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長老,你又害怕了?”看到玉龍谷雙手顫抖,玉龍剛不由大笑道。但片刻過後,他臉色再次陰沉起來:“這件事,交給你去做,要是做不好的話,同樣將你逐出家族!”

他口氣強硬,好似玉龍谷不按他意思去做,他真會將玉龍谷逐出家族一般。聞聲,玉龍谷臉色徹底大變,人總要講究敢情,滴水之恩涌泉相報,玉龍飛有功於家族,不論他是否還在,他父親的靈位始終要供奉在祠堂中,而且還要將他父親的祠堂供奉好,這就是玉龍谷,一個普通平凡的家族長老,但有着一顆不平凡的心。

儘管有着被驅逐出家族的風險,但他還是極力說道:“族長,就算你今天把我趕出家族,或者不把我趕出家族也罷,我都要告訴你,只要玉龍林靈位一出祠堂,家族定然滅亡,對了要是你容不得我在家族的話,我可以走,但並不是你趕走的!”此刻的玉龍谷最終下定決心。

此地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玉龍谷都鬍子一大把,他不信離開家族他活不了。

這樣的選擇,這樣的態度,着實出乎玉龍剛意料,這還是對自己百依百順的大長老嗎?玉龍林這小子,生前可是他最唾棄的,當日將玉龍林趕出玉龍家族,就是他的主意。此刻竟然大義凜然,好似自己就是千古罪人一般,實在想不通的他,大袖一揮,仰天大笑:“玉龍谷,你可真是好笑,當日你驅趕玉龍林,和今日與我說話的口吻,竟然大相徑庭,我就想問,你這樣做玉龍林會原諒你?”

他的話很有道理,玉龍林被逐出家門,正是拜玉龍谷所賜。不過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此刻的玉龍谷已頓悟明白,就算已經死去的玉龍林不原諒自己,但他自己也想努力爲玉龍林的靈位爭取一席之地。

抑制住情緒後,他才緩緩講到:“玉龍剛,玉龍林被逐出家門確實拜我所賜,不過現在的我想明白了,家族榮譽什麼的都是狗屁,唯有親情血肉纔是正途,枉你活了這麼多年,這點道理都沒明白!”此刻的玉龍谷,終於將心中積攢數年的憤恨噴了出來。

被玉龍谷罵的狗血淋頭的玉龍剛臉色大變:“玉龍谷,你不想活了!”他身爲族長,他有着自己的高傲,被玉龍谷這樣罵,他臉面往哪擱?就算跟前沒外人,但他依然受不了玉龍谷的辱罵,頃刻間他氣息混亂,揹負着的雙手舉過頭頂,想要朝玉龍谷拍去,可是當他將手擡起後才發現,此刻的玉龍谷已握起拳頭,冷漠的望着他:“玉龍剛,平日裏我對你低頭哈腰,是因爲你沒徹底惹怒我,現在你已經徹底惹怒我!”話音剛落,他指着玉龍剛的拳頭,直接朝玉龍剛胸膛打去。

啪啪,砰砰!

本還平靜的閣樓,隨着兩人打鬥,頓時變得不安穩起來,一隻只拳頭,一道道龍氣將閣樓震得嗡嗡作響。

而就在兩人激戰正酣時,數千身穿鎧甲的士兵一時間衝進聖林鎮,使勁朝四周呼喊:“聖林鎮的各方勢力,我們乃達斯特帝國軍隊,你們國家已經淪陷,要是還想爲自己留一條活路的話,趕緊歸順我們。不然殺無赦!!”

“什麼?”喊聲剛落,衆人眉頭都緊皺起來:“國家淪陷?沒聽說斯坦城那邊有戰事,爲什麼國家就淪陷呢?”

就在他們疑惑時,一道氣息強悍的身影,忽然從遠方飄來,冷笑着望着他們:“哈哈,你們不信?要不信的話,就給老子站出來!”

