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你個大頭鬼,這才剛出來你就不要老娘了啊,」毒玫瑰白了他一眼嬌嗔道,她知道擎攝夢只是嘴上說說而已的,但還是忍不住調笑了他一下,

擎攝夢也不是木訥的人,他能夠聽出毒玫瑰話語之中濃濃的愛意,笑著撓了撓頭,很霸氣的將毒玫瑰攬進了懷裡笑道:「我怎麼捨得把這個小野貓給放走呢,我還指望你給我生一大堆胖娃娃呢,」

「你倆就別tiaoqing了,沒看到老大的臉那麼陰沉嗎,」蒼穆緊跟兩步走到了毒玫瑰他們身邊,直接出言打擊這兩個老情人兒,

雖然楚凌飛獨自一人走在前面,但對於身後發生的一切他卻能夠一點不落的聽到,包括剛開始金童和武易嘴裡所說的自己身上的變化,自己確實變了,不再像以前那樣大喜大悲了,經歷了那麼多,他已經看透了修鍊一途中的生離死別,只有自己的實力達到最強,才能保護所有的人,

同時,他也看到了非常恩愛的擎攝夢和毒玫瑰,說實話楚凌飛現在相當的羨慕,他是多麼希望自己能夠想他倆一樣,從此安安靜靜的呆在這個罪惡之都,當他們的土霸主,假如自己能和紅桃夭一起找一個隱秘的地方安安穩穩的度過以後的日子那該多好啊,

但是,自己的責任不允許自己這麼做,他楚凌飛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家人等著自己去救,而且還有一大堆的謎團等待自己去探索和破解,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剛才的路上楚凌飛已經確定了自己的目標,等到時候自己到達神界幫助界王神解決了問題之後,他就帶領著紅桃夭和自己的兄弟們一起去一個隱秘的地方,除了修鍊以外大家有空了就相互切磋,沒事了去呆著紅顏去外界溜達幾圈,這樣的生活確實很愜意, 「攝夢大哥,就到這裡吧,保重,」一天之後,楚凌飛他們重整心態,準備離開罪惡之都返回卡斯拉帝國了,楚凌飛回頭向擎攝夢和毒玫瑰說道,

「恩,好小子,保重,」擎攝夢重重的在楚凌飛的胸口捶了一拳,笑著說道,說實話,雖然和楚凌飛在一起呆的時間並不長,但他心裡實實在在的看好楚凌飛,

以前自己的生活除了出任務就是修鍊,一切都那麼的平淡無奇,跟著楚凌飛去罪惡之都溜達了一趟之後不但圓了自己這麼多年的夢,最終抱得美人歸,而且還見證了楚凌飛他們幾個不離不棄的兄弟情義,確實很知足,

「恩,」楚凌飛重重的點了一下頭,慢慢的轉過身跟上了兄弟們的腳步,雖然自己就這樣離開了,但這兩年的罪惡之源的探險自己永遠不會忘記的,這裡自己經歷了太多,本身的實力也發生了實質的蛻變,而且還窺竊到了很多不為常人所知道的秘密,

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無論大家有多麼大的不舍,都得離開了,自己幾人還有更加重大的使命要做,在罪惡之都呆了兩年已經浪費了很長的時間了,

「老大,我們直接回卡斯拉城了嗎,也不知道莫武那小子怎麼樣了,」現在大家身上都沒有太大的壓力了,金童笑著說道,雖然他是沒壓力了,但楚凌飛本身的壓力還是很大的,自己一定要盡最大的努力去提升自己的修為,讓自己有足夠的實力去保護身後的人,

楚凌飛點了一下頭說道:「恩,我們先去兩國邊境那邊把小火給叫上,然後直奔卡斯拉城,我們的時間不多了,」說到這裡楚凌飛想到了還在兩國邊境的怒火,這接近三年的時間過去了,小火的實力應該也會增長很多吧,不知道體型會不會比以前更大,

「好了,別多說了,抓緊趕路吧,我們這一路就當進一步的煉體吧,」剛才楚凌飛說著話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一個主意,旋即提議道,

一聽要鍛煉身體了,憐兒第一個表示同意,憐兒從來沒有忘記自己心中的目標,她自己也有了壓力,雖然平時憐兒不怎麼修鍊也達到了宗階的修為,但真的修鍊起來也不是那麼簡單的,畢竟修為越高,往上進步的速度也會相應的變慢的,無論多大的苦難,憐兒依舊還記得自己與新月斬的器靈之間的約定,

