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到了那個人接近了自己的腳下,毒蛇凝固好久的姿勢終於如閃電一般動作了,象真正的毒蛇一樣的向盯了很久的目標撲了過去,要將毒牙咬住獵物,將毒液注射到獵物的身體裏,將目標殺死。

就在毒蛇的殺機一現,將長劍一連穿破了四層鋼板刺向楊子的時候,楊子也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讓他不由自主的轉身向外看去,雖然看不到什麼,可是藉着通道里的微弱燈光他的眼睛在那一瞬間還是發現了一道微弱的反光閃過,一種緊縮的感覺好像一隻手猛的抓住了他的心臟一樣,緊張的喘不過氣來。

毒蛇的方位計算是沒錯的,而且爲了防止意外的發生,他還特意加大了力量,但是意外還是發生了,臨出門的時候楊波爲楊子加披的一件避彈衣起了非常關鍵的作用。毒蛇的力量在穿過外牆的時候已經消耗掉了大半的力量,可是這剩餘的力量依然穿過了楊子的第一件避彈衣,細長的長劍在第二件避彈衣的外面受到了最後的阻擊,而且楊子下意識的轉身動作也給長劍做了最後一點外力。

啪的一聲脆響長劍的劍尖斷了,這個意外讓毒蛇和楊子都有了短短一秒的失神,隨後而來的巨大力量在無法刺破第二件避彈衣的時候轉化成了推力,咚的一聲悶響以後,楊子清楚的聽見了自己的肋骨斷裂的聲音,他近乎是本能反應的揮出了一拳將細劍打成了兩段以後,飛快的向上爬去,接着推開了第九層的通道門,翻滾到了地毯上的時候,他纔回味過來自己剛剛和死神擦肩而過,全身馬上都是冰涼的冷汗,腰肋間骨折的劇痛也才傳到他的腦中。

毒蛇發覺意外還是發生了以後,飛快的將長劍向內送去,他的意圖很明確,就是刺不死你,也要壓死你。可是楊子隨後本能的一拳將長劍打斷了,毒蛇徒勞的送進去半節長劍以後,感覺到了並沒有刺中楊子,而楊子的聲音已經飛快的在通道里消失了。任務又一次失敗了,毒蛇苦笑一下,飛快的向上爬去,那裏有一架小型的滑翔機,他必須離開了。

“真的很幸運,你這樣的普通人也能逃過這好幾次的殺劫,不得不讓我佩服天地之間的玄妙啊,貧道靈陽子有禮了。”一雙雲耳黑布麻芒鞋出現在了楊子的面前。隨着楊子冷漠的站了起來,這個不清自來的老道也讓楊子看了個一清二楚。

仙骨道風,面目慈祥,青白色的道袍長及鞋面,上面繡着金黃色的八卦太極圖,手中一柄拂塵,背後一把長劍,正一臉和氣的對楊子稽首。

“你是什麼人?怎麼進來的?”楊子怎麼可能不知道這個時候出現的人都是不懷好意的人,這個老道來的如此蹊蹺,連這個防守嚴密的第九層都上來了,而且這裏的人都沒出現,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意外。其中還有自己的老婆黃曉丹。

“這裏的人哪?你把他們怎麼樣了?”楊子忍着肋骨斷裂產生的巨大疼痛,咬着牙說。

“呵呵,老道不是貪殺的人,可也不是什麼憐香惜玉的人,畫了一個禁制讓他們可以休息這個晚上而已,明天就會醒過來的。”靈陽子含笑的回答着,在這裏他就是唯一的主宰,一個修真的人是不容易見到的,更何況是一個修煉有成的人哪!不過如果是木子李在這裏的話,一定會認出來這個靈陽子就是想殺金倉滿的女兒金豐的那個邋遢道人,只是不知道他爲什麼在木子李的一擊中不但沒死還練成了功夫,並且開始注意自己的形象了。

“你想幹什麼?”楊子緩緩將按在腰間的手移動到了腰帶上的小手槍上,打算在靈陽子不注意的時候就一槍幹掉他,今天的事情實在太危險太緊急了,楊子這麼樸實的人也不得不動了殺機。

“呵呵,你可不要不乖啊,說實話,你手裏的那個傢伙對我沒用,不過被人這麼威脅着總是很不舒服的,畢竟護身符也是要煉製好久的。”靈陽子微笑着說出了讓楊子臉上變色的話。

楊子臉色鐵青的將腰間的手槍拿了出來,對準了靈陽子,咬牙切齒的說:“我不管你是什麼來頭,也不管你能不能躲過子彈,如果你不走的話,我就算你是神仙,也要給你一槍看看!”

