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煜淡淡的看了眼前這個守門弟沒有說話,旁邊的季東傑大聲喝道:“大膽,見到我蓮玉道行軍大總管,竟然如此無禮!”

那守門弟子聽到這句話立馬腿都被嚇軟。

白蓮教可是和五虎派一個層次的勢力。

白蓮教五道的行軍大總管他也知道,這可是絕對的高層。

他連忙說道:“晚輩不敢,之前有眼不識珠,還望前輩恕罪!”

這時候五虎派分部內突然走出來一箇中年男子大聲笑道:“五虎派分部總管賀蒙見過陳大總管,不知道陳大總管今天來我這五虎派分部有何貴幹。”

陳煜頷首說道:“我是爲我蓮玉軍討個公道而來的,這件事賀總管應該知道,那麼久了不打算給我白蓮教一個交代嗎?”

賀蒙見陳煜這番姿態,心中有些惱怒,但表面上還是笑呵呵地說道:“不知道陳大總管說的是何事?”

“三個多月前,你們五虎派分部弟子重傷我白蓮教的弟子,甚至還搶奪我白蓮教的傳承之物,真當我白蓮教是擺設?”陳煜猛的一聲大喝,全身陰神境的氣勢爆發出來。

來之前他就想過了,對待五虎派分部不能來軟的,天道石這種利益在前,五虎派分部不可能退讓,那麼既然如此那就只能來硬得了。

至於因此會影響五虎派和白蓮教的合作關係,易羽會有這種擔心,陳煜卻不會。

白蓮教和五虎派合作這種大事,還不至於爲了這種小事便被攪和,這件事若是鬧大了理虧的是五虎派,而陳煜現在做得是在維護白蓮教的臉面,衆目睽睽之下,偏鋒堂那邊就算不喜也沒有辦法,他們不僅不會懲罰陳煜,甚至還會獎賞陳煜。

賀蒙也沒想到陳煜竟然一言不合便散發出氣勢,一副誓不罷休的樣子,一下子愣住了。

賀蒙和易羽等人想的是一樣的,在他們看來如今正值白蓮教和五虎派關係的蜜月期,兩個頂尖勢力合作關係的重要階段,在他們看來陳煜是不會和他五虎派撕破臉皮的,不然鬧大了他在白蓮教內絕對不討好,換做他是陳煜就絕對不會這樣做。

可是賀蒙卻忘了一點,他是他,陳煜是陳煜,他這樣想陳煜卻不會這樣想。

陳煜直接出手打了賀蒙一個措手不及,但到了陰神境這種境界,賀蒙的反應自然不慢,雖然驚訝陳煜出手的果決,但他賀蒙也不會留手,現在可是他陳百川先出手的,到了後面鬧大了,這份責任也是他陳百川來背。

賀蒙大手一揮,一道道天地元氣凝聚,氣勁爆發之下賀蒙專屬的力量規則朝着陳煜斬來。

陳煜雙眼一眯,他沒想到賀蒙的力量規則竟然是可以切割一切的重水,屬性上是剋制陳煜的。

陳煜從一開始接觸到紅狐傳承後走的就是火屬性這個路子。

雖然陳煜一身所學繁多,但火屬性依舊是刻在了陳煜的骨子裏。

“世人都是五行相剋,水克火,那我今天就要焚天煮海,讓衆人看看到底是水克火還是火克水!”

