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之間,所有人的眼睛裏都被一道紅色火焰充斥了,儘管北斗學院和米奈希爾魔法學院的出場引起了不俗的反響,但成旬僅僅用一條火龍就把失去的注意力全部引了回來。

十個靈導師疊加起來的火龍效果應該可以媲美靈王了吧,夏凱看着在空中盤旋的巨大火龍,感嘆道。這雖然是一個表演法術,並不含有攻擊力,可從火龍的形態上就可以看出,這條火龍的形成需要多麼強大的靈力。

“吼——!”百米火龍繞着北斗學院的隊伍和米奈希爾魔法學院的大船盤旋了一圈之後,便仰起頭往更高的天空直衝上去,不一會兒巨大的紅光就化作了一個紅點,從衆人的視線中消失了。

兩大學院的帶頭教授都滿意的點了點,成旬給他們準備的見面禮算是雲靈學院給出的最高規格了,一般人可享受不了神龍迎接的待遇。

成旬對身後的歡迎隊伍揮了揮手,十個火屬性靈導師便退回了方陣之中,廣場上留下的四分之一的面積,也成了北斗學院和米奈希爾魔法學院的落腳之處。

夏凱遠遠的看見成旬和諸位長老親自把遠道而來的客人迎了下來,幾句寒暄之後,數十人的隊伍便分成兩批,被一幫高年級學員帶往了不同的休息住所。

等兩大學院的成員都從視線裏消失後,成旬也向集中的學員宣佈瞭解散,比賽會在第二天開始,今天只是接受報名。

夏凱帶着夏宗三人走向了報名處,由於大批學員剛剛散場,這裏也顯得很是擁擠。好不容易穿過人羣,見到了幾位負責登記的高年級學員,夏凱便嚷聲說道,“夏宗,報名參加三院爭霸賽!”

此時,也有一些其它的勢力在排隊登記當中,當他們聽到又多出了一個對手時,紛紛皺了皺眉往夏凱的方向看去。

因爲雲靈學院的大手筆獎勵,這一次學員參加爭霸賽的熱情空前高漲,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已經有超過十個勢力報名參加了。

這對已經報名或想要報名的勢力來說,都不是一個好消息,可當那些排隊的勢力看到夏凱四人組時,不約而同的露出了鄙棄的神色。

兩名大靈師加上兩名靈師的組合也要參加三院爭霸賽?這不是給雲靈學院丟臉嗎?到時面對其它大陸的高手,分分鐘就被打下擂臺,還不被人笑話…

這不僅是其它勢力心中的想法,也是負責登記學員未說出口的話,可是根據任務的執行情況,這個叫夏宗的勢力的確完成了一次A級任務,整個任務單也就只此一次的任務記錄。

黃袍學員眉頭微皺,雖說三院爭霸賽的報名門檻是執行一次A級任務,但這只是最低要求而已,參加比賽的勢力都是奔着冠軍的頭銜去的,可不是符合資格就來湊數啊。

“夏凱師弟,”黃袍學員面露難色,儘管覺得接下來的話很難開口,但他還是不得不說,“這三院…”

“讓開!都給老子讓開!”突然的一個霸道的聲音,打斷了黃袍學員的話,夏凱四人和其他排隊的勢力也紛紛回頭看去。

隊伍的末尾出現了一個滿臉橫肉的中年男子,他身穿黃袍大踏步的走在前方,手下的四名成員則無視已經排好的隊伍,毫無顧忌的把擋道的學員往兩邊推開。

“都給老大讓開,我們可是不樂幫,專門帶來不幸的幫派,哈哈!”自稱不樂幫的一名成員大笑道,他的話語一出,果然省事不少,前排不少學員竟是主動退避了。 林寡婦此刻站起身,想要逃跑。

蕭凡給她的震驚真的是層出不窮!

“站住,我讓你走了嗎?”蕭凡冷不丁一句話,就已經讓她雙腿發麻。

她有點不知所措,本來還指望蔣大海能教訓一下蕭凡,讓他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場。

可沒想到蔣大海的表現讓她氣不打一處來,在車上吹噓半天是高手,自己還讓他不要鬧出人命。

結果蕭凡一根手指頭就把他嚇得屁滾尿流。

周圍人還在震驚中,蕭凡就走到林寡婦面前。

“說清楚再走也不遲,誰竊取了你們了醫術?”

林寡婦哪能不害怕,蔣家都被嚇跑了。

自己就一個和蔣公子合作的商戶。

幾個月前,林寡婦就和蔣文慶合作了,蔣文慶蔣家作爲最大的經銷商。

只要把回春堂包裝的藥拿出去高價賣掉。

蔣家就能得到一筆不小的費用,這也是蔣文慶私自和林寡婦合作的,目的就是擡高市場價。

他們作爲經銷商,市場價一旦擡高,就有大額利潤。

“嘿,那個誤會…誤…會,我這就走,我這就走!”林寡婦自知無法解釋,就轉頭貼笑道。

“這不是一句誤會就能解釋清楚的,如果…如果不說清楚我可以告你誹謗。”蕭凡不打算讓他這麼走掉。

現場這麼多人看着聽着,如果有人覺得四和診所竊取了回春堂的醫術偏方等。

那對剛開業的四和診所來說就是一個打擊。

不僅以後影響客源,還會被人潑髒水。

“既然你也是回春堂的坐診,今天就來比試一下,免得讓人說我四和診所盜取你們回春堂的醫術偏方。”

蕭凡一個示意,四和診所的兩名工作人員就擡來一張長桌。

上面放好了銀針、測聽器等等。

“今天我們四合診所就在此和回春堂做一個醫術比試,在場的人都可以參加!”蕭凡環顧四周說道。

“我來!我有病!我先來!”一位年齡稍大的男子,立馬舉手。

林寡婦內心冷笑一聲,我們回春堂的醫術豈是你這種毛頭小子一時半會學的會的。

況且學醫沒有五年以上的經驗誰敢開店,看蕭凡的年齡也不大,能有什麼醫術經驗。

簡直狂妄,今天老孃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醫術!

