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拓阻攔道,“江兄弟,不要亂動,這是特殊材料製成的,收縮率是伸長率的數百倍,你千萬不要過分掙扎,負責,咱倆會被勒死的!”

江辰認出其中的厲害,一屁股坐倒,“這可怎麼辦?”

他正思索着,一道門吱呀開了,先出來的是一個坐在輪椅裏的男人,輪椅側面纏着一根鐵架子,上面裝着個血袋,江辰旋即認出,這人正是劉振,白天被江辰弄斷了動脈,這會兒正補血呢!

他後面走出一個古怪的老頭,腦袋一圈張揚如愛因斯坦那般的膨脹頭髮,中間謝頂,鋥光瓦亮的,滿臉老褶兒,大鼻子佔據了半個臉盤,鼻樑上駕着酒瓶底一般厚實的圓框眼鏡,一瞧就是帶着東歐血統。

劉振嘴上叼着一隻雪茄,看氣色他已經基本恢復了,他對身後推着他的老頭說道,“博士,這次你輸了吧!”

原來這個白髮膨脹的古怪老頭就是洛伊,他拿出懷錶一瞧,氣的直跺腳,“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竟然能活過三十秒!這兩個人我一定要拿來做實驗!氣死我了,氣死我了!”他的聲音非常尖銳,像鸚鵡,手舞足蹈的,更顯古怪。

江辰旋即明白,這個機器人看來是洛伊博士發明的強有力的法寶,不知在他們之前有多少人死在這個機器人手底下了,而且從他們對話看得出來,大多數人都沒有活過三十秒。

劉振說道,“這次可不行,先得讓我拿來練槍法,等我把他們打爛了,在派人的送到你的研究室去!”

洛伊尖銳嗓音焦急道,“不行,絕對不行!他們死了對我就沒有作用了,我的實驗室裏還有十幾個半死不活的失敗品,這些人拿來跟你交換吧!”

劉振卻說,“好吧好吧,洛伊,這次算是個教訓,你要好好改進一下機器人的性能咯!”

洛伊憤怒的在兜裏掏出一個遙控器,“沒用的東西沒有存在的價值了!”

吱吱~砰!一陣電流交錯隨後一聲爆炸,機器人腦袋頂上炸出了一個洞,洞裏面汩汩冒充一些無色的液體, 這東西腐蝕性竟然比那綠色的毒液更強幾分,機器人的鋼板護甲沾上這液體竟然登入化作腐肉一般。

不到一刻鐘,整個機器人竟然被腐蝕成了一灘污水。

“真是個瘋子,如果把你的這個成果賣給軍方,估計能賺上億美金呢!”劉振不無哀婉的說道。

洛伊哼了一聲,“白癡不配擁有我的武器!”“人,我可就帶走了!”

洛伊說完,上來拉網子,江辰跟歐陽拓呆在裏面,絲毫沒有出聲生怕被劉振認出來,看他淡定的樣子,看來經常有人半夜來這裏刺殺他,不難推測,以前的刺客不僅沒人得手,而且都被這兩個殺人狂魔害死了,要麼成了活靶子,要麼成了實驗用的人體“小白鼠”

說來也怪,這個洛伊一副小老頭的模樣,手上臂力卻也大的出奇,歐陽拓江辰兩個人加在一起,少說也有三百斤的重量,而這洛伊拉着網子卻一點兒吃力的模樣都沒有,直覺感覺到,這個人絲毫不簡單。

江辰發動異能,感知到這個人體能的血液迴路竟然只有胸腔和腦袋是完好的,四肢沒有任何的液體流動。

“機械四肢?”江辰心裏詫異,這個洛伊博士,竟然把自己改裝成了半人半機器人的怪物了?

