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危險嗎?」葉峰有些擔心。

「沒有……」姬瑤光說道:「最多半個月我就會回來,這塊令牌你拿著,應該對你有用。」

說著,她伸出玉手,遞給葉峰一塊晶瑩剔透的令牌,令牌上寫著「琅嬛」兩個字。

「這是……」葉峰接住令牌,疑惑的看著姬瑤光。

「這是琅嬛令。」姬瑤光說道:「琅嬛靜齋裡面有一個秘藏,據說這個秘藏裡面有罕見的至寶,只有擁有琅嬛令的人才有機會進入琅嬛秘藏!」

葉峰剛想開口,姬瑤光忽然又道:「擁有琅嬛令只是進入琅嬛秘藏的條件之一,如果沒有武者氣場或者靈魂道種,同樣無法進入琅嬛秘藏。」

「也就是說,你沒辦法進去。」葉峰看著姬瑤光。

姬瑤光點了點頭。

姬瑤光給葉峰的東西太貴重了,貴重得令葉峰無法接受。

「這是我從沈逍他們手搶來的,並不算我的東西。」姬瑤光說道。

葉峰色變,當初在幽幻血海的時候,沈逍和宋捷等人爭奪的東西居然是「琅嬛令」。

他並不知道,當初在天荒域的時候,那被鎮壓在太易教雷霆福地之內的邪教長老也有琅嬛令。

「距離琅嬛秘藏開啟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會趕在琅嬛秘藏開啟的時候回來。」姬瑤光輕語。

「小心!」葉峰正色道。

姬瑤光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目送姬瑤光離去后,葉峰自語道:「當初瑤光之所以會受傷,應該就是因為琅嬛令……想必花無道也想得到琅嬛令,所以才會對瑤光緊追不捨。」

自語片刻后,他把琅嬛令收了起來,取出獅爺給他的《丹道》看了起來,他答應過獅爺學習煉丹,不看不行啊。

看了會煉丹術之後,他取出伏魔鼎開始練習控制火焰和淬鍊藥材等等……

一夜很快就過。

第二天,葉峰、雨洛天和谷悠然三人來到精武聖城外城,和洛寒等洛家的弟子匯合后離開了精武聖城。

通過域門,他們很快便抵達逍遙城,他們此行的目的,是帶領洛家的人去萬劍洞天。

洛家的人住在逍遙城東邊,沈逍為他們安排了一座很大的宅院。

葉峰等人來到宅院的時候,宅院裡面非常安靜……他們四處找了一下,居然一個人也沒有。

怎麼回事?葉峰等人臉色劇變。

「欺人太甚!」

忽然,一道怒喝聲從宅院外面傳來。

「三叔,我們連城主府都進不去,現在該怎麼辦?」

「現在只能等老祖宗回來再說了。」

……

隨著說話聲傳來,數十個人走入了大宅,全是洛家的人。

洛家的人看到葉峰等人,先是一怔,隨即大喜,只見為首那個中年人跑向洛寒,急忙問道:「寒兒,老祖宗回來了嗎?」

「三叔,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洛寒急忙問道。

「大哥被人抓走了!」中年人深吸口氣。

「什麼!?」洛寒臉色劇變。

「寒兒,老祖宗在什麼地方?」中年人問道。

「老祖宗和天器子暫時還不會回來。」洛寒說道。

聞言,中年人以及其餘洛家的人突然變得面如死灰。

葉峰等人疑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寫書辛苦,請各位讀者們用收藏來支持一下本人本書,謝謝了!)

這架戰車瞬間在戰場上蹤影全無,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戰場就像一個吞噬一切怪物,多鮮活威武的東西,在他那裏終將變得支離破碎化塵與土。這只是整個戰場微不足道的一個小插曲,沒有幾個人注意到這件事,後面的五架狂犀戰車在煙塵滾滾中繼續高速飛奔,似乎要將他前面的所有東西都要碾碎似的,七匹馬的拉力下它確實顯得勢不可擋威猛無比。

劉克敵將軍的騎兵也狠狠的撞在重甲兵的陣型上,立刻就有幾十匹馬和人在慘叫聲中血肉模糊的魂回地府,重甲兵的陣型也再次被狠狠撕開,重甲兵和騎兵的對撞就像一塊巨石,狠狠的砸向了一根巨大的槍尖,石頭碎了,槍尖也鈍了。

