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司命一聽,從儲物戒里,取出了天命鏡。

他也猜測到了這一次的都天會晤,必定和都天血印有關,所以天命鏡也隨身攜帶著了。

八荒神器之一的天命鏡,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在天命鏡出現的一剎那,雲笙微微變了臉色。

她的獸語戒內,那幾件八荒神器,都很安靜,沒有任何異動。

八荒神器之一出現,會引起其他神器共鳴的事,還是啵啵羊告訴雲笙的。

但若是神器被存放在魔法禁制或者是特製的儲物介質里,可以防止感應。

但是天命鏡已經拿了出來,卻沒有引來一絲共鳴,難道說是因為天命鏡已經損毀,所以無法引起共鳴,還是說這面天命鏡……

除了雲笙外,其餘幾人都已經圍了上去,對著那一面八荒神鏡嘖嘖稱奇著。

看上去,這面鏡子沒什麼特別,它呈橢圓形,足有半人多高,和一般的銅鏡一樣,只是人站在它的面前,不會像其他影子那樣,顯露出人的鏡像來。

長司命所謂的損毀,指得是鏡面上,一條貫穿鏡面的裂痕。

精靈部落的煉器大師,已經進來了,他向著眾人行禮之後,走上前去,查看起了天命鏡上的裂縫。 江楓不是狄閣老,自然沒有辦法成爲他那樣的神探。

說一句,元芳,你怎麼看。

身邊的侯衛統領從程處默換成了秦懷道,其實就是這些武將想要讓自己的兒子們和大唐國師聯絡一下感情。

所以和這些年輕後生相處,自然不會是那種能一句,懷道,你怎麼看?

就能夠開始分析大局,就能夠成爲一代神探。

再加上秦懷道本就有一些木訥,少言寡語之人,對於大局根本就不會像是元芳那本,還能和狄閣老分析一番。

江楓完全就是靠着自己的系統,直接就橫推一切了。

畢竟咱有系統,不用白不用,有了一個靠山,何須自己動手和動腦!

躺着就把事情辦了,不好嗎?

郝大郎別侯衛帶着去了軍營,換上了上等鎖子甲,成爲了一個百戶將軍。

手底下有着一百號人,都是侯衛中的步兵。

這多少讓侯衛中的一些人羨慕,畢竟此人就是在工匠動亂的時候,出手鎮壓,就能夠成爲一個百戶。

他們可是要拼死拼活,才能夠在戰場上獲取軍功,活着回來,纔有可能成爲百戶。

之後則是仟伍長,再然後是校尉等等。

而郝大郎在軍營之中,卻着急上火,一時間心慌意亂,猶如陷進了無邊地獄。

他在擔心還有幾位隱藏在工匠之中的同夥兒,直接把他供出來了。

也擔心,國師其實什麼都已經知道了。

他很想要把自己的情況傳出去,等待上面的人傳達指令,也很想找一個人商議一下。

可惜,在這軍營之中只有他一個人。

身邊睡着的全都是敵人!

他連動都不敢動一下,更別說感動了。

等到第二天一早,江楓直接帶着武侯衛以及自己的親衛去了襄州。

在襄州靠近秦嶺之地,有一個山城,都城並不是很大。

本是一個小渡口,後來發展成爲一個小都城,叫做津縣,地處大河之南。

而在靠近津縣之地,有一個山村,以監控來看,應該是新建造起來的。

江楓沒有直撲過去,因爲對方肯定還在盯着他。

所以便來了一個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這個郝大郎便是他的一個誘餌,放出去誘惑別人的。

