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當心。」

蓋十八有點擔心,暗暗握緊了拳頭。

蓋十六眯了眯眼,沉道:「不管怎樣,一定要毀了蓋天的神像,要不然,我們這一脈再無翻身之日。」

蓋十八眼中閃過了一抹殺意,凝重道:「爺爺,如果實在不行,你也別勉強。」

「放心,我心中自有分寸。」

蓋十六點了點頭,整個身子化為一道血影,朝神道殿沖了過去。

望著蓋十六略顯佝僂的身軀,蓋十八的眼睛有點模糊了。

在蓋十六走了之後,蓋十八將一件血袍套在了身上。

一轉身,整個身子消失在了神靈山。

咚,咚!

佛鐘響起,傳遍了整個神道宗。

再看神道殿,早已塌陷,但卻有著一尊神像盤腿坐在當中。

那神像容貌模糊,身披一件紫色袈裟,額間篆刻著一道『卍』字金印。

「放肆!」

那神像通體如金,冷喝道:「膽敢來我神道宗造次。」

咔嚓!

神像表層的石衣散落了一地,映入眼帘的是一尊金身。

那金身可是用玄金煉製的,更是在上面篆刻了靈陣圖。

之後又用石衣將其封印,為的就是不讓金身的神性散去。

「死!」

那金身腦後凝練出了一道神輪,他伸手抓向了那條黑鱗蛟。

吼!

黑鱗蛟眼中流露出了一抹忌憚,有點不甘的掙扎了起來。

「哼,孽畜,還不醒來。」

蓋天聲音冷漠,哼道:「信佛祖,得永生。」

那蓋天就像神棍一樣,將掌心貼到了黑鱗蛟的額間。

只聽『嘭』的一聲,卻見一道金色『卍』字金印,融進了黑鱗蛟的體內。

「普渡佛光!」

藍俊采驚顫道:「這蓋天果然厲害。」

吼!

突然,那頭黑鱗蛟像是覺悟了一樣,匍匐在了蓋天身邊。

此時的黑鱗蛟,就像丟了魂一樣,獃獃的凝視著空中。

「受死吧!」

正在這時,一道血影落下,他劍法刁鑽、毒辣,劍鋒直刺蓋天的金身。

那血影的速度極快,不等百里澤眨眼,卻見他已經消失在了空中。

這劍氣?

百里澤閉眼回憶了一下,總覺得在哪裡見到過。

「難道蓋十六就是巫教聖子?」

百里澤心下揣測道。

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可能。

蓋十六都一把年紀了,幾乎從來沒有離開過神道宗。

從藍俊采口中得知,蓋十六就是一個修鍊瘋子。

多年來,蓋十六從來沒有間斷過。

當年蓋天為了斬斷七情六慾,不惜屠殺了蓋十六那一脈。

為的就是點燃神火。

說起來,這蓋天就是一個六親不認的牲口。

「哼,紅毛小兒,竟敢襲殺你家老祖,該死。」

蓋天金身哼了一聲,他隔空一掌拍去,直接將藏匿在虛空的蓋十六給震了出來。

蓋十六哼了一聲,他手中血劍一轉,衍化出了上百道劍影,齊齊刺向了蓋天的金身。

只要毀了蓋天的金身,絕對可以將他重創。

「蓋天,你為了一己私慾,竟然不惜屠殺了我蓋氏嫡系一脈。」

蓋十六渾身爆射著血芒,尤其是他的雙眼,就像魔瞳一樣恐怖。

咔嚓!

可能是用力過猛的原因,蓋十六的皮膚開始了龜裂。

噝!

看著如此拚命的蓋十六,百里澤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

「螻蟻!」

蓋天隨手一揮,便見那頭黑鱗蛟朝蓋十六撲殺了過去。

「縱使螻蟻又如何,照樣能殺了你。」

蓋十六一伸手,便將黑鱗蛟抓到了跟前。

「爆!」

蓋十六一用力,便將那頭黑鱗蛟給吞噬了。

不多時,蓋十六的身上凝練出了一層黑色鱗片。

那黑色鱗片正是黑鱗蛟的龍鱗。

「這是……這是什麼神通?」

魔六祖徹底的懵了,驚顫道:「我怎麼沒有見蓋十六施展過?」

詭異,十分詭異!

蓋十六還真是厲害,也不知道修鍊了什麼玄功。

只不過是吞噬了黑鱗蛟的血魂,就凝練出了黑色龍鱗。

「神血勁?」

藍俊采臉色一顫,驚呼道:「沒想到蓋十六竟然修鍊了神血勁。」

神血勁,它可以融煉一切氣勁。

對於修鍊神血勁的修士來說,只要吞噬掉對方的血魂,就可以催生出對方部分能力。

比如說黑鱗蛟的防禦力,那就是有神血勁催生出來的。

「邪帝呀,沒想到蓋十六竟然修鍊了神血大帝的神通。」

魔六祖嚇得臉色煞白,顫聲道:「這蓋十六隱藏的很深呀。」

「神血大帝!」

藍俊采蹙眉道:「蓋十六應該去過『日月血潭』。」

日月血潭?

百里澤心下一緊,難道……蓋十六還真是巫教聖子?

又或者是……蓋十八?

蓋十六右手一捏,便將那頭黑鱗蛟給捏爆了。

「既然你入魔了,那麼就留不得你了。」

蓋天金身口中念著經文,便見一條有『卍』字元文凝練而成的神鏈,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那神鏈似乎可以無限延伸,就像金蛇一樣,朝蓋十六撲殺了過去。

啪!

一聲炸響,便見蓋十六身上的黑色龍鱗被震掉了大半。

唰,唰!

正在這時,幾十道身影從後山方向衝殺了過來。

一眾神道宗長老可謂是節節敗退,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投降不殺!」

這時,一柄重劍落下,直接攔住了那些長老的去路。

僅此一劍,直接將他們心中僅存的僥倖給碾碎了。

「是巫玄皇,巫教第六副教主!」

百里澤暗自戒備了起來,心顫道。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

藍俊采渾身爆射著藍光,冷道:「薇兒,等到末代混沌劍神隕落,整個神靈山都會被一股神威壓制。」

「到那時,你便跟著百里澤下山吧。」

藍俊采沉道。

海薇兒鼓著腮子,幾乎用哀求的語氣說道:「外公,不如你跟我們一起走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