陳煜大手一張漫天的金焱從虛空中噴涌而出,九轉輪迴天陽玄陰決被陳煜施展到了極致。

金焱朝着賀蒙的重水絞殺而去,剛一接觸賀蒙那些重水便被禁言給憑空蒸發掉。

賀蒙凝重的看着陳煜,他沒想到陳煜一個剛剛踏入陰神境,就連陰神境修爲也不知道穩固了沒有的陳煜,竟然能夠直接打破他的力量規則。

一招落敗,賀蒙不甘心的再次出手,不管怎麼說他賀蒙也是老牌陰神境修士,如今一招便落敗,外人該怎麼看他。

若是他就這樣罷手了,這件事傳到外面去,誰人不罵他一句廢物,連一個剛剛晉升的陰神境修士都鬥不過。

他不想退也不能退,之前他出手是因爲陳煜先動的手他也要保住天道石的話,那麼現在他就是爲了自己的名聲出手了。

更何況之前他雖然是敗了,但是他沒出全力,他相信陳煜也沒有出全力。

不過那又怎麼樣,全力出手他不信還敵不過一個新晉的陰神境修士。

賀蒙手捏法訣,一道道玄沉重水在身邊環繞,隨着賀蒙的法訣捏起,賀蒙的身邊的玄沉重水換換凝聚成爲一個無頭巨人。

“五虎派祕技,浮屠刑天!”陳煜這段時間惡補的知識可不是白補的,賀蒙剛一出手陳煜這邊便看出來了這一門祕技的跟腳。 “既然你知道這招叫什麼,那麼你一定很清楚這一招的威力,我勸你認輸吧,不管怎麼說我們兩派都處在合作階段,若是打傷打死那可就不好了!”此時的賀蒙已經緩緩的融入再了無頭巨人內,只露出來了一個頭。

賀蒙露出來的頭顱正好就在刑天水人的頸子處。

“傳聞五虎派的浮屠刑天,乃是五虎派數得上號的鬥戰祕技,如今我陳百川倒要領教一下!”陳煜沉聲說道,臉上充滿了戰意。

他剛突破到陰神境就連境界都沒鞏固便來到了蓮玉道,如今和這賀蒙一戰對他十分有利。

修道修道!嚴格來說陳煜走的就是戰法一道,乃是武修和法修的結合,死閉關可不符合陳煜要走的路,唯有戰鬥纔是最適合陳煜的。

陳煜的力量規則和其他人都不一樣,大多數規則三境的修士的力量規則或是山或是水或者是器物。

就比如賀蒙的力量規則就是切割一切的玄沉重水。

而陳煜在凝聚力量規則的時候他的力量規則選擇便是自己,所向無敵的自己。

這一條路也不是沒有人走過,但實在是太艱難了。

當你的力量規則是自己的時候,若是你對自己足夠自信你的底蘊基礎深厚,那麼你爆發的力量也就會是強大的,不可匹敵的強大。

但若是有一天你受到了打擊對自己不在那麼自信的時候你的力量也會受到影響,爆發出來的力量甚至還比不上走其他道路的同階修士。

陳煜全力出手之下,九轉輪迴天陽玄陰決加身一招一式都十分強悍。

其他人或許感覺不到,但是身爲陳煜打鬥的對象賀蒙卻能深深感知得到陳煜的力量規則是什麼。

當陳煜再一次憑藉天陽奧義把賀蒙的刑天水人擊退了之後賀蒙散去了浮屠刑天的祕術看着陳煜凝聲說道:“敗給你不冤,誰也不會想到你的力量規則竟然會是你自己,不過這條路可沒有那麼好走。”

陳煜見狀也收斂的氣勢平靜的立在虛空說道:“好不好走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現在它能夠帶給我強大的力量就夠了,現在你輸了你五虎派是不是該給我白蓮教一個解釋了!”

“那不知道陳大總管想要我五虎派給你一個解釋?”賀蒙看着陳煜沉聲說道。

他輸了那就付出代價這一點賀蒙不反對,但若是陳煜要求的太過分的話賀蒙也不會答應陳煜,他敗了不代表五虎派敗了。

“這樣吧,我們白蓮花和你們五虎派正是合作的關係,我們之間好歹也是盟友,我也不爲難你們,你們把我白蓮教的傳承之物交出來,再把打傷我白蓮教弟子那幾名弟子交出來,你們白蓮教在賠禮道歉這就可以了。”陳煜淡淡道。