靈陽子滿臉的憐憫的神色,看着楊子說:“你們這樣的凡人就是麻煩,不給你點顏色看看總以爲神仙是在騙你的。”話還沒說完,楊子已經扣動了扳機。

“轟”的一聲,漂亮的****一槍就打出了一朵血花。

靈陽子的臉色立刻就變得很精彩,又黃又青又藍的很是奇怪的樣子。

“這是什麼子彈?”靈陽子的嘴角流出了帶着淡金色的鮮血,他充滿疑問的問楊子。護身符竟然一點作用都沒起,使得他身受重傷,胸口差點就被轟爛了。

“你沒聽說過什麼叫至陰至邪嗎?”楊子用左輪對着靈陽子的腦袋說,“我早就防備着用這樣或那樣的特別人來對付我,這個槍裏的子彈都是用至陰至邪的東西浸泡過的,專破各種道家佛家的功法,就算不靈,這個子彈也是大威力的,打到身上也是很痛的。很不幸你忘記了人是在進化的,忘記了凡人也是有自己的小聰明的。所以,你下地獄去吧!”他瞄着靈陽子的腦袋又開了一槍。 (鮮花哪?支持哪?爲什麼我不要就不給哪?)

“不要逼我?”靈陽子怒瞪雙睛,可惜已經晚了,他的腦袋就象是爛西瓜一樣的被子彈撕成了碎片,紅的白的飛濺的哪都是。

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孩子在靈陽子的脖子處爬了出來,碰到那些被污染的血的時候,他的身上騰起了陣陣的白霧,霧中帶着點點的金光,散發出陣陣的清香氣息。小孩子哇哇大哭着,身上的疼痛直深入靈魂,讓他痛不可抑。

“你竟敢毀我肉身,我要殺了你,要把你的靈魂練成魂珠,讓你永生不得超生,受盡煎熬!”小孩子和靈陽子的模樣很象,只是年輕很多,手中還握着一把小巧的寶劍,很是可愛的樣子,只是他說的話卻是很惡毒。

“元嬰?”楊子很疑惑的用手槍指着小靈陽子問。在他想來,那些神仙的故事都是騙人的,能有人有飛天入地移山倒海的本事的話,還修什麼公路啊,鐵路啊,還造什麼飛機啊,都自己飛着去得了。年年爲國家能省多少油錢啊!

“去你媽的,老子不和你廢話了。”小靈陽子的元嬰狀態不能存活多久的,必須儘快找到本門高手護法,重塑肉身,這次的功力大減是肯定了,讓一個普通人把肉身給毀了,這個事實雖然有靈陽子大意的原因,也是楊子的手槍子彈太過特殊的原因。這樣的子彈普通人別說是擁有了,聽都沒聽說過。這也是楊子的背景太雄厚的原因,金倉滿本來就是軍方的人,目前又要登上****的位置了,他的話誰敢不聽,別說是弄點軍用品了,就是真的倒弄出幾顆***,也是大筆一揮的事,只是他不能那麼做,畢竟他也不想將自己的安危捏在別人的手裏。

小靈陽子怒吼一聲,身形快的讓楊子根本就看不清楚,只覺得手中一動,那把花了自己幾百萬苦心研究的手槍就成了廢鐵一塊了,讓小寶劍砍成了好幾段。就在楊子以爲自己死定了的時候,卻聽見一聲滲入人心的慘叫聲。張開眼一看,發現一個黑黑的人朦朦朧朧的看不清,就象一個影子似的,正伸着一隻手捏住了小靈陽子的脖子,小靈陽子害怕的直叫,怎麼掙扎也脫離不開那個影子的手掌。

