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腐的屍氣氣味極為濃厚,在符文散去的一瞬間就逸散而出,傳到了陸青冥鼻子里,差點沒讓他直接嘔吐出來。

這種情況一出現,陸青冥立即知道不好了。相鬥沒有多想,他立即拔腿就跑。不早點跑可就完蛋了,屍氣逸散,說明棺材的封禁破了。而現在自己就是活人,而且還是武者,身上的生氣比普通人還要強得多,必定能夠使這棺材里的殭屍蘇醒。

在眾多殭屍中有資格用棺材保護的,其身份可想而知——殭屍王。陸青冥可不認為自己在殭屍王的手下能夠活命,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快逃,在殭屍王還沒完全蘇醒之前快逃。

或許在逃出的那一瞬間,有人會感覺自己已經用盡全力了,速度已經快到難以想象了。但是,事實卻是殘酷的,作為武者,他在逃出的那一瞬間就感覺到了一股氣機鎖定了自己,那種不管怎麼逃都感受到自己處在別人目光下的感覺,真心不好受。

但是只有這樣的感受,才能讓人知道,原來自己是這麼弱,原來自己還是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

此刻,陸青冥的心中正是如此的感覺,他在此刻才真正感受到面對絕對實力的那種無力。

殭屍王的實力是可怕的,他已經超脫了凡人的範疇,不然也不會稱為本就超乎凡人想想的殭屍的王。

只是,陸青冥不知道的事,就在他逃離的同時,棺材上的小鼎忽然騰空而起,脫離棺材,向他飛過去。於是,在他跑出不遠后,小鼎直接砸在了他的頭上。不要說什麼武者感知力強之類的,陸青冥真的沒有感知到,或許是著急之下感知力下降了吧。

「可惡,這是怎麼回事?」陸青冥心中都來不及驚訝,就已經被小鼎砸到土地里去了。然後,他雙眼一黑,什麼也看不到了。只感覺自己掉入了一個泥潭裡一般,一直下陷,而且還不得掙扎,越掙扎陷得越深。

小鼎砸到陸青冥的頭后就就直接落到他懷裡去,再沒有動靜了,任由自己隨著陸青冥陷到泥土裡去。本來,達到這個境界的武者,面對泥澤是不會被那麼容易被吞進去的,就算不能安然無恙,但付出點代價還是可以掙脫的。但是,陸青冥此刻遇到的這泥澤,卻是直接封閉了他的神識和真氣——這等於是封了武者的所有生存資本,沒有辦法作為。

上有殭屍王的威脅,下又不知道會有什麼,無法掌控自己。這種情況下,縱然陸青冥有多大的能耐也唯有聽天由命了。反正,不能往上,否則必死無疑,唯有往下,或許才有意思生機。

感受到懷裡冰冷的小鼎,陸青冥感覺實在鬱悶,如果沒有這個小鼎,他或許已經逃出殭屍王感知範圍。但因為這個小鼎此刻卻得這樣在這裡聽從天的安排,自己不能做些什麼。只是,這個小鼎能夠鎮守在殭屍王之上,怎麼說也應該是極為珍貴的寶物。這麼說來,陸青冥倒是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憂了。

「希望有生路吧。」陸青冥心中苦笑著輕輕說了一聲,「否則縱使這是仙人寶物,也沒有絲毫作用啊。」

然而,陸青冥應該感到幸運的是,他被小鼎砸到泥澤里去了,不然,在外面可真的是必死無疑了。

「可惡啊。」寂靜的屍氣山林中,一聲低吼聲傳出,充滿著無邊的怒氣,血袍人的身影出現在山林中,他此刻雙眉緊皺,咬著牙關,發出「咯咯」的聲音,可見其生氣到什麼地步。

若僅僅因為一個不知道是誰的侵入者,他倒是不必要這麼生氣,但是,讓他生氣的是,因為這麼一個不知道躲在哪裡的小螻蟻,他竟然被上面的人譴責了。

「放棄追蹤?你夢想的倒是很容易。」血袍人初次如此沒有形象的在背後責罵別人,「混蛋,只會躲在安全地區指手畫腳的,什麼時候都不能理解這裡的工作。竟然還想要這樣子只會我。」