“不可能,天道石我可以給你,反正我也用不上,但弟子肯定不能交給你,陳百川你也別太過分,我輸了不代表我五虎派輸了。”賀蒙一聽到陳煜這樣說立馬搖頭拒絕。

開玩笑,若是他今天敢把自家弟子交出去,那麼明天他們五虎派的名聲可就臭了,畢竟誰也不願意待在一個一出事情就拿自己弟子來頂缸的宗門勢力。

五虎派高層也不可能讓他這樣做,他若是敢這樣做,恐怕他連明天都活不到。

陳煜見狀沒有絲毫表情,他也沒指望賀蒙答應他的這些要求,他只是先把這個代價喊高一點纔好慢慢降到自己心目中的標準。

“先彆着急嘛賀總管,這樣吧,看在賀總管的面子上,交出我白蓮教的傳承之物在讓打傷我弟子那幾名五虎派弟子出來賠罪道歉,最好在賠償那幾名弟子的醫藥費,這樣不過分吧。”陳煜沉聲開口說道。

見賀蒙還在猶豫,陳煜便知道自己這些都還在賀蒙的底線範圍之內,只是賀蒙還是不過果斷,歸根結底還是天道石的利益太大。

畢竟整個南域修真界一年纔出幾個天道石,那怕這塊天道石和他的屬性不和,他也可以拿去換其他東西。

想到這陳煜噗嗤一笑,這賀蒙之前把他逼急了的時候,對於天道石他答應的倒是十分乾脆,如今自己退步了,他卻開始猶豫起來了。

陳煜沉聲說道:“怎麼連這點賀總管都不答應?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做錯了事那就要付出代價,今天我給賀總管一個面子,賀總管不會不要我這個面子吧!”

賀蒙見陳煜一副威脅的語氣,嘆了口氣說道:“好,我答應你!”

賀蒙說完後從儲物手環內拿出一個木盒丟給了陳煜,陳煜接住了打開一看確定了就是自己想要的火屬性天道石之後,滿意的收入了儲物手環內看着賀蒙。

賀蒙當然明白陳煜的意思咬着牙讓之前動手那幾個弟子站了出來。

跟着陳煜而來的戰堂弟子見到賀蒙服軟了之後立馬興奮了起來,只是經過了那麼久的訓練,他們也知道令行禁止到也沒騷動起來。

而旁邊的季東傑則一臉震驚的看着陳煜,他沒想到陳煜竟然就這樣把他們五人頭疼了三個多月的事情解決了。

看賀蒙的意思,這件事還不會造成任何影響。

把賀蒙這一關過了之後,接下來的就簡單了,那些弟子紛紛自己打了自己一掌算是給白蓮教一個交代,賀蒙在讓人從寶庫內拿出來一些丹藥來算是給那幾個受傷弟子的賠罪禮。

見自己來的目的完成了之後陳煜笑着對着賀蒙說道:“既然如此,那陳某就先走一步了,日後有時間在和賀總管好好敘舊!”

說完後陳煜帶着人轉身離去,賀蒙看着陳煜離開的背影臉上陰晴不定。

敘舊,敘哪門子的舊,我和你那裏來的舊可以敘。

賀蒙在心裏暗罵一句,不過他也知道自己拿着陳煜毫無辦法,這件事他當然可以上報到五虎派總部那邊,不過他卻不想。

自己輸給陳煜一個新晉陰神境已經夠丟人了,何必報回去自取其辱。

等離開了五虎派分部的管轄範圍之後季東傑終於忍不住了。 季東傑說道:“陳大人厲害!我們頭疼了三個多月都沒有解決的事情,您一來就逼得賀蒙主動退步。”

陳煜看了一眼季東傑後說道:“這件事本來就沒有那麼難處理,那些說這件事怕一個處理不好影響到我白蓮教和五虎派關係的人全是目光淺短之輩,理他們作甚,我們兩個頂尖勢力的合作關係還沒有那麼脆弱,一個小小的事情就能影響得到,換別人來也一樣能夠解決。”

