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子不是有那個什麼珠子嗎?你把這裡充滿靈氣不就行了嗎?唧唧歪歪的說些廢話,哎,氣死我了,行了,出來那麼久,我也該回去了,你小子好自為之吧!」

靈祖恨鐵不成鋼的說完,就靈光一閃,又隱入趙庸的身體不見了。

趙庸搖搖頭,然後拿出了天靈珠和千幻靈石,用千幻靈石變成了一個容器,把天靈珠放入裡面,然後用水元素凝聚成水來,頓時從沖產生了大量的高濃度的靈氣,不一會的工夫,這地下宮殿里被那白色的高濃度的霧氣充滿了。

有了這純凈的靈氣,燕兒的氣息陡然的高漲起來,以她為中心,地面上的冰霜凝結的速度也是陡然的加快,不大一會的工夫,整個的地下宮殿的地面都被一層厚厚的冰霜覆蓋了,而且還在不斷的增厚。

隨著時間的推移,冰霜的凝結開始向宮殿四周的牆壁蔓延,宮殿內也是越來越冷,燕兒的氣息也是節節攀升,實力也是一路水漲船高,隨著她實力的提高,這地下宮殿的氣溫也是越來越低,趙庸以天靈珠弄出來的那些靈氣也是在慢慢在變淡。

趙庸見此情景也不敢斷了靈氣,只有不斷的往千幻靈石變成的容器里加水,不然萬一靈氣後繼不濟,給燕兒造成什麼後遺症就麻煩了。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趙庸也是緊張的關注著燕兒的變化,燕兒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大魔導師的巔峰也沒有要停止的跡象,地下宮殿也完全的變成了一座地下冰宮,地面和四周的牆壁,連上面宮頂都被覆上了厚厚的冰霜,趙庸也不得不運起靈氣來抗寒了,不然那千幻靈石里的水早就凍成了冰塊,也別想有靈氣產生了。

看來燕兒要一下子把以前拉下的都給補回來才能停止了,他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從當初的遇見燕兒,到後來的洗腳洗出來一個老婆,接下來他們兄妹和南麓王國決裂,再到現在的她的冰靈體被趙庸無意間發掘出來,好像這一切都像是夢一樣,或許冥冥之中早已註定。

直到第十天上,燕兒的實力停留在聖魔導師初階上就不再吸納靈氣了,趙庸知道燕兒也就快醒來了,又等了大約兩個時辰的光景,燕兒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咦?庸哥哥,這是什麼地方啊?你不是在給我凈化靈氣嗎?我們怎麼跑到這個地方來了?」

燕兒睜開眼一看到眼前的情景也是驚奇的叫了起來,在自己的記憶中,庸哥哥一直在地下宮殿里給自己凈化靈氣,怎麼現在跑到這冰天雪地來了?

「額……」趙庸也是無語了,看來這丫頭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丫頭,沒想到你還是一個冰靈體的體質,我們是歪打正著把你的這種體質給發掘了出來,你現在看看你自己的實力!」

「哇!」燕兒內視之下,也不禁驚喜的驚叫出聲,自己的實力竟然也和雀兒的實力一樣了,「庸哥哥,我愛死你了!」

燕兒高興得一蹦就到了趙庸的面前,一把就圈住了趙庸的脖子,雙腿盤在趙庸的身上,照著趙庸的臉上就是一頓狂親。

「……」

趙庸被弄得哭笑不得,不過看在自己辛苦了那麼多天的份上,就當是燕兒給自己的獎勵把,可是他精神一松下來,小趙庸的精神馬上就來了。

「庸哥哥,下面是什麼東西硬邦邦的?」

燕兒騎跨在趙庸的腰間,正高興的親著趙庸,可是突然她感覺到有一個硬邦邦的東西頂在了自己的屁股上面。

趙庸也恨不得一巴掌把這個丫頭給拍下去就地給辦了,可是他還是忍住了,這個丫頭的事完成了,可是還有青兒呢?

「對了,青兒呢?」

趙庸想到這裡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他才發現自己已經感應不到青兒的氣息了,心裡的那股邪火也一下卸去了,他的心裡也頓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別不是燕兒弄出的動靜太大了,以青兒的實力根本擋不住那麼低的氣溫給凍壞了吧?

燕兒聽到趙庸的話,也沒心思鬧了,從趙庸的身上蹦了下來:「青兒姐姐!青兒姐姐!」

可是燕兒的喊聲只換來一陣陣的迴音。

「燕兒,趕緊把這裡的冰霜弄掉!」

趙庸也是慌神了,按說這裡是十分隱蔽的,就是魘魔也不可能到達這裡,更何況這裡以前還是光明神神識的所在,那魘魔更不可能來到這裡了,恐怕要躲避還來不及呢。

其他的人也是不可能到達這裡的,除非那土重帶人過來,或者有像自己一樣掌握了土重的土隱之術,否則不可能來到這裡,要是因為燕兒而傷害了青兒,趙庸連死的心都有了。

燕兒也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了,當下運起靈氣,把那些凝結了的水元素散去,那些覆蓋在四面八方的冰霜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消退,不一會兒的工夫,地下宮殿就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快去找找!」

