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黑,又長的黑……”張元一在心裏默默地叨咕着,張元一調動了記憶庫裏的記憶,眼睛突然亮了起來,這傢伙不會是……那小子也是擅長短線,難道是他?

一會看看,張元一心裏想着,沒來由的一陣興奮。

“不過,老弟,你可別喊他黑人,他會揍你,上次我們有個員工,長得像個小白臉似的,當着女同事的面,叫他黑人黑人的,直接被他攆出辦公室,不過大傢俬下還是叫他黑人”

小麥說完嘿嘿一笑。

“就是性子直了點,有點傲,沒啥毛病,但的確有才,最近推了五個股票,就今天這個三二重工目前不大好”

魏大剛拿出一包煙,給張元一、胖子小麥各一根,自己也點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一個菸圈,說道。

“最近推了五個股票?”張元一和胖子又對視了一眼,他心中更確定,這個黑人就是網絡上的“漲停板。”

“他是不是在股吧裏有個ID叫漲停板?”胖子忍不住問道。

“對, 對,就是他”魏大剛眼睛也亮了一下。

“艹……原來股神在我們營業部啊?在哪我去見見,股神啦,我要去膜拜一下”胖子一臉的興奮。

“額……”張元一一頭黑線的看着胖子袁成,那意思是“你丫不會是個崇拜狂吧”

“咱們中午一起吃個飯,到時把黑人叫上,雖然這傢伙脾氣比較直,但還對我胃口”魏大剛笑了笑,說道,然後把菸蒂摁在菸灰缸裏。

“那好,我也見見這牛逼人”張元一忍住心中現在就想看看黑人的衝動。

“對了,老弟,你剛纔不是說有什麼事情要和我說嗎?”

“魏哥,你不提我還差點忘了”張元一放下手中的杯子,微微一笑。

“是這樣,能不能把貴賓室改造成一個盤室?”張元一看着魏大剛和小麥,淡淡地說道。

“這個啊……”魏大剛面露難色,“這個要向總部申請,不一定能成,畢竟咱們不是私募”

“我也是這麼一說,如果不行,我就臨近租個房子”

“租房子?那你還不如買,這一片房租現在也不便宜,如果買了說不定還能升值”

胖子突然建議道,胖子因爲前段時間準備買房子,對房事瞭解的多一些。

“這倒也是”張元一也想起了前世那場轟轟烈烈的長達十多年的地產瘋狂。

“你要說買,我這倒有個房源,是我一親戚,好房子,剛買的兩年多的兩層半的一別墅,上下八個房間,廚衛俱全,大廳也寬敞,四周還有一小院圍着,別墅前面還有一遊泳池。那個小區挺不錯的,綠化很好,那房子就在河邊”魏大剛想起了一近親的房子,最近正準備出手,前幾天還問他要不要買。

“那在什麼位置?”張元一也被魏大剛說的有點心動。

“不遠,不遠,就在黃江旁邊”

魏大剛連忙說道:“要不中午吃完飯領你去看看,我現在是缺錢,不然我都買了,人家全家移民國外,急賣,售價才500萬,不過要全款。”

“哦?才500萬?”張元一眼睛亮了,心想這麼便宜,這要放十年後,就這個地段的別墅起碼一個億一套。

“那吃完飯,魏哥你就領我去看看。”張元一不動聲色,淡淡地笑了笑,又端起了茶杯。

“那好,我先給我那親戚打個電話,11月初他們就出國。”

說着,魏大剛打了一個電話。

“搞定,說好了時間,一點去看下房,說好了時間。”魏大剛笑道。

正在這時,就聽見外面有一頓吵吵聲。

“小麥,去看看怎麼回事?”魏大剛面露厭色,吩咐道。

麥斐出去了一會,又回來了,吵吵聲還在繼續。

“魏總,你還是出去看看吧,拉不住,黑人又要揍趙雲飛”

“額……”魏大剛一陣苦逼,心想,這個惹事的傢伙,就不能忍點脾氣?

