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塵稍微的愣了一下,周勳走過來看了看他們說道:“你們兩個怎麼樣還好吧!”

“周勳!”張佳高興的喊了出來看着周勳說道:“你沒事吧,哪裏受傷了?”

剛纔自己實在是緊張了,竟然沒有看清楚那影子已經變成了一個男人,居然被嚇成了剛纔的那副樣子現在唐塵應該是挺鄙視自己的吧。

周勳轉了一圈張開手臂說道:“一切都好沒有受傷。”

шωш★ TтkΛ n★ C○

“那我們看到的那些布條是怎麼回事!”

周勳嘆了口氣說道:“這墓道里邊有不少像是狐狸的怪物,我是被那些東西給追急了,所以才把自己的衣服撕了扔在地上!”

“那衣服上的血是怎麼回事!”

周勳苦笑了一下說道:“那些血不是我的,是那些東西的,還別說,唐塵你給我弄的那個桃木劍真的厲害,那些東西看到桃木劍以後都不敢上來跟我打了!”

張佳看到周勳沒事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看着他說道:“那現在咱們怎麼辦?”

周勳看着唐塵說道:“這墓穴裏的東西真的是非比尋常,你們都看到那些東西了嗎?”

“看到了靈童還有那些像是狐狸一樣的怪物!”

周勳從自己的口袋裏拿出來一堆像是土豆一樣的東西說道:“這裏還有蠱術,我實在沒有想到在這裏竟然可以看到蠱術,我前陣子纔在書上看到,沒想到在這裏就見到了。唐塵你給看看這些東西現在還有沒有危險!”

“唐塵他……”張佳搶先準備把唐塵眼睛的事情告訴他,但是唐塵卻先一步說道:“不管又沒有危險你帶着這麼久都沒有出事那應該就不會出事了!”

周勳想了一下說的也有道理就點了點頭說道:“這些其實也不是什麼重點我都可以輕易搞定,但是那些靈童是真的太兇了,我遇到那些東西都是避開走的。” 唐塵點了點頭說道:“那些東西是比較兇但是比它們厲害的東西應該還在後邊,咱們還沒有見到。”

“那些靈童我感覺就夠咱們好好的吃一頓了還有更厲害的東西,那實在是有些太恐怖了。”

周勳嘆了口氣說道:“那下一步怎麼辦?”

唐塵說道:“我感覺這裏應該是被鳩佔鵲巢了,我非常確定這裏之前可能是一個墓穴,後來被某些東西進來給霸佔了,才變成現在這副樣子。”

周勳點了點頭說道:“我當時就不應該跟你一樣一起學法醫,我應該去學考古你知道嗎?我看到很多文字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我覺得這可能是某一個時期的什麼文化之類的。”

唐塵沒有說話周勳繼續說道:“這裏不宜久留,那些玩意好像是共用一個腦子的,就像是奧特曼裏的那些怪獸一樣,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那一集,我殺了他們不少的怪物,他們應該很快就會追上來找我,咱們還是趕緊的離開這裏吧。”

張佳結結巴巴的說道:“現在離開是不是會更危險。”

“那你怕什麼你身邊不是還有唐塵嗎?”周勳說到一半就看到張佳臉上的不對勁:“你怎麼了?”

張佳現在臉上是已經掛滿了擔心,悔恨還有自責的表情說道:“他,他的眼睛爲了救我看不見了。”

唐塵馬上說道:“這個不用擔心,現在周勳來了一切都聽他的就可以,我只是暫時性的失明過一段時間應該就好了。”

周勳皺了皺眉頭,神情有些古怪的看了一眼唐塵說道:“我還發現了一個地方上邊都是一些像是奶油一樣的霧氣,但是我也不確定那上邊是不是安全,要不然咱們可以先上去!”