說話之人,年紀不過四十,一身銀光閃閃的遁甲,將他映照的光彩奪目。

本還想反抗的衆人,看到此人竟然懸浮在半空中,都嚇得縮了起來。能夠飛行之人,修爲都在龍師以上,而且能夠突破尚武力防線的話,他修爲至少在龍主以上。

想明白這些的衆人,紛紛閉嘴不語,猶豫是否歸降軍隊。

而就在他們猶豫中,孫家族長孫一天忽然走了出來。雖說他們家族乃聖林鎮三大家族之一,但有着玉龍家族的壓制,他們家族已和普通家族相差無幾,眼下能轉投達斯特帝國,何嘗不是好事?想清楚這些的孫一天,在衆人目視下,緩緩舉起雙手:“孫家歸降!”

話音剛落,跟隨在他身後的孫家族人,都是朝半空中男子一拜。

見狀,半空中男子不由點了點頭:“很好,很好!”

在他點頭時,達克家族族長達菲斯同樣帶着族人走了過來:“達克家族來降!”

他們都是受玉龍家族壓迫的大家族,歸降達斯特帝國,對於他們來說,確實是不錯選擇。

望見兩個家族,都歸降達斯特帝國,玉龍剛臉色頓變。歸降達斯特帝國,意味着他們家族一方霸主地位,就將破滅。而就在他沉思中,陸陸續續又有許多實力歸降。

很快,這些雜亂實力便完全歸順達斯特帝國。

對他們觀望片刻後,沉默不語的男子才朝這些人喊道:“聽說你們聖林鎮有着富可敵國的玉龍家族,是嗎?”

“的確如此!”他話音剛落,率先歸順的孫一天立馬回答道。

“好!”得到答案的男子不由拍了拍手掌:“玉龍家族,你們可是夠堅挺!我數到三,要是你們還不歸順的話,我定用我的軍隊踏平你們家族!”說話間,他不由朝遠處的軍隊揮了揮手,頓時數千人便齊刷刷的走了過來。

“一!”

他並沒給玉龍家族思考時間,軍隊走不過來時,他無情的聲音,如同刺刀一般,深深刺痛了玉龍剛的心。

一時間,衆人都將目光轉向了玉龍剛。

“二!” 喊到這裏時,男子故意將聲音拉的很長,面色嚴肅,一吞一吐間就將喊出“三”。

聽着他拉長的聲音,玉龍剛心中猶如千萬個醬油瓶被打翻一般,忐忑不安,蹦蹦亂跳的心臟就要跳出來。望着面色赤紅的玉龍剛,玉龍谷不由拍了他肩膀一下,之後徑直從閣樓走下,朝着男子走去。

“玉龍谷!”看到從閣樓上走下的不是玉龍剛,而是大長老玉龍谷,衆人都議論紛紛,怎麼回事?玉龍家族帶頭的玉龍剛呢?難道他還要與達斯特帝國對抗?這個白癡,識時務者爲俊傑,這種情況下,他還不投降真是笨死。

就在他們議論紛紛中,快走到人堆中的玉龍谷忽然停了下來,怔怔的望着男子:“達斯特帝國那小子,有本事就朝我來吧!”玉龍谷聲音中盡是挑釁,好似沒把男子放在眼中一般。聞聲男子嘴角不由浮動起來:“老頭,我不屑殺你,你要是識時務的話,就帶領玉龍家族歸降我們,不然我們殺的不止是你,而是你整個家族,要是不信的話,你儘可以帶領玉龍家族與我們對抗!”懸浮在半空中的男子,已把玉龍谷當做玉龍家族的族長。

“哈哈,真是可笑!”活了鬍子一大把的玉龍谷,顯然沒被男子唬住,玉龍家族雖說和其他勢力一樣很弱小,但不同的是,玉龍家族有着可怕的存在——玉龍飛,只要玉龍飛還活着,他定會致這些人與死地。他眼下能做的只有拖時間,希望玉龍飛能感受到家族危機。

