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恩神色微凝,他抬腿想要走上去,不過為時已晚,一道白色身影猶如閃電一般迅捷,瞬間而至,已經出現在了數十米之外。

「艾麗卡,準備攻擊!克莉絲汀,準備支援天修!」拉恩凝聲下令。他手中的重劍握得更緊了,一股褐色的聖力從他的腳下湧出,包裹住他的身體。

克莉絲汀站在另一側,銀白色的長劍更亮了,顯然也在準備著雷霆一擊。

艾麗卡則開始嘀嘀咕咕念動咒語,一股龐大的金色聖力被她聚集起來,在天空凝結起一層金色雷雲。

少年謹慎地打量了一番巨狼,神色愈發凝重起來。巨狼也在居高臨下地打量著對方,在它眼裡,這幾個傢伙已經死了。與那個四處逃竄的人站在一邊的,都得撕碎。它發出一聲狂躁的吼叫,瘋狂地撲了上去。

看來這些傢伙是從巨狼那裡拿走什麼東西了,否則巨狼不會如此兇悍地,沒有絲毫遲疑直接就撲了過來。

不過這個時候已經沒有後退的餘地了,他一聲暴喝,洶湧的聖力瞬間湧出,一道金色龍紋仰天長嘯,附在他的身上,化為一條金龍,張牙舞爪地衝天而起,而後直射向下方的巨狼。

金龍口中叼著一柄鋒利的長劍,正是費羅德送給他的那柄。巨狼察覺到天空的金龍,也發出一聲低吼,雙腿猛地一蹬,化為一道白光,如同狂風一般掃向空中。

一金一白兩道光芒在半空猛然相撞!巨狼嘶吼著,張開巨口就要撕咬下去。金龍要比巨狼小上一些,在這一次的碰撞中隱隱落到了下風,不過關鍵時刻一道寒光射出,鋒利的長劍已然脫手,直射向巨狼的瞳孔。

巨狼感覺到危機逼近,千鈞一髮之際將巨大的頭顱偏移了數寸。長劍刺中了它的額頭,鋒銳的劍尖瞬間就洞穿了它的皮膚,沒入頭骨之中數寸。

巨狼發出一聲哀嚎,恰巧此時後勁不足,身形重重地摔倒在地。天空的金龍也緩緩落下,少年重新恢復了身形,神色有些蒼白,突破了將級之後,聖力的提升並不大,不過他對聖力的掌握程度卻是再次提升了許多,這才勉強控制住了聖力帶來的反噬。

勝了嗎?艾麗卡有些意外。

不,還沒有結束。拉恩臉色一變,一個大步沖了上去。

幾乎是一瞬間,巨狼發出一聲如泣似哭的低嚎,重新抬起了頭顱。它的眉心的長劍被它一巴掌拍成了兩截,即使是來自矮人的手藝,也經不住一隻實力堪比武神的巨狼的衝擊,何況這隻巨狼似乎已經被仇恨沖昏了頭腦。好在凶獸無法修習聖力,否則第一次碰撞天修就已經落敗了,不過這股絕強的怪力倒也是一點也不弱。

拉恩一聲低吼,土黃色的聖力變得凝視,如同一面土牆一般,擋在了少年身前。

巨狼嘶吼不斷,狠狠拍向土牆,一股強橫無匹的怪力瞬間向兩人衝擊而去,震飛了數十米,這才狼狽地站了起來。

「艾麗卡!」拉恩一聲暴喝,得到命令的艾麗卡連忙釋放魔法,近百道金色的閃電如同潮水一般洶湧著籠罩了巨狼身形周圍。

巨狼在金色閃電中不斷發出慘嚎,不過四人神色卻是一點也不好看,這支巨狼散發出的氣息越來越狂躁了,這並不是一個好兆頭。

果然,不過數秒,巨狼便嘶吼著衝出了金色閃電的包圍,瘋狂地撲向幾人。巨狼原本白色的皮毛已經化為了焦黑,不過這並不影響它的肆虐,如同一股颶風一般席捲而來。

「退!」拉恩大喝,示意幾人撤退。

四人發足狂奔,巨狼在身後緊緊相隨。不過僅僅是一會功夫,巨狼突然停住腳步,折轉了一個方向,頭也不回地狂奔而去。

四人察覺到巨狼的離去,都鬆了口氣,心有餘悸地停下腳步,坐下來開始恢復聖力,在這個地方,任何時候都不能讓聖力消耗到六成以上,那意味著你在接下來可能面對的戰鬥中將會落在下風。