「若是那個傢伙成功侵入中心地帶,那可就不妙了。」血袍人嘟喃著繼續追蹤。他準備違背一次命令,所謂「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現在應該先將那個侵入者消滅才對。

「轟……」

就在他轉身的時候,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從不遠處傳來,隨著巨響的產生,一股濃郁到極致的屍氣忽然瀰漫了整片屍氣區域,這片區域的屍氣瞬間提升了許多倍。如此濃郁的屍氣對於殭屍來說是極好的補品,但是此刻卻沒有一頭殭屍行動。因為這股屍氣屬於他們的王,他們至高無上的王,他們殭屍的最強者。

血袍人臉色忽然一變,驚恐的叫了一聲:「可惡,就知道會如此,果然惹出事來了。」

說完后急匆匆的便往屍氣來源的方向飛掠而去,身形比之前還要快了一倍不止,似乎殭屍王的屍氣使他的總體實力都變強了不少。

「大人出世,不知道會不會引來什麼事?真可惡,龍華大陣竟然在這種時候失效了,要不然……」血袍人一邊走著還一邊不斷的嘀咕著,似乎對於這段時間屍氣區域封印的消失很不滿。

在他的目標那一方,屍氣衝天而起,勢不可擋,竟然差點衝破靈虛天。之所以沒有衝破靈虛天,還是因為屍氣升到一半死忽然強行制止住了,不得再繼續升騰。這……似乎是殭屍王的手段,也不知道這是為了什麼。

「大人果然蘇醒了。可惡啊。」血袍人看到天上的景象,更加確定了心中的猜測,因此更加的害怕與不安,還有憤怒。

「若是因此受到懲罰,我看你要怎麼撫平我的怒火。」血袍人惡狠狠的說著,忽然又想到自己追蹤了數天還沒找到的傢伙,「還有你這個該死的潛入者。」

(ps:這幾日有事,這一章只能先寫到這裡了。本座qq1131879629,有興趣者加,歡迎讀者來,要批評我的書也可以加。) 這裡的動靜如此大,想不驚動外面的人都難。

各大宗門的長老們剛剛才不好龍華大陣,安排好弟子進入屍氣區域外圍,準備讓他們去面對那些可怕的殭屍。可是這個時候卻忽然發現大地震動了起來,一股遠超想象的屍氣衝天而起,直直的刺向靈虛天的。

這個動靜一起,眾多武者立即驚訝得停住了前進的腳步,紛紛開始後退。他們該慶幸的是,幸好他們還沒有找到殭屍,不然的話,就算要封印殭屍,他們也得一同留在這裡,而留在這裡的後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夠在屍氣中待三年,也沒有一個人能夠不吃不喝三年,更沒有一個人能夠一直戰鬥三年,總此三項,沒有一個人能夠在這裡活過三年,直到龍華大陣失去威能。

混亂,撤離險地之時的一個最大的危機。在撤離之時,可怕的不是後方的敵人火陷阱,而是隊伍中沒有一個人願意押后——一個個爭先恐後的往回沖。然後,人踩人,人踏人,人拉人,一片混亂,他們都向著將別人推到自己身後,讓他去擋一擋敵人,自己好逃脫,反正只要自己到最後是活的就好。

人性,卻也符合天地之道——生存之道,天道無情,適者生存,這是人人共知的。但是,有時卻也必須知道,天道,也代表著秩序。天地之間,還有秩序存在,在一個僅容一人通過的小洞口處,有無數人要過去,但是人人不願落後,然後一起沖,最後,洞口處塞了兩個「半人」,後面擠著無數的人,再後面,危機不斷逼近。

「可惡,這些莽夫,就知道只顧自己逃生,都不講求秩序。竟然敢用我門弟子作擋箭牌。」一名玄冰閣的長老在外面維持龍華大陣的施展,看著裡面自己帶來的一名弟子被一個江湖武者拉到背後,雖然現在看來還是沒有什麼事,但是,他依舊很生氣。

