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向南也沒有客氣,就坐下來吃了一點,孫德柱飯量一般,吃的少,就放下筷子,道:「向南,是不是有什麼事?」

李向南道:「孫叔,正是有事找你商量一下,我想幫二叔辦一場婚禮,就在近期,請你挑個好日子,我們李家就我們叔侄二人,再沒有其它什麼親戚和長輩,到時候還要勞煩孫叔主持一下這個事!」

孫德柱一聽,倒是笑道:「哦,這是好事啊,難得延國要正式辦喜酒,我當然樂意效勞,你等我看看,嗯,十天以後就是黃道吉日,正適合娶嫁!」

說著,孫德柱又道:「對了,這件事慕月娘家那邊通知了嗎,別弄的到時候冷場了不太好!」

李向南道:「這件事我當初去慕家提親的時候,慕家就給過話了,說這件事我們可以自主全權操辦,到時候通知一下慕家即可,他們自會提前派人過來辦這件事,我這次回來能呆的時間不太多,所以就打算提前辦了,也好了了我們叔侄二人的心愿!」

孫德柱道:「那好,既然你們打算近期辦理,那有什麼要幫忙的就儘管招呼一聲,現在村裡到了農閑季節,大夥也沒有什麼事,都可以過來幫著張羅一下!」

「那這件事就勞煩孫叔了,只不過這方面我們沒什麼經驗,要採買什麼的,孫叔你也別怕花錢,我只想這場婚禮辦的順利,熱鬧一點!」

孫德柱道:「好,我一會就列一些清單,要買采什麼我會吩咐村裡的人開車去縣裡幫著採購,另外你家的房子裝飾的本來就很漂亮了,不過還是要再請幾個婦女帶著小娃娃,將你家的房子簡單裝飾一下,圖個喜慶吉利……」

對這件事,孫德柱比較上心,就趙玉蓮也對辦喜事這件事很喜歡摻和,反正也是閑著,夫婦二人吃過飯以後,就開始忙活了起來,跑到村裡四處張羅了起來。

不到一個小時左右,全村的人都知道李向南家過些日子要辦喜事。

並且聽到這件事之後,村裡閑著沒事幹的婦女老少就在孫德柱的安排下,幫著忙活了起來。

李向南將一些瑣碎的事委託給了孫德柱去安排張羅以後,就回到家。

李延國剛才出了一趟門,聽到村裡人都給他道喜,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一問才知道是他侄子要張羅著給他辦酒席。

雖然他知道他和慕月已經領了結婚證,現在已經是合法夫妻了。

但是侄子要張羅著辦這件事,也是圖個熱鬧喜慶,今後也能留下一點念想,於是也就沒有說什麼,他又親自跑到孫德叔那裡跟孫德柱詳細地商量了一下,就將這件事定了下來。

回到家后,李延國又將這件事對慕月說了,二人商量了下。

慕月便打了個電話給家裡后,倒是慕家那邊非常的爽快,也顯得很熱心,說會馬上先派一批人過來幫著張羅婚事,什麼都要找專業的。慕家的女兒要出嫁,舉辦婚禮,自然是要辦的風風光光的才行。

不過很顯然,慕月也能聽得出來,她爺爺慕青雲的口氣之中,讓她凡事都是以李向南的意見為主,似乎對她這個侄子頗有些巴結的意思在裡面,這倒是讓慕月非常的詫異。

而慕月不知道的是,李向南上次去提親,給慕家的那份大禮,讓慕家嘗到了莫大的甜頭,可以說極為豐厚。

再加上近期李向南與多個秘武門派之間關係更加密切,就像神火門,藥王宗,以及玄應宗,這三個宗門雖然在秘武門中的實力並不是很強,但是他們在各個領域的專業性,使得這三個門派在秘武門中的地位和威望非常高。

許多門派對秘武兵器,以及丹藥的需求量非常大,還是要仰這個個門派的鼻息,李向南與這三個門派關係密切,慕青雲看到了這一點,自然是對李向南有巴結之意。

畢竟慕家也只不過是個世俗家族而已,他們想要更強大,獲取更多的利益,還必須要依杖秘武門派的支持,這其中就少不得李向南幫他們牽線搭橋。

而這次,慕家聽到李向南要在近期給慕月和李延國辦婚禮,慕老爺子只是一句話,整個慕家就發動了起來。

緊接著第二天,慕家就來了一大幫子人,起碼有十來個人,在到達李向南家與慕月和李延國匯合之後,就開始張羅了起來。

可以想象的到,慕家在這世俗界本就是一方權勢顯赫的大家族,國級和正部級的幹部有多位,樹大根深,慕家要嫁女兒到河間省青陽的霧山縣,自這件事流傳出來以後,可以說整個河間省的官方勢力就都動員了起來。