這次衝進來的騎兵在遇到重甲兵之前一路一直沒有阻擋,勢頭極猛,衝開重甲兵後。後面的騎兵不顧傷亡的踩着重甲兵的槍和盾雷貫而入,在劉克敵將軍帶頭的衝擊下重甲兵再也頂不住進攻,重甲防線從中間一下切開,防線後赫然就是另一支人馬守護的攻城器械。劉將軍沒有衝殺這支隊伍,而是回頭再次衝向重甲兵,他想要把重甲兵的陣型乘着這股氣勢徹底衝散。

五架猙獰的狂犀戰車也衝進了戰場,重甲兵立刻慌亂起來,車身上翻飛的巨刃碰着即傷挨着即死,也許他們從來也沒有見過如此可怕的戰鬥方式吧,一下子衝進去了五架巨車在重甲兵防線裏面狂亂的飛奔起來,戰車路過的地方重甲兵的屍體多不勝數,很多重甲兵被攔腰切斷,殘肢斷臂掉地無數,五架馬車就像五道巨犁,將敵人的陣型犁出了五道空白,也將重甲兵的鬥志犁的七零八落魂飛魄散,重甲兵的防線轟的一下徹底奔潰,好多人四散而逃,極力躲避不知什麼時候就出現在身後的追魂戰車。

城頭轟然一片歡呼,自從戰鬥以來這這是我軍第一次實質意義上的在戰場上佔據上風,我們的騎兵在重甲兵面前一直都毫無建樹甚至傷亡慘重,雖然看起來騎兵對抗中我們佔了便宜,但那也是暫時的,在一對一的捉對廝殺中我們的騎兵一直出於劣勢的。算陣亡率我們的騎兵絲毫不見得會低於敵人。

在我們歡呼時,石御虎將軍和王芳將軍卻一聲不吭眉頭緊皺,過了一下王芳將軍和石御虎將軍同時喊道:“不好,快收兵!”

城頭金鐵交際,聲音清脆,鼓聲也隨即響起,這是收兵回城的命令!

我們趕緊回頭望向戰場,本來四散而逃的重甲兵在一些鈞山軍官的呼喝下慢慢的又結成了幾個小陣型對抗我們的騎兵和戰車,那些本來在守護攻城器械的鈞山兵不再看護那些剛剛組裝好的器械,在幾個鈞山軍官的指揮下分批次的的加入了戰場,他們剛纔混亂的情況在慢慢好轉,劉柏年將軍的騎兵一部分已經衝到攻城器械旁邊了,裏面似乎藏了凝火體,過去幾下那些器械就有一半着火了。

“咻咻咻!”幾朵信號焰衝向天空。這是敵人在搬救兵嗎?

王芳將軍說了一聲果然有陰謀.

信號焰升空後敵軍的最後一支騎兵快如閃電般投入了戰場,而疾風營也以絲毫不亞於他們的速度將他們攔截住混戰起來.

現在敵我雙方的兵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戰場的將軍們聽到鳴金收兵的命令後快速的收攏隊伍後退,可是被死死的纏住了,敵軍中突然冒出了好多個使槍使刀的高手來,他們不但纏住了幾位將軍還不斷的指揮着鈞山兵截斷我軍退路,似乎他們的重甲兵戰陣又在重組中.

現在戰場上最輕鬆的就是劉克敵將軍的騎兵了,他們尾隨着五架戰車基本上所向無敵,在聽到收兵命令後他的五輛車很快聚集到一起向城中馳來,但在離城四百步的地方被一支約三百人的騎兵截住了,領頭的幾個人從馬山一躍而起撲向狂犀戰車車廂,其他人攔住劉克敵將軍不讓其通過,這支騎兵槍術精湛臂力雄厚,堪堪擋住了劉將軍的八九百人.

撲向戰車的這些敵軍看來早就盯上這些個勢不可擋的怪物了,從他們輕鬆縱馬躍車的樣子來看對戰車是勢在必得,車上的兵士齊齊揮起八柄開山裂石的大錘就擂向彈在空中的他們,但這些人武功極好,在叮叮咚咚的抵擋中竟沒有一個人受傷,就在他們就要落到戰車的時候突然車上藍火噴涌,立刻就有幾個人掉落在地上要麼被馬踩死要麼被車側的巨刃分成幾段,但還是有兩個人跳到了一輛戰車上,一上車他們就落到了馬伕的位置上,手起刀落三個馬伕腦袋搬家統統滾落車底,一個敵軍坐在車伕位置充當車伕,他調轉馬頭往回狂趕,這輛戰車又向戰場深處衝去,另一個上車的敵軍槍術高超,馬車上的八柄大錘竟攻不破他的防線,有兩個人還被他用槍挑出車外,轉瞬間馬車拉着他們進入了戰場的深處,再也看不清具體的打鬥.還好其他的四輛戰車則陸陸續續回到了城裏.