“嘿嘿,楊哥,是個元嬰哦,真好玩!”那個黑影子的一句話讓楊子認出了這個影子竟然是好久不見的木子李。只是這個樣子真的讓楊子不敢認了。

“木子?你是木子嗎?”楊子看着那小靈陽子樣子的元嬰和自己幾乎就貼在一起了,這才知道如果不是木子李出手的話,自己早就被那玩具一樣的小寶劍給砍成碎片了,看了看手裏的手槍的光滑切面,他下意識的嚥了口吐沫,死裏逃生啊。

“呵呵,楊哥,才一天沒見就不認識我了啊,對了,這裏是哪裏啊?你好像變成熟了,一天?好奇怪的感覺啊!”楊子的一句話讓木子李疑惑起來,看了看這周圍,很豪華的現代樓房內部,看看手裏的元嬰,這個元嬰正在慢慢的變得虛弱透明,他的力量正在被木子李源源不斷的吸收着,就像是水滲入了乾涸的土地,木子李覺得自己很需要這種力量,他的身體告訴他現在必須要吸收這些力量,不然他就會死。可是這裏明明就是楊子的修理鋪啊,昨天才送黃曉丹回來的,今天怎麼就變成了樓房了?木子李只記得自己從蕭若羽的手裏將黃曉丹解救出來以後,送黃曉丹回來,然後把自己的車送給了楊子,打算回首都找金豐,可是怎麼又出現在了這裏?這中間的記憶一點也沒有了。

靈陽子被木子李打傷後,通過分析木子李的力量,對精神力量有了很大的領悟,纔好不容易修煉出來的元嬰因爲和木子李的力量有些類似,結果就被木子李的這個靈魂碎片給吸收乾淨了,最終靈陽子也沒逃脫被木子李殺死的命運,而且是徹底的魂飛魄散了。

“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象個鬼似的。”楊子忍了一會,還是將自己的感覺說了出來。

木子李走到一邊的電梯口,藉着上面的裝飾鏡面看到了自己的樣子,也是嚇了一跳,現在的自己竟然是魂體,怪不得會很想吸收那個元嬰哪,元嬰的力量和魂體本來就差不多,再加上木子李的魂體並不完整,很虛弱,所以……很餓。是的,木子李將靈陽子的力量吃掉了。

木子李閉上眼睛想了想,想起了無字天書上的一個片段,萬物是怎麼出現的,他試着利用空氣中的原子來生成自己的身體。

楊子看到木子李站在電梯口就不動了,等了好久也沒有一點動靜,而他的內傷一直在提醒着他,如果不做點什麼的話,恐怕他就要等人來收屍了,楊子只好先讓木子李在這裏閉着眼睛站着睡覺了,他自己先去找醫生來救自己了。

不一會,這裏又開始了人來人往,破壞的東西被撤走換成新的,靈陽子的屍體被收走,血跡被擦乾淨了。每個人的動作都很小心,他們都是楊子最信任的人,在進來之前就被告知了,木子李是一個很強大很厲害的人,他現在的情況很特殊,能多小聲就多小聲,能不靠近他就絕對不要打擾到他。所以每個人都輕拿輕放,很快就將這裏收拾完畢,又成了煥然一新的了。

木子李足足站了兩天,纔有了變化,從眉心產生了一點光芒之後,很快就出現了一個真實的肉體。木子李張開眼睛看了看自己是沒穿衣服的,又閉上眼睛想從夢世界裏拿件衣服出來,卻發現夢世界不但縮小成了一個十平米大小的空間,而且其中是一片寂靜,什麼都沒有了。這個發現讓木子李差點就被自己的發現嚇死,呂惠哪?陳靜哪?許藍哪?甘萍哪?還有小天使小惡魔哪?(由於他忘記了去找過金豐,所以他還以爲金豐還在首都,而他目前也不認識靈陽子,關於靈陽子的記憶也丟失了)他在夢世界裏收藏的那些人,包括他的父母朋友都不見了,他的全身立刻被冷汗打溼了,那些人都去了哪裏,木子李是一點印象都沒有,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在這裏。

“對了,我還有基地衛星可以告訴我,這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木子李想起了在地球上還有一個無時無刻不在監視全球的系統,立刻向自己的胸口摸去,觸及光滑細嫩的皮膚的時候,才驚覺自己的身體都是新做的,哪裏還有什麼基地電腦啊。這次算是徹底的裸奔了。木子李苦笑着搖了搖頭,不過他還是有辦法解決問題的。

“楊哥!給我拿套衣服,包括內衣褲的,我現在好害羞啊。”

穿上了一套名牌西服後,木子李終於自然點了,隨意的將自己攤坐在楊子的三人沙發上,半躺半坐的找到自己最舒服的姿勢這才舒服的長嘆一口氣道:“給我說說,我到底是怎麼了?”