就在這幾天,來霧山縣的高級官員來了一波又一波,說是視察,但每個高官來了以後,都會問問慕家辦婚事的情況,同時也表示一下關注,說明到時會去慶賀一番。

而因這件事,可是忙壞了霧山縣的一幫幹部領導,每位到縣裡來的對他們來說都是頂天的大官,但都在問慕家女兒辦婚禮的事情,就算是再傻的人,也都明白,這些高官來霧山縣考察,還是沖著慕家女兒的婚事,想巴結慕家的人來的。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當這件婚事有慕家的人參與進來以後,幾乎就沒有紅山村一幫人什麼事了,大事小事都由那幫閑得蛋疼的縣領導跑腿包辦了。

有官方的人出面辦事,而且都還是處級以上的領導,這辦事效率快的簡直沒法說了,但凡所需的一應物品,都會有人專程大老遠的送了過來。

甚至就是舉辦婚禮的場地,雖然李向南下定了就在紅山村,不去別處,但是那幫縣裡的幹部們卻非要在紅山村附近開闢出一大片的場地,專門請來了施工隊伍,在那裡搭建臨時的婚禮現場,似乎是場面越氣派越好。

不過對於這種事情,慕家倒是不反對,既然要嫁女兒,總要辦的風風光光,熱熱鬧鬧的才行,總不能顯得太寒酸,讓人笑話。

就是慕月和李延國二人,他們的身體似乎也不由自己支配了。

慕月的七大姑,八大姨來了之後,就專門操心二人的衣著穿戴,以及收拾打扮,可謂是做足了功夫,每天出門,都要買一大堆的衣服和物品回來,弄的慕月和李延國二人這幾天都幾乎是在車上渡過的。

郭猛和卡倫各自回去處理自己的瑣事,在聽到師傅和師母要辦婚禮,也都是迅速地趕了過來,和李向南一起幫忙著張羅。

這樣的高效率下,很快,一應置辦齊全,婚禮現場也已經完全搭建完畢,只剩下最後的裝飾,婚禮的日期越來越近,整個紅山村已經進入喜慶熱鬧的氛圍當中。(未完待續。。) 十一月初九,這是一個黃道吉日,宜婚嫁。

天空萬里無雲,一派晴朗。

啪啪啪!

一大早,整個紅山村之中便是爆竹聲聲不斷,村裡的老少爺們不管是外出的,還是村裡的,全部都聚在了村頭那處巨大的廣場之上,氣氛十分熱鬧喜慶。

這處廣場是專業的施工隊伍花了五天時間就搭建起來的一個顯得十分氣派的婚禮現場,並且還搭建了舞台,會有專業的歌手,以及演員們會在舞台之上表演節目。

就是一早,當那些專業的演員和歌手們在來到紅山村亮相之後,立即就轟動了整個紅山村周邊,十里八鄉的老少均趕了過來看錶演。

尤其是那些年輕人,有的從省城,或者是市裡專程跑了過來,就是為了看那些平時極少出現的大明星。

這些演員和歌手都是在娛樂圈頗有名氣的人,像一般情況下,根本就請不到這些人來給人家的婚禮做節目表演。

而這次卻是不同,這次雖然婚禮的舉辦地點在一個偏僻的山村,都是一幫子農民在那裡當觀眾。

可是這些有名氣歌手和演員們雖然心裡不太情願到這窮鄉下,但卻是不敢絲毫耍大牌,他們的娛樂經濟公司老總都是下了死命令,不論演員,還是歌手,這次叫誰去,誰就得去,誰敢看不起山村鄉下農民,到時耍大牌,或者是有什麼讓對方不快的,誰就要被封殺雪藏,不管你有多紅。