雖然嘴上說要遵守秩序,但是,在所有人眼裡,只有自己人站到前面才是最合理的。這種心理,就是一向心性修理啊較好的玄冰閣也是如此,除非他是大聖人。

只是,讓人感到可笑的是,目前分明沒有任何危險,但是這群武者竟然一個個被嚇得驚慌失措,都沒想到探明情況,直接就跑。

莫非武者皆是如此膽小之輩,非也,其中原因唯有身處其中才能體會。這股忽然爆發而出的屍氣畢竟是殭屍王所釋放,就算被它自己壓制了,但是,這屍氣依舊不是凡物。

到底這屍氣為什麼會迫使眾多武者混亂無序的逃離呢?原因在與這股屍氣具有的特殊威能。踏入乾坤境以上的人本身具備一種無上的氣息,它具有強大的壓制力量,能夠從精神戰意上去壓制對方。就算是劍客,如果劍意未達圓滿,那麼也無法抵擋這種壓制。這種壓制力量被稱為無上君威。

走不通道路的武者的無上君威性質不同,就像每個人的性格不同一樣。正道具有浩然之意,邪道具有血腥之意,而殭屍王,具有的是死亡的壓迫。

身處屍氣之中,眾多武者能搞感覺到殭屍王留在屍氣上的無上君威,那種死亡的感覺壓迫在他們的心靈之上,直接將他們的戰意磨滅。沒有戰意的武者,面對危險,當然也就和普通人一樣不顧一切的逃。

那些長老們都只是凝元境,最多比這些武者都高一些,但是終究眼力不夠,雖然發現了異常,但是卻看不出所以然來,於是就下意識的將之當做正常現象。

「廢物,這就是我們宗門的所謂天才么,竟然遇到一團屍氣就嚇得亂跑。」一名長老痛心疾首的慘呼道,隨後便有許多附和。當然也有人不這麼認為,但畢竟少數,沒有什麼話語權。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在他們罵「廢物」時,他們後面也有人在罵他們「廢物」,那些人自然是四閣的太上長老和帝國的鎮國長老。

「廢物,廢物,這點常識都沒有。」說話最為直接的日炎閣太上長老馮高翔首先開口罵道,一手還指著前方的正在搖頭嘆息的幾個老者模樣的長老。

武者的世界里,可不能以外貌看年齡,馮高翔不管是實力還是身份還是年齡都有資格罵那幾個老者模樣的了。

「哼。」冷淡的吳星弘只是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鎮國長老趙毅極具威嚴的看著。

玄冰閣的清冷女子徐紫君只是冷眼相看。

倒是金翎閣的林開,這時開口回應道:「其實這也怪不得他們,畢竟這些年來,我們帝國一直就只是萬古情域墊底的小國,武者的層次都不夠高。我們不也是達到化神境才了解這些事的嗎?」

人們都說,金翎閣的林開最為善解人意、明白事理,因此,很多時候這幾人聚在一起,總要靠他來緩和場面。不然,在這幾人根本湊不到一塊兒去,因為這裡只有馮高翔愛說,而其他人幾乎都不愛開口,特別是吳星弘和徐紫君。而趙毅總是不自覺的帶著高高在上的皇威,很難和其他人說得開。更重要的是,他們看起來和和氣氣的,但是卻都是競爭的對手(趙毅除外),他們所在的四閣可都在努力超脫四閣層次,成為落霞一霸的。

「呵,那以後可得多多教教,免得在外面的丟人現眼。」馮高翔說著眼睛瞟了瞟別處,淡淡的說道,「其他國家的傢伙也都來了,或許他們現在正在笑話著呢。」

其他四人也輕輕瞟了一眼,唯有趙毅作為代表開口說話:「今日殭屍事變,或許傳說將會真的實現,目前主要應該施展龍華大陣鎮壓殭屍。」

他的聲音輕輕向四周散發出去,聲音極為低,但是化神境強者卻是聽得清的。

「呵……」「哼……」「嘿嘿……」

幾聲回應從四面八方傳來,這說明這裡確實聚集了附近各國是化神境強者,混沌山脈殭屍的傳說實在太久遠了,但是能夠了解到的人在知道傳說可能為真時,他們才是最害怕的。就像陸青冥,就像這各門各派的太上長老。