楊子掏出了自己珍藏的好酒,給木子李倒上一杯後,思索了許久,才慢慢開口解說起來他知道的事情。

足足過了四個小時,楊子纔將自己知道的事情說完,這其中還叫了黃曉丹進來補充不少細節。

木子李將最後一口酒倒進了自己的喉嚨裏,苦澀地說:“已經過了一年半了嗎?我已經失去了一年半的記憶了嗎?我還能模糊的感覺到我的能力還存在着,只是感覺好遠,似乎自己被分成了好多片一樣,現在的我力量也消失了好多。可能連百分之一的力量都沒剩下。”

楊子和黃曉丹對望了一樣,楊子的眼中是同情和擔心,他爲自己的好朋友的遭遇而難過,而黃曉丹卻是擔心中帶着驚喜,一直的擔憂終於可以落下了,木子李這一回來就給自己帶來了主心骨,做什麼事都有底氣了,她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告木子李已經回來了。至於他的力量剩下多少就不是黃曉丹擔憂的東西了,只要木子李回來了,金主席那裏就成了有根之木,關係就可以更加牢靠了。她想的還是她自己,現在又加上了楊子,她的丈夫。

木子李的能力還在,能清楚的感覺到黃曉丹心中的驚喜,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自私是人的本性,他不會在意的。他在意的是愛人和親人們是否還活着,而活着又在哪裏?他能感覺到一點模糊的片段,似乎她們都還活着,卻離這裏很遙遠,十分的模糊,不清楚她們的所在,不過這也讓木子李不再那麼擔心了,能活着就好,總有一天會見面的。

“木子,你沒事吧?我知道你現在很特別,很厲害,可是你也要多休息,不要想的太多,一切都要慢慢來,急不得的。”楊子很關心地說,眼中的擔心濃重的象要流淌出來一樣,這讓木子李很是感動,還是好朋友關心自己啊。

“我沒事,放心吧。”站起來隨意拍了拍楊子的肩膀,木子李瀟灑的走了出去。丟下一句話就消失了。“我去首都轉轉,你不是練功的料子,別練那些垃圾了,我抓幾個修真的,搶了他們的元嬰以後回來幫你提升修爲。”

楊子的眼中一瞬間都是感動,眼淚在眼眶中直打轉,好兄弟啊,知道那些垃圾是折磨人的東西,明白我的苦衷啊!以後終於可以不再看了,萬歲!

黃曉丹的眼裏也是感動,楊子可以成爲和木子李一樣的人了,這個消息讓她的心也是不停的翻滾着激動着,名利,權勢,地位,似乎在她的眼前來回飛舞,她的頭有點暈。

足足半個小時的時間,木子李才臉色青白的從地下鑽了出來,大口喘息着,也不管附近有沒有人看到他,直到將憋住的那口氣平息下來,他纔有時間看看自己到底在什麼地方。

熟悉的地方,是粉紅色的牆,粉紅色的牀,一件粉紅色的玲瓏睡衣還隨意的丟棄在牀角,只是上面滿是灰塵了,已經許久沒人打掃過了。

“真要命,功力大減,差點就憋死在地下,以後不將功力漲上去是不能再使遁地術了,可惜楊哥也不清楚我這一年多裏到底幹什麼了,我怎麼也想不起來我丟失的這些記憶到底去哪裏了,夢世界這個最大的祕密也變的很小了,裏面竟然什麼都沒有了。到底是怎麼了?”木子李輕輕敲了敲自己的腦袋,那裏面確實丟失了許多的東西,而他一直在心中能感覺到一個聲音在呼喚着他,好像是自己在不停的叫自己,這個感覺讓木子李覺得很疑惑,不過沒有了那些很重要的記憶以後,他的力量已經達到了最低的谷底,可以說現在的他如果不是靈陽子的元嬰被他很巧合的吸收了,他的這個靈魂碎片根本就不能化形出來的,說到底,他不過是木子李全盛時期的一個意念痕跡而已,本來是想保護楊子度過一次危難的,可是卻很蹊蹺的進化成了一個獨立的人格,雖然失去了很多離開楊子以後的記憶,可是他一樣的擁有以前的記憶,重塑肉身以後,在對夢世界的掌控能力大幅下降以後,木子李的這個分身已經開始修煉無字天書上的東西了,每天的進步也是非常大的。