畢竟這次不一樣,那慕家在華國的權勢可謂是滔天,那能量不是一般的強大雄厚,想在華國混。不是任何人敢得罪得起慕家的。

所以當慕家的人點名讓一些名星來為婚禮陣助,只是一句話,那些娛樂公司老總恨不得跪舔,連出場費什麼的都不用談。直接親自帶人過來以顯誠意。

所以一大早。當那些娛樂公司老總親自帶著明星們趕到紅山村以後,就讓那些明星們化妝準備了一番之後。就在舞台上開始了表演,使得氣氛十分熱鬧。

而在這個時間中,陸續有車輛不斷地來到紅山村,就只是一會兒的功夫。紅山村周邊除了婚車要經過道路以外,其它地方都停滿了。

孫德柱一見這種情形,沒辦法,只好帶人去將村外幾塊田地平整了出來,當作臨時停車場。

而作為縣裡的警察局長,在今天,也只能淪為維持治安一類的小角色。就連縣長和書記,也都只能在村頭當迎賓。

而至於市長書記,以及省里來的書記省長之類的,這些人都在提前到來以後。也只不過是負責活絡氣氛罷了。

因為在體制之中,這些官員們都得到了一個絕密消息,那就是今天,國家的二號也會來這裡,這也由不得這些官員們上心。

畢竟那可是國家的二號啊,他們就是想不通國家二號為什麼會秘密跑到這偏遠鄉下來參加一場婚禮。

不單那些到場的官員們想不通,其它人就更想不到了,唯獨李向南是個例外。

不過李向南卻並不知道這件事,因為那是屬於絕密消息,那些官員到來見過他,寒暄了幾句后,也並沒有在私下裡提及這件事。

今天是二叔李延國的正式舉辦婚禮的日子,李向南作為晚輩,他是沒有資格去娶親的,也以就一直在家裡張羅著。

這次去娶親的,都是村中的老一輩代表,郭父和母這次也特地趕了過來,也跟著過去娶親去了,所以也沒有年輕人什麼事。

臨近婚禮的頭兩天,按習俗,慕月要呆在娘家。

因為慕月的老家距離河間省有點遠,所以這次娶親,是先用直升機去將慕月接到霧山縣,然後李延國便帶著車隊直接去霧山縣迎接新娘。

啪啪啪!

上午十一點左右,當娶親的車隊緩緩地駛入紅山村之後,整個紅山村到處便傳響了一陣陣的爆竹聲,響不絕耳。

在這一刻,那些唱歌跳舞的歌手演員們均停了下來,音樂也響了起婚禮的樂曲,一位電視節目的知名主持人拿著話筒,就開始主持起了婚禮。

雖然這位知名的主持人從來都沒有給人主持過婚禮,不過娛樂節目的主持人都以風格多變,開心快樂為主要元素,所以主持起來,使得現場充滿了歡聲笑語。

今天的李延國穿著一身盛裝,加上他挺拔的身姿,恢復了相貌后那頗顯英俊的面孔,使得他今天特別的成熟有魅力。

而慕月就更不得了了,她一下車的瞬間,頓時驚艷了整個婚禮的現場,所有人不禁瞪大眼睛,彷彿看見了仙女下凡。

慕月本來就是個標緻的美人,平時不怎麼打扮都很漂亮,但今天化了新娘的淡妝之後,更顯美麗大方,不可方物,猶如仙子下凡。

她下車的瞬間,就秒殺了無數的相機的屏幕,電閃光幾乎能刺瞎人的雙眼,就是連那些女明星看到慕月的容貌后,也不禁心中生出幾分嫉妒,良好的家世,絕色的容貌,這是哪個女人都夢寐以求的。

無疑,李延國和慕月將是今天的主角。

無論是慕家的家主慕青雲,還是那位趁人不注意,已經秘密到來的國家二號領導,都無法奪走屬於他們的光環。

李向南在婚禮的現場,倒是留意到了慕青雲陪同著國家二號領導的低調到來,他倒是有些不解,這位二號領導跑來湊的什麼熱鬧。

不過隨即,在婚禮進行的過程當中,李向南留意到,今天不單是國家的主要領導人秘密到來了,還來了一些很引人注意的生面孔。

這些生面孔,李向南打量過的第一時間就已經確定,這些人都是屬於秘武者,他們混在人群之中,一般人根本分辨不出來。

尤其是在其中的南無瑤,她到來以後,還沒有來得及根李向南說上幾句話,結果就被幾位秘武門派的行走使者給糾纏住了。

南無瑤只好將這些人打發掉了以後,就走到了李向南的身邊,嗔道:「慕月和你二叔的婚禮,你怎麼不通知我呢,我還是通過其它的渠道才知道這件事,真不夠意思,哼……」

李向南道:「我二叔辦喜事,這只是一些俗事,不需要勞動那些秘武者到來了,他們到這裡來,只會添麻煩,不通知你也在情理當中,只是你們不請自來,恕我無法單獨招待了,聽到南小姐馬上晉陞執舵,擔任門中要職,我要提前恭喜了!」