「這匹巨狼有些異常呢。」艾麗卡有些迷惑不解。

「那個傢伙對我們隱瞞了一些東西。他們一定是從巨狼那裡奪走了什麼東西,否則巨狼不會這般拚死相搏。」克莉絲汀神色不善,對方在四人戰鬥的時候已經不聲不響地溜走了,顯然是把四人當做了擋箭牌。

拉恩默然點頭:「天修所說不錯,這個發狂傢伙根本不是我們可以戰勝。」

少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莫名的笑意:「放心吧!對方把我們當擋箭牌,不過巨狼可沒有被他蒙蔽,他的身上似乎有巨狼留下的氣息,巨狼之前就是追趕他去了。」

四人休整一番,這才重新起身前行,不過很快便又停住了腳步。

極遠出傳出一陣陣震天的凶獸嘶吼聲,不時爆發出聖力特有的光芒,似乎有人正在與凶獸廝殺。看這個架勢,人數似乎還不少。

「那裡似乎發生了什麼。」拉恩若有所思地開口。

「恐怕又有人招惹了強大的存在吧!」少年沉吟一會,有些徵詢地看向三人:「我們靠近一些看看?」

一片紛亂的空地上,百餘人聚集在了一起,在他們的四周,十餘只巨狼正虎視眈眈地盯著諸人。

「該死!到底是誰招惹了這些凶獸!」有人低聲咒罵。

他們無緣無故地就被獸群包圍,爆發了戰鬥,百餘人很快便被逼到了空地上,如果狼群還不退去,他們就得死在這裡,他們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

「情況不妙,有百餘人被圍困。其中甚至可以看到學院的弟子。問題有些複雜啊。」拉恩眉頭微皺。

「怎麼辦…我們不能就這樣放著他們不管,但是狼群…」艾麗卡低聲開口,神色間有些擔憂。

「不對勁,這群狼跟之前的巨狼一般,似乎都是同一個族群,但是他們為什麼會圍住這群人?」

吼!一聲巨吼,渾身焦黑的巨狼出現在了視野邊緣。

狼群一陣騷動,而少年的目光卻是猛地一凝:「之前那個傢伙隱藏在這群人中!」 第四十二章,暴動!

狼群騷動一會,一隻似乎是首領的巨狼緩緩離開了隊伍,與一身焦黑的巨狼對望一眼,各自發出了低低的嘶吼,似乎在交流著什麼。

過了一會,狼群的頭領返回了隊伍,,仰天發出一陣凄厲的狼嚎,十餘只巨狼緩緩從四周退散,只有狼頭領還昂著頭立在人群之外不遠出,不斷發出低低的嘶吼。

「嗯…可以過去。」少年略微沉吟,果斷地開口。

「你瘋了?!」三人神色大變,這個時候站出去不是找死嗎?

「不,狼王正在試圖與人群溝通,不過那群人並不懂它的意思。」少年一臉肅然。他的爺爺曾告訴過他,狼是一種很高傲的生靈,它們的靈性要比其它野獸高得多,此刻他突然有些明白他爺爺的意思了。

「你們在此等候,我過去。如果發生意外,你們立刻離開這裡。」少年正色開口。不過拉恩立刻就否決了他的意思,斷然開口:「如果你這是去送死,我不會讓你過去的,你必須說服我們同意你的意見。」

「狼群退散,那是在表示它們的意思,並不是要與諸人拚死相鬥,畢竟近百人要與它們拚命,要想戰勝這群人也得花費不小的代價。只要把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揪出來,狼群自然也就散去了。」

三人略顯遲疑:「這些巨狼都是殺戮成性的生靈,如果對方得到了自己丟失的東西后突然暴起,那不是白白犧牲了么?」

少年哭笑不得:「殺戮那是狼性,但是它們同時也是一種很高傲的生物,不論如何,這是解決問題唯一的方式。我們只有這個選擇。」

見三人沉默,他也不停留,一步邁了出去。狼群同時回首,顯然注意到了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傢伙,發出一陣陣嘶吼,不過並未衝上來。