唐塵點了點頭說道:“看來你跟我想到一起去了,在上邊至少要比在這下邊安全,那迷霧裏雖然說可能會有一些危險,只要是咱們不走散應該問題不是很大。”

周勳嘆了口氣看着唐塵現在這副樣子似乎是有些心疼說道:“現在最主要的就是你,你只要不出事就行了。”剛說完他便看到唐塵已經站起來準備要走了。

周勳說道:“看到了吧有些人就是喜歡逞強看來我的這個擔心一點價值都沒有。”

張佳扶着唐塵走在前邊周勳在後邊跟着,找到那個迷霧的入口以後,周勳從包裏拿出來一團繩子說道:“這裏有點高,我先上去然後把你們拉上去!”

突然後邊傳來一陣腳步聲,那腳步的聲音非常的急促像是什麼東西追過來了一樣,周勳說道:“麻煩了,看來要先解決掉那些東西了。”

唐塵一把拉住周勳說道:“你先上去,然後張佳你在第二個,我在後邊。”

“你能行嗎?”周勳有些擔心的問道。

“只要你夠快就能!”

上邊距離下邊有兩人多高,周勳用自己得桃木劍在邊上弄出來一些坑壑,用腳踩着用了很大的力氣纔上去,他看向張佳說道:“來我拉你上來接住繩子!”

他把繩子扔下去,張佳看着從拐角處衝出來的大量的怪物,有些擔心唐塵說道:“不要,不要!”

唐塵皺了皺眉頭說道:“趕緊上去,快點!”

這時候唐塵的手上已經出驚雷錘,周勳看那張佳還是一臉擔心的看着唐塵馬上說道:“張佳你留在下邊是在給他添麻煩,快點上來!”

聽到這句話以後她才知道自己這樣留下來表面上好像是在關心他實際上會讓他分心,但是他自己已經失明瞭真的可以嗎?

看着他用錘子打出去幾個怪物,周勳一用力把那張佳拉上去,對唐塵喊道:“唐塵快上來!”

唐塵把那錘子甩出去,頓時讓一片怪物倒在地上,說着他騰空而起都沒有拉那繩子就直接落在了地面上。周勳從包裏拿出來一瓶瓶罐罐的東西點燃扔進去,然後喊了一聲跑!

張佳拉着唐塵跑出去一段時間突然傳來一陣爆炸聲,唐塵說道:“你還帶了炸1藥?”

周勳笑了笑說道:“這是我自己用化學物品做出來的,不是什麼炸1藥就是一些化學藥水罷了,出門在外總是要有些東西保護自己的。”

唐塵苦笑了一下真的是越來越佩服周勳這個傢伙了,周勳把繩子遞給張佳說道:“這次可能要麻煩你走在後邊。”

張佳先是愣了一下週勳說道:“唐塵現在眼睛不是很方便他在後邊我怕出現什麼問題,所以他就在中間,我在最前邊你在後邊,這樣如果你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叫我我都可以隨時幫你。”

“好。”張佳點了點頭,鼓起勇氣說道:“放心吧,我如果有什麼問題會叫你們的。”

三個人都拉着繩子相隔不到一米走進了這一片迷霧,這迷霧非常的詭異並不是山上能起來的那種普通的迷霧,能見度非常的低,手電的光幾乎照不出去多遠。

但是似乎在迷霧中不知道從哪裏透出來一些光亮,讓這些迷霧變成了像是牛奶一樣的白色,這樣的場景估計也就只有在電視劇裏才能看到了,怪異而且還非常的虛幻。

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假的都好像是虛構出來的,只有手上的繩子產生的摩擦感讓她感覺到有些許的真實。

她剛纔說如果遇到危險就會去叫前邊的兩個人,但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中她還是有點猶豫了,想試試卻又不敢,好像是害怕驚醒了在迷霧中潛藏着的某些東西,她也不想因爲自己的無端猜測去給前邊的兩個人帶來什麼麻煩。