至於真正去津縣的人,只有他和天策軍的戰士。

郝大郎總算是在行軍之中,見到了接頭的人,他也不敢表現的太明顯。

畢竟左右都是敵人,而國師還正在後方跟着。

他作爲先鋒部隊,跟着先鋒將軍秦懷道一起,可不敢隨意離開大軍,更不敢傳遞什麼消息。

但是最起碼,見到了接頭的人,這心中也就放心了一些。

大軍是朝着漢中之地行進,一路出了關,進了蜀道。

途中有人想要確定大唐國師是否在行軍之中,安排人進行了一場刺殺。

可惜,面對強大的武侯衛和國師親衛。

他們連國師的面都沒有見到,行刺的人全部被殺,沒有一個人能夠活着回去報信。

而郝大郎,則是在準備逃跑中,直接被秦懷道叫住了。

頓時失去了機會,也不敢逃跑。

這一支大軍到了漢中之後,則是轉道去了一個小縣城,似乎要找什麼人。

這裏的確是一個小據點。

是用來長安聯絡益州的,在他們得到國師帶着人前來的時候,已經跑掉了。

秦懷道等人並沒有找到賊人,撲了一個空。

郝大郎見到空落落的院子,這才鬆了一口氣,真要是被抓住,不僅僅是這裏的同夥兒,他自己都要遭殃。

然而,卻冷不防,一把陌,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已經失去了作用,陛下下令,凡是參與這一次謀刺的賊人,都要死。

所以就留你不得!”

秦懷道右手一拉,一道血柱噴出。

暗中觀察的探子,見此就知道事情已經可能白露了,急忙離開了街角,去通風報信。

秦懷道直接去了縣衙,等着早已經佈下的斥候消息。

對於跟蹤和打探消息,這些斥候可是經過了李衛公的訓練,手段高明的很。

等了好一會兒,果然得到了消息。

這才立即帶着人撲過去。

……

另一邊,宇文士及一個人坐在雅廳之中,喝着青茶。

在他的面前是一盤棋。

黑白雙方殺的難解難分,但是以聖手來看,這黑棋竟然是一條龍。

而白棋則是一隻下山虎,雙方之間一場***。

最開始,幼龍被下山虎鎮壓,差一點兒就沒了命。

結果苟延殘喘保住了自己的爪子,後來慢慢成勢,爪子越來越強大。

到現在,龍已經鎮壓住了下山虎。

下完了一盤龍爭虎鬥,宇文士及還是覺得自己心思未能定下來。

便起身在書桌上寫着,東、郝、夜梟、雲縣、津縣、西鄉、益州等等。

卻又在有一些字詞上面,畫了一筆。

確定自己這個謀劃萬無一失之後,這才放下筆,揹着手來到了外面。

宇文士及現在也算是非常受到李二陛下的寵信,所以在這長安也算是一個新貴。

這些年隨着大唐的發展,朝堂上的很多大臣都賺到了錢財。

宇文士及也不例外,跟着吃了不少的紅利。

現在的宇文將軍府,擴建了不少,書房外面便是小觀園,過了小觀園,還有一處池塘。

雖然沒辦法和皇城相比,和國師府相比。

但是在這長安城內,這樣一座幾進幾齣的大宅院,也只有他極少部分的人能夠住得起。

就算是長孫無忌所居住的長孫府,都沒有宇文大將軍府廣闊和豪華。

宇文士及從前朝很早開始,便一直過着錦衣玉食的生活。

只不過後來,前朝出現了那樣的事情,宇文家的人又做了那等謀逆。

他才被牽連,以至於過了一段時間的苦日子。

現在又回到了以前。

還想着要更好!

這個中原之地本就是宇文家的,當年只是被楊家搶了去。

再後來,楊家守不住那個位子,被李家搶了去。

大哥宇文化及沒有實現的想法,他想要趁着自己還有機會,還有精力,來實現宇文家的輝煌。

而現在,他已經快要成功了。

只要是最強大的那個武器埋在了這長安城內,只需要很短時間,這裏都將會成爲一片廢墟。

仙人弟子又如何?

在那等強大的武器面前,也只有死路一條! 一刻鐘后,那名精靈煉器大師才有了結果。

「抱歉,這面鏡子上的裂痕,在下無能為力。」

聽罷,眾人都一臉的失望,據神風說,這位煉器大師,已經是仙居國內,數一數二的煉器名家了,連他都無法修復,那大陸上,恐怕再無其他人可以修復這面鏡子了。

雲笙望了一眼那面鏡子,她明白這位精靈大師的意思。

在她看來,這面鏡子的材料不算特殊,但是煉製用的火種要求特別了點。

恐怕這世間,也只有她一人,能夠利用精靈業火修復這面鏡子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