“老頭,你真以爲我在開玩笑?”玉龍谷對男子的不屑,着實惹惱了他,閒在空中的右手輕輕一揮,一股可怕龍氣便是從他手邊打出,氣勢威威朝玉龍谷打去,玉龍谷自知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望見對方打出的龍氣,他並沒傻乎乎站在原地格擋,而是迅速朝一邊撇去。

可是朝他打去的龍氣,並沒因他撇去打錯方向,掉頭一轉再次朝玉龍谷打去。“跟蹤?”玉龍谷自小到大並沒離開過聖林鎮,他不知對方打出的龍氣,竟還會拐彎?失算了的他,忙將虛弱的龍氣護在身前,好似要擋住對方這一擊一般。

砰砰!!

就在他剛做完這一切時,朝他追去的龍氣,終於準確無誤的砸在了他身前遁甲上。剎那間,這些遁甲就煙消雲散。而沒了遁甲防護的玉龍剛,一時間噴出了血,樣子十分可憐。

見狀,半空中男子不由得意起來:“老頭,你就龍徒實力,敢在我跟前叫板?實話告訴你吧,就算當年的尚武力都曾被我按在腳下,沒想到你竟然還敢上?真是不要命了!”話音剛落,他便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不過玉龍谷並沒因他的話動容,摸了摸嘴角的血跡後,再次笑呵呵的望着男子:“小子,我就是一老骨頭,這點傷對我來說小菜一點,至於你說的尚武力,我不認識也不感興趣,我只知道玉龍家族不會歸降你們,要是不服,大可再向老骨頭我動手!”

當一個人將生命看得不重要時,他就不再畏懼什麼!眼前的玉龍谷雖說修爲很差,但他在氣勢上沒輸給對手,而他的舉動,也讓猶豫不絕中的玉龍剛聯想到了什麼:“我錯了嗎?難道我真的錯了嗎?”自打成了玉龍家族族長後,他性格就變得特殊起來,每天都擺着官架子看待每個人。

被玉龍谷觸動到的他,不再顧忌什麼,手臂一揚,高聲朝男子喊道:“達斯特帝國那小子,我玉龍家族絕對不歸順!”此時的他,完全具備一族之長資格,眼不眨心不跳的望着半空中男子。

“玉龍剛?”還在猜測玉龍剛在幹嘛的衆人,望見從閣樓探出身子的他,都嘀咕起來:“這個時候,玉龍家族還硬撐?真他、媽不怕死!但就不知道他們能撐到多久!!”

在他們議論聲中,玉龍剛一步步從樓梯走下,眼不離半空中的男子:“達斯特帝國的小子們,你們給我聽着,只要我玉龍剛還有一口氣,玉龍家族就不會歸順你們!”

他話音剛落,玉龍家族弟子不由從各個方向跑來,氣勢洶洶的站在玉龍剛和玉龍谷身後。

“哈哈,你們倒是有種!”看到依然敢反抗的玉龍家族,男子不由大笑起來:“你們還真不怕死啊!哈哈!”

話音剛落,一把由他龍氣凝成的龍氣劍,刺破虛空冰冷無情的朝他們刺去。

刷刷!!

龍氣劍飛行速度,遠遠要超乎常人想象,眨眼間就來到玉龍剛跟前,準備刺進他脖子。感受到龍氣劍的玉龍剛,體內龍氣涌動,一股股流過身邊的龍氣,周旋致跟前形成一層堅實遁甲準備將他身體包裹在內。

滋滋!!

可是龍氣劍不光速度快,上面涌出的殺氣也是強烈,一接觸到玉龍剛身前的遁甲,他身前的遁甲猶如白紙一般,一捅就破完全消失在空氣中。隨着遁甲一層層被刺破,死亡氣息已是傳到玉龍剛鼻中。不過他並沒因死亡氣息將自己籠罩而畏懼,雙手舉到胸前似乎想將龍氣劍抓住。但龍氣劍飛行速度和強度,遠遠超乎他的想象。在他手剛觸碰到龍氣劍時,龍氣劍忽然劃破他的雙手,直接朝他胸膛刺去。感受到生命即將到盡頭的玉龍剛,不由將頭轉向了玉龍谷:“玉龍谷,你做的對!”