張元一幾個跟在魏大剛後面,一起走出總經理辦公室,這時候辦公區過道已經有一些員工,甚至一些大戶室也有人走了出來看熱鬧。

就見一個虎背熊腰的穿着白襯衫的約莫着身高在185左右的公司員工,正背對着張元一他們,朝前面一個臉色被氣的蒼白的員工比劃着:

“你丫,你能耐,你咋不上天呢?哦,三二重工跌了那麼一點點,你就說我推薦失敗,今天不還沒收盤嗎?即使收盤跌了,輪到你丫在這冷嘲熱諷?前幾隻股票推薦的漲停,咋不見你過來恭喜呢,你丫就是一個落井下石的貨!”

“你丫再冷嘲熱諷,信不信我把你從窗戶扔出去!”

“你……你……”對面那個長着一張俊臉的公司員工,這時候見魏大剛和麥斐他們過來,更是說不出話來,臉色又由白變紅。

“黑天佑,趙雲飛,別吵吵了,像什麼話,上班時間吵吵什麼?”魏大剛上前衝兩人一陣獅子吼。

“我擦……”張元一看魏大剛這小暴脾氣是說上來就上來啊。

“額……”前面那大個一轉身,一張大黑臉扭了過來,立馬愣住了。

“嗯,態度不錯”魏大剛很欣慰,他一發話,這大個就不說話了。

馬上他就發現不對,這傢伙的眼神怎麼好像越過了自己的頭頂呢,還冒光?我艹,這是發現獵物的神情啊,有美女?

魏大剛一轉身,正想看看咋回事,就見張元一在自己身後猛地一聲喊了出來:

“小黑!”

而且語氣中還帶了興奮。

胖子也一下子愣住了,也是一臉懵逼地看着張元一,心想,一哥,你特麼這是要拉仇恨嘛?

“壞了,滾犢子了,讓這傢伙別喊黑人黑人,黑人是沒喊,怎麼還喊小黑呢?我操……不會打起來吧”

魏大剛一臉的無語,轉身正好看到小麥也遞了眼神過來,也是明顯的無助,那意思是我剛纔已經提醒了啊。 公司的其他員工,也是同情的看着張元一,心想,這哥們從哪出來的呀,這下該倒黴了,“小黑?”……咋感覺你在呼喚汪星人啊。

剛纔那個小白臉趙雲飛也有點幸災樂禍地看着張元一,心想“傻逼了吧”,好像現在這事情已經和他沒了關係。

魏大剛朝趙雲飛一瞪眼,做好了隨時準備拉架的準備,一轉臉,卻感覺有點懵。

這黑大個,咋齜牙呢,這是要咬人還是咋的,尼瑪,就牙白,配上這麼一張大黑臉。

哎……不對,這傢伙好像在笑,而且還是恨不得把嘴巴咧到耳朵根的那種笑!

“我擦……不會癔症了吧,別人叫你黑人你要和人家拼命,張元一叫你小黑,你丫這是什麼表情?”

讓衆人更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

“哎呀,我可找到你了,想死我了,哥”

就見大塊頭黑天佑一個箭步躥了上來,差點沒把魏大剛給絆倒,上來就給張元一一個大大的擁抱,張元一也用手拍了拍大塊頭的後背。

“這兩人……不會有啥基情吧”有人在旁邊悄悄議論,特別是幾個年輕漂亮的女職員,本來看到張元一從總經理辦公室走出來,都眼睛一亮,“帥哥!”,現在一看這個場景,不禁在心裏嘆息起來,不會是搞基的吧,可惜了。

黑天佑耳朵挺好,聽到周邊的議論,臉一紅,放開了張元一,然後朝周圍的議論一瞪眼,那意思是“你才搞基呢,你特麼全家都搞基!老子是正經男人!”

“兄弟,好久沒見,你怎麼回川海了?不是聽說你在外地找工作嗎?”

