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你們說我們把靈石換成靈酒寄存到戰天的店鋪怎麼樣。倒時候我們只要到戰天的店鋪去取靈酒不就可以了嗎?”王明遠見到戰天提到靈酒靈光一閃,說道。

“這倒是個好主意。”白羊說道。他現在可是非常喜歡戰天的靈酒的。

“我同意。”一個高個鐵血小隊隊員說道。

“我也同意。”一個精瘦的鐵血小隊隊員說道。

“我同意。”….就這樣所有鐵血小隊成員都同意了。

“那這樣,我按照成本價供應你們靈酒。”戰天說道。

“那可不行。你這麼好的靈酒成本價給我們我們太佔你便宜了。只要你給我們售價基礎上打五折就可以了。”隊長說道。

“那那行啊。一折就可以了。”戰天說道。

“太虧你了,我再佔你點便宜。四折。不能在便宜了,這都佔你便宜了。”隊長說道。

“你們也別爭了。我看三折比較好。就這麼定了。”竇再江發話了。靈酒雖然利潤豐厚,但是約好的靈酒釀製時間是越長的。如果是成本價給他們,戰天肯定是要虧本的。如果是三折,就算是不掙錢,至少也不會賠錢。

“那就這樣吧。零售價三折,咱們也別再爭了,免得傷了和氣。”王明遠說道。

“那好吧。”戰天同意。心說,大不了給他們拿靈酒的時候吧品質說低一些,這樣就可以了。

“那這樣這些靈石就不用轉來轉去了。到時候戰天你多收購一些釀酒的材料,多釀製一些。”竇再江說道。

“我會的。”戰天說道。

然後大家又開始暢飲起來。

乓的一聲,戰天等人的貴賓室門被一腳踹開,一股明顯帶有敵意的金丹期的威壓籠罩在衆人的身上,讓衆人忍不住的要跪下。衆人趕緊運轉法力抵抗。王明遠也趕緊激活陣法抵擋。

“董長老,你這是何意?”一個聲音傳出來,另一股金丹期威壓抵住了籠罩在衆人身上的威壓,讓衆人得以喘息。

“哼,明明談妥條件,我也付出了代價,爲什麼我孫子修爲被廢卻沒有明說?是何道理?”董長老憤怒的說道。

“哦?你孫子修爲被廢了?是誰做的?”神祕金丹期修士問道。

“還不是那個戰天小兒。我孫子說他給他服用了化仙丹。那可是化仙丹啊,我孫兒幾十年的修爲就這樣被毀了,你們不給我一個交代,我誓不罷休。”說着董長老的威壓開始全力施展出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戰天,你隱瞞了給董天煌服用化仙丹的事嗎?”神祕金丹期修士問道,顯然有些不高興了。

“沒有。我給他服用的是隱仙丹,服用後可以迅速的掩蓋修爲,讓任何人都看不出來此人有多高的修爲。”戰天急忙回答。廢了人家修爲可是比殺了他還要惡毒百倍,這事可不是鬧着玩的。

“隱仙丹?那我孫子多久才能恢復修爲?那你說?”董長老說道。

“如果有靈酒給他喝一口就可以了。”戰天說道。

“什麼樣的靈酒?”董長老說道。

“當然是品質越好的靈酒越好了。靈酒一入體之後就會立刻引動他的靈力運轉,靈力一旦運轉起來就會立刻恢復。”戰天說道。

“要是騙我你等着….”董長老說完立刻離開了。

“你們啊,怎麼能把這件事給忘了呢?哼…”神祕修士顯然很是不滿。

“前輩,面對金丹期修士我們能夠說話就不錯了,哪能還面面俱到了啊?”戰天說道。

“是啊,前輩。這絕不是我們故意的。再說化仙丹是什麼層次的丹藥,我們怎麼能….”竇再江說不下去了,因爲他想到了鄭寶寶這個妖孽的煉丹師,興許她可以給戰天煉製出來。

“要是再多事,我就把你們趕出去,免得老是惹是生非。”說完金丹期威壓消失。

衆人鬆了一口氣,趕緊離開前往傳送陣。 一行十三人通過傳送陣回到瞭望仙城,然後坐着青牛獸車來到了身體的店鋪。

“催小影,我回來了。你過來一下。”戰天進到店鋪之後只看到催小影,於是叫她過來。

“什麼事啊?我的大老闆。”催小影故意一扭三擺的走過來。

“天啊。你要是這樣秦鑫那小子非得吃了我不可,你正經一點吧。”戰天笑道,然後指着後面的王明遠等人說道:“這位是翔龍城仙物閣掌櫃的王明遠,這位是仙物閣鐵血小隊隊長白羊,後面是他的隊員。一會你給他們每人一個三折優惠卡。”