「那就走唄,」

「你們覺得以你們現在的修為這種長時間的奔跑會對你們有多少益處啊,」楚凌飛一臉壞笑的說道,

「呃…」看到楚凌飛這個樣子,他們幾個有了一種上當的感覺,總感覺跌進了楚凌飛原先設定好的坑裡一般,

「呶~」楚凌飛不再多說話直接從儲物項鏈之中拿出了一大堆的東西,他們幾個定睛一看,正是在罪惡之源之中將那個鋼鐵巨蠍解體得來的那種特殊金屬,這金屬不屬於混元大陸,不但非常堅固,而且還奇重無比,確實是絕佳的煉體器材,

「我們每人根據自己的能力極限在選取適合自己的金屬,然後保持最快的速度前進,不必等別人,盡量把自己的極限給逼出來,只有不斷的到達極限,每個人的體質才能不斷的進步,才能達到預期的效果的,不然的話,練了也是白練,」楚凌飛自己挑選了一大塊特殊金屬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之上,示意他們幾個也這麼做,

每個人都根據自己的情況選取了適合自己的金屬,一切準備妥當,就等楚凌飛發布號令了,但這時候幾人的眼睛都落在了不斷努力的憐兒身上,憐兒正在費力的將一大塊金屬往自己的肩膀之上搬,但那塊金屬太大了,憐兒根本就搬不起來,即使扛到了肩膀之上,能不能走得動還另說呢,

楚凌飛無奈的搖了搖頭朝著憐兒走了過去,笑著說道:「憐兒,你換一塊小的吧,這塊遠遠超過了你的身體極限,」

「不,我要抓緊時間變強,」憐兒撅著小嘴抬起頭看著楚凌飛說道,小臉上充滿了倔強,

他將自己的肩膀上的金屬拿下來,雙手按住憐兒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憐兒你要知道,修鍊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必須一步一個腳印的前進,這種事急不來的,」說完話楚凌飛按照憐兒現在的能力幫憐兒挑選了一塊適當的重物放到了她的眼前,

「好吧~」最終憐兒妥協了,聽從了楚凌飛的意見,把那個大塊頭放下了,急忙彎腰將楚凌飛挑選的重物抗了起來,笑著說道:「凌飛哥哥,我好了,我們出發吧,」

看到憐兒所做的事,楚凌飛欣慰的點了點頭,只要憐兒是始終保持著這顆要強的心就好,以她的條件,用不了多久實力就會提升很快的,至少這一路之上她的肉體絕對會發生質的提升,因為憐兒以前沒有修鍊過身體,她現在的肉體還是相當羸弱的,

到現在楚凌飛一直奉行一個觀點,無論是哪個系的修鍊者,只有將自己的肉體練強那才是王道,因為在任何攻擊面前,只要自己能夠承受的住那敵人在自己手裡還不等同與切菜啊,

一揮手將地上剩下的金屬收起來,楚凌飛又把自己的重物抗在了肩膀上,開口喊道:「兄弟們,跟我沖啊,」

說完這句話之後,楚凌飛速度瞬間提升,腳下彷彿生風一般唰的一聲朝著前面沖了過去,雖然身上有著重物,但楚凌飛的肉體強度本來就很強,這點重量對於他還是沒多少壓力的,他此舉就是為了兄弟們煉體的,

雖然對自己的身體沒什麼大的影響,但是照楚凌飛這個速度的話時間長了也會疲憊的,長時間的疲憊之後漸漸的就會接觸到肉體的極限,在極限的時候還繼續堅持下去的話就很有可能達到一定程度的突破,

對於自己和兄弟們之間的實力差距楚凌飛也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迂迴前進,在自己快要感應不到他們的氣息的時候初楚凌飛就會原地返回,背著重物飛速朝著他們奔回去,回身迎接他們,在接到了之後再次往前跑,

轉眼之間,一周的時間過去了,每個人都換過自己身上的重物了,更換重物最頻繁的不是楚凌飛,也不是肉體強橫的妖刀,而是最為柔弱的憐兒,這段時間楚凌飛又一次見證了憐兒的成長,這個懂事的孩子一直在堅持著,始終在心裡默念自己的目標,並沒有因為自己是一個女孩子而有任何的矯情和懈怠,

