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春桃飛快的抽出了手,嗔怪了李文博一句:「你這是做什麼,孩子還在這兒呢!」

聽到這話,李沐沐趕緊低頭去扒拉碗里的飯,非禮勿視,非禮勿聽。

她什麼都沒聽見,也什麼都沒看見。

李文博和王春桃看見李沐沐這樣都覺得好笑。

「好了!別光吃飯,多吃點菜!」王春桃往李沐沐的碗里夾了點菜。

……

第二天天一亮,郭初夏就把那二十個醫女送到了李府。

因為人數太多了,為了不招人眼球,也為了方便,李沐沐讓她們都從西邊的偏門進來了。

最北邊的院子已經收拾出來了,大廳里擺放了二十個矮凳,大廳的牆上掛著一副畫,李沐沐親手畫的畫——仁體穴位經絡圖。

穴位郭初夏了解,但是把經絡也畫的這麼清楚,她還是頭一回見。

郭初夏湊過去看了半天,「喲,這圖不錯,回頭也給我來一幅。」

「回頭她們用完你就摘走吧!」李沐沐指揮醫女做好,頭也不回的說道。

「這麼大方?」郭初夏有些詫異,這在他們這些大夫眼裡,這可是寶貝,李沐沐這圖可是按照真人的比例,一比一畫的,但從這些個穴位就可以看出李沐沐畫的非常精準。

「這東西要多少我能給你畫多少!不過就是一張圖,拿走就是了!」

李沐沐當初在醫學院,可沒少被她中醫導師逼著畫這個仁體穴位經絡圖,以致於有段時間,她每次睡覺做夢都是這個圖。

「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可別反悔!」郭初夏可不管李沐沐說的要多少有多少,反正李沐沐應下了,這牆上掛著的這幅就是她的了。

「是是是,保證給你留著!你還有事沒,沒事趕緊走!」醫女們全都坐好,李沐沐開始趕人,她要開始上課了。 不得不說郭初夏幫自己找的這些醫女底子都還不錯,至少不是那種什麼都不懂的人,甚至有幾個的悟性都還不錯。

這些醫女們穴位全都認識,倒是給李沐沐省下了不少的事情,她直接從經絡開始講起。

講了一上午,經絡的走向和各個地方疼痛所代表的疾病李沐沐也給她們講解了一番。

這些醫女們聽得認真,沒想到自己未來的東家竟然懂得這麼多,而且還肯毫無保留的教給她們,要知道她們之前跟的師傅,從來都只讓她們在旁邊看,從未說過一句教導或點撥她們的話。

「剛剛講的內容你們都聽懂了嗎?不懂的地方還可以再問我!」

李沐沐一上午侃侃而談,這會兒終於可以停下來坐下喝杯水了。

醫女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終於一個後排的女孩慢慢的舉起了自己的手。

大小姐給自己的感覺雖然清冷,但是很好相處,所以她鼓起勇氣問出了自己不明白的地方。

「大小姐,您剛剛說得不通則痛,具體是什麼意思?這個我不太明白。」

聽到有人問問題,李沐沐放下茶杯看向後排的醫女。

這可是第一個敢於吃螃蟹的人,她可要好好的回答她的問題,「『不通則痛』是指某種或者某種致病因素侵襲仁體,使經絡臟腑氣機痹阻血脈,滯帶不通而引起的疼痛之症。也就是說,當經絡遇到外邪侵襲、導致氣血運行不暢通時,疼痛就產生了!我這樣說得明白嗎?」

小醫女點點頭,顯得很興奮!她沒有想到大小姐不僅回答了自己的問題,而且解說的很詳細。

其他醫女看到大小姐真的會精心的教導她們,一個個也打開了話匣子,七嘴八舌的提問問題。

「大小姐,剛剛說的那個推拿手法…」

「大小姐,還有那個點穴按摩…」

「大小姐…」

「大小姐…」

直到白芷進來說該用午飯了,醫女們才漸漸安靜下來。

「好了,都先去吃飯吧。下午的時候咱們實際操作一下!到時候有什麼問題,你們可以再問!」

李沐沐拍拍手,讓眾人先安靜下來。

剛剛這群丫頭的問題她都有一一好好的回答,但是有好多人的問題還是沒有顧得上,所以李沐沐決定下午一邊實操,一邊解答!

雙管齊下,才能提高效率不是。

用過了午飯,李沐沐稍微休息了一下就繼續開始知道她們。

因為李沐沐開得是理療館,所以還是要以按摩和推拿為主,她把醫女們兩人分為一組,相互練習自己上午講到的一些推拿按摩手法。

「推拿手法分為點,按,揉,推,搓!力度也要始終,太輕沒有效果,太重了客人會承受不住。所以這個力一定要掌握好。」

「讓你們給客人們推拿按摩,不是全身通透的按一遍就完事了!你要通過客人的各種反應來判斷客人的癥結所在!知道我把郭初夏郭大夫請到咱們店是做什麼的嗎?」

醫女們搖頭,在她們的認知里,李沐沐這理療館就是個休閑的場所。

「咱們理療館是專門解決女人身體狀況的存在!簡單的來說,你們也可以把它認為是一個專門服務於女性的醫館!所以咱們是需要大夫的,如果你們可以發現並且治療好你們的客人,那麼你們就是大夫一樣的存在。」

