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轉星移,移星換斗!」

禪王神秀渾身上下都被星辰之力給包裹了,怒喝道:「蓋九天,是誰給你的熊心豹子膽?連本王的人都敢殺!」

哄!

與此同時,百里澤的拳頭已經落了下去。

可是,卻砸空了。

「什麼?」

望著地上的巨坑,百里澤心下大驚:「好恐怖的大神通呀!」

斗轉星移,太古十大至尊小神通之一,可以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除此之外,這門大神通還可以遮掩天機。

就算是神人境高手,也休想推演出對方的藏匿之地。

「蓋九天,不殺你,本王絕不離開神道宗!」

禪王神秀提著百里屠夫,腳踏虛空,朝遠處遁去。

「哪裡走!」

釋非然催動起『吞雷印』,朝神秀逃遁的方向擊了過去。

可是——!

那道雷音像是陷入了沼澤之中,緊接著,七道銀色劍芒憑空出現,將那道雷印給震碎了。

「北斗七星陣!」

釋非然暗恨道:「好狡詐的禿驢呀!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在虛空布了靈陣。」

「該死!」

百里澤暗恨道:「這禪王還真是個難纏的角色。」

等百里澤將視線轉向空中的釋六跟釋八時,臉色突然變得煞白了起來。

血蠱?!

!! 釋六、釋八的體內竟然被人種植了血蠱,之後又被祭煉成了巫屍。

會是誰呢?

難道是禪王神秀?

又或者是百里屠夫兄妹?

「釋太子,他們已經死了,被人祭煉成了巫屍。」

百里澤朝空中的釋非天喊了一聲,凝聲道:「趁神秀受了傷,咱們還是儘快殺了他吧!萬一他捲土重來,到時候會很麻煩。」

「皇兄,蓋世子說得不錯。」

釋非然暗暗握拳,擔憂道:「這神秀卑鄙無恥,什麼陰險的招數都使得出來,不殺他,我心難安呀!」

噗呲!

釋非天眼中閃過了一絲不忍,單手揮劍,斬下了釋六跟釋八的頭顱。

「好!」

釋非天心下一橫,殺氣凜然道:「就算我們不殺神秀,他也會想方設法的致我們於死地,既然如此,我們又何需留手?」

對於青猿老祖來說,呆在秘境中實在是太危險了。

搞不好,小命就丟在這了。

還是儘快煉化『小涅槃丹』為妙。

等到體內凝練出了神胎,什麼百里澤、神秀的,統統滅掉。

這一刻,青猿老祖似乎看到了希望,看到的未來。

恨不得,立刻飛往道魔峰,潛心閉關修鍊。

「聖師,這倆人還請您幫我掩埋了。」

這時,釋非天作揖道。

「殿下仁慈,實乃禪國之幸,西漠之幸,神道界之幸呀!」

青猿老祖虛與委蛇道。

系統的超級宗門 「呵呵,不管怎麼說,這二人都曾追隨過我。」

釋非天眼中閃過了一絲隱瞞,淡然一笑道:「我實在不忍心見他們拋屍荒野。」

「一指,去將這二人掩埋了。」

青猿老祖朝身後的袁一指吩咐道。

此時的袁一指還有點驚魂未定,一時間還沒有回過神。

其實,這也怨不得袁一指。

主要是那血蠱太過霸道!

以袁一指的眼力,自然瞧得出釋六、釋八體內被人種植了血蠱。

換做是誰,都會感到心驚膽顫!

「走,直接去洞口!」

釋非天朝青猿老祖點了點頭,然後看向了神秀遁走的方向。

唰!

唰!

唰!

三道身影,不分前後,向洞口方向遁去。

對於釋非天來說,這『一葉萬化陣』倒也沒什麼。

哪怕是閉上眼睛,也可以找到出去的路。

聽說,這『一葉萬化陣』曾是大梵教一位老祖,只手摘葉所布置的靈陣。

以一片葉子,就能衍化出一道絕世靈陣!

看來,這古人還真是不能小覷。

由於『琉璃龍脈』陣眼被毀,『一葉萬化陣』早已喪失了七七八八。

此時,幾乎所有修士都湧向了出口。

遠遠望去,卻見洞口堆滿了修士。

「滾開!」

禪王神秀手中提著百里屠夫,箭步如飛,朝洞口的修士喊道。

該死,洞口竟然被蓋九仙等人堵住了。

看來這蓋九仙是擺明了要致自己於死地呀!

「皇兄,一旦神秀出了秘境,就算他再不是,我們也絕對不能再對他出手了。」

釋非然加快了速度,緊張道。

「只差一點了。」

釋非天暗罵道:「該死,這神秀天資逆天,這次殺不死他,以後怕是沒有機會了。」

「釋太子,我倒是有一個辦法。」

百里澤眯了眯眼,暗中傳音道:「看見前面那個白衣女子了嗎?」

「嗯。」

釋非天有點不解,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不瞞釋太子,那白衣女子就是我老姐。」

百里澤謹慎道:「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她應該是在堵百里澤。」

「百里澤?」

釋非天眼前一亮,似乎明白了百里澤的意思。

「這跟百里澤有什麼關係?」

釋非然一臉的迷惑,不解道。

「當然有關係了。」

百里澤裝作憤憤不平的樣子,冷道:「我聽說這百里澤手中有一張神靈面具,可以隨意易容。」

神靈面具?

釋非然一拍額頭,豁然一笑道:「我明白了。」

三人一拍即合,就像事前商量好的一樣。

「百里澤,哪裡逃!」

釋非天、釋非然還有百里澤三人,齊聲爆喝一聲。

聲音不可謂不大,三人實力都不弱。

一時間,音波激蕩,捲起了百重氣浪。

「蓋神女,是百里澤。」

紫霄山的呼延贊手執金槍,心顫道:「怪不得敢如此囂張。」

「呼延贊,你眼瞎呀,那明明是個禿驢,怎麼可能是百里澤呢?」

有修士暗暗鄙視道。

「哼,絕對錯不了。」

呼延贊冷哼了一聲,指著釋非天,問道:「你可知那手執紫色巨劍的人是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