每到有時候楚凌飛都會看的難受,看到憐兒肩膀之上磨破了的衣服,楚凌飛就一陣心疼,因為憐兒原本的身體很弱,白白嫩嫩的皮膚在接觸到這些金屬的時候總是發生各種紅腫和青紫,有的地方甚至會滲出血絲,

但她一直咬牙堅持著,絲毫不在乎酸痛的肩膀,也不在乎汗流浹背甚至混合著泥土流淌下來的污穢,她卯足了勁頭,盡量使自己跟上大家的腳步,完完全全的一副女漢子的表現,

憐兒的這一表現確實是楚凌飛沒有想到的,畢竟憐兒沒有吃過太大的苦,她能夠堅持下來確實很不容易了,其他兄弟也被憐兒的所作所為所感動,怕被這個小丫頭給比下去,他們也都很賣力的鍛煉,不斷往自己的身上添加重物,

「堅持,」再一次,憐兒接近了身體的極限,呼吸異常沉重,腳步蹣跚,不時還來一個踉蹌,楚凌飛就這樣跟著她的身旁一直出言鼓勵她,卻從來沒有出手去扶過憐兒,不是楚凌飛心狠,而是他相信憐兒能夠戰勝自己,完成突破的,

漸漸的憐兒呼吸虛弱甚至出現了衰竭,這就是極限之中的極限,也是突破身體極限最關鍵的時刻,楚凌飛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生怕出現點什麼意外,不久楚凌飛就看到憐兒小臉通紅,豆大的汗珠沿著兩頰滑落,憐兒依舊在堅持,她現在已經不能夠呼吸了,身體的機能已經出現了間歇性的失去生機,

突然,憐兒的頭頂之處騰的一聲冒出了大量的白氣,緊接著憐兒的腳步慢慢恢復了原來的速度,看到這一幕楚凌飛滿意的點了點頭,出現了這種現象就表示憐兒已經戰勝了自己的身體,又一次突破了極限,

這種情景,一路上一共發生了九次,憐兒憑藉她驚人的毅力在這一周之內接連突破了九次,讓其他兄弟們甚至楚凌飛都感到不可思議,這已經不足以用神童就能夠來形容的了,

「好了,憐兒,我們休息一下,前邊有了泉水,我們大家都清理一下,這裡應該距離兩國的邊界不遠了,小火應該也會感應到我的氣息自己趕過來的,」楚凌飛在憐兒髒亂的頭上揉了揉,憐愛的說道,

「小火是誰啊,也是一個大哥哥嗎,」憐兒從來沒有見過小火,一時間好奇心變得非常重,

楚凌飛緩緩的搖了一下頭說道:「他是凌飛哥哥的朋友,是一頭赤焰蒼龍,」

「呀,,」一聽是龍憐兒雙眼瞬間冒光,她可從來沒有見過真的巨龍啊,

這時候一團火紅色東西迅速的朝著楚凌飛飛奔而來,一下子融進了楚凌飛的身體之內, 「恩,」雖然大老遠楚凌飛就看到了這團火紅色的奇怪東西,但是從中他並沒有感覺到任何有威脅的氣息,相反的反而有一絲的親切感,所以他就沒有做任何的阻攔,任憑這團火紅色的怪異物體鑽進了自己的身體之內,

雖然楚凌飛很淡定,但是其他兄弟們可不是這麼想的,他們看到那個火紅色的不明物體進入了楚凌飛的身體之內瞬間不淡定了,急忙衝過來關切的問道:「老大,你沒什麼事吧,剛才那是什麼東西啊,」

楚凌飛緩緩的擺了擺手沒有說話,此刻他的心思全部落在了身體之內的圓球之上了,這個不明物體確實沒有對楚凌飛造成了影響,相反的卻讓楚凌飛吃了一驚,

怪不得楚凌飛從這東西之中感覺到了一絲的親切呢,這火紅色的圓球正是怒火留下來的,在楚凌飛接近了之後瞬間就感應到了他的存在,以最快的速度就飛了過來,瞬間就和楚凌飛融合了,

現在楚凌飛正在專心聆聽著,因為這團火紅色的東西之中有著怒火留給自己的訊息,

「大哥,本來想等你們回來之後我再走的,但是我體內有一道封印發作了,我必須得回到自己家族接受更高一級的傳承,不然的話以後我的修鍊一途就徹底無望了,等了你們兩年了不見你們來,我感覺我的時間不多了,我就先回家族了,到時候你們到摧雲山山頂的蒼龍一族來就好,等那時候我差不多也就接受完必要的傳承了,那時候小火依舊能夠跟隨著你繼續征討了,好了,我能力有限,只能存儲這麼一點訊息在裡面,原諒怒火的不告而別,」