就現在這種情況不管是走在前邊中間還是後邊她都覺得不是絕對的安全的,不過這裏能見度非常的低,自己現在眼睛可以看到也和瞎了一樣,理論上唐塵現在跟自己也是差不多的一個狀態。

她就這樣胡思亂想着,也許只有這樣才能讓她不去想那些鬼怪的一些事情,她本來想要上去看看唐塵現在是什麼情況,但是卻不想讓唐塵覺得自己非常的懦弱,她一邊回頭看着後邊一會又看看自己得兩邊,現在周圍還是那一片白茫茫的東西,什麼都看不清楚,這裏邊不知道有多少詭異的東西現在正在盯着自己,又會突然在什麼時候直接從那迷霧之中直接跳出來。 不知道繼續走了多遠她感覺自己的腳後跟有些疼痛的感覺,輕輕的擡起腳拖慢了一些進度卻突然發現前邊有些不一樣了,前邊那個黑影就是唐塵的背影好像是距離自己更遠了一點,她好像感覺前邊的影子已經不是唐塵了。

抓着繩子的手現在已經被冷汗給浸透了,她緊緊的拉着繩子,繩子的摩擦讓她感覺自己的手有一些疼痛,她倒吸一口涼氣想要讓自己不要繼續亂想下去了,剛這樣想着突然前邊的人竟然停了下來,她一下撞在了前邊的人身上,她馬上站好問道:“怎麼了?”

前邊的人沒有回話,頓時讓她背後出了一身的冷汗,她看着前邊的那個人緩緩的轉過身來,在迷霧中那長頭髮頓時讓她的心臟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那人就那樣站在原地看着她斯斯的盯着她,她看不清楚那女人的臉,但是就能感覺到那女人臉上充滿了恨意還有邪惡的表情。

張佳和那個影子現在是誰都不動,張佳是不敢動,而那個影子好像是故意在跟她玩心理戰術故意要嚇唬她一樣,她有一種特殊的直覺就是那影子和她在墓道里看到的影子是同一個。

她實在是太緊張了,她想要叫出來救命來尋求其他兩個人的幫助,但是卻發現在自己的嗓子在這一刻好像都已經黏在了一起一樣根本叫不出來任何的聲音,她大口的喘着粗氣現在的感覺就好像是在夢境中一樣。

無助的感覺頓時讓她覺得有些絕望,自己會不會死在這裏!

梟寵狂妻 突然之間右邊傳來一陣腳步聲他以爲是唐塵或者周勳,因爲他們兩個總是會在自己最需要的時候出現在她身邊的,然而在她看到那長髮飄飄的黑影子的時候她頓時愣住了,那不是周勳更不是唐塵,而是另外的一個東西。

她這時候想到了唐塵跟她說的見怪不怪,這些東西的出現都是在自己胡思亂想的時候說不定現在自己是又進入了什麼幻境,或者說是幻境找到了自己心裏的漏洞來攻擊自己了。

她看着那黑色的影子站在了距離她大概有一米五左右的位置,就那樣盯着她看,她的腦子在驚慌中變得有些清醒,知道現在自己千萬不能慌亂,她想起來一個外國的實驗,把一個犯人關在一個暗無天日的房間裏,然後把他的四肢綁住,讓他什麼都看不到,然後用小刀在他的胳膊上割開一個很小的傷口,在這個房間裏不斷的放出滴水的聲音,然後那個犯人就會認爲是自己的血一直在往下滴,最後就會嚇死。

絕大部分的死亡都不是因爲真實環境對人造成的威脅,而是人在某種環境下的表現讓大腦死亡,所以她強迫自己必須要清醒,必須要清醒!

這時候她聽到自己的後邊還有左邊也傳來那樣的聲音,隨後又是兩個影子站在自己的身邊,它們想要做什麼。

正在張佳想着現在應該從這裏跑出去還是要怎麼辦的時候突然前邊的女人說道:“你爲什麼要回來!”

