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愕間,蕭戰飛入了宮殿內,行步於富麗堂皇的殿宇中,他覺得極度的不可思議。這座宮殿是怎麼出現的,難道就因為他突破到了仙武,這夢境空間內就出現了這麼一座宮殿?

很快蕭戰搖頭否定了這種猜測,他想這座宮殿一定出自小蜜之手,聯想到從名劍山莊開始,這丫頭就時不時的嚷著忙得要死,想來她當時定是在忙著設計這座宮殿。如此上心的小蜜,讓蕭戰很是感動,他覺得當初給她取名為小蜜果然沒有取錯,貼身小蜜,果然夠貼心。

遊盪一陣,看著宮殿內很多具有西方鳳閣的裝飾品,蕭戰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勾了起來。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夠瞧出來,這些裝飾品都是一些魔法飾品,每一件都獨具功效,這麼一座宮殿內這麼多的飾物,這丫頭到底是何處弄來的,蕭戰可不相信這些飾物是由小蜜獨自一人煉製。

有了疑問,自然就要找當事人來問一問了,隨傳隨到,小蜜一個眨眼之間就出現在蕭戰的身前,聽完他的疑問,咯咯笑道:「仍在那裡也是浪費,還不如拿來裝飾一下我們的宮殿來得划算。」

蕭戰皺眉不解道:「什麼意思?」

「這些飾品,很大一部分是主人上一世的收藏,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還是主人親手煉製的。統統被主人扔在了戒指中,小蜜修建宮殿時從中拿出了一小部分來做裝飾之用。」

蕭戰愕然道:「戒指里有這些東西嗎,我以前怎麼沒有看到?」

「當然有啦,這些東西都存放在主人上一世所修建的宮殿之內了。」

蕭戰越聽越迷糊,很是迷惘道:「哪來的宮殿?」

「嘻嘻嘻!主人難道忘了,玄戒是一枚頂級空間戒指,它裡面裝的可是一個真實的世界。上一世主人在裡面修建了一座宏偉的宮殿,同時收藏了一些奇妙的寶貝。」

蕭戰嘴巴張得大大的,仔細回想,他發現玄戒的介紹的確是說你們裝了個真實的世界。只是他以前將這枚戒指當成了儲物戒指來使用了,完全沒有意識到這枚戒指的真實功用。

蕭戰咽了咽口水道:「那宮殿里都有些什麼?」

……

ps:第四章到! 「有很多東西,比如什麼兵器、魔法裝備、寶石、首飾、……等等,反正有很多。要知上一世,主人是混沌與暗黑之主,嘖嘖!那收藏覺得多得主人無法想象,將來主人可以親自去瞧一瞧。」

蕭戰雙眼冒著綠光,猛咽口水道:「可以拿出來嗎?」

小蜜有些遺憾的道:「能拿出來的,小蜜都已拿出來了,至於其它的由於等級較高,都被前世的主人設下了封印,現在的主人幾乎都拿不出來。」

蕭戰很是鬱悶,前世的他難道吃飽了撐了,沒事下什麼封印。

……

就在蕭戰鬱悶間,他的分身開始了全力的修鍊《玄陰九轉》。

「傲龍心訣」之下,真元瞬間轉化為玄陰之力,第四十九個玄關轉瞬間就已開啟。那一瞬間,分身那張絕美的臉蛋變得愈發的嫵媚起來,幾乎是下一刻,第五十個玄關開啟了,分身原本平坦的胸脯脹大,就彷彿兩座山峰拔地而起,姿態傲然魅惑之極。

不知何時,身處宮殿中的蕭戰渾身一震,他立時感到體內的第五十一個玄關開啟了,剎那之間,絢爛的七彩霞光爆閃,他的全身骨骼開始了蛻變。

蕭戰原地盤膝坐好,靜靜的體悟著這同步發生的蛻變。

內視間,蕭戰發現他的每一塊骨頭都在發生蛻變,隨著時間推移,竟轉化成了數以億計的情絲欲線。

這一蛻變,只讓蕭戰心神劇震。

轉瞬間,小蜜的聲音響起道:「主人,馬上進入九鳳爐內,媚骨的蛻變需要數不盡的情.欲之力。」

蕭戰依言照辦,從戒指中取出九鳳爐,跳入其中。當他的身體進入到海水中時,久違的一幕再次出現了,無數實質化情.欲之力演化的媚女痴纏而上,這次情況不同的是,當先一個媚女二話不說,無視他身上的衣物就同他合為一體。

**的滋味洶湧,措手不及的蕭戰差點兒一瞬間崩潰,還未等他運轉媚術抵抗,他的崩潰之勢立止,幾乎是轉眼間,他的身體開始吞噬情絲欲線,不斷的將其煉化融入骨頭中。

吞噬!

不斷的吞噬!