「好了,我們走吧,」楚凌飛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轉身朝著大家說道,面對大家詢問的眼神,楚凌飛繼續說道:「怒火由於本身的問題,已經回到了他的家族,剛才進入我身體之內的那團不明物體就是怒火留下來的消息,告訴了我們他的去向,叫不要擔心,到時候我們再去他們蒼龍一族尋找他就是了,」

既然小火不在,那楚凌飛他們也沒必要在這兩國的邊界逗留了,還是抓緊一切時間回到卡斯拉城跟莫武和東方易接頭吧,一直處於忙碌狀態的時候也感覺不出兄弟之間長時間的分離之情,但是現在心裡一想到要回去了,楚凌飛竟然有一種立馬飛回去的感覺,這應該就是老人們嘴裡常說的近鄉情更切吧,

「老大,我們不要煉體了,我現在想要立馬回去找莫武那小子,也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麼情況了,會不會還和以前一般二啊,」金童走到楚凌飛身邊笑著說道,說實話,不止楚凌飛心裡有這樣的想法,大家都是一起共患難的兄弟,彼此之間的感情比天高,都想要快點見到彼此的,

雖然楚凌飛心裡也有這樣的想法,但是他不能同意金童的提議,首先大家的修為還沒有得到多大的提高,另外就是回到卡斯拉城之後,兄弟見面,修鍊的時間會變的更少的,旋即他搖著頭說道:「不行,不止不能放棄必要的煉體,我們還要加大難度,」

楚凌飛說完之後,又把那些沉重的金屬拿了出來,兄弟們的修為在大家看來都挺不錯的了,但是要去米雷達帝國的楚家,自己這點修為可真是不夠看的,先不說楚家那位擁有著皇階老祖宗,單單楚家龐大的勢力所擁有的雄厚底蘊就不是自己能夠撼動的了的,

楚凌飛心裡清楚,自己想要把自己的父母給救出來就必須通過一定的手段把他們震懾住,不然的話,他們一族長久以來養成的高傲可不會把自己幾個小蝦米放在眼中的,

「啊,老大,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恨了,不止對自己恨,對我們兄弟也恨,」聽到楚凌飛否決了自己的提議,金童斜著眼埋怨道,希望楚凌飛能夠把自己的計劃給取消掉,

楚凌飛笑了笑把一大塊金屬放在了金童的肩膀上,拍了他一下說道:「你小子想想吧,這兩年我們一直都在冒險,沒多少時間修鍊,你是不是想在剛剛見到莫武的時候就被莫武給打壓的找不著北了嗎,那我們這幾年出來歷練豈不是全部白費了嗎,你想讓你老大被莫武他們兩個笑話嗎,」

對於金童的懈怠楚凌飛很是不滿,他心裡也清楚,以莫武和東方易的天賦,在兩年之內達到君階的修為並不難,到時候真得會被那兩個小子打臉的,自己千里迢迢帶著這幾個傢伙出來歷練,非但沒有得到什麼好東西,反而把自己的修為給落下了,這才丟人呢,

「行,老大,為了回去虐莫武和東方易那兩個傢伙,小弟我拼了,」一聽莫武要騎在自己脖子之上挑釁自己,金童頓時不淡定了,直接接受了楚凌飛的意見,背著一大塊金屬朝著前面跑了出去,

「這小子,」對於金童的突然轉變楚凌飛很是無語,他還準備了一大堆說辭準備把他說服呢,沒想到一句話就把他的血性給激發了出來,

「那大家走吧,」楚凌飛單手一招,對著前方霸氣十足的說道,同時叮囑憐兒道:「憐兒,千萬不要因為急於求成導致自己的身體承受不住煉體的極限,這也是非常危險了,你一定要量力而行,」

看到楚凌飛鄭重的樣子,憐兒重重的點了點頭,答應了楚凌飛的建議,

一路上大家誰也不服誰,彼此之間除了比試背上的重量之外,還在奔跑速度之上比拼了起來,其實他們現在競爭的對手還多了兩個,那就是身在卡斯拉城的莫武和東方易,兄弟七個,誰也不想做那個墊底的人,誰都想憑藉自己的修為傲視所有人,但是他們幾個都是天賦極高的人,想要使自己的修為領先其他人那麼多確實很難,也可以說這根本就不可能,