“什麼!三折優惠卡?這….我馬上就去弄。”催小影先是大吃一驚,然後迅速恢復過來,答應一聲轉身去弄三折優惠卡。

“戰天,這好像與商量的不一樣啊?”王明遠說道。

“額?有什麼不一樣?”戰天假裝沒有明白。

“我們商量的是五百萬靈石以內的三折優惠,你這沒有限制是不是不妥啊?”王明遠不愧是當掌櫃的,立刻發現了戰天的用意。

“沒事。只要你們過來買酒我就有得賺。”戰天很不在意的說道。

“好了。這是十二張靈魂綁定的三折優惠卡。”催小影很快就拿出來十二張優惠卡,她沒有使用普通優惠卡製作,而是使用靈魂綁定優惠卡製作。顯然她怕有人得到後隨便使用。

“謝了。我們會自己記着的。”白羊說道,然後接過催小影遞過來的三折優惠卡分給小隊成員。大家都把三折優惠卡認主後收到儲物戒子裏面。

“我們是不是先弄上一些靈酒再走啊?”王明遠笑着說道。

“好啊,我帶你們到上面的倉庫區挑選。”說完戰天在前面領路,直接把大家帶到了五層倉庫。

“這裏面的靈力好濃郁啊!”進到倉庫裏面的十二人都發出一聲感嘆。

“戰天,這都是你弄得嗎?”竇再江問道。

“這裏面的聚靈陣我是改動了一下,但是我也沒有想到會效果這麼好。”戰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說實話他也有些吃驚。自己明明是把聚靈陣聚集起來的靈力送到補充聚靈陣裏面了,這裏應該沒有這麼濃郁的靈氣纔對啊。

“你也太謙虛了。”王明遠說道。其餘人也點頭。

“秦鑫~你過來一下。”戰天向裏面喊道。

“唉~聽到了。這就來。”裏面的秦鑫回話。不一會秦鑫就從裏面跑了出來。

“你回來啦。他們是…”秦鑫打過招呼後問道。

“他們是我的朋友,過來挑選靈酒的。”戰天對秦心說,然後又對大家說:“你們進到裏面後看中哪個就拿哪個。完事找催小影記賬就可以了。”衆人答應一聲之後都紛紛進到裏面挑選自己中意的靈酒了。

秦鑫看着十二人進去後才帶着疑惑問戰天道:“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這次幫我了一個大忙,解決了翔龍城散修聯盟董長老那件事,得到不少的靈石,本來打算分的,但是因爲他們都是仙物閣的人,怕突然有很多靈石惹人懷疑,所以就都存在我這裏買靈酒了。”戰天簡單解釋一些,然後問:“靈氣怎麼會這麼濃郁?”

“具體的我也不知道,應該是那些上品靈石被我收起來後纔出現的。對了,那些上品靈石我都放進你的修煉室了。”秦鑫說到。

“這樣啊。那靈酒的是究竟是怎麼回事?”戰天又問。

“靈酒同一批次的五層比四層的略微強一些,四層的比三層的略微強一些,三層的比二層的略微強一些。要是五層的靈酒和二層的靈酒比較那相差就很大了。足足相差一個層次。這個什麼時候纔有的我就不知道了。你要是不說我還真沒有注意到。”秦鑫頓了一下說道:“不過這些都應該是你改造完聚靈陣之後才發生的。”

“你怎麼這麼肯定呢?”戰天問道。

“因爲最近也有人說我們賣的靈酒比以前好喝多了。並且有時候同一批次年份的靈酒品質有差別。開始的時候我也沒有注意,直到你讓我查看的時候我纔想起來。後來和侯青他們一分析,也就都覺得應該是最近發生的,時間大概就是你改造完聚靈陣以後。”秦鑫說着拿出一個本子來交給戰天。“這是我記錄的一些常買靈酒的人的一些看法。你看一下。”

戰天接過本子仔細的看了起來。這裏都是常客對自己購買的靈酒的一些感受,還有秦鑫記錄他們所購買的靈酒種類。這雖然上面沒有標明靈酒是在哪個樓層,但是戰天通過秦鑫的一些記號也知道是那個樓層的。看完之後戰天對秦鑫說:“有時間把所有的靈酒都按照越早放到越高的樓層。等過一段時間你在好好比較一下。”