他哼着歐洲的民謠,輕輕鬆鬆的把兩人拖到電梯裏,一路上到92層——這棟大樓的頂層。

這一層燈光都是黑的,四處破敗不堪,幾乎沒有一扇完好無損的門,更沒有窗子,風呼呼的從外面吹進來,刺骨的惡寒。

江辰驚異的發覺,這裏應該是洛伊的實驗室,因爲他看到無數的屍體被泡在豎立的巨大玻璃器皿中,有男人也有女人,全身**,懸在玻璃器皿的液體中,而且全都是青壯年。

他把江辰二人隨手丟在一張試驗檯下面,開了大燈,這一塊兒區域登時亮起來。

江辰忽然感覺周圍的氛圍奇奇怪怪的,好似有不少雙眼睛正注視着他。

這一瞧不要緊,之間這一層靠牆的地方,竟然全是鋼鐵鍛造的牢籠,裏面黑漆漆的看你不真切,只是有些籠子裏竟然懸浮着紅綠的光點兒,像是猛獸的眼睛,還是不是傳來類似猛獸喉嚨抵後的聲音,由這些聲音可以判斷出,這些傢伙一定是餓了。

洛伊做了兩支針劑,放在桌子上,江辰驚叫道, “喂!你爺爺沒生病,弄大針管子嚇唬誰呢!”

洛伊嘿嘿一聲奸笑,“彆着急啊,你現在脾氣暴躁,我給你打一針安定,讓你好好的睡一覺,省的一會兒也像現在這樣亂喊,打擾我思緒!”

江辰眼珠一轉,藍光閃爍,那針管兒 裏的液體自行壓縮注射器,都從枕頭中滋了出來。

洛伊並沒注意,又去配另一隻注射器,等準備好了才發現第一隻注射器裏沒了液體。

他搔頭疑惑,“怎麼沒了?”

當下放下手裏的注射器,又拿起這隻空的,重新配過,江辰故技重施,又把這一隻弄沒了。

“咦!怎麼又沒了?”洛伊搔弄着他的光頭。

江辰嗤笑道,“老鬼頭,你是不是老年癡呆了,拿着兩個空針管兒擺弄什麼?”

洛伊再看手裏這管,這針管兒竟然在他眼前,生生的自動把液體擠出去了。 漆黑籠中不斷傳來的低吼聲令人不寒而慄,整整一排約莫七八十個長過兩米的鐵籠子,此時紛紛湊在柵欄上,燈光有限,看不清這些怪物的臉,但是他們雙眼放出的幽幽光芒足以展示出可怕,每一雙像是厲鬼般的眼睛,死死的看向這邊。

洛伊不知道自己被江辰戲弄,氣的直跺腳,怒吼一聲,“這是怎麼搞的!”他尖利的聲音未落,只聽牢籠中虎嘯聲四起,“吼~”沉悶的嘶吼聲猶若雷霆,這幫怪物發瘋一般拼命用腦袋撞擊牢籠。

“太可怕了!這寫是什麼東西?!”江辰被這幫怪物的吼叫嚇得直起雞皮疙瘩。

洛伊奸笑道,“這些都是我實驗的失敗品,嘿嘿,你不要着急,如果你的體內沒有這種病毒的抗體,下場跟他們一樣!”

江辰聞言大怒,“這些都是人類!?”這個洛伊博士真的像是惡魔一般,視生命如草芥,“這種人非死不可!”他心裏盤算着,洛伊又一次找出一瓶鎮定劑。

歐陽拓的意識仍然時好時壞,兩人龜縮在網子裏,都不敢亂動,此時網子已經縮的很小,他們喘息已經有些費力了。

“不能坐以待斃!”江辰心念一動,舉目四顧,忽然看到遠處試驗檯上有一根鋸齒條,“這破網實在奇異,大力扯無論如何也扯不斷,而且每扯一下,就又縮小一分,不過再怎麼柔韌,這東西也應該是纖維材料製成,是纖維,就應當能被割斷!”

他腦子裏構思好了計劃,只能歐陽拓的能力,把鋸齒條意念移動過來了。

他瞧了歐陽拓一眼,竟發現歐陽拓有了詭異的異變!

歐陽拓腦袋上帶着面罩,只有兩隻眼睛裸露在外面,可原本俊朗的目光此時竟然暗淡下去,周圍皮膚也攢粗了無數的皺紋,他彷彿一瞬間就老了。

江辰心下大驚,見歐陽拓稍微恢復了意識,他碰了碰他,衝着試驗檯上的鋸齒使使眼色。

歐陽拓也是聰明人,側目看到鋸齒,心裏已經明白了大概,他試了兩次,超能力都無法聚集,定定神,剛要再試,洛伊已經配好了鎮定劑,一臉賊笑,衝兩人走來。

“等等!”江辰大叫一聲,“等一下!”