比起醫術,林寡婦自認比蕭凡強。

那位男子剛坐下,林寡婦就拿起聽診器對着他的胸口。

隨後又讓他張嘴,看了看舌頭。

最後她放下聽診器得意的說道:“肝火旺,肝火旺往往由於素體肝火旺,或者容易生氣、肝鬱氣滯、氣鬱化火而引起。”

“所以你是肝火旺,你經常容易生氣吧?”

病人一聽,連連點頭,道:“是啊,太準了,我最近老是動不動生氣,很小的一件事情也能讓我氣的要死。”

周圍人此刻都鼓掌稱讚,不得不說林寡婦的醫術還是他們認可的。

只是隨意一聽一看她就能無比的精準測試。

就在這時,蕭凡淡淡開口:“我看不止!”

他這一說,頓時有些人對他不屑。

雖然林寡婦平時兇悍,但是人家醫術在這擺着。

你一個小年輕就算身手可以,也不見得醫術也好吧。

林寡婦也是不屑道:“我看你是沒什麼醫術,又怕丟面子,所以找找存在感吧。”

蕭凡不理她,走到病人面前,伸出食指在他的手腕脈搏處一摸。

瞬間腦海裏就出現一道信息:

狀態:代謝性肝炎!

病因:飲食,喝酒等不規律生活作息引起!

蕭凡早就觀察到,這位病人眼睛黃,皮膚暗黃不說,時不時還做出嘔吐的症狀,而且整個人看起來有一種疲憊感。

而肝火旺的症狀主要表現爲頭疼、頭暈、頭脹、血壓升高、臉面赤紅、耳鳴目赤。

另外還會出現胸悶、脅疼、急躁易怒、坐臥不寧、發脾氣、口乾苦、飲食無味、大便幹、小便赤。

不排除他肝火旺,但是蕭凡已經懷疑他可能患了肝炎。

接觸後,果然不出所料。

這位病人的確患了肝炎,不過看起來是初期症狀,問題不大。

蕭凡直接開口道:“肝炎。”

情不厭詐 這句話把病人嚇了一跳,他指着蕭凡說道:“我看你是沒有醫術濫竽充數,瞎看!我怎麼可能得肝炎!”

周圍人也是對蕭凡的話有些不屑一顧。

就摸一下就能查出肝炎,那還要醫院幹嘛?

蕭凡也不解釋,只是看着他問道:“你是不是最近食慾減退、消化功能差、進食後腹脹、沒有飢餓感、厭吃油膩食物,如果進食便會引起噁心、嘔吐,活動後易感疲倦。”

“而且你的眼睛和皮膚暗黃,很可能是你的日常生活作息不規律,飲食不規律引起肝火旺,現在誘發了肝炎。”

蕭凡說完這一連串話,這位病人已經張大了嘴巴。

這真的是他最近的症狀!

而且字字到位,和他目前症狀一毛一樣!

蕭凡淡淡一笑,繼續說道:“不過,不用擔心,只是初期症狀,我給你開個方子,你堅持服用。三個月內保證你藥到病除。”

這位病人此刻站起身連連向蕭凡鞠躬,“這是神醫啊!他說的簡直跟我最近的症狀一模一樣!我說我吃了那麼多治療肝火旺的藥一點用也沒有!”

周圍人見病人本人都這樣說了,他們也忽然不敢小瞧蕭凡了。

只是這把脈就能查出肝炎的本事,他們覺得刷新了他們的認知。

林寡婦還有些不服,剛想說話,就被幾個人擠的動彈不得。

“蕭神醫,給我也看看。”

“我我我,我也要看,你們別擠!”

很快十幾個人排着隊要求蕭凡看病。

蕭凡只能笑着一一接下。

畢竟他開診所就是爲了懸壺濟世!

林寡婦已經完全被無視了,她雖然看出來肝火旺,但就算治療也是治標不治本。

蕭凡就比較神奇了,把脈就能查出肝炎,這等醫術聞所未聞!

衆人現在根本不相信蕭凡會竊取回春堂的醫術了。

這等醫術還用得着嗎?

其他人大多數也都是些小病,只是肝火旺的人比較多,大多都是城市的節奏壓力大形成的。

最後蕭凡替他們每個人看了病,並且沒有收費,還免費配了藥方。

蕭凡放出話,四和診所開業頭三天一切免費!

人羣中頓時就一陣歡呼!

最後蕭神醫提醒了大家。

肝火旺的病人,調整自己的情緒非常重要,要學會管理自己的情緒,遇事冷靜,調整心態。

另外要注意飲食,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忌食辛辣、刺激食物,飲食要清淡,還要保證作息,作息一定要規律,不熬夜,少熬夜。 夏凱發現這個不樂幫除了幫主身穿黃袍以外,手下四名成員中竟有兩人也披着黃色道袍,其他兩人則是和自己一樣的橙色道袍。

這就意味着,對方是擁有三名靈導師,兩名大靈師的強大勢力,在整個學院中也屬於一流勢力了。

怪不得素來高傲不屈的各派勢力,聽到他們的名號,竟然還主動讓位了,不樂幫確實不是一般人可以惹的。

在學員們主動避讓的情況下,不樂幫根本不需要排隊,徑直就走到了最前排,但滿臉橫肉的中年男子卻發現他的前面還站着四個不知好歹的年輕面孔。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