“我明白。”秦鑫說道。現在他們擺放靈酒是有些類是見縫插針,胡亂的有地方就放到裏面去以後統一批次釀製的肯定是要放到一起的,免得到時候口感不一樣。

“走,到裏面看他們都看中那些靈酒了。”戰天說完向倉庫裏面走去。

“你們都選了什麼靈酒了?”戰天看到竇再江等人都是左看右看的並沒有把靈酒放到儲物袋之中。

“你這種類太多,我們都看花眼了。而且到處都是靈酒香味,我們都分不清那個更好了。”竇再江笑着說道。

“那就每一樣都來幾罈子不就好了嗎?”戰天說道。

“萬一喝好那個結果沒有了一怎麼辦?看你這裏可是有的多有的少啊。”王明遠說道。

“那你們看那個順眼,直接都拿走不就結了嗎?”戰天說道。

“那要是別人拿的比自己拿的好喝呢?”竇再江問道。

“呃…”戰天還真沒有辦法。

“噗~這個好辦。跟我來。我這下邊有供人品嚐的靈酒。”秦鑫笑了一聲,然後說道。

“好啊。”竇再江說道,其他人也紛紛附和。

於是大家都跟着秦鑫離開五層倉庫下到一樓店面。到了店面之後,秦鑫在櫃檯裏拿出五個大托盤放到櫃檯上面。放好後秦鑫對大家說:“這裏麪包含五個樓層的每一個批次的靈酒,並且價格都已經寫在了上面。大家可以隨意的品嚐。”說着從儲物袋裏面拿出十二個小酒盅放到櫃檯上。

十二個人先互看了一眼,然後每一個人都拿起一個小酒盅開始倒酒品嚐。如果自己覺得那一個好喝,還會讓其他人一起品嚐鑑別,這一樣以期達到挑選出最好喝的靈酒。

戰天看了一會之後說道:“你們這樣麻不麻煩啊?你們每一個人都喜歡不同類型的靈酒,非要把自己喜歡的靈酒推薦給他人。如果別人不喜歡還要爭執一番,你們這樣什麼時候能選出來啊?”

“怎麼你不耐煩了嗎?”竇再江假裝有些生氣的問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們個人選個人的就好了。就像您喜歡清淡的靈酒,可是白羊隊長喜歡濃烈的靈酒,你倆能喝到一塊嗎?你們應該找和自己喜歡差不多的人一起品嚐鑑賞纔對。”戰天說道:“白羊隊長還有你們幾位都喜歡喝濃烈,你們在一起品嚐。王明遠和竇再江前輩還有你們幾位是喜歡喝一樣的靈酒。至於你們幾位就是什麼靈酒都可以了。”戰天把十二個人分成了三組。

“這個主意倒是不錯。我們試試。”竇再江發話了,於是大家按照戰天的分組開始品嚐靈酒。

沒過多長時間衆人就選出了六種靈酒,於是秦鑫帶着十二人一起到五層倉庫去取靈酒。爲什麼一起到五層倉庫呢?因爲大家最終選擇的都是那一層存放的靈酒。

戰天在送走了十二人之後,一個人來到了七層補充聚靈陣的房間。他打算查看一下到底是什麼原因使得倉庫的靈氣那麼濃郁,靈酒怎麼變得那麼好喝。 戰天來到補充聚靈陣的房間。一開門,近乎液態化的靈氣撲面而來,然後越過戰天散溢到外面的空間。此時補充聚靈陣裏面沒有了上品靈石,但是依然在運轉。戰天站到補充聚靈陣的前面,用神識仔細的感受着補充聚靈陣的各個部位是否出現了變化,感受靈力的流動與自己當初的設想是否完全一致。

聚靈陣,可以把外界的靈氣吸引到自身的範圍內從而讓聚靈陣內的靈力濃度比外界高,至於高多少倍則是要看佈陣者的水平,聚靈陣的大小,以及周圍的靈力濃郁程度。一般最高可以達到外界的五到十倍。戰天改造後的聚靈陣在聚集靈氣之後會把靈氣送到補充聚靈陣內,當補充聚靈陣有多餘的靈氣纔會按照六層聚靈陣,五層聚靈陣,四層聚靈陣,三層聚靈陣,二層聚靈陣這個順序把多餘的靈氣轉移到其他聚靈陣裏面。爲什麼這麼做呢?因爲倉庫儲存靈酒並不消耗多少靈氣,就算是沒有聚靈陣也是可以的;不過爲了最大限度的讓靈酒裏面的靈力不損失甚至是增多,採取聚靈陣保持倉庫內有較濃郁的靈氣還是必要的。

感受了半天之後,戰天才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原來補充聚靈陣內的靈氣濃郁程度是外界的百倍之多,當它有多餘的靈氣轉移到其他層倉庫裏面的時候,自然是轉移百倍濃郁層度的靈氣,但是因爲聚靈陣是開放性,當裏面的靈氣濃郁程度超過十倍的時候會散溢到外面,再加上轉移的次數增多,濃郁程度就會所下降,但是就算是到了二層倉庫也是相較於一般聚靈陣的最高十倍濃郁程度來說還是要高很多的。更何況他們去的第五層是第二倉庫,自然是異常濃郁的。