「趙小兒,是你們不要亂來才對,你看看,這些胡亂逃跑的都是誰的人?」一個譏諷的聲音傳來,貌似與趙毅早就相識,想要殺殺趙毅的銳氣。

但是,趙毅卻不是普通人,皇帝出身,一身素質修為已然極高,對於這人的挑釁,他絲毫沒有動容,也沒有怒氣的出現,始終一片平和,只是淡淡的說道:「不知道是誰來到這裡還要躲躲藏藏的,連我們都不敢出來見了。」

(看到點擊量,我也是醉了,求支持啊!我真的沒有求過什麼要鮮花、貴賓的,我只求支持,只求宣傳一下小說啊。) 「哼,你們還不是一樣躲在暗處。」那個聲音說完后就徹底沒聲音了,真的潛藏起來不想出來見人。

趙毅也沒有理會他們,只是繼續說道:「現在我們即將開啟施展龍華大陣,需要你們一起配合,待我們展開大陣之時,你們就將真元注入陣眼,需要用全力,我可不希望因為沒有儘力而導致大陣開啟失敗。」

趙毅一開口就有人回應了,但是不多,只有寥寥一兩人,他們都是直接答應盡全力協助的,想來那都是些性格較為正直的人。而其他人,毫無疑問,此刻都在考慮其中利益得失。

其中有一個真正的妄想,竟然開口這樣說道:「你們四閣的勢力不過在落霞這種地方稱霸而已,也想要三十三國各大勢力的強者配合。龍華大陣在你們手中不過是lang費,只有交到我們手上,才能發揮他們應有的威力,那時,我們必定會全力施為。」

果然,他這話一說出來,趙毅五人只留給他冷冷的一笑,特別是馮高翔,直接就開口罵道:「放你娘的狗屁,龍華大陣保存在落霞四閣乃是先輩的安排,憑你也要忤逆先輩的聖明?」

「話不能這麼說,我等自然不敢違逆先輩聖明。但是,」那些沒有開口答應配合的絕大部分都在打著這樣的主意,因此,他們當然會幫著那個提出妄言的人,「先輩將龍華大陣交給你們乃是為了對付殭屍,可是你們卻仗著此陣打壓落霞的各大勢力,稱霸多年。如此,可就違背了先輩本願了。既然你們四閣已經忘了龍華大陣的真正意義所在,那麼,也就不能再這樣獨自掌握著龍華大陣的陣法了。」

「四閣憑的是本身的底蘊,更是大勢所趨,我落霞皇室都沒說什麼,又豈容你說話?」趙毅冷冷回應一聲,之後便不願在理會他們,直接繼續說明龍華大陣施展的事宜。

「哼……」見趙毅以堅定的沉默對待,那些人也不在說什麼,什麼分享陣法的,都不過是為了沒事找事而已,這麼多年,都沒人敢直接與四閣對抗,害怕的就是四閣聯手展開的龍華大陣,若是龍華大陣被其他是里得到,那麼也就可以著四閣完了。四閣一旦沒了,外面的勢力侵入落霞,整個落霞也都沒了。

如此後果,四閣不會願意看到,皇室的趙毅更加不願看到。如此,他們又怎會傻到將龍華大陣陣法說出去?

感受到大陣傳來的壓力,趙毅五人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這種情況極為不好,這說明殭屍王的蘇醒漸漸趨向完成了,若是不快些施展將大陣完全施展,將會沒有機會封住殭屍王。

看了看還在屍氣範圍內爭先恐後逃跑卻擠成一堆的武者們,趙毅咬了咬牙,語氣沉重的說道:「開始龍華大陣的封禁,其他人……犧牲。」

最後兩個字說得是那麼小聲,他實在不願意承認,這話是自己說出來的。這些武者再怎麼樣也都是落霞帝國的勢力,屬於落霞的勢力,是落霞對抗外來勢力的主力軍之一。可是此刻卻在這裡犧牲掉,這等於是在落霞帝國手臂上挖肉,很痛的,而且還會損失戰力。