半個月的時間轉瞬即逝,楚凌飛他們趕路的速度並不快,相反,他們行進的速度可以說在他們這個修為算是很慢的了,因為他們在趕路的同時還要煉體,在身體達到極限之後還要通過很長時間的修鍊還回復自己這段時間以來損耗的修為,

遠遠看去,卡斯拉城的輪廓已經能夠依稀看到了,看到了熟悉的輪廓楚凌飛心裡說不出的親近,自己在這卡斯拉城呆的時間也不短了,離開的這兩年多的時間,這裡還是原來的樣子,至少在這裡看去沒有看到有別的變化,

「凌飛哥哥,這就是你原來的家鄉嗎,」憐兒好奇的問道,

「家鄉,不,這是凌飛哥哥后來入住的地方,凌飛哥哥的家鄉也是一個小山村,那裡沒有什麼修鍊者的,」楚凌飛走到山坡頂端笑著說道,一陣輕風吹來,將楚凌飛的頭髮吹散,他貪婪的呼吸著這股熟悉的氣息,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走吧,」楚凌飛長長舒了一口氣,笑著說道,自己馬上就要見到那兩個小子了,沒必要在這裡胡想八想的,畢竟馬上就要見面了,

剛剛進入了卡斯拉城,武易低聲說道:「老大,你有沒有感覺這卡斯拉城現在變了啊,」

「恩,確實有點,但有說不出哪裡變了,但感覺確實有點不一樣了,」楚凌飛點了點頭說道,然後把跑到一旁的憐兒拉了回來,

「我們先去東方易那裡吧,他在他們家族的地位比較穩固,現在應該已經坐上族長位置了吧,」楚凌飛繼續說道,來到了卡斯拉城自己心裡說不出的興奮,不止是要見到另外兩個傢伙的緣故,還有一種莫名的親切,

金童又開始出餿主意了,嘿嘿嘿的笑著說道:「我們不要從正門進去,我們可以翻牆進去,順便給東方易那小子一個驚喜,怎麼樣,」

「這個可以有,」武易很贊同金童此刻的提議,這小子雖然沒什麼好點子,不過今天這個主意確實不錯,至少能給東方易那傢伙一個不小的驚喜,自己幾人出去了這麼久東方易那小子應該也挺擔心的,畢竟城主大人可是到處通緝自己等人的下落的,

「老大,你看,他在練劍呢,」幾人像是做賊一樣,在武易的幫助之下把每個人的體內靈力波動掩蓋住,俯在東方易家的屋檐之上往裡看去,正巧看到東方易獨自一人在院子之中磨練劍術,

不得不說,這幾年不見,他手中的麒麟牙比以前更加霸氣,在東方易手中如臂揮使,劍氣內斂沒有任何的外放,不時擊打出的一擊更是爆發力極強,

「他變強了不少,」單單看東方易現在對麒麟牙的控制楚凌飛就能夠看出他修為精進了不少,忍不住讚歎道,

在楚凌飛這句話說完之後,俯在一邊的妖刀忍不住了,身體之中瞬間爆發出強大的起勁,如同大鵬展翅一般,瞬間騰身而起,一躍進入了東方易的院子之中,一個招呼也不打上來就是強勢的一刀劈出,出刀相當果斷,沒有絲毫的猶豫,

「是誰,」此刻東方易正好背對著眾人,沒有看到妖刀的樣子,就這樣背著身子大喝一聲之後,麒麟牙急速旋轉,朝著妖刀直射而來, 看到麒麟牙如同旋風一般的朝著自己席捲而來,妖刀不敢有絲毫的懈怠,這麒麟牙可是不可多得的武器,東方易看似隨手扔過來的,但妖刀卻從中感覺到了莫大的壓力,

鏗,

雖然他感到了壓力,但惡魔之刃還是狠狠的和麒麟牙硬拼在了一起,強大的氣勁轟天而起,強烈的爆鳴之聲瞬間響徹了整個卡斯拉城,東方易原來練劍的院子里更是一片狼藉,

「不可思議,東方易簡單的隨手一掃就擁有這麼強大的能量,」金童看到這兩把神兵對拼造成的效果,不覺間望塵莫及,以自己的實力絕對接不下麒麟牙這一下的,

楚凌飛輕聲說道:「不,看似隨手一擊,其實這其中蘊含了東方易積蓄很久的力量了,」楚凌飛向金童解釋了一下東方易這一招式其中的奧妙,雖然金童看不出來,但楚凌飛對於剛才的那一擊卻看得一清二楚,在麒麟牙和妖刀的惡魔之刃接觸的時候,從麒麟牙之中瞬間迸發出無數的劍氣,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大動靜的,

