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的臉色有些陰沉,這夥人已經觸碰到底線了。

“本來想問一下幕後黑手是誰的,你們做的很好。”

淡漠地聲音傳來,前後的土匪們鬨堂大笑。

這個小子還真是腦子有問題,沒看清楚現在的局勢嗎?

林寒嘆了口氣,心裏有了決定。

一個不留。

他站在原地不動,手心朝上。

體內的真氣再度化爲一柄青色的長劍,隨着真氣遠遠不斷地灌注。

劍刃上響起璀璨的紫色光芒。

大當家見此眼裏流露出異色,凝氣成兵?

又有點不像啊。

重生八零最佳再婚 林寒單手持劍向天,眼神凌冽。

四周莫名其妙地突然有一股風傳來。

醉吟化清劍,一氣化百劍。

林寒突然將手中的長劍扔上天空,讓衆人有些懵。

“哈哈,這小子莫不是得了失心瘋,連武器都扔了?”

二當家繼續開啓嘲諷模式,不得不說。

他能夠成爲二當家,這張嘴的確起了不少的作用。

不過下一刻,所有的土匪都笑不起來了,一副目瞪口呆的神情。

只見原本拋上天空的青色長劍,發出嗡嗡的聲音。

林寒右手駢指,左手掐訣。

眨眼之間,原本的青色長劍竟然分裂成十柄。

土匪:“???”

大當家見到這副詭異的場景,神色透露出幾分凝重,沉聲說道:

“這個小子有幾分古怪,不要留手,給我全部殺死。”

話音剛落,便看到眼前的長劍再度分裂,瞬間化爲百柄長劍。

林寒有些驚訝,沒想到這一招對於真氣的需求如此龐大。

不過沒有關係,我的真氣無窮無盡。

“兄弟們,愣着幹嘛,上!”

前後的土匪開始衝鋒,身邊的李主任和小孔雀等人同樣擺開架勢。

“真的不把我放在眼裏嗎,既然這樣。”

林寒深吸一口氣,雙指率先對準身後的大當家等人。

“劍去。”

簡單的兩個字,彷彿神靈的敕令。

原本漂浮在空中的百柄長劍,瞬間散發出璀璨的光芒。

向着下方的土匪刺去。

見到這副場景,所有的土匪都目露驚駭之色。

威勢不知道怎麼樣,但看着就很牛逼的樣子。

大當家見到手下有些害怕,冷哼一聲說道:

“兄弟們不用怕,這些都是花架子,雕蟲小技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話說間,大當家雙腿猛然蹬地,整個人直接高高躍起。

手指成爪,向着眼前疾馳而來的長劍重重抓去。

蒼勁勾心瓜!

“大當家威武。”

“呵呵,有大當家在,兄弟們怕什麼。”

土匪被老大的英勇表現所震撼,眼裏紛紛露出狠色,繼續衝鋒。

不過還沒有過一秒鐘,他們的身形頓住。

砰!

大當家起先很不錯,雙爪直接捏碎兩柄長劍。

之後,來不及再度展開動作的他。

直接就給數十柄長劍給射成了篩子。

噗嗤!噗嗤!

青色透明的長劍宛如利箭,大當家原本華麗的衣衫頓時出現許多血洞,直接倒飛出去。

土匪們驚了。

啊,這…

大當家沒了?

還沒有反應過來,後面的土匪便被接連而至的青色長劍。

一個一個彷彿變成了刺蝟。

很是悽慘。

場面陷入了寂靜當中。

轉眼間,築元強者的大當家倒飛出去,不知生死。

後面的土匪都死的不能再死了。

馬車前面領頭的是二當家,見到這副場景。

很是懵逼,大哥就這麼沒了。

這還怎麼打?

正當他在想要不要逃跑的時候。

“咳,咳,有些大意了,你這個小子花招還挺多的,竟然敢傷我這麼多弟兄。”

大當家微微活動身體,起身說道。

剛纔的數十道長劍,對於他這樣的築元強者來說。

殺傷力並不是很高。

“太好了,我就知道大哥沒有那麼容易死。”

林寒聽到這話,默不作聲。

腳尖點地,彷彿一縷清風,瞬間來到大當家的身前。

二話不說,擺開拳架。

渾身肌肉鼓脹,直接就是一套滿級的玄霄螭龍拳。

大當家感覺到眼前強烈的拳風,臉色大變。

砰!

拳頭相互碰撞。

大當家滿臉得難以置信,他的手臂剛纔直接硬鋼,發出了關節響的聲音。

林寒面色不變,右拳再次打出,再次硬鋼。

“小子,你不要得意。”

大當家低吼一聲,右手成指,凌冽的勁氣凝聚。

向着林寒的小腹處戳去。

碎魂指!

林寒深吸一口氣,也不去躲避。

運轉天璣不滅金身,防禦力大幅度地提升。

嘭!

林寒倒退兩步,小腹處隱隱有血跡滲出。

但面前的大當家樣子更是悽慘,眼睛瞪的滾圓,血絲布滿整個眼珠。

他的胸口露出一個大洞,直接被林寒火力全開的玄霄螭龍拳打穿。

場面很是殘忍血腥。

噗通。

大當家的身體癱軟地倒在地上,顯然是活不成了。

林寒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轉過身。

對着目瞪口呆的二當家,以及剩下的土匪說道:

“現在,你們的大當家,真的死了。”

剩下的土匪聽到他的話,眼裏沒有絲毫的變化。

彷彿還沒有反應過來。

而馬車邊上的夏雨夢,在看到林寒的這一暴力手段後。

眼裏沒有絲毫的厭惡,反倒是繼續閃爍着亮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