“怎麼了小賊?”洛伊出於好奇,停了準備插在歐陽拓肩膀的針管。

“我想死個明白!”江辰開始胡扯,“聽說您是現在人類裏智商最高的人,全球活着的人裏面最前沿,最先鋒的科學家!”

從洛伊滿意的笑容來看,這種形式的恭維還是比較受用的。

江辰繼續說,“既然是這樣,臨死了成您試驗品也是倍感榮幸,實話跟你說,我也是科學愛好者, 您能不能讓我臨死前知道,我是死於什麼偉大實驗的?”

洛伊推了推他那副厚實的近視眼鏡,“這個嘛,那就告訴你,這是我這輩子做過的最偉大的實驗,是用病毒搭載癌細胞的可以無限分裂的端粒,植入正常人的身體,一旦成功,這個人所有的細胞都具備無限分裂的功能, 人類,就可以用保青春了!”

聽到這話,歐陽拓眼睛頓時一亮,他這輩子駐容有數,對長生之道更是非常癡迷,江辰注意到這個細節,以爲他知道自己瞬間變老,接受不了呢,趕緊使了眼色,督促歐陽拓抓緊弄來那根鋸齒。

洛伊說完了,自以爲的嘿笑一聲,高舉枕頭,狠狠插在歐陽拓的肩膀肌肉上。

“啊!”歐陽拓喉嚨裏發出蒼老的聲音,比他之前蒼老許多,而且聲音中帶着淒涼的痛苦。

江辰現下沒有心情分析歐陽拓的變化,目前能活着離開這裏纔是人與自然的主要矛盾。

他情急用超能力止住針管兒裏的液體壓入歐陽拓的體內,洛伊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沒能成功完成肌肉注射,大感奇怪。

歐陽拓藉着針頭的刺激,從骨骼裏冒出一絲力量,江辰忽然感到手中多了一把冰涼鋒利的事物。

這超能力其實跟跟人的注意力與精氣神兒密切相關,受傷時候注意力渙散,就算能發出異能,也肯定沒有好的時候那麼好用了。

洛伊把針頭拔出來,拿到燈下打量,江辰趁着這個空檔,用盡全身的勁兒,拼了命切割網子,由於他不斷抖動,網子越鎖越緊,在他臉上勒出道道網痕。

索性,他感到頸椎竟要斷折的時候,網子忽然斷了。

這網特殊材料,一點斷裂,全盤崩潰,倆人一下就重獲自由。

洛伊急忙轉過身來大喝,“你們!你們……”

江辰罵樂了句,“狗日的瘋子,看打!”說着兩步躥上,一拳打在洛伊的腦袋上。

洛伊受了這大力的一拳,飄萍似的飛身而起,撞翻了試驗檯,各種試管兒燒瓶噼噼啪啪碎了一地。

江辰拍拍手啐了句,“敗類!”眼看歐陽拓在地上痛苦**,瞳孔中毫無神采,他只好不再戀戰,將歐陽拓的一隻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咱們撤退!“

纔到門口,只聽一聲狠厲的聲音道,“慢着!“

江辰邊跑邊說,“慢你老母!“絲毫不減速,大門就在眼前。

砰!一個影子從天而降,攔住江辰去路,幾乎是貼着腦袋降下來的,穩穩落地,眼見這人,滿頭華髮亂舞,右眼鏡片碎的跟蜘蛛網似的,臉頰和鼻子都在流血,看上去恐怖極了。

“洛伊!?“江辰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洛伊博士的驚人速度即使是他也很難相信,”你真是個瘋子。?“江辰知道不苦戰一番是走不了了,只好先將歐陽拓放下。

“哼哼,你們這樣的低能智障怎麼懂得我的心思!這些機器給了我超過你們這種普通人幾百倍的力量,善意的提醒你,不想死,就趕緊倒在地上乖乖的配合我,不然!“

江辰嘴角上揚,活動一下手腕兒,道,“誰說我是普通人?“

他眼睛忽然露出狠厲的兇光,一計強有力的右勾拳閃電般打出。

砰!洛伊揮起胳膊格擋。

江辰這一拳如中鐵皮,發出噔的一聲,感覺自己手腕兒都要碎了,“操!真的是鐵的?“

洛伊雙拳下垂,擺出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勢,怒喝道,“絕對不允許,在我手底下溜走的試驗品!我纔不管你是什麼人!“說着兇猛蹬地,地面石灰都被踏粉碎。