咯吱!!

話音剛落,龍氣劍便刺進了玉龍剛的皮膚,頃刻間一股血腥就飄散空中。而就在龍氣劍想再次刺進他皮膚深處時,一道影子忽然出現在男子跟前,手一揮即將刺進玉龍谷深處的龍氣劍瞬間化爲灰燼,飄蕩在玉龍剛跟前。

“你!”看到自己的龍氣劍這樣輕鬆被來人解決了,男子眉頭一皺不解的望着他。不過來人並沒搭理他,而是手一抖一把冒着火焰的長槍便展露空氣中,抽打的空氣嗚嗚作響。

聽到這股聲響的男子,頓時沒了之前的狂傲,一臉恭敬的望着來人:“請問閣下尊姓大名,我與閣下素無仇無恨,還請閣下行個方便!”他態度甚是恭敬,完全是在哀求着來人。

“剛纔你怎麼打的他,我就怎麼打你!”男子話音剛落,來人精神力遍佈整個空間,一撮撮龍火不斷在他手中灼燒,正威勢嚴嚴的朝男子打去。無奈之下,男子只好御起龍氣來抵擋。

但他與來人的實力差距太大,被他護在身前的龍氣,在來人龍火威逼下,一時間化成灰燼,樣子十分狼狽。

“這?”如此恐怖的男子,在來人跟前竟走不下一招,這頓時讓所有人臉色大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們今天不知招惹到誰,竟會引來這樣兩位大人物。

相比於他們的緊張,玉龍谷臉上可是笑意昂昂:“飛兒真是無處不在啊!但他的進步可真是恐怖!”玉龍飛離開家族時,只是一名龍徒,沒想到兩年不見這傢伙就能飛行?這樣的速度,真是隻有天才纔有。在他誇獎之時,受了傷的玉龍剛也是愧疚的望着玉龍飛:“看來我以前真是大錯特錯!”

要不是玉龍飛的出現,玉龍剛已一命嗚呼,可他還是幸運的很,在他生命面臨威脅時,玉龍飛竟然出現了,而且出現的還竟是這般瀟灑,一時間他不由向玉龍谷投去敬佩目光。

在兩人暗歎玉龍飛實力恐怖時,剛纔還飛揚跋扈的男子,竟被玉龍飛踩到了腳下,此時正一臉難堪的望着玉龍飛:“閣下,你是何人!”在他印象中,馬克帝國只有噬魂老祖修爲這般恐怖,但他萬萬沒想到的是,眼前這男子修爲不但非常恐怖,而且還比噬魂老祖恐怖幾分。

“玉龍家族弟子——玉龍飛!”

話音剛落,男子算是癱在了地上。聖林鎮這種小地方,還能出現如此恐怖之人?要知道自己在闖進馬克帝國前,可是做足了準備,聖林鎮這種小地方修爲最高的不過龍徒,比起他這名龍主,不只要低多少等級?可令自己沒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招惹到這裏最恐怖的人物!

想到這的男子,不由擦了擦嘴邊的血跡:“玉龍飛,敗在你手下我心服口服,這件事與我的兄弟們無關,還請你放過他們!”男子眼中充滿對兄弟們深厚感情,深情的望了他們一眼。

不過,玉龍飛並沒因他的話動容,冷聲笑道:“哈哈,現在你知道你兄弟們命重要了?那我要是不再這裏的話,那我家族人的命呢?”