南無瑤聽了這番話,依然是笑盈盈的,那嬌艷的模樣,十分的勾魂,不由的暗自掐了李向南一把,道:「我怎麼覺得這話聽著這麼的不舒服呢?」

李向南道:「那今後我還要少不得要勞煩你幹些以權謀私的事情呢!」

「巴不得呢!」

南無瑤低聲道:「你給我的那些葯,藥效極佳,現在在秘武門當中十分搶手,哪個都跑來巴結我,想從我這裡弄幾粒去,我才懶得理他們,只是連師門長輩都在問這些葯從哪裡來的,我不敢明說,只好繼續撒謊,這個秘密我守的好辛苦哇……」

不過說到這裡,南無瑤朝不遠處停下的一輛車看了一眼,道:「喏,那應該是百秋谷接替秋素然的那位新任使者凌秋雨以及門中的長老風悠琴,想不到她們也跑來了,看來你家這次真是熱鬧了,幾大秘武門長老齊聚呀!」

李向南瞥了一眼那兩個低調下車之的,姿色也是頗佳的兩個女人,並沒有理會,而是朝另一邊看了一眼,就見莫扎爾陳和神火門長老祝月濤也來了。

突然想到上次答應祝月濤的事情,李向南道:「上次我答應祝月濤,請你多給神火門供應一點丹藥,這件事應該不難吧?」

南無瑤看了這些人一眼,見他們都有意朝李向南這裡來了,就將一個瓶子交到李向南的手上,道:「反正都是你煉製的,隨便你,這是給慕月的賀禮,你先收下,我跟百秋谷的那位長老不對付,一會再來找你,我也要去迎本門長老呢!」

說著,南無瑤便迴避開了。

莫扎爾陳和祝月濤走了過來,祝月濤見南無瑤迴避開了,有些不解,但瞥見那百秋谷的風悠琴以後,就明白了過來,於是笑道:「李小兄弟,恭喜啊,想不到你家辦個婚禮,竟引來了幾大秘武勢力,真是有趣!」

「李先生,恭喜,幸不辱命,你要的兩把劍已經打造好了,請過目!」

莫扎爾.陳道喜過後,就將一個劍盒遞給李向南。

「有勞了!」

李向南接過以後並沒有去打開來看,畢竟這是在辦婚禮,拿兵器出來並不合適,於是就將盒子交給卡倫,讓卡倫拿回家裡放好。

只是這些秘武門的使者,匯同長老們都跑到這裡來,甚至國家領導也跑來這裡湊熱鬧,這件事李向南想想,應該還是沖著他來的。

但這些人的到來,他也只能裝作不知情,便讓郭猛當普通的賓客招待,他不知道這些秘武門的人此來的用意,但是今天的這場婚禮,他是絕對不允許出現什麼意外的。

啪啪啪!

就在這個時候,禮炮聲再次響了起來。

同時主持人也用鄭重的聲音宣布了典禮的正式開始,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台上。 舞台之上,在萬眾矚目之下,慕月與李延國一對新人站在那裡,顯得奪目生輝,所有的光環都籠罩在他們的身上。

只是李延國的眉頭卻在看到現場來的那些賓客以後,不由的微微皺了下。

隨即看又看了了一批人在那些賓客之中朝他招手后,眉頭不由又鬆了下來,心中倒是挺開心。

他沒有想到,他在部隊上的那班兄弟,在不知不覺之中也都趕了過來參加他的婚禮,這令他心中非常的欣慰和感動。

不過當他看到有重量級的領導人竟然也低調地到來之後,對於那些不請自來的秘武者們所帶來的顧忌,也隨即煙消去散,

在舞台之上,主持人的娛樂節目搞笑的風格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經主持人的調劑,婚禮的現場十分的熱鬧有趣。

李延國和慕月跟著主持人,以及請了幾個嘉賓到台上做了一些互動的小遊戲,將氣氛吵了起來后,李向南就請來了村中幾位德高望重的老者,便坐到了台上,同時慕家也由慕青雲親自出面坐上了親友席。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