“這個混亂的社會裏,能保住自己的命就是不錯的了,爲了生存下去,我一定要努力修煉,早日擁有可以保護自己的力量是我的最大目標!我要努力!”楊子大喊着對自己打氣加油。

本想使用一個清潔魔法將這個地方打掃乾淨的,只是他又無奈的發現,自己的魔法種子已經沒有了,魔法不能再使用了,而且他的精神力也不足以支持他進行魔法力量的轉換了。他面對自己這個悲慘現狀只是發了一會呆,就又高興起來了,嘴角露出了迷人的微笑,揮動笤帚,親手收拾起這個許久沒回來過的家。

足足幹了一下午,楊子才滿足又疲憊的躺在牀上打量着這個清潔乾爽漂亮的自己的家,在這裏,他認識了呂惠和陳靜,又在夢世界裏將許藍和甘萍收攏在自己的愛人行列,更是在這裏將金豐這個小美人的第一次給品嚐了,現在這裏的每一樣東西都是金豐自己添置的,原來的傢俱都已經搬進夢世界裏去了,現在都找不到了。

在這個還是自己名下的房子裏睡了一夜,很奇怪的是連一個夢都沒有就過了這個夜晚,這讓很想在夢裏和愛人們親熱的想法徹底成空了。留戀的拍了拍這張有着自己深刻記憶的大牀,木子李很乾脆的離開了。

站在街邊想叫出租車的時候,一輛黑色的名貴紅旗車停到了他的身邊,木子李吃驚地看到車裏坐的竟然是現在應該很忙的金倉滿這個國家副主席。

木子李正想去找金倉滿打聽一下自己的消息,沒想到這麼巧就遇到了,他毫不客氣的打開車門就坐進了車裏,坐進去以後纔回味過來,什麼時候自己和金倉滿這麼熟悉了?不過轉念一想,人家的女兒都成了自己的老婆了,不客氣點也沒什麼,怎麼說都是自己人啊。

“你終於回來了,我可是很想你啊,說說看,這麼多天不見了,你到底去了哪裏?我女兒現在怎麼樣了?帶沒帶她回來啊?”金倉滿就象一個老人一樣的嘮叨個不停,全是關於木子李不記得的那段時間的記憶。

“停,停,我已經忘記了這一年多都做過什麼了,所以,我去了哪裏,做了什麼,你的女兒在哪?我都不知道。”木子李攤開雙手無奈的說。

“那麼你也忘記了你做過的那件事了嗎?”金倉滿嚴肅地說。

如果木子李真的忘記了對****做的事,那麼那些機密的文件的下落……,很可能就成了一個迷了,這絕對是金倉滿不想看到的。

“什麼事情啊?”現在的木子李可不知道****的事情,那些事情都是在他離開楊子以後發生的,他沒有印象的。 【鮮花支持啊,我努力的更新,只要你們的鮮花支持,拜託了!】

“就是那件事啊,你很不高興的時候去做的那件事,我們都得到好處了的,你不記得了嗎?是在逗我吧?”金倉滿是不能說的太仔細的,可這件事情又很重要,他不能不問的。

“很抱歉,如果我當時給你了,那麼就給了,如果沒給你,那麼就一定有我的原因的,只是我現在全忘記了,不好意思。”木子李很無奈的攤開了手說。

“你……唉,一會到安全點的地方再說。今天你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我就不放你走了。”金倉滿嘆息一聲,吩咐司機將車開進了古色古香的國家政治權利的中心國家**所在地紫禁城。