被他反駁的男子,頓時堵住了嘴。剛纔他揚言還要滅了玉龍家族,看來玉龍飛並不會放過自家兄弟,想到這的他,不由朝兄弟們說道:“兄弟們,對不住了!”話音剛落,他舉起手掌就要朝自己面門拍去。

雖說殺戮自己見的多了,但這一刻的玉龍飛還是轉過了身。而就在他轉身的剎那,男子身體一抖,整個人瞬間就竄上半空,準備逃去。 就在男子沖天而去的剎那,之前被玉龍飛玩弄在手中的赤焰槍,悄無聲息便來到男子跟前,無情的指着男子脖子。本還想逃走的男子,被赤焰槍指到的剎那,毛骨悚然,一動不敢動的呆在半空。

等他安靜後,玉龍飛才轉過身,邪意的望着他:“想走是嗎?”他聲音冷酷的很,如同在和死屍說話一般。

聞聲,半空中的男子雙腿顫抖,整個人好似要從半空掉下來一般,不過還好他控制住了身子,纔沒導致悲劇的發生。

調整過來的他,慌忙中從半空滑落下來,雙腿跪地可憐兮兮的望着玉龍飛:“玉龍飛,饒我們一命吧,我們只是普通士兵,上面讓我們怎麼做,我們就得怎麼做,只要你饒了我們,我們定當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們!”說道這的他,滿眼中都是哀求。

玉龍飛不是善人,縱使他心軟,他也不會可憐這些人。強者爲尊的世界,弱肉強食的競爭,今天他們能雙腿跪在你跟前,哪天他們就會將刀子插進你的後背。沉思片刻後,玉龍飛不由一揚手。頃刻間一道金光由他左袖射出,在衆人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時,跪在地上的男子便被一把匕首插到心臟,面目猙獰的躺在了地上。

砰砰!

男子死去的剎那,數千士兵齊刷刷跪倒在地,有點畏懼的望着玉龍飛。不過玉龍飛並沒因他們可憐的眼神有所動容,當日他殺死尚家軍時,眼皮都沒眨一下。這一刻他更不會因他們眼神而心軟,站在死去男子跟前的他,面色凝重,只是靜靜的等候着。

轟隆!!轟隆!!

這樣的氛圍一直持續了許久,望着沉默不語的他,跪在地上的士兵,還有歸降達斯特帝國的勢力都不動聲色的低下了頭,好似在等待審判官命令一般。終於,這片沉寂被遠處傳來的轟隆聲打斷,聞聲玉龍飛凝重的表情才略微消去,滿臉興奮的望着遠方。

“這地方真他、媽的難找!”就在玉龍飛凝重表情剛剛消去時,血魔帶着慕容兄弟,便出現在他的上空,此時血魔正沒好氣的望着地上這些人。

很快,他便從空中降落下來,對着已經死去的男子望了一眼後,他滿是不可思議的望着玉龍飛:“他就是這些軍隊的統領?”

擒賊先擒王,這些士兵如此跪地,八成因爲他們首領已經被廢。

聽到他的詢問,玉龍飛不由點了點頭,之後朝遠處喊道:“陳翔,這些人由你處理!”話音剛落,他轉過身就朝玉龍家族走去。

“這些人都是?”看到降落下來的血魔三人,還有遠處龐大的人羣,玉龍剛和玉龍谷眉頭不由一皺:“他們都是玉龍飛的手下?”

在他們百思不得其解時,已經走過他們身邊的玉龍飛,忽然轉過頭朝玉龍谷問道:“大長老,小翠是否在院中?”現在的玉龍家族,除了擺放父親靈位的祠堂,還有小翠外,沒有一處值得玉龍飛留戀。

被他詢問到的玉龍谷,臉色驟然大變:“她不是跟着你一起出去的嗎?”

“跟着我一起出去?”大長老話音剛落,玉龍飛不由大吃一驚。當日他隻身一人離開家族,難道小翠在他離開後跟着出去?想到這的他,臉色頓時鐵青。雪域草原中的狼,豈是她弱女子可以對付的?

“難道沒有嗎?”看到玉龍飛苦澀的表情,玉龍谷便知大事不好,因此臉色一沉暗歎道:“壞了,壞了!”