趙庸展開了疾風訣,也不等燕兒了,就四處的去尋找青兒了。

燕兒也是展開趙庸教給自己的那步法,向一處方向掠了過去。

現在以兩人的實力,這地下宮殿就是再大,也根本用不了多少的時間,趙庸有疾風訣,燕兒雖然是一個魔法師,但是有趙庸的那步法,他們也就是片刻的時間就搜遍了這地下宮殿,可是哪裡還有柳青兒的身影?——柳青兒失蹤了! 趙庸和燕兒不甘心,把這地下宮殿仔仔細細、每個角落都找遍了,可是依然沒看到柳青兒的影子。

「庸哥哥,怎麼辦啊?」

南宮燕兒滿眼的淚花,就差失聲痛哭了。

「不要急!這裡是和外界隔絕的,青兒不可能就這樣憑空消失的!」

趙庸冷靜了下來,這裡自己雖然來過不止一次了,但是也從來沒有仔細的檢查過這個地方,自己從這裡得到那些符文和聖光之心,這裡的書籍什麼的也被自己搬空了,但自己從來沒有想過這裡還有什麼自己沒有了解到的。

柳青兒是第一次來到這裡的,當初青兒離開的時候,趙庸認為這裡是安全的,就算青兒隨便走動,也不可能會走失,所以趙庸也放鬆了警惕,一直在關注著燕兒,這其間也沒有其他的動靜,難道這裡面還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機關嗎?或許柳青兒無意間觸動了進去也說不定。

「可是青兒姐姐確實不見了,庸哥哥,你快點想想辦法啊?」

「等等,讓我想想!」

趙庸這個時候不能亂,要是自己亂了,就更沒有頭緒了。

自己的符文就是從這裡得來的,那些符文原本就是在這座宮殿四周的牆壁上的,自己只能看看,把那些符文在重新導入到牆壁上,是不是就能發現寫什麼呢?

趙庸說做就做,他的心念一起,那金色的符文就從經脈之中運轉之手掌之上,然後被他導入到宮殿的牆壁之上,等那些符文完全躍然牆壁之上,這裡依然沒有什麼動靜。

趙庸不甘心,收回符文然後一座宮殿一座宮殿的去試,也沒有什麼動靜,等最後一座宮殿完成的時候,他也是泄氣了。

「青兒姐姐,對不起,都怪我,要不是我,你也不會走失的!」

燕兒的眼淚嘩嘩的下來了,絕望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埋頭痛哭了起來。

趙庸見到如此傷心的燕兒也不知道怎麼去安慰她了,自己的心裡何嘗不擔心青兒的安危呢?可是自己卻不能把這種擔心更加明顯的表現出來,自己必須冷靜下來想辦法去解決,青兒絕不能就此失蹤,自己一定要把她找出來,否則怎麼對得起柳雲山和柳岩?

別說是柳雲山和柳岩了,就是自己的這一關也過不去,自己曾經信誓旦旦的保證不再讓她受到什麼傷害,而且這一次還是跟自己出來的,如果真找不到的話,那自己就在這裡陪她,如果她靈心有知,定會感應到她並不孤獨。

「靈祖,你還在嗎?」

趙庸也是無計可施了,只能求助於靈祖了。

「小子,青兒丫頭的事我也無能為力,或許她有她的造化,也不一定是壞事!」

「這人都不見了,還能是什麼好事嗎?」

趙庸也是對這個老妖精無語了,他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小子,你不是有那個什麼空間精靈的小傢伙嗎?你讓它試試看,能不能感應到這裡有沒有其他空間的存在!」

「噢!我怎麼把它給忘了!素兒,你出來感知下,這裡面還有沒有另外的空間?」

趙庸一拍自己的額頭,恍然的說道。

隨著趙庸的召喚,那空明的空間精靈就閃現在趙庸的面前,然後冥思似的閉目感應器周圍的情況來。

「回主人,我先前被爆炸弄的能力有所減弱,在意識里只能看到模糊的一片綠蒙蒙的一片,至於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了!」

不一會那空間精靈素色就睜開眼睛對趙庸說道。

「綠蒙蒙的一片?」

趙庸皺了皺眉頭,這是什麼意思?那這裡到底有還是沒有另外的空間呢?