這時候其他三個女人一起說道:“你爲什麼要回來!”

張佳愣了一下,看着那四個女人往前邊走了一步,它們的動作基本上都是一致的,因爲它們距離自己實在是太近了,它們身上的陰寒之氣自己都能非常清晰的感覺到。

慢慢的眼前的迷霧似乎是散開了一些,讓她能看清楚那女人的臉,那臉她非常的熟悉:“小花?”

那個叫小花的女人是她在這裏的朋友,住在她家裏不遠處的地方,一直也會幫助她做一些事情有時候還會對她講一些故事她知道小花是愛慕自己的因爲一直以來父母對別人都說自己是一個男生,小花也一直都這麼認爲。

張佳終於可以出聲了說道:“小花你怎麼會在這裏。”

小花的嘴咧開一個詭異的角度,眼睛裏白茫茫的一片沒有黑色的瞳孔看着她說道:“你爲什麼還要回來。”

突然那小花居然伸出手把自己的頭摘了下來,伸過去想要遞給張佳,嘴裏說道:“給你!”而這時候那小花竟然又長出來一個頭,如此的詭異。

那小花的胳膊非常的長几乎伸到了自己得懷裏,張佳頓時被眼前的這一幕嚇壞了馬上轉身想要往另外的一個方向跑,但是她的腳剛動了一下就被另外一個攔住,那個也是小花,同樣的那個小花把頭一樣的摘下來塞進她懷裏嘴上說着:“拿着!”

同時另外的兩個也是一樣,她非常驚訝的想要跑開卻繼續被那些東西給攔住,她哆哆嗦嗦的站在那裏現在也完全不去想這是在幻境之中還是在現實之中了,她只知道自己可能今天真的就會被嚇死在這裏。

那些手臂不斷的想要把人頭塞進她的懷裏,嘴上好說着:“拿着拿着啊!”

突然一個尖銳的聲音喊道:“爲什麼不拿着,這不是你想要的嗎?你想要我的命我現在給你就是了!拿着!”

小花的尖叫聲頓時讓她感覺到五臟六腑好像都是因爲恐懼而聚集在了一起,她盯着那個兇狠的女人說道:“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你這個害人精要不是你我怎麼可能會死!”那女人繼續尖叫着,還不斷的把人頭繼續的往她懷裏塞。

要知道逼急了兔子也是會咬人的,張佳一邊推開那人頭一邊大喊着:“我從來沒有害過人,從來都沒有害過人,你走開,走開啊!”

“你爲什麼不要!你不是想要我的命嗎?我現在給你你爲什麼不要了!”那女鬼根本就不理她,只是淒厲的說着自己的話,張佳繼續推搡卻不小心碰到了一個溼漉漉的東西!

頓時她把手縮了回去,張佳感覺到自己好像是被人耍了一樣,心裏升起來一些憤怒看着那小花說道:“爲什麼!”

那女鬼突然發出一陣笑聲,頓時那頭顱直接碎成好幾半,然後她周圍的其他三個影子也頓時碎裂,那女鬼發出一聲尖叫:“不要那就去死吧!” 突然之間眼前的場景開始變得虛幻隨後一間茅草房拔地而起,門口坐着一個老婦人裹着頭巾正在篩玉米,那是小花的母親,看到張佳在自己面前的時候,那老婦人站起來走到她跟前輕輕的把她扶起來,呆呆的看了她一下似乎是在反應什麼事情說道:“原來你是女娃子啊……”

張佳愣了一下,她是女生這件事情是在母親去世以後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村裏的人才知道的,這時候屋子裏的一個小女孩走出來說道:“張佳你來了。”

她出來以後看到張佳這副樣子愣了一下,然後說道:“你怎麼是一個女人啊。”

張佳還沒有來得及解釋,突然門口被什麼東西撞開,接着她便看到兩具破爛的身上還帶着鮮血的屍體走了進來,那東西直奔着小花的母親就咬了上去,張佳本來想要拉着她往一邊躲開,卻沒有想到那東西的指甲直接刺進了小花母親的肉裏。