一擊結束,麒麟牙自動飛回了東方易的手裡,他驚訝的轉過頭,沒想到背後偷襲自己的這個人竟然能夠接下自己剛剛練就的新劍技,他一定好好好和這個傢伙切磋一下,這麼長時間一直自己一個人練劍確實相當的無聊,

但是在東方易回頭的一瞬間他愣了,心裡充滿了無盡的喜悅,他看到了很久沒有見到的兄弟了,雖然妖刀是以一種戰鬥姿態面對著自己,

妖刀咧嘴一笑,沒有做多餘的動作,剛才東方易甩出的那一劍確實強悍,卻也激發了妖刀長久以來的鬥志,他的無鋒巨闕也被拿了出來,就這樣原地懸浮了起來,兩把大刀慢慢合攏到了一起,

「老大,你快制止他啊,這一刀下去,東方家的院子可就全部化作粉末了啊,」看到妖刀就要施展自己的無上刀意,武易急忙拉著楚凌飛說道,他知道妖刀向來非常嗜戰,有種遇強越強的心態,他感受到了東方易剛才那一劍之中的力量了,想要和東方易硬拼一下,

楚凌飛將大家按住,笑著說道:「你也太小瞧東方易了吧,他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院子被毀嗎,安安靜靜的呆在這裡瞧好吧,」雖然妖刀現在鋒芒畢露,但東方易也不是吃素的,剛才那一擊他已經感覺到了東方易的進步,

「兄弟,來的好,」感受到半空之中縈繞在妖刀四周的犀利刀意,東方易非但沒有害怕,反而大叫一聲好,雙手握住麒麟牙不退反進,同樣是騰空而起,迎上了半空之中凝練刀意的妖刀,

「吼,,」

妖刀手中那個虛幻的大刀似是感應到了主人的無上戰意,狂暴的怒吼從大刀之中傾瀉而出,響徹九天,

又是一聲震天撼地的巨響響徹天地,兩人都被這股強大的對拼之力反彈而飛,妖刀的無上刀意竟然被破了,曾經連楚凌飛都異常忌憚的無上刀意竟然被東方易給破掉了,確實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但是與妖刀相比,東方易現在的情況並不好,由於自己親身接下了妖刀的刀意,他渾身的衣衫已經完全破碎,現在看上去就像是一個乞丐一般,而且臉上的潮紅一陣接著一陣,應該是受了點傷,

反觀妖刀,雖然他的無上刀意被東方易破掉了,但是他本身並沒有受傷,只是有點狼狽而已,單單看兩人現在的狀態就能夠明顯的看出來,妖刀還站著,東方易卻單手拄著麒麟牙半跪在地上,

東方易感覺到有人走近,抬頭一看,妖刀朝著他伸出了左手,剛硬的臉龐依舊如此熟悉,兩年時間過去了,妖刀比以前更加沉穩了,但他嗜戰的性格卻一點也沒變,反而愈演愈烈,

無奈的搖了搖頭,東方易伸出手放在了自己的好兄弟手中,被妖刀一把拉了起來,

妖刀沒有任何動作,直接將東方易給抱在了懷裡,兄弟兩人兩年多沒見了,沒有多餘的話語,沒有多餘的動作,只是一個簡單的擁抱,所有的情感都在這一抱之中,

「咳咳~刀哥,你悠著點,我還有傷呢,你剛才下手太狠了,」被妖刀抱著多少有點尷尬,妖刀輕咳了兩聲說道,

妖刀也意識到了自己的行為,也想到了東方易現在身上確實有傷,急忙將他鬆開,並且還往他嘴裡塞了一枚楚凌飛留給自己的療傷葯,這葯他一直不捨得用的,現在毫不猶豫的就塞到了只有輕傷的東方易嘴裡,

東方易把葯咽下去之後,朝妖刀問道:「老大他們呢,」

妖刀依舊不能說話,朝著遠處的屋頂示意了一下,東方易朝著那邊看去,楚凌飛他們幾個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