「嗯嗯!」素兒點點頭,這是它能力感知的極限了,由於先前受到那爆炸的衝擊,靈識受損,它也只能感知到這樣的程度了。

「庸哥哥,有什麼情況了嗎?」

南宮燕兒聽到他們的對話也停止了哭泣,慌忙的站起身來,抓住趙庸的胳臂淚眼中帶有驚喜的問道。

「有點,但是還不是很明確,你等下,讓我再想想!」

趙庸也不知道那素兒所說的綠蒙蒙的是什麼,也沒法回答燕兒的問話,也只能問問靈祖,看他是不是知道點什麼。

「靈祖,以你判斷,素兒所說的綠蒙蒙的一片是什麼?」

「嗯……」靈祖沉吟了一下,「其實這個你也應該能想得明白,這裡你曾經得到什麼你自己心裡清楚吧?是不是和這個有關!」

「我在這裡得到的也就是兩樣東西,一個是這宮殿上的符文,兩一個就是那聖光之心了。」

「嗯,那聖光之心是光明神弄出來的東西,從這個你能想到什麼?」

「光明?綠蒙蒙?」趙庸喃喃的說道,他內心突然一動,「靈祖,莫非這聖光之心在這數十萬之內,孕育出來了一個綠色的世界?」

如果要趙庸解釋的話,那就是這樣了,數十萬年的漫長的時間,雖然那聖光之心被封閉了起來,但是它所在的地方還是充滿靈氣的,光能孕育萬物,要說孕育出來一個綠色的世界來,那絕對說得過去的。

「這個也只是我們根據萬物之間的相生相長的一種猜想,到底有沒有我也是說不準,不過那空間精靈感應到的也應該沒錯,它本身就是空間元素生成的,它對空間的感知,要比我們人為的修鍊出來的空間之力要靈敏多了,可能是受限於空間之外的空間的緣故,所以感知到的還不清晰。」

靈祖對趙庸的幫助也只能限於這些了,在他沒有徹底的凝聚成形之前,他的能力也是有限的。

「哦,那靈祖知不知道如何進入到那空間?」

趙庸急切的問道。

「這個不知道,如果那空間精靈都沒有辦法進入的話,我哪裡會知道?我的能力在凝聚成形之前,也只能幫你到這裡了,剩下的事只能靠你自己了,你再問問那個小傢伙是不是能打開去那個空間的通道,如果不能我也無能為力了!」

靈祖對趙庸這個傢伙也是無語了,自己要是知道還能跟他在這裡啰里啰嗦說那麼多的廢話嗎?自己直接把他弄進那空間就完事了。 「庸哥哥,怎麼樣?你想到了什麼辦法沒有?」

燕兒見趙庸久久沒有說話,也是有點著急了。

「暫時沒有!」

趙庸無奈的搖搖頭,靈祖也是不知道那空間到底在不在,就是在他也是沒有辦法進入那也是枉然,看來只能把希望寄予空間精靈素兒了。

「啊!那怎麼辦啊?」

燕兒見趙庸想了半天也沒想出辦法來,頓時悲從心來,眼淚又啪嗒啪嗒的落了下來。

「素兒,你在仔細的感應下,能不能確定那綠蒙蒙的到底是什麼?如果是另外的一個空間,你能不能想法進去?」

趙庸現在也不不知道給燕兒丫頭說些什麼,只能看看那空間精靈有沒有辦法啦。

「回主人,我已經儘力了,我感應不清楚那到底是什麼,所以也沒有辦法進去。」

空間精靈素兒也沒有再試試,直接的破滅了趙庸僅存的一點希望,剛才它也是盡它的全力了,既然第一次都沒辦法感應清楚那到底是什麼,第二次就更不可能了,就是它感應另外的空間也是要消耗靈識的。

「庸哥哥,難道我們就沒有辦法找到青兒姐姐了嗎?」

燕兒淚眼婆娑的看著趙庸問道。

趙庸正想點點頭回應燕兒的話,眉心的綠炎卻突然的跳動起來,他的心裡也是一動:難道這綠炎有什麼發現?

趙庸的心念一起,那綠炎就歡快的跑了出來,然後在宮殿四周的牆壁上來回的逡巡,還不時的撞向那牆壁。

「難道那另外的空間在牆壁中?或者在牆壁之外?」

看到那綠炎的舉動,趙庸也是有點明白了,這綠炎雖說是自己從普通的炎火里分離出來的,但是它的成長壯大卻是靠自然界中植物的生靈之氣滋養的,所以對生靈之氣也是最為敏感的,但是要說那之外的空間在牆壁之中或者在之外也太離譜了!

「對了,我怎麼把這個給忘了呢?」

趙庸猛然的一拍額頭,突然的說道,把燕兒也給嚇了一跳。

「庸哥哥,你是不是想到什麼了?」

燕兒隨即也是驚喜的問道。

「嗯,我來試試看!」

趙庸突然想到了自己第一次進入聖域空間的時候的情景,自己是和牆壁上的符文發出的金光對抗,然後誤打誤撞的進入了那聖域空間,得到了那聖光之心的,這本辦法是不是對綠炎同樣適用呢?趙庸想到此,再次的運起那符文,然後導入到那牆壁之上。

空間辣女太剽悍 那綠炎見到趙庸把符文導入的牆壁之上以後,也變得興奮起來,綠色的光芒也開始從身上散發了出來,似乎是受到綠炎光芒的感召,牆壁上那些符文也開始散發出金色的豪光,綠色和金色光芒一時間交相輝映,強度也是越來越盛。

「呵呵,有戲了!」

趙庸心下也是大喜,看來自己的想法是對的,這和自己進入那聖域空間的時候情況差不多,但是到底還是不是那個聖域空間也只有拭目以待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