一聲慘叫之後小花站在那邊看着自己的母親被那些屍體不斷的撕咬着,從院子裏拿了一把鐵鐵鍬也顧不得害怕了朝着其中一個的腦袋上就打了下去。

那東西反應過來轉身一把就拉住了小花,隨後直接咬在了小花的脖子上,還沒有來得及掙扎的小花一瞬間便是一命嗚呼了。

小花的母親忍者疼痛本來打算想要去救小花,結果卻被另外一個衝上來的屍體,壓在地上咬了喉嚨。

張佳在一邊看着什麼都沒有做,因爲她知道這些都是幻境,可是爲什麼要讓自己看到這些,難道這些都是小花死的時候看到的。

這時候那兩個東西朝着自己走過來,他們身上散發着血腥味還有泥土的氣息,一步步的朝着自己過來,恐懼、疑惑讓她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纔好,瘋狂的往後邊退着,卻在退了一會以後直接撞在一棵樹上。

那兩個東西快速的跑過來,他們的嘴裏發出嘶嘶的聲音,就好像是蛇一樣的聲音讓她感覺到不寒而慄。

不管這是不是幻覺,也不管這些東西是不是真的存在,她始終是沒有任何信心敢讓這些東西咬自己一口,她快速的站起身來準備要跑,剛跑出去幾步就看到前邊站着小花的靈魂,她死死的盯着張佳,嘴上擠出來一個笑容說道:“怎麼了你是害怕了嗎?你應該知道這樣死去是一種什麼樣的滋味!”突然那小花發出一聲怒吼:“給我回去!”

這時候後邊的東西一下拉住她的衣服,把她往後一拉張佳摔倒在地上,她親眼看着那東西壓在自己身上,腐爛的臭味還有那血腥氣瞬間夾雜在一起。

她尖叫着,看着那小花臉上像是得逞了一樣的笑容喊着:“爲什麼,你爲什麼要這樣對我!”

那個女鬼愣愣的盯着馬上就要被那些東西給撕碎的張佳,笑道:“你必須要知道我的感受,這樣你纔會永遠的記住我,跟我一起下來吧,我自己一個人真的挺孤單的!”

張佳一邊推着那些東西,一邊叫喊着救命,可是在這種情況下還有誰可以救自己啊,這或許都是自己應得的吧,如果不是自己這個村子還和之前一樣的寧靜,也不會出現這些殭屍之類的東西,都怪自己破壞了這裏的風俗或許受到任何的處罰都是應該的吧。

一時間她已經完全沒有力氣了,那些東西壓在她的身上,她竟然慢慢的放棄了抵抗,或許是自己真的就該死吧。

“你去死吧,你去死吧!”那女鬼的聲音越發的淒厲,張佳的意識也在一點點的消失,她感覺到那屍體的臉已經馬上要貼近自己的臉了,現在她想到的居然不是一會兒會不會很疼,而是唐塵的眼睛現在怎麼樣了,他現在身邊有了周勳保護應該會很安全吧,畢竟如果沒有自己他們應該也不會出現在這裏唐塵也不會受傷,造成這些的根本都是自己啊。

如果死亡真的可以洗刷罪惡的話,她是渴望去死的。

突然一道刺眼的白光從她身後亮起來,那白光如同一支剛發射出來的箭一般只在瞬間把所有的黑暗劃破,把那茅草屋也給直接弄成了兩半。

那女鬼赫然一驚看着自己前邊走來的那個男人往後邊退去,這時候張佳睜開眼,眼前的屍體完全已經消失了,她看到唐塵從自己的後邊走過來。

這個時候那女鬼剛準備要隱藏到黑暗之中,可是剛準備走卻被後邊的周勳手裏拿着的桃木劍給攔住,周勳說道:“你跑不了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