少年此時每走一步都得小心謹慎,一步步緩緩向人群挪動腳步,他的冷汗已經流了下來,只要這些傢伙一個跳躍,便可以立刻撲到他的身前撕咬他的喉嚨,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天吶!那個傢伙瘋了嗎?他竟然還敢走上來!」有人低聲驚嘆,生怕惹怒了狼群。

氣氛詭異地安靜,諸人圍在一堆堆篝火旁,有些拿捏不定地盯著一動不動的狼群。

遠處黑暗中隱藏著的三人也是滿臉緊張,怔怔地盯著這個看似瘋狂的少年。

好不容易,少年終於挪到了隊伍的前方,他背向狼群面朝諸人,神色有些難看地開口:「諸神在上,我可是救你們來了。隊伍中的某個人因為一己私慾,從狼群那裡奪取屬於狼群的東西,現在大家要想活下去,唯一的出路就是把那個該死的傢伙扔出去。」

隊伍中有人竊竊私語,有些拿捏不定地盯著突然出現的少年,不過絕大部分人都不想無辜受死,所以很快便有人開口:「該死的,我就知道我們中有人拿大家當盾牌使了!把他扔出去!該死!」

少年沒有說話,他的目光在人群中快速掃過,打算直接把那個傢伙給揪出來。

他在人群中打量了一圈,目光猛地一凝,找到了!

對方一直低著頭,不過他對那張臉可是記憶猶新,之前險些害死了四人小隊,現在又鑽進了人群里,對方還真是險惡。

「閣下,拿了人家的寶貝,還要禍害大家,你是不是該給大家一個交代?」他緊盯著對方冷聲開口。

對方神色一變,神色閃爍一下,很快站了出來。

兩人的目光略微碰撞,對方一臉怨毒地盯著少年,然後走到了隊伍前方。如果不是這個該死的傢伙,他混雜在人群中還有一絲活路,但是現在么,他已經絕望了。

對方陰沉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瘋狂之色:既然活不成了!也得拉幾個陪葬的才是!

他的神色一凝,不知從何處一把抓起一隻巴掌大的幼狼,臉上露出了瘋狂的表情:「我活不成了,你們也別想好過!」他的手腕用力,就要將手中的幼狼捏死,幼狼發出一陣陣輕微的嗚咽,數只巨狼同時暴起!如同閃電一般撲向對方,巨大的爪子揮舞著,一把就將對方撕成了碎片。

幼狼落到了地上,狼王一口叼起幼狼,盯了少年一眼,這才從口中發出一陣嘶吼,十餘只巨狼終於緩緩退走,很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所有人都鬆了口氣。

隱藏在暗處的三人已經沖了過來,艾麗卡一臉震撼地拍著胸脯開口:「嘻嘻,你這個傢伙比很多人勇敢得多。不過這一次真是把我嚇壞了。」

拉恩一臉肅然:「你比很多人要聰明勇敢得多。你是一個真正的戰士。」一側的艾麗卡翻了個白眼,這個傢伙跟塊木頭似的,連夸人也是傻愣愣的。

克莉絲汀神色如常,瞥了一眼少年:「你總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呢。」

遙遠的叢林深處,一個聲音開口:「時候差不多了吧?」

一聲夾雜著無盡威勢的獸吼,從極遠的核心區域如同水波一般向四周彌散開來。百獸齊鳴,震天的嘶吼穿透了惡龍淵的深處,百獸齊發,大地劇烈地震動起來,那些已經消失不見的凶獸不知何時已經聚集成一支浩大的隊伍,洶湧著向外圍涌去。

真正的凶獸暴動,開始了!

百獸所過之處,大地破裂,那些已經深入叢林並且收穫頗豐的人此刻臉上只剩下了驚悚,無盡的黑暗中湧來數以萬計的巨大凶獸,鋪天蓋地,所過之處,無人可以倖免。

天吶!世界末日了嗎?有人絕望地嘶吼。

但是更多的人卻是一臉驚恐地拚命往外圍逃去,大地在劇裂顫抖,彷彿隨時都會裂開一般,驚天動地的獸吼已經說明了一些東西,惡龍淵的深處,此時真的爆發凶獸暴動了!