王芳將軍突然下令道:" 傳令張志遠張萬里出城,快速將神駿營和驍驥營接應回城!”一個傳令兵立刻躍下城頭去傳令了.完了王芳將軍似乎對他身邊的一個侍衛下了一道命令,那個侍衛點頭離去.

我們在城頭看得緊張不已,現在敵軍使勁拖住我們的騎兵不讓離去,幾位將軍好幾次都組織起了衝鋒,但都被他們的重甲兵和一些高手攔住,而且纏住幾位將軍的高手非常難纏,將軍的一些親衛都被他們殺死了.

信號焰已經發出去了,不知道他們的援兵什麼時候到,如果他們的援兵到了就麻煩了.

驍騎營分成了兩隊快速出城而去,一隊去接應劉克敵將軍一隊去接應李柏年將軍.在驍騎營出城后王芳將軍的那個侍衛也帶着兩個人縱馬投向戰場,轉眼失去蹤跡.

接應劉克敵將軍的一隊很順利.劉將軍本來離城已經很近,阻攔他的那三百敵兵很快被驍騎營衝得七零八落轉眼淹沒在平原騎兵中,大概這三百戰力很強的鈞山騎兵被這一下衝殺,至少能殺掉三分之二吧.劉克敵將軍的騎兵很快脫離了戰場入城了,接應他的這一隊驍騎營頭也不回的再衝向李柏年將軍.

在這兩千驍騎營騎兵投入戰場後重甲兵剛建成阻攔神駿營的戰陣再次被打亂, 在驍騎營這股生力軍的迎接下約有兩千神駿營的騎兵再次合到一起衝出戰場向城門奔來.

裏面還有不少神駿營騎兵, 驍騎營繼續利用着生猛的衝擊力在戰場上迂迴衝殺,他們要把餘下的自家弟兄們也拉出來,其實這個要看敵我雙方的目前戰鬥狀態.如果敵軍還保持着旺盛的戰鬥力和完整的陣型,那麼這麼做就好比把別人救出來再把自己陷進去一樣,極其危險的.

不過目前雙方都戰了三個時辰了,都到了氣衰力竭的時候,所以驍騎營猶如無人之境般輕鬆,這也是王芳將軍的高明之處,如果不是這支預備隊伍的出現,恐怕神駿營和驍驥營救沒那麼容易脫身.

驍騎營又衝了一個迂迴後速度明顯慢了下來.他們似乎又收攏了幾百人,也許知道平原騎兵已勢竭,鈞山騎兵和重甲兵咬住驍騎營的尾部不放,追得極其緊,如果驍騎營進城毫無疑問的鈞山騎兵也將長驅直入, 驍騎營不得不邊戰邊退,回城的速度一慢再慢,到後來慢得不能再慢了.

這時我們突然看到被敵兵搶走的那輛狂犀戰車又出現在戰場上,它向琥珀成方向跑來.遠遠我們看見戰車上有四個人在激戰,還有一人在駕車,依稀可以看清是那兩個搶車的敵兵和王芳將軍派出去的那個侍衛,原來王將軍是讓那個侍衛將戰車搶回來.

現在駕車的人是平原兵,可能是那個侍衛帶出去的其中一個,其他的巨錘戰士一個也不在車上,可能被敵軍全殺死了.那個侍衛和一個平原兵在和搶車的兩個敵軍二對二的廝殺着,大車廂裏四個人廝殺似乎有點小,他們不停的躍起又落下,王芳將軍的侍衛有一次還被逼得落到了一匹馬背上.

戰車頃刻衝出戰場,朝琥珀城衝來.車上的一個敵軍突然打了個口哨一縱跳下戰車,另一個敵兵也虛晃一槍縱身落下.

我們城頭上看的人心裏一陣輕鬆,這車算是保住了,似乎搶車的是我們,而不是王將軍的侍衛.

可異變突起,那個第一個下車的敵兵像一根箭一樣衝到奔跑的戰車前,揮槍向奔跑的七匹馬每個馬頭閃電般各刺一槍,刺完後他轉身逃走,眨眼間衝入戰場失蹤了.七匹馬個個哀嚎一聲,立刻就有四匹馬倒地不起,剩下的三匹馬也跑了幾步齊齊倒地.戰車就像失控的巨石般一下向空中翻滾起來,翻滾起來的車身馬上又被七具馬屍拉住,轟的一下墜落在地上四分五裂,兩隻巨大的車輪飛速滾動起來,一隻車輪像一隻兇惡的魔鬼般滾入戰場不分敵我的將幾個人攔腰切斷後停了下來,另一隻車輪向着琥珀城滾滾衝來,在刺死了三四個守在城門口的虎營士兵後猛的撞擊在堅固的城牆上片片碎裂,化成一堆木屑和幾個失去形狀的銅釘鐵塊.聲勢極其駭人. 「三叔,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阿爹被誰抓走了?」洛寒急道。