“這個不聽話的妮子!”小翠離開家族,頓時讓玉龍飛心神不寧起來,但現在的他,除了給小翠祈禱外,別的什麼都幫不上。調整過情緒的他,面色再次凝重,之後快步朝玉龍家族祠堂而去。

在他走後,陳翔帶着玉龍軍,還有數千頭白極赤煉狼就衝了過來,之後這些狼對着士兵就是狂咬不止。

咯吱,咯吱!!

一聲骨頭碎裂聲,頭顱爆炸聲,伴隨着鮮紅的血液,將寧靜祥和的聖林鎮整陪襯的如同地獄一般。許多膽小的人,見到這一幕,不禁癱倒在地,眼中盡是恐怖之色。但這些狼好似沒有傷害他們意思,將士兵們咬死後,就沒有攻擊任何人,靜靜躺在地上,滿足的望着地上的血肉。

這邊平息的剎那,玉龍飛同樣來到了玉龍家族祠堂。此時,幾株龍炎草依舊如當初那般,在他父親靈位下,不斷冒着龍氣。儘管這樣,他父親乾淨的靈位,已經開始腐爛,估計用不了幾天,這塊靈位就將徹底報廢。

拿起靈位的玉龍飛,望着腐爛的靈位,心中那種自責再次涌進心頭:“父親,飛兒來看你了!”兩年的時間雖說不長,但玉龍飛卻如隔千年沒見他父親一般,不斷用手撫摸着靈位。

頃刻間,他父親帶他參加測試前的笑容,再次浮現他腦海中。此時的他還記得,父親唯一一次沒喝酒,就是帶自己參加測試那天,而那一天也宣告了父親的死亡。

對着靈位摸了又摸的他,終於將心中的悲憤隱藏起來,緩緩將父親的靈位裝進紫金戒:“父親,這個地方不安全也不好,飛兒帶你去最好的地方!”

自己每一次離開家族,他家族都會遭遇大的變故,這一次終於讓玉龍飛下定決心,要帶父親離開這個地方,去更好的地方。可就在他剛把靈位拿走的剎那,玉龍家族老祖的靈位,忽然癱倒在地,後面密密麻麻文字正映入玉龍飛眼簾

砰砰!!

玉龍駒——玉龍家族老第一任族長,玉龍家族創始人,擁有極品龍尊修爲,跨海殺蛟,偶然獲得一枚戒指,但無法參透其中玄機,爲了參透戒指玄機,沒日沒夜沉思,最終因心力交瘁而亡。之後這枚戒指,跟隨玉龍駒成了家族祭拜的對象。

看到這段文字時,玉龍飛右手中指上的紫金戒,紫光一現,好似受到什麼刺激一般,但片刻後光芒再次消失,恢復到和原來差不多。

隱隱感覺到紫金戒變化的玉龍飛,不由將目光掃向紫金戒:“莫非上面說的戒指是紫金戒?”想到這的玉龍飛,不由將玉龍駒的靈位拿到手中,想看看上面有沒有對戒指的描述,但當他將靈位拿起來後才發現,除了剛纔介紹的那段文字外什麼都沒有。

實在看不出倪端的他,只好再次將玉龍駒的靈位擺放回去:“老祖,剛剛驚擾到您,不好意思,玉龍飛此次離開家族不知什麼時候能回來,至於祠堂還能否存在,就看玉龍家族的造化!”對着靈位一拜後,他再次轉過身朝着祠堂外面走去。

可是令他沒想到的是,他剛走幾步玉龍駒的靈位再次掉落下來。被驚動的他,隨即轉身過來,疑惑的望着玉龍駒靈位:“老祖,您是要告訴我什麼嗎?”以前玉龍飛來祠堂,並沒碰見這種狀況,現在遇見這種狀況無不讓他大吃一驚。

走回來的他,對着靈位拜了一拜,就要將靈位放回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