陳煜其實還有一句話沒有說,那就是這一切的前提之下你都要有足夠的實力。

這件事情五虎派不會發聲,白蓮教當然也是一樣的。

若是你自己實力壓不過賀蒙吃虧了,白蓮教不僅不會幫你,反而你自己還會受到責罰。

但若是你壓的過賀蒙,那隻要你別把賀蒙殺了把五虎派分部給滅了,你怎麼做白蓮教也不會管你。

陳煜這邊還沒回行軍總管府,易羽那邊就已經在行軍總管府內等候着消息了。

“易羽你急什麼,如今他陳百川既然不自量力的去接這樣一個事情,那麼不管是他被賀蒙打臉也好還是把五虎派惹怒了被告上去也罷都和我們沒關係,如今我們這位置可算是坐穩了,他陳百川也該灰溜溜的從這蓮玉道滾出去了。”孟河輕笑着說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他覺得他們兵不血刃的就趕走了一個陰神境的頂頭上司,此時洋洋得意,表情甚至可以稱得上是膨脹了。

“你說的這些我當然知道,不過沒有親眼看到這件事的結果我就不能放下心來啊!”易羽心中有了一些不好的預感,所以纔會顯得那麼急躁。

修士之間的預感可不是開玩笑就能過去的,心血來潮說的可不是假話,易羽當然也沒把心裏的預感不當回事。

就在這時候在外面打探消息的朱常突然跑回來了行軍總管府內說道:“不好了,聽說陳百川成功從賀蒙手中討的了一個公道,就連天道石也被陳煜從賀蒙手中要了回來,甚至……甚至賀蒙還賠了不少丹藥給了陳百川。”

聽到朱常的話本來一臉洋洋得意的孟河和一臉心事的易羽立馬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你說什麼?賀蒙竟然退步了,還把天道石給了陳百川?他之前不是挺硬氣的嗎?如今怎麼就慫了。”孟河喃喃說道。

這時候外面突然傳出來一到聲音。

蜜婚情深:億萬總裁寵上天 “恭迎大總管全勝而歸!”孟河等人聽到了這句話後也顧不上心中的的想法,全部外出迎接陳煜去了。

此時陳煜看着出來迎接的易羽等人輕喝一聲:“廢物,下次要是這種小事都解決不了的話,你們這大將軍的位置就沒必要坐了,蓮玉軍內有的是有能力的人。”

陳煜說完之後看都不看易羽等人,徑直回到了大堂內。

易羽等人連忙跟在陳煜後面,跟着進入了大堂。

“去把之前受傷的弟子帶上來!”陳煜坐在主位上吩咐道。

坐在下方的季東傑點了點頭便讓人去喊了,很快受傷的幾名弟子便被帶了上來。

在路上這幾名弟子便聽說了這件事的經過,他們也聽說了,新來的這位大總管聽說了這件事後,便立馬前去五虎派的分部着賀蒙要了個說法。

陳煜的做法在和之前易羽等人的做法對比起來,瞬間便讓這幾名弟子對於陳煜感恩戴德起來。

跟着這樣一個肯爲自家弟子出頭的大人怎麼能夠不讓人歡喜。

幾名白蓮教的弟子一進入大堂後便單膝跪地對着陳煜說道:“屬下見過大總管,感謝大總管爲屬下等人討回公道!”

陳煜眯着眼看了一眼這些弟子點了點頭。

他能感覺得到這幾名弟子是真心的感謝他,心裏面對於蓮玉軍內的情況又有了一些瞭解。

從這些弟子對易羽等人的態度便可以看出來,上次那件事讓他們在這些弟子裏面喪失了不少威嚴。

畢竟我在你手下做事,做的一切都是在爲了我蓮玉軍利益,而出了事情你卻都不願意幫我出頭。

換做是其他人恐怕也會有着這幾名弟子的想法。

而且不止這幾名弟子,在蓮玉軍內恐怕也有着不少弟子是這樣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