「大哥被一個女人抓走了……」中年人把事情的經過講了出來。

原來,三天前,一個紅衣女子來到逍遙城把洛離帶走了,以洛離陰陽境的修為,居然沒有絲毫反抗的能力。

那個紅衣女子帶走洛離之前,她告訴洛家的人,想要洛離的命,用洛家的至寶來換。洛家的至寶,正是那一株幫助葉峰進入混元境的枯木!

那株枯木現在在洛騫身上,別說洛家不會拿出來,就算想拿也拿不出來,因為洛騫根本就沒有回來。

洛家的人本想去城主府請城主府的人幫忙,可是城主府的人根本不認識洛家的人,所以,連城主府的門都不讓他們進去。

「那個女人是什麼修為?」谷悠然看著葉峰和雨洛天。

「能擊敗洛家家主的人,至少是陰陽境後期。」葉峰沉吟道,因為洛離是陰陽境中期。

洛家的人當然知道那個紅衣女子的可怕,整個洛家,恐怕只有洛騫才有可能是紅衣女子的對手。

「三叔,她有沒有說把聖樹帶到什麼地方?」洛寒忽然問道,所謂「聖樹」,當然就是那株枯木。

「那個女人說,她在蠻荒古林外面等著我們,十天之內,如果我們不帶聖樹去的話,她就把大哥的修為封了,然後扔到蠻荒古林!」中年人滿臉擔憂、忿恨的說道。

「蠻荒古林!」洛寒等人紛紛色變。

葉峰聽到「蠻荒古林」卻笑了,「我們現在就去蠻荒古林。」

「現在?」眾人驚愕的看著葉峰。

「如果你們信得過我的話,就在這裡等著,我保證會安全把洛離前輩帶回來的。」葉峰正色道。

洛家的人知道葉峰身邊有個實力高深莫測的女子,連盤龍王陸天兆都打不贏那個女子,所以並沒有懷疑葉峰所說的話。

當下,葉峰、谷悠然、雨洛天三人離開逍遙城,趕往蠻荒古林。

……

與此同時,蠻荒古林之外的某處樹林中,一個紅衣女子正盤坐在一塊光滑的巨石之上。

紅衣女子穿著短小的皮製背心,露出一雙藕臂和纖腰,皮膚白皙如雪,她的褲子也很短,把修長雪白的長腿露了出來……她沒有穿鞋,露出一雙可愛的玉足。

一把短小的彎刀插在皮製腰帶之上,彎刀上鑲嵌著無數紅寶石,耀耀生輝。

青絲如瀑,隨意的披散在肩上,頭上沒有任何髮飾,她長著白皙的瓜子臉,眉目如畫,瓊鼻高挺,紅唇如焰,眼睛晶瑩澄澈,靈動之極,有種輕靈跳脫的純凈美。

她的口角間常帶著淺笑盈盈,又帶著三分天真爛漫,更別有一種渾然天成的自然美。

仔細一看,她的身上居然正在不斷釋放出淡淡的黑霧,似乎是受到了黑霧的吸引,樹林深處不斷有毒蟲爬來。

「蠻荒古林裡面的毒蟲連陰陽境武者都能毒死,你不怕嗎?」

說話的是一個靠在巨石上中年人,這個中年人正是洛家家主洛離,此刻他已經無法動彈,看起來非常虛弱。

「咯咯,你為什麼關心我?莫非你喜歡上本姑娘了?可惜你太老了,本姑娘看不上你。」紅衣女子嬌笑。

洛離苦笑,他哪裡是看上紅衣女子,他是怕毒蟲咬到他。

「其實你會看上本姑娘也不奇怪,本姑娘這麼漂亮,誰見了都會喜歡的。」紅衣女子眨了眨眼睛。

「……」洛離不再說話了。

這時,四面八方已經聚集了成千上百隻毒蟲,有些毒蟲巨大無比,像一座小山,身上不斷噴薄出毒氣。

誰看到這些毒蟲都會頭皮發麻,可是紅衣女子卻很興奮,只見她揚手一揮,黑霧翻湧,席捲四面八方……

黑霧席捲過的地方,毒蟲全部化作齏粉!

洛離瞳孔一縮,背脊一涼。

轉瞬之間,四面八方的毒蟲全部化作齏粉,紅衣女子拍了拍雪白的肚皮,笑道:「吃飽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