「不好!快走!」大地在顫動,少年神色大變,示意諸人快走。這惡龍淵,似乎發生了什麼呢,不過那些事,已經不是他可以觸及的了。

不用他指示,所有人都開始奪路狂奔,百餘人瞬間沒入了黑暗中,向外圍逃去。 冷少專寵:美豔嬌妻別多情 第四十三章,狼狽

奧菲利亞聖學院駐地,震天的獸吼驚動了正在打盹的弗萊德,神色驚慌地站了起來,很快朝營帳外走去。

大地在顫抖,留在駐地的諸位幾位執事都已經跑出營帳,一臉肅然地盯著黑暗的另一邊。

「弗萊德主教,這是…」有人低聲詢問。

「真正的凶獸暴動,這塊土地將會被鮮血浸沒…百年了,我又看到它了…」弗萊德神色蒼白,倒退了數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天空是黑色的,在這片黑色的天空之下,一行人停留在了駐地前,「諸位,這裡就是我奧菲利亞聖學院的駐地了。」一個蒼老的聲音開口,由兩百名青年組成的隊伍停在了這片黑色的土地上。

青年盤坐在篝火旁,若有所思地詢問他的老師:「老師,這裡為什麼叫惡龍淵?」

他的老師露出了思索的神情,過了一會,他才開口:「弗萊德,惡龍淵只是一個名字,沒有任何的意義,但是你要記住,這裡之所以被稱為『惡』,是因為這裡不是普通人該來的地方,我們之所以來到這裡,不僅僅是磨練自己,還要將一切妖邪都誅滅於這條線外。」

他的老師左手輕抬,在地上畫了一個圈,在圈內又畫了一個圈,指著裡面的圈開口:「記住,永遠不要讓它們離開這個圈。」

漆黑的大地,遠處是震天獸吼,大地在劇烈顫抖,一副滅世的模樣,無數人正在哀嚎,空氣中瀰漫著的奇異血腥,那是死亡的氣息。

他的老師消失在了那片黑暗中,從此再沒有蹤跡,但是那一夜的滅世景象,卻永遠地留在了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弗萊德,你是本屆學院聯賽的冠軍,有能力成為護衛教廷的樞機主教,這可是只有聯賽冠軍才會有的殊榮……」

「老師,我想去惡龍淵,成為那裡的區域主教。」

所有人都沉默了。

過了一會,負責指引的主教這才顫顫巍巍地開口:「弗萊德,你應該很清楚,進入了那裡,你要想突破就難了,你是教廷這一代的頂尖弟子,我希望你能慎重考慮。」

……

弗萊德神色變幻,似乎失去了意識,幾位執事連忙將他扶了起來。過了一會,他才回過神來:「我沒事。暴動,那就把他們壓回去!」絕強的氣息猛地爆發,如同潮水一般洶湧澎湃。

幾個執事無法抵抗,被這股力量壓的喘不過氣,過了一會,弗萊德主教這才回過神來,凝聲開口:「門羅,立刻返回教廷,就告訴教皇,弗萊德已死,請立刻派人接替。另外,學院的弟子們一旦回來,立刻送回學院,不要在此停留。」

他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枚代表區域主教的令牌,有些失神地放在了地上,那個時候,自己的老師似乎也是這樣的吧!

「主教大人!」幾人神色大變,就要出聲勸阻,弗萊德只是擺擺手,頭也不回地沒入了黑暗中。

在所有人驚惶失策的時候,沒有人看到,一道黑色的身形瞬間消失在了天際,直射向那片被稱為核心區域的禁區。

百餘人的隊伍很快就散開來,現在少年的身邊只能看到拉恩與克莉絲汀,艾麗卡三人和幾個同一學院的學生,一行人顧不上說話,拚命朝黑暗中奔去。

獸吼聲從諸人身後極遠處傳來,如果不是借著這驚天的巨響,他們甚至要迷失在這片黑色的叢林中了。

黑暗的另一端,一個聲音有些得意地響起:「怎麼樣,這一次我們甚至可以衝出這片黑暗,進入人類大陸!」

另一個聲音嘿嘿低笑著:「蛟龍,你確實比我聰明許多,不過那個老傢伙剛死,如果有人類強者來襲,我們……」

「這惡龍淵現在一切都在掌控中,即使對面十幾個武神都聚集起來也沒用,不要忘了,我們倆得了老傢伙的生命之源,只要假以時日,必能突破化靈境,達到那個更深的境界。到時候天下再大,也可去得。至於現在么,先把這些礙眼的蟲子捏死再說。」

他一聲吼叫,從他身後的山脈中竄出數十條形態各自飛龍,每一條都足有百米長,讓一側的傢伙一陣驚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