“沒想到補充聚靈陣不用的時候還有這樣的用處,還真是意外之喜。到時候讓秦鑫他們在五層倉庫裏面修煉也是很不錯的,就是不知道他們願意不。不過還是要把其他聚靈陣改造一下,這麼多的靈氣散溢出去還真是浪費。不過要是都改造成這個樣子好像也沒有必要,還是不要動了。”戰天自言自語的嘀咕一句,然後離開七層樓到六層樓。

解開禁制,開門進入六層倉庫。果然迎面撲來的靈氣比五層倉庫的要濃郁很多,但是比七層的要淡一些。深吸一口氣,立時各種靈酒的酒香鑽入鼻內,讓人一陣眩暈。戰天連忙運轉靈力化解這陣眩暈。心中暗道好懸啊。

仔細看過每一個窖藏,確認每一個窖藏都沒有問題。當他來到中間的時候,發現一個窖藏中間有一株嫩綠的翠竹。

“恩?”戰天有些奇怪爲什麼這個窖藏會有一株嫩竹呢?自己什麼時候栽種的呢?…啊!是自己從那條毒蛇出挖來的九節竹筍,那時候隨手插在這個窖藏的酒糟上了,沒想到這麼快就長成一株小嫩竹了。不是千年才能成竹嗎?這麼快難道說不是九節玉竹嗎?管他呢,既然在這裏生根發芽了,那就讓它在這裏繼續生長吧。

戰天在這個窖藏裏面取出一罈子靈酒放到空間戒子之中,然後又到其他批次各取了一罈子。然後離開。因爲他猜到可能是因爲這株奇怪的九節玉竹散發的特有香味讓靈酒更好喝了。

在樓道之中,戰天遇到了正在轉移靈酒的秦鑫。戰天給了秦鑫一罈子六層的靈酒,讓他有時間找隊長他們一起嚐嚐,並且囑咐他不要外傳。

戰天來到了鄭天奎的家,順利的見到了鄭天奎夫婦和鄭寶寶。

“好小子,總算捨得過來看寶寶了啊?這次打算呆多久呢?”鄭天奎一見面就開始埋怨戰天很少陪鄭寶寶。

“我這不回來一忙完就過來了嗎。這是我給您帶來的靈酒你嚐嚐。”戰天趕緊拿出一罈子靈酒打開倒入酒壺之中。在戰天倒酒的時候,一陣非常濃郁但是又有一些淡雅的酒香立刻充滿了整個客廳。

“好靈酒,算你小子過關了。趕緊都拿出來。”鄭天奎常年喝靈酒,一聞就知道靈酒的好壞。以前戰天送給他的靈酒也就是上品佳品的層次,沒想到這次竟然送過來珍品靈酒。這下子立刻就把對戰天的不滿拋到九霄雲外了。給自己和夫人各倒了一杯然後細細品嚐。

“哼。”鄭天奎夫人有些不滿丈夫竟然見到珍品靈酒後就把戰天對自己女兒的冷落拋到了一邊。苗媚對戰天說道:“如果不是去危險的的地方,你可以帶着鄭寶寶一起去的。作爲修煉之人,到外面多多歷練還是必要的。好了,你和鄭寶寶去玩吧。”苗媚說完把所有的靈酒都收了起來,只留下鄭天奎手中的一杯。

“寶寶,咱們出去逛一逛。”戰天招呼一聲鄭寶寶,然後帶着鄭寶寶離開。

“寶寶,謝謝你的丹藥。效果確實很好。”戰天拿出一串糖葫蘆遞給鄭寶寶,然後說道。

“什麼丹藥啊?”顯然鄭寶寶已經給忘記了。

“隱仙丹。”戰天只好提醒一下。

“哦,正好手裏有相應的材料,於是就煉製了幾顆。怎麼你使用了嗎?那可是殘方,該不會是你自己吃了吧?”鄭寶寶有些擔心地問。

“什麼啊!隱仙丹的配方是殘方?”戰天大叫一聲,心中暗自後怕不已。還好鄭寶寶煉丹方面是妖孽級別的,可以說煉製什麼丹藥基本都會成功,不然一個靠殘方隨便煉製出來的隱仙丹還不把董天煌給吃死啊!看來是命大,自己的命也挺大的。要是董天煌死了自己非得被董長老瘋狂報復不可啊。真是好險啊。

“是啊。”鄭寶寶回答。

“那個吃完了沒有後遺症吧?”戰天有些爲董天煌擔心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