看着一路上的禁衛都肅立敬禮,目送着金倉滿的車經過,木子李很是羨慕地看了好久。

“想得到別人的尊重是不是?你的那個國安局的身份還一直保留着哪!”金倉滿看木子李好像沒什麼反應,就又加了一句。“我已經給你提到局長的等級上了,現在的你可是一人之下億萬人之上了,當然你也可以不對我負責的,在我當上主席之後,你的權利將會很大,這樣的待遇你也能得到,再怎麼說我們都是一家人啊。”

木子李的臉上還是什麼表情都沒有,他的心也想接受這些,可是他知道現在的自己實力大減,連自己都保護不了的時候,還談什麼其他的奢侈品啊?現在金倉滿不但將女兒給了自己,還對自己許下了高官厚利,這都是看在自己的實力份上,如果他知道了自己現在已經失去了大半的力量,會怎麼看自己?就算看在他女兒的面子上不殺了自己,也絕對不會白白將利益分給自己的,與其這樣還不如將自己的實力弄上去以後再說。

金倉滿看着依然平靜的木子李,很想不明白爲什麼木子李會直接就拒絕了自己的好意,這個世界上難道還有不貪心的人嗎?不,他絕對不相信會有這樣的人的,只能說是他沒找到木子李最喜歡的東西吧,如果是木子李喜歡女人,而且是象自己女兒那樣有特異功能又美麗非凡女人,他還真的沒辦法生出第二個女兒來,也許,木子李註定就只能爲自己所用,卻不能控制的吧。

車子穿過了南陽門,經過了正德殿,聚合堂,最後在議政廳的門前停了下來。

看着這座集合人類數百年的智慧汗水的建築,木子李深深的被它吸引了,看着它的每一處都是精雕細作,怎麼看都是完美的。走下車子,不顧旁邊警衛的戒備眼神,走到硃紅色的廊柱前,拍了拍着依然結實的柱子,木子李讚歎道:“這裏真的是人類的心血結晶啊,看看這柱子,這麼多年了,多麼的結實!”

“呵呵……”沒想到這句話倒引起了金倉滿的一陣大笑,連旁邊的警衛都有點忍不住笑意了。這讓木子李有點摸不到頭腦了,不知道他們在笑什麼,難道是自己說錯了什麼話?

看到木子李一副迷茫的神情,金倉滿笑着說:“不怪你,幾百年的柱子能這麼結實嗎?這是去年剛換的新柱子,這裏的木材都是從東北運來的,對了,是你的家鄉那邊啊,你聞聞還能感覺到松木的清香哪,呵呵,我們進去吧!”

木子李一邊跟着金倉滿走進了這個國家的中心處的中心,一邊自嘲的說:“呵呵,我沒想到這麼古色古香的地方也是要不斷更新的,倒弄出了大笑話了。”

這個一直很神祕的地方並不是象電視劇裏演的古裝片那樣,一個大火炕,外加幾張椅子,大臣回話都要站着回話的,這裏的裝飾很**又很隨意,一張很大的桌子擺在一角,上面有四個電話機,還有很多文件,幾本攤開着,沒有什麼書架做裝飾,背後只有幾張地圖掛在牆上,上面還用紅筆圈了幾個大大小小的圈。

房子的中間擺了一圈實木沙發,中間是一張長條矮桌。桌子上擺着很多水果,還有幾盒國產最頂級的香菸。在門口的位置上有一個年輕的女祕書坐在那裏整理文件,樣子很普通,只是有點很特別的氣質,這讓木子李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萬秋葉是我的特別助理,她會很多國家的語言,功夫也會的,所以是我的特別助理,是自己人。”金倉滿看見木子李的注意力被自己的特別助理吸引住了,才解釋道。

原來是有功夫的啊,怪不得會覺得她的氣質很特別哪!木子李收回了他的目光,隨便找了個沙發坐了下來,一副很隨意到家了的感覺。

金倉滿看了看在木子李背後的大辦公桌,又看了看木子李坐的正是自己開會時經常坐的位置,很鬱悶的坐到了木子李的對面,有時候坐在什麼位置上也是很有講究的,木子李坐的位置正是這個房間裏最好的地方,說話的時候會得到這個房間裏最好的迴響,增加氣勢的,可是木子李現在對天地間的能量變化很是敏感,所以他無意之間就坐到了這個房間最舒服的地方了,無意之間就讓金倉滿難受了一下。