因為趙毅說出這話時心緒不是很穩定,因此,這話完全傳了出去,不僅正在準備龍華大陣的四閣長老。還有裡面正在逃跑的武者,都聽到了。

「什麼?」那些武者頓時清醒過來,但是卻更加恐慌了,一個個憤怒的大罵著,「可惡,那些四閣的傢伙要讓我們和殭屍陪葬,混蛋狗娘養的。」

而那些長老卻是有著欣喜還有這不解,喜的是太上長老來了,現在對付殭屍的事就更有把握了,不解的是,現在分明還沒有什麼大的情況,為什麼要急著將這裡封印?但是,終究太上長老的命令不能違抗,更何況說話的那個是鎮國長老,他們最終還是選擇了放棄屍氣中的人的生命。

而這個決定卻讓那些外來勢力心生笑意,紛紛幸災樂禍起來。

泥潭是深度不有多深,反正陸青冥是感覺自己一直在往下掉,似乎沒有盡頭一般。可是,讓他感到奇怪的是,深處泥潭之中,竟然還能呼吸,而沒有因此而窒息死亡。這似乎不合道理。

終於,隨著一道亮光刺過眼皮,陸青冥感覺身體一輕,隨後便落到平地上了。

「陷入泥潭,最終竟然會落到平地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陸青冥不能直接睜開眼睛,因此根本不知道自己現在具體落在了哪裡,只感覺到身下是平坦的土地。

待眼睛適應光明,陸青冥才終於緩緩睜開雙眼。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片山清水秀,哪裡有半點屍氣橫溢的樣子。雖然從一開始就感覺這的氣息比較自然,但是沒想到竟然真的脫離了那片屍氣區域。

「竟然真的沒事,只是不知道究竟是怎麼逃離的,那個泥潭一樣的感覺的地方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陸青冥心中充滿疑惑,抬頭看向天空,也沒看出有什麼特別之處。難不成那泥潭一樣的感覺還能是天空的白雲帶來的嗎?

不過,既然已經逃出來,那麼過程怎麼樣就沒有關係,陸青冥倒也沒想要深究什麼。再次看了看四周,可以肯定,這裡不是像混沌山脈那樣子到處是妖獸的危險的山脈,在這裡最多也就是有一些野獸,妖獸是不會有的。

既然這裡這麼安全,陸青冥也就放下心來了,至於殭屍的事,實在不該由自己管,自己還沒有那個能耐,況且自己與這件事有了一個因果,那麼自己就絕對逃不出這件事的。既然都逃不出這件事了,那又要擔心什麼,不如在這裡休息一下好。

剛要躺下,去忽然感覺懷中有東西,這才想起之前那個小鼎可是落到了自己懷中。

小鼎質量不算重,也不輕,和普通的小鼎一般,看不出有什麼特別之處。可是有能力鎮壓殭屍王的,怎會是凡物?或許會是傳說中的乾坤鼎也說不定。但是,這是不可能的,和殭屍王放在一起就說明它也在龍華大陣的屍氣區域內放了上萬年,而乾坤鼎最後一次出現是在七千年前。因此,這鼎怎麼可能是乾坤鼎。

這就是為什麼陸青冥還是弄不懂這東西究竟是什麼來頭的緣故。

「不過,這東西倒是挺像葯鼎的,倒是勉強可以暫時作為葯鼎用。」陸青冥看不處小鼎作用,自然也就隨便給它找了個功用安上去。

(額啊……可惡,難道我的書就沒有什麼忠實的讀者嗎?難道我以後要經常在章尾說話嗎?求宣傳啊,在qq空間、群或是微博、貼吧。都給我宣傳宣傳吧。我不求鮮花還是貴賓票,但是這一點要求還是求各位幫忙實現啊。) 融合青冥殘魂可不是隨便的融合殘魂的靈魂力量,更是從殘魂中獲取了一些東西,比如,青冥的部分傳承——因為是殘魂的緣故,所帶有的傳承確實不多,但是卻有一項極有用的煉丹術。

