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榮心是衆所周知的,但也不甘示弱。

今天取出了過去沒穿的著名品牌的衣服,熨燙並穿上,過去沒穿的皮鞋被擦亮了。

金銀珠寶,珍珠和玉石,所有可以招呼的東西,神馬都不剩!

李文淑的很簡單,除了買一套新衣服,在手上戴着金戒指外,都是同年的婚禮,蘇海送給她。

“他們在這裏!老同學!我們已經有二十多年沒有見面了!”

“老王,你似乎根本沒有老。你如何保持健康?”

“老徐,聽說你兒子的公司很快就要公開上市了?”

這不是集體聚會,而是高元元的個人聚會。

她的珠寶是緞子製造的,紅髮的,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掛在她耳朵上的吊墜值得一算。

腳上着火的紅色高跟鞋,充滿優雅的氣息。

“你把所有的孩子都帶了嗎?我以爲我告訴你要把所有的都帶來。也許會有一對。”

“每個人都是同學,透徹瞭解,放心!”

高元元一次又一次地打來電話,但她的眼睛四處張望。

看到李文淑進入酒店,她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立刻踩着高跟鞋,走了過去。

“李文淑!”

高元元握住李文淑的手微笑。

“我以爲你不來!”

李文淑笑了:“你特邀,怎麼不來。”

兩個女人,這次見面,開場白。

凌羽楓一臉殺氣。

他第一次感到自己打過的仗根本沒有女性之間的這場戰爭可怕。

“當然不是。”

高元元笑着說:“畢業二十年了,我好久沒見她了。這是你的女兒嗎?”

她轉向看蘇妲己:“她出生時只有一次見過,現在這麼大啊。”

“高姨好。”

蘇妲己禮貌點頭。

“嘿嘿嘿!”

高元元這才轉過頭,看着凌羽楓,表情在臉上,突然有些變化。

她私下裏發現李文淑的女婿來了!

聽說以前是流浪漢,頭腦不清。

這個蘇妲己成長也不錯,蘇家現在似乎也可以發展,但是爲了保持家族生意,故意尋找一個精神病患者的女婿,真的可以讓她幸災樂禍很長時間。

“高姨,我想我以前見過你。”

等高元元講話前,凌羽楓先講話。

“你見過我嗎?”

高元元愣了一下。

她想問,但現在她不知道怎麼問了。

“當我在街上徘徊時,我看到一個人正在和我爭搶饅頭。他看上去就像我的姑姑。”

凌羽楓鎮定自若的笑了起來,“如果不是因爲這姨媽的眼神,我幾乎以爲是你。”

高元元一驚。

在街上,跟凌羽楓搶吃的?

屁!

她怎麼能去街上搶吃的?

“那怎麼可能,我…”

“是的,那怎麼可能?”

凌羽楓道,“哪個男人會讓高姨這麼漂亮的女人吃苦啊。”

高元元沒有說話,凌羽楓又說了一遍,突然讓高元元不想再和凌羽楓說話。

凌羽楓話中的意思,顯然是說她與前夫離婚,是因爲她的前夫沒有錢,只是想嫁個有錢人。

這是罵自己的虛榮心!

高元元笑了笑,眼神深沉,閃過一點不悅。

必定是李文淑,在自己的後面說了很多壞話。

“進來。”

她迅速改變了話題,“李文淑,同學都到這裏了,今天穿好衣服,可以讓他們感到驚奇,每個人都帶孩子,看看你能不能做好,你家蘇妲己,看起來真的很好……”

高元元將李文淑拖到裏面,一邊走一邊講話。

不認識的人,也認爲兩個人的關係特別親密。

凌羽楓抱着蘇妲己,轉過頭看到她壓抑的笑容,仍然認真的道:“你認真點,今天要給媽媽爭臉,不能丟臉!” “是!”

蘇妲己深呼吸,想想,混蛋,你神馬時候變成這樣了?

該酒店的場地宏偉,顯然安排得很好。

老同學坐幾張桌子,自己的孩子坐幾張桌子,這樣的同學聚會,蘇妲己很反感,她和凌羽楓找到了一個坐下的座位,同桌,已經互相介紹。

“你好,我是海星貿易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大元的兒子李小飛。”

“你好,我是陽光集團的市場總監高崎。這是我的名片。”

“這是海關…”

每個人都很友好,彼此之間以彼此的自豪感互相介紹。

今天,當然是敢於效法收入高的人,那些普通人,沒有發言權。

他們都被介紹了,轉而一起看凌羽楓。

等蘇妲己介紹之前,凌羽楓道:“我現在沒有工作。”

一言以蔽之,突然間讓其他人毫無興趣。

不工作嗎?

所以今天在這裏蹭晚飯?

有些人忍不住笑了一下,沒有說話,但是笑聲帶着一絲不屑,甚至有些好奇,這是失業的後代,可以這麼冷漠。

蘇妲己偷偷看了看凌羽楓,把手放在他的手掌上,是問他,不是說好,今天要給媽媽開臉嘛。

蘇氏集團副總裁,誰能說他不是?

凌羽楓回頭一看:“說實話。”

“今年市場上發生了很多大事件,尤其是盛海和京城。你聽說過嗎?”

“有一家公司,其商業模式與以前完全不同,而且不是爲了贏利。這太不可思議了。”

“是的,但是我對它們瞭解不多。我只聽到了一些關於它們的話。它是如此神祕。”

蘇妲己聽到有人談論蘇氏,並豎起耳朵,但很明顯,房間中的幾個人太蠢了,根本不瞭解。

“如何在不賺錢的情況下生存?我明白,他們只是弗裏德的概念,準備賺錢逃跑,這樣的公司,很多的。”

那個陽光集團營銷總監高琦搖了搖頭,鄙視微笑。

“資本是追求利潤,他們現在對錢不感興趣,你相信嗎??”

“這都是商業方程式的一部分。這就像說免費的東西通常是最昂貴的。”

他們中有些人說的話似乎很深奧,立即使其他人眼花繚亂。

他們已經倒了茶,互相喝茶,而不是喝酒。

蘇妲己聳聳肩,低語道:“我們對金錢真的不感興趣。”

如果她只想賺錢,蘇氏現在每天至少可以賺一億!

還不包括,凌羽楓不時給她零用錢,比蘇氏多。

她一個月兩萬元的工資,可以支付她所有的開支。

“你說神馬?”

坐在附近的一位女士用蘇妲己的話笑着說:“我沒聽錯吧。”

她若有所思地看着蘇妲己,從蘇妲己坐下來,她正在觀察,與凌羽楓手拉手,那一定是一對。

凌羽楓失業了,這個呢?

他說他對錢不感興趣。

他們要麼帶着孩子,要麼帶着炫耀,合而爲一,但必須是家庭中最好的一個。

其中兩個人來了,一個失業的人,一個人說他對錢不感興趣,這很有趣。

“他們在談論蘇氏。你聽到了嗎?”

她高興地看着蘇妲己。

“看來這家公司不是很高水平的人,可能從未聽說過。”

蘇妲己看着她,點點頭:“你說得對。低級的人真的沒有資格聽到它,所以你聽說過嗎?”

聲音纔剛落下來,對着那個女人,立刻表情一變,不屑一顧。

她本來想對蘇妲己感興趣,因爲她對金錢不感興趣,但她們倆似乎都屬於下層階級,在桌子上沒有出現的必要。

蘇妲己說了一個字,突然說不出話來,尷尬地轉身去喝茶,躲起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