李沐沐的話讓醫女們跟打了雞血一樣,她們任勞任怨的不就是為了有一天可以獨擋一面嘛,聽大小姐的意思,在這裡她們每個人都有可能稱為一名大夫,擁有自己的病人。

看眾人狀態都還不錯,李沐沐把芍藥叫到了自己的跟前,背對著自己坐到了矮凳上。

「我先來給你們做個示範!」

李沐沐說著把手放到芍藥的頭上,給她輕輕的揉了起來。

芍藥嚇得從座位上一下子彈了起來,轉過身沖著李沐沐連連擺手,「使不得使不得!大小姐這可使不得!」

她一個丫鬟怎麼能讓大小姐給她按摩呢。

李沐沐被芍藥嚇了一大跳,沒好氣的說道:「坐下!讓你給做個示範,你折騰什麼。」

芍藥看自家小姐生氣,吐了吐手頭不敢說話,重新坐了下來。

芍藥如坐針氈,整個人僵硬的不行!

但隨著李沐沐的動作芍藥漸漸的放鬆下來。

給芍藥按摩了一會兒頭部,李沐沐手部下移,慢慢得來到了芍藥的肩頸處。

李沐沐揉著芍藥的脖子,明顯感到芍藥的身子一僵。

「力度可以嗎?」李沐沐詢問道。

「可…可以!」芍藥咬著后槽牙生硬的說道。

「說實話!」李沐沐直起身子,拍了芍藥的肩膀一下。

「有…有點疼!」芍藥嘿嘿傻笑一下,尷尬的說道。

李沐沐沒有理她,而是跟下面的醫女說道,「你們在按摩的過程中一定要經常問著客人的感覺,還要通過客人身體一些細微的變化觀察客人的感受!」

「像我剛剛,用著同樣的力度,可是芍藥的肩膀和脖頸明顯感覺到疼痛!這就說明她的肩頸有隱疾。」

李沐沐指著芍藥的脖子對眾人說道,「那有些能告訴我,有哪幾種方法可以緩解她這種癥狀?」

「熱敷」

「針灸」

「推拿」

因著上午的提問,這會兒醫女們全都踴躍的回答。

李沐沐滿意的點點頭,看來上午沒有白教。

見到大家都可以領會到自己所講的內容,李沐沐也就沒有繼續,而是讓她們一對一的各自去練習了。

見李沐沐安排好醫女,芍藥湊過來說道:「大小姐不按了嗎?說實話,還真的挺舒服的!」

「臭丫頭,你想累死你家大小姐啊!」知道芍藥在跟自己打趣,李沐沐用手指狠狠的戳了芍藥的腦門一下。

「唔,好痛…」芍藥捂著腦門輕輕揉著。

一旁剛走進來的白芷聽到李沐沐說累,趕緊把李沐沐扶到一旁的貴妃榻上讓她休息一會兒。

李沐沐剛坐下,白芷就脫下她的鞋子幫她輕輕的揉著小腿,緩解著疲勞。

重生日常 「呀!大小姐,你這腿是腫了嗎?」正揉著,白芷突然說道。

李沐沐往自己的小腿看去,果然粗了一大圈,她用手輕輕按了按,「還真的是腫了!」

白芷有些著急的說道:「那怎麼辦啊小姐?要不要把郭大夫找來?」

「不用了,這是正常的懷孕現象,不用緊張!對了,我警告你啊,你可不許告訴我爹娘!」

這要是讓王春桃和李文博知道,她理療館的事就要涼了。 因著自己的腿府中,李沐沐這幾天也不到處折騰了,每天就安心的在家指導這些醫女,直到開業的前兩天,李沐沐才又去店裡檢查了一遍。

做好了最後的檢查,李沐沐回到了家裡。

「爹,明天白天你有時間嗎?」吃過晚飯,李沐沐跑到書房去找李文博。

「應該有,怎麼了?」李文博停下手中的筆,手頭的事情處理的差不多了,時間還是有的。

「養生館後天開業,,明天想請你和我娘去店裡提前體驗一下。爹也可以讓你生意上的夥伴來體驗一下,畢竟正式營業之後就之招待女賓了。」

有好處當然要家裡的人先享受了,而且李沐沐還指望李文博能幫自己先招攬一批顧客呢。

可是讓他一個男人去邀請他朋友的妻子女兒,難免會有些奇怪,不如趁著明天,讓那些男人先來體驗一把,這樣也就好說話了。

「好,一會兒我就讓人去送請柬!」

女兒的事情李文博當然全力支持。

……

第二天一早,李沐沐來找李文博和王春桃一起用過早餐,就一同往西大街前去。

李沐沐最後給她的理療館命名為玉美人養生館,對外的宣傳主要是以調理和美容養生為主,所以一個像璞玉一樣的美人,還是挺吸引人的。

李文博和王春桃一下車,就看到玉美人門前兩邊各站著兩個門迎,但都是女子。

她們清一色的穿著一身淡綠色的衣裙,讓人看著就覺得神清氣爽。

「老爺,夫人,大小姐!」

李沐沐她們走上台階,四個門迎恭敬的對她們鞠了一躬,然後門帘由左邊第一個為他們領路。

「為何門口就要掛上帘子?」

店鋪都是打開門做生意的,大門口就打上帘子的李文博也是頭一回看見。

李沐沐微微一笑,「增加私蜜性。」

綠衣女子把李文博和王春桃領進前廳,他們看見角落裡隔出來三個不大的房間,上面寫著『更衣間』。

「老爺,夫人請先這裡更衣。」

更衣間旁邊站著兩個醫女,手裡都捧著一套衣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