凝火訣陸青冥早就已經了解到了,再加上青冥傳承的煉丹術,他算是已經具備了成為煉丹天師的條件了。他已經決定了,等一下就先去看看有什麼懸賞任務,先去賺點資本,然後才能買藥材練習煉丹術。學習煉丹或是煉器,都是一個燒錢的過程,沒有強大的資本是永遠也不能成功的——儘管那個人天賦很高。

關於青冥傳承,陸青冥早在完全融合殘魂時就已經得到了。之前之所以不馬上練習,乃是因為那時一直沒空,而且在大日七城內藥材雖多,但是沒有人敢和陸青冥接觸,自然也沒有人敢賣東西給陸青冥。至於百草堂,陸青冥是不會去的。

如今,雖然與蕭正的四年之約即將到來,但是,憑陸青冥目前的修為,在短時間內是不可能有什麼大的進步的。正好,這一段時間就可以用學習煉丹術了,而且,很多丹藥都是能直接或間接地幫助人提升修為的,如果能煉製成功,陸青冥的修為一樣可以提升上去。

擺弄了一下小鼎,看不出小鼎除了質地堅硬外還有其他什麼特別的地方,陸青冥才將小鼎收了起來,準備起身離開。既然自己能夠到這裡來,也就代表著那個血袍人也可能到這裡來,如果被他發現了,那可就不妙了。

「從地理上看,這裡應該是閉月山脈西面的山林。」陸青冥一面看著附近的景物,同時在心中做出判斷,以便尋找到一條正確的路徑,「那麼,向東應該是混沌山脈,向西便是東部的大城市萬化城了。最近武者們都到屍氣區域,懸賞任務應該不會被搶光才對。可以去看看。」

打定主意,陸青冥便立即動身往萬化城走了。

大日七城,這裡,青龍團的毀滅並沒有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什麼巨大的變化,一切還是如同往常一般。大街上,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女出現的,她生得並不算美麗,只有著平凡少女的容貌,但是,渾身的氣息還是吸引了許多目光。

她的氣息,可以說在目前的大日七城明面屬於最強大的存在,就是諸葛豐也遠不如她。只是,不知道這個少女從哪裡來,為何到這裡來,莫非是落難而來?

不是,她對於這裡的一切都不是很感興趣,直接就抓住一個路人問道:「你,說說,關於陸青冥,也就是陸青羽的一切。」

這個路人明顯被少女問得一愣,更是對自己被她抓過來很是不忿,當即就要發怒。可是,最終,他還是屈服於力量與金錢之下,老老實實的說出了自己所了解的關於陸青冥的一切。

待路人說到陸青冥歸來后滅絕青龍團,少女就直接迅速離開了,走得極快,但是,卻帶著怒氣,空氣中能夠聽到她淡淡的聲音:「師兄說的果然是真的,陸青冥,陸青羽,你這個狠毒的傢伙。」

路人愣愣的看著少女遠去的背影,無奈的喃喃自語:「也不先等我說完就跑了,其實這個青龍團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而且聽說當年魔鬼劍客的事都是一個謊言來著。」

但是,少女是註定聽不到這些的,也註定陸青冥是要被這個少女冤枉的。

萬化城是落霞帝國東部的一個大城市,這裡往來著大批的武者,宗門弟子出門歷練也有很多到這裡來了。這裡的一切經營都是關於武道的,草藥鋪、武器鋪、丹藥鋪、拍賣場等等都有一大堆。很多外面買不到的東西,在這裡都能買到,當然,價格是不會低的。而這些外面買不到的東西也包括地靈金,在這裡只要你有足夠的錢財,你可買到大量的地靈金。

但是,也正因為這裡的功能多,人流量巨大,因此出入城都需要上繳十兩黃金。這樣的收費是很恐怖的,十兩黃金,普通人家可以吃上半年了。可是,這對於武者來說卻不算什麼,他們做一次懸賞任務或是獵殺一頭妖獸就能夠賺足無數次進出城的資金了。

十兩黃金,對於陸青冥來說也不算什麼,在他眼裡黃金什麼的都沒有什麼用。又不能像靈金一樣看而已用來修鍊用,要來做什麼。所以,陸青冥毫無所謂的就將黃金扔給受城門的士兵,直接入城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