洛伊凌空躍起重拳如鐵錘一般落下,江辰吃過苦頭不敢硬來,側身躲避一下,膝蓋迎上,衝他胸口狠命一頂。

又是一聲叮噹,他感到自己膝蓋兒骨碎成八瓣兒。“老變態,胸口也帶着龜殼?“

他捂着膝蓋痛苦的跳躍。

洛伊連連發招,江辰 是手舞足蹈,疲於奔命,一着不慎,脖子竟然被洛伊那雙裹在手套裏面的機械手臂攥住。

“咳咳!“這雙機械手臂外型上看與人類沒什麼區別,可是力量和硬度強過普通人起止百倍,江辰像個小老鼠,被洛伊生生提了起來,疼的直抽涼氣,感覺脊椎都要折了。

“哈哈,該我了!“洛伊奸笑一聲,一把將江辰扔了出去。

他的連滾帶爬,摔出老遠,砸倒兩臺電腦,最後生生停在一個牢籠的邊上。

籠子裏的怪物見有人來,猛然出口,隔着籠子撕咬起來,這回江辰看了個真切,籠子裏的傢伙,腦袋起碼得有正常人三倍大,而且滿臉青毛,皮膚都是黑色的,竟然有點兒像狗熊,很難想象、這傢伙曾經是人。

那血盆大口,巨大的咬合力,雖然隔着籠子,可恐懼感還是洪水般涌現出來,江辰毫不遲疑,掙扎着彈跳起來,手不經意碰到一個閘門。

咔嚓!

機械齒輪的咬合聲。

洛伊眼中閃過一絲恐懼,旋即大吼!“笨蛋,別碰那個開關!“

可是已經太晚了,一連串的咔嚓生之後,江辰十分緊張,不安的回頭一看,之間籠子竟然正在緩緩升起,那怪物巨大的,滿是青毛的腳掌已經躍躍欲試伸出籠子。

“我了個~“江辰感到自己頭髮因爲極度恐懼已經完全豎起來,啥也不說,撒腿就跑,

洛伊竟然也受了極大恐懼一般,掉頭狂奔。

江辰見連洛伊都嚇成了這德行,可定這裏面的怪物攻擊力非同小可,啥也不管了,一把抄起歐陽拓扛在肩上,緊隨洛伊的步伐。

那青毛巨怪真的生了個人的形狀,身高卻接近三米,渾身青毛下,雄壯的肌肉似乎蘊含着巨大的力量。他目光鎖定 逃跑的江辰,怨毒的眼神幾乎要瞪裂了。仰頭狼嚎一般發出巨響,一步躍出……

江辰跟洛伊兩人一前一後跑進安全通道,倆人這時候誰也不願等電梯了,因爲電梯關門就需要好幾秒,這真是生死時速,緊緊幾秒鐘,那怪物一定能感到把他們揪出來吃了,倆人都不傻,關鍵時刻都知道走樓梯。

江辰聽到身後篤篤的急促腳步,哪兒還敢回頭,知道怪物已經臨近,他心頭大駭,“竟然這麼快,完了完了!“他還揹負這歐陽拓,穩定和協調都受到限制,這速度還沒洛伊快呢。

怪物依然近在咫尺,江辰幾乎已經感覺到,背後那怪物身上劇烈的腐臭氣息,以及那地獄般的嘶嘶低吼! 被瘋狗狂追已經足夠嚇尿人的褲子,身後跟着這麼一個龐大的怪物,更可怕的是,自己跑不過那麼怪物,這真是逃命的時候最悲哀的組合。

名門罪妻,總裁高攀不起 怪獸喉嚨的嘶嘶聲已經到背後了!

“完蛋!完蛋!完蛋!”江辰腳步飛快,但仍然被怪獸追到,劇烈的惡臭味已經瀰漫開來,好容易到了樓梯口,他揹着歐陽拓,活動不便,可此時命懸一線,顧不了那麼多,一步飛過半層樓梯,不料沒站穩,栽了個大跟頭,歐陽拓也背甩了出去。

怪獸從天而降一般,穩穩的落在江辰身前。

像狗熊!但是還有點兒人的感覺,太可怕了,真正的怪獸啊!

江辰大氣也不敢出,胳膊頂着地面,一點點的向後挪動。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