黑天佑,以前小張元一的發小,穿開襠褲的時候就玩在一起,即使張元一十二歲隨爺爺搬到川海另外一個區,兩個人暑假也經常玩在一起,因爲比張元一小那麼兩個月,自小喊張元一哥,黑天佑長的是五大三粗,比張元一還稍微高那麼一點點。

俗話說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但這傢伙四肢發達,頭腦也很發達,對於股市癡迷,特別擅長短線!這和張元一的風格截然不同。

“一言難盡啊,兄弟,回來找你,沒想到你丫手機關機了兩個多月啊,我就隨便找個工作,等你回來”

聽到這,魏大剛一臉黑線,尼瑪,你當我這是個菜市場嗎,老子進人要求很高的好不好?

其他人也是聽的一臉黑線,特別是趙雲飛臉都快綠了,尼瑪,我進來我還經過N輪面試,老爸還請這個魏大剛吃了一頓飯,你特麼的隨便找,就進來了?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額……”張元一也是不知道說啥好了,這兄弟說話,特麼的太容易得罪人了。

“對,剛纔是怎麼回事?”張元一看了一眼對面的趙雲飛,問道。

“我艹……那個小白臉剛纔……”

黑天佑把剛纔發生的事情簡單訴說了一遍,張元一和胖子都朝趙雲飛投去不屑的眼神。

站在一邊的魏大剛也聽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和剛纔猜測的差不多,又是趙雲飛主動惹事,又瞪了趙雲飛一眼。

然後朝周圍說道:“散了散了吧,上班時間不知道啊,都給我回去工作,工作都做完了嗎?”

幾個新進的年輕女職工連忙回了辦公室,還沒轉正呢,不能給老總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

趙雲飛又吃了個癟,也灰溜溜地回了辦公室。

張元一把胖子和黑天佑相互做了介紹,

“胖子,這是天佑”

“黑仔,這是袁成”

“大家都是兄弟!”張元一說道。

胖子和黑天佑傻呵呵地相視一笑,胖子和黑天佑都把對方看成是自己人,黑天佑嘿嘿一笑道:

“胖子,你以後就和咱哥一樣喊我黑仔就好了”

“你就叫我胖子好了”

兩人又是哈哈一笑。

張元一、胖子和黑天佑加上麥斐跟着魏大剛又回到了總經理辦公室。

“我艹……”魏大剛坐在寬大的辦公椅上後隨意看了一下盤面,因爲剛纔小麥說三二重工,還離開茶几去電腦上看了一眼,電腦交易軟件上依然是三二重工的界面。

“牛!”魏大剛不由得朝黑天佑伸出大拇指。

剛纔離開辦公室前,三二重工還是下跌三個點左右,現在又漲到了三個點。

“這個個股就是博個短線,得快進快出,我判斷明天之後可能就有短線急跌了”

張元一笑着看着這個小時候的小跟班,點點頭,他也認爲今天這個三二重工明顯的誘多行情。

“哥,你現在做股票做的怎麼樣?”黑天佑並不知道張元一重生之後的變化,以前在黑天佑看來,儘管張元一在某些方面很優秀,但做股票就是菜鳥!

的確,從做股票這方面來說,以前的小張元一還真沒有黑天佑的天賦,張元一曾經股票賬戶的虧損,他聽張元一提過,還發過牢騷。

“最近還可以”張元一微微一笑,他沒有深說什麼,畢竟這是在魏大剛的辦公室,有些事情還是不說的好。

胖子剛想說什麼,被張元一用眼神制止住了,看了看麥斐和魏大剛,胖子也忍住了。

中午幾個人一起外出吃了一頓便飯,因爲下午還要上班,幾個人都沒喝酒,喝了點茶水,就當“以茶代酒”了,氣氛也是頗爲融洽。

吃過飯,當魏大剛開車把幾個人一同帶到黃江邊上的別墅區,來到說的那棟別墅面前的時候,張元一一眼就相中了。

臨江而立,宛如玉帶爲腰,好風水!

魏大剛的親戚客氣的迎了出來,“家裏做,家裏做,王媽,泡茶!”

“元一老弟,這是我親戚,魏叔”

“魏叔,這是張元一張老弟,就是他要看看您這棟房子”

在魏大剛介紹完後,張元一客氣地喊道:“魏叔好,來看看房子”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