑,分出了一個元神想要前去問個清楚。

“的哥,來喝一杯啊!”王子這時倒過一杯酒遞給帝閻鳶。

“啊?好!喝!”帝閻鳶接過酒杯,與他們開懷暢飲起來。

分離元神,是帝閻鳶提出體內的部分妖力做出來的,與普通元神不大相同,它可以作爲一個獨立活動的生命體,普通人是不可能看見的。它嗅着剛剛那廚師的味道,來到了他所在的專屬甜點房…

“大名鼎鼎的妖王孫悟空,沒想到居然會來這裏爲人類服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帝閻鳶看了看這廚房裏的一些擺設,不禁笑言。

“哼,俺老孫做事,還不需要你來管吧?”

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帝閻鳶知道,這一定是孫悟空又使用七十二變不知道變成了什麼玩意兒在那說話。

“是是是,我管不了,真是傲嬌空。”

帝閻鳶假裝無奈的迴應着,同時拿起放在桌上的一塊香蕉放入嘴裏。

“放下它!” “放下它!”

隨着一聲尖銳的厲喝,一個影子“嗖”的一下就從帝閻鳶的眼前一閃而過,就當帝閻鳶的手還停在嘴邊都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時,那個影子就在他腦袋上敲了一下。

“哎喲,”帝閻鳶吃痛,不滿的叫着,“你打我幹什麼?”

孫悟空把從他手上奪下的香蕉塊重新放回桌子上,兩個黑亮的眼珠子在眼眶裏打了一轉,注視着帝閻鳶,有些惱怒的道:“你知道這是什麼嗎?就敢吃?”

帝閻鳶感覺到他的語氣不善,心裏不禁有些疑惑,我空這是怎麼了?不就是一塊香蕉嗎?他怎麼…想到這裏,帝閻鳶突然像是明白了什麼,難道…“我空,這香蕉莫不是被你做過手腳吧?”

孫悟空聽到他這麼說,連忙對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他跑到門邊看了看,確認四周沒人後才把門關且鎖上,回頭對着帝閻鳶道:“俺老孫確實在這香蕉裏放了些東西…可…”還沒等悟空把話說完,帝閻鳶就急忙出聲打斷道:“我去,空哥你怎麼,你要對人類出手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