“抽菸嗎?”金倉滿拿起了金質包裝的中華香菸問木子李道。

木子李看了看那精緻到了成爲藝術品的純金包裝的中華香菸,猶豫了一下,他一向是不吸菸的,可是這個香菸又十分的特別,想了想,他還是動手拿起了一盒香菸,手指一動,香菸就已經消失在了他的手上。

金倉滿還是頭一次看見這樣的神奇變化,吃驚的張大了嘴,手指間剛剛抽出來的一支香菸也掉到了桌子上還不知道。

萬秋葉一直偷偷注意着木子李,見到這種可以和掌中世界相比的法術,也吃驚的低哦了一聲,不過她馬上就閉上了嘴,裝作整理文件了,只是眼角還是在偷偷注意着木子李的動作。這個辦公室就連金豐也是進不來的,如果不是金倉滿掌握了這個國家的真正權利,連他也是不可能這麼隨意進出的,而今天能帶了一個陌生人進來這裏,足以證明了木子李的特別了,是人都有好奇心的,所以萬秋葉對木子李很好奇,雖然她也是經過很久的訓練的專業特工,不過她也是人,只是她將自己的好奇心隱藏的很自然而已。

木子李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短袖衫,手臂是光露着的,香菸在他的手指一動的時候就消失了,金倉滿根本就沒看見那香菸去了哪裏。而木子李的身上根本就藏不住這純金的煙盒。

“這就是法術嗎?”金倉滿很自然的流露出好奇的神色,向木子李詢問,在他的手下雖然有幾個自稱是修真者的高手,不過他們都將自己的本事隱藏的很厲害,平時根本就不露出來,而且想讓他們動一次手,總是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纔可以,所以金倉滿一直想找到新的不花錢的值得信任的打手,今天的木子李露出的這一手讓他覺得一扇新的大門在他的眼前打開了。

“不是,這只是我的特異功能而已,所以變化的時候沒有什麼能量的波動,如果用法術的話會影響這個空間的穩定的,是可以察覺到的。”木子李想了想無字天書上的東西,很快就體會出了芥子空間這種可以稱爲仙法的奧義。有一個元嬰的能量支持,他很順暢的就使用出來了,只不過消耗的能量很大,讓他不敢再輕易的使用而已。結果當然就是桌子上的另一盒香菸也不翼而飛了。

金倉滿緊緊盯着木子李的動作,這纔看見了可以稱做神奇的變化。桌子上的空間明顯有了一個微微的波動,在木子李的手指指向一盒香菸的時候,拿香菸幾乎是瞬間就被吸入了一個空間漩渦裏去了,然後空間的波動馬上就消失了,在木子李打開另外一個空間將他想要帶走的東西裝走的時候,萬秋葉和金倉滿的心好像被什麼東西狠狠敲打了一下似的,突然而來的劇痛讓兩個人都痛的變了臉色,不過來的快去的也快,馬上就好了,兩個人吃驚的看向木子李的時候,卻發現木子李的表情更是奇怪,在他的手中出現了一個銀牌,雖然他使勁的握住了銀牌,可是一種很特別的氣息還是泄露了出來,一道道無形的波紋從那隻手中擴散開來,房間裏的一切似乎都發生了變化,卻又是看不出來的變化。

“這是什麼?”金倉滿覺得這個房間裏充滿了氧氣,吸一口就覺得精神百倍一樣,他就算再富足再有權勢也知道這個銀牌是一個好東西。

木子***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這東西是從哪來的,當他使用芥子空間法術想將香菸裝走的時候,卻發覺了那個芥子空間竟然是一個很熟悉的空間,不但有他的氣息,而且裏面還有這個東西。

這個銀牌是有主的東西,是“木子李”已經認過了的,裏面包含有很強大的能量氣息,分明要比自己現在要強大十倍百倍的強大,原來自己曾經那麼強大過!這個發現讓木子李吃驚不小,還有一種淡淡的喜悅,他通過這些氣息終於知道了自己曾經的發展程度,這個銀牌上包含的信息雖然不多,但是這個銀牌上的能量層次卻要高過自己的現在,通過對這個銀牌的分析,他現在的能量等級終於提升了,以前就說過木子李可以通過能量種子將自己的能量轉化成其他的能量形式,現在的他沒有魔法能力就是因爲魔法種子完全消失的原因,而這個銀牌上帶有的能量就是仙氣,雖然很微少的仙氣,卻讓木子李知道了仙氣的成分和構成方式,也就是說,木子李得到了仙氣的能量種子,依靠他遠遠超過修真者的精神力量,他參考魔法種子的轉換經驗,成功的將自己的能量轉換成了仙氣。

銀牌在木子李的手中忽然失去了光芒,雖然還是那麼的銀亮,卻不再讓人覺得很神聖了。

木子李呼出一口氣,難以掩蓋心中的喜悅,現在的自己一直害怕自己的能力太弱,會被別人欺負,可是通過這個銀牌上的能量種子,他已經將自己的能量提高了幾個層次,可以不客氣的說,雖然他的能量總數不變,可他的對能量的認識卻大大的提高了,現在這個世界的大部分能量已經低於他的能量等級了,也就是說,這個世界的大部分能量已經無法再傷害到他了,這個發現怎麼能不讓他驚喜哪!

如果再得到魔法的能量種子就好了,可惜的是,在那個空間裏沒有發現別的東西了,木子***嘆息了一聲,手指微動,芥子空間術再次使用,銀牌消失了。

金倉滿看着木子李的臉色不斷變化,在他的眼中,木子李的形象突然神聖高大起來,一轉眼而已,木子李就已經不再是那個微微有點頹廢的人了,他的樣子變得很自信很驕傲了,是的,那是一種高高在上的驕傲,在木子李的眼前,人類不過是低等的生命,仙人遠遠要高過人類的等級,雖然仙人之中也有不少是人類轉化成的,可是一旦成爲了仙人,就不再是人類了。

“你怎麼了?”金倉滿有點心驚肉跳的問木子李,他就算心理再堅強,面對一種非人的生命的時候,也感覺到了危險,那是本能的對非人的生命的排斥心理。

木子李自然也發現了自己的變化,不過他的心理也有了微妙的變化,這個能量等級讓他很自信,所以他並不想轉化回來,保持這個能量等級會讓他覺得自己很安全,只是現在轉化以後,能量的飽和度需求也大大提高了,現在的他的能量數值很低,一個元嬰的能量實在太少了,他的眼光看向了萬秋葉。

萬秋葉的能量在人類當中來說已經不錯了,對付普通的壯漢十個八個不是問題,可在木子李的眼中,她擁有的能量還是太少了,如果轉換一下的話,連增加一點仙氣都不夠,這讓他放棄了想將萬秋葉的能量掠奪過來的想法。

萬秋葉在木子李的眼光注視下只覺得全身冷嗖嗖的,身體不由得發軟無力,好像被蛇盯上的青蛙,只能被動的無奈的抵抗着,卻清晰的知道如果木子李對自己動手的話,她根本沒有一絲逃脫的希望。當木子李將眼光移走的時候,萬秋葉無力的從椅子上滑落到了地上,那僅僅一秒鐘的抵抗已經讓她失去了所有的力氣。

“我還有事情要辦,告辭了。”木子***向金倉滿點了點頭,身形一動,已經破空而去了。在半空中被這個紫禁城內設的防禦陣法給阻攔住了,這讓木子李有點惱怒,冷哼一聲,仙氣運轉之下,用力直撞,略微遲疑一下就破開了陣法穿空而去了。【本書的正版地址dushi.17k.com/book/27776.html,請來支持我,鮮花是免費的,來吧!】

紫禁城內八個方位擺設的陣眼,八面奇門小旗,同時燃燒起來,防禦大陣破了。人間的能量終究不是仙氣的對手。

“這個冒失鬼,話還沒說完哪!他這麼急着去哪裏啊?”金倉滿看着大門外的天空,竟然對木子李的離開感到了一陣輕鬆,這個可怕的傢伙,離開了也好。他對萬秋葉的失態也沒說什麼,畢竟他也感受到了那種強勢的壓迫感,“以前淨我仗勢壓人了,今天竟然讓人給壓的說不出話來,真是丟人啊,我先去上個廁所再說。”金倉滿想了想,快步走了出去。

木子李去了哪裏?當然是有元嬰的地方,他還記得一個地方有元嬰的修真者很多,並且那個地方的人和自己還有點過節。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