一個個瘋狂索取的媚體被蕭戰吞噬,轉化為凝聚媚骨的情絲欲線,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全身的骨頭越來越璀璨,萬丈銀輝破體而出,九鳳爐內立時銀燦燦一片。

媚骨的轉化是耗時的,夢境空間內十天的時間過去了,蕭戰化為情絲欲線的骨頭再次凝聚,燦燦銀輝閃耀,說不出的絢麗奪目。

不知何時,蕭戰感到身體內傳來一聲轟鳴,沉浸在媚骨蛻變中的他忽然回顧神來,他瞬間就已知道,第五十四個玄關開啟了。

……

當第五四十個玄關開啟的一瞬間,整個夢境空間彷彿為之一顫,天空中陡然烏雲密布,雷電交加。

原本相隔遙遠的本體和分身,冥冥中被一股力量強行聯繫在了一起,開始遙相呼應。**與靈魂開始了的蛻變,時間的流逝,本體與分身陡然巨顫了起來,他們的身體和靈魂中忽然傳來一陣轟鳴聲,震耳欲聾間,一**強烈的震蕩席捲全身。

突然,原本進駐蕭戰腦域中的那枚晶體忽然衝出了腦域,破空而去。幾乎是瞬間,這枚晶體沖向分身,眨眼間沒入他的眉心之中。

剎那之間,晶體與分身體內的震蕩起了共振,嗡嗡震動間,一**奇異的力量隨著震動擴散到分身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陰陽顛倒,乾坤扭轉。

只在瞬間,一切蛻變就已完成,天空的烏雲消散,溫暖的陽光普照大地。蕭戰的本體與分身同時一震,睜開了雙眼,內視一番,他們發現修為沒有出現絲毫增長,但他們的肉身與靈魂卻更加凝練與強悍了。

此時,九鳳爐內的海水幾乎已消耗一空,蕭戰輕飄飄的飛出,將九鳳爐收起之後同小蜜一道向著分身所在的方位飛去。

當蕭戰看到分身的一瞬間,第一印象就是媚,她的媚透著一股震撼人心的魔力,天地間彷彿一切都要為之失色。做為互為一體的蕭戰見了,都失神了好久。

蕭戰敢發誓,這是他所見人中最媚的一個,雖然嫣姨同樣修鍊了《玄陰九轉》,但同他的分身一比卻少了這種震撼的魅惑之感。也許這一切就是因為嫣姨是女人,並非玄功所要求的男人的緣故。

搖頭苦笑,看著已完全變成了女人的分身,蕭戰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反正讓他很是難受。不過很快他就收斂心神,上下打量了一番分身之後,嘿嘿笑道:「真的變女人了?」

分身哼道:「自然變了,互為一體的你難道感覺不到嗎?」

蕭戰嘿嘿笑道:「感覺是感覺到了,但凡是都要求眼見為實嘛,不看一看,怎能夠肯定。就算不看,摸一摸也行啊,只有這樣才能驗明正身。」

分身沒好氣道:「看自己摸自己有什麼意思,你那麼多女人,難道還沒有看夠。」

這個時候,一旁笑容興奮的小蜜忽然咯咯笑道:「當然有意思啦,那些女人都是外人,主人長這麼大還沒有看過自己變女人的樣子。」

分身怒道:「小蜜,我現在的心情很不好,惹急了我,小心我教訓你。哼!對了,那枚晶體是怎麼回事兒,怎麼跑到我的腦域中來了,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小蜜咯咯笑道:「放心吧,那枚晶體對主人只有好處,絕沒壞處。嘻嘻嘻!做女人要矜持,要矜持,主人今後可不能動不動就用暴力。」

說完看著神色不善的分身,這丫頭瞬間消失在夢境空間之內,只讓分身無可奈何之極。怒哼一聲,看著一旁看戲的蕭戰,分身沒好氣道:「現在時間也不早了,咱們還是出去吧,免得那穆氏姐妹派人來找時,咱們都不在。」

蕭戰愕然道:「你能離開夢境空間?」

分身哼道:「你能來夢境空間,為何我就不能出去。」

蕭戰想想也是,隨即很是興奮的道:「那是否可以帶其他人來夢境空間?」

分身皺眉道:「好像不能,聽小蜜說,現在的夢境空間還不完善,出了兩位美麗戰偶之外,需得等《夢》突破到第四篇時才可以帶外人進來。」

蕭戰點了點頭,隨即同分身出了夢境空間。 時間過得飛快,眨眼間就到了同穆氏姐妹約定的時候了。

卧室內,僅穿著一條褲衩的蕭戰站在一個「水鏡術」所形成的巨大鏡子面前,不斷的擺弄著各種姿勢,此時他臉上的笑容說不出的yd。

離開夢境空間時已是深夜了,剛一出現就被等候他的眾女圍住,問這問那,蕭戰很晚才睡,最終他摟著柳玉小睡了片刻。

此刻,看著鏡中的自己,蕭戰心中的激動無以言表。現在的容貌同以前的並沒有多大改變,只是少了那股屬於女人的嫵媚,此時每一絲線條,每一個部位,都充滿了男人那特有的陽剛之美,任何人見了絕對會認為他是一個男人,而不是女人。

低頭看向褲衩處,那鼓起的巨大一包,蕭戰臉上的笑容很是燦爛。

「果然越來越男人了。」

「咿呀!」一聲,房門被人推開了,一身火紅的柳玉邁步而入,看著巨大水鏡前的蕭戰,她抿嘴笑道:「公子,那穆珍珍已派人來傳話了,讓你快點過去哦。」

蕭戰收起水鏡術,扭身看著柳玉道:「玉兒,本公子是不是很男人?」

柳玉如水的目光看向蕭戰的臉盤,霎時她的眼中露出了迷醉之色,隨即她的目光下移,幾乎是瞬間,她的芳心一盪,那目光就似生了根般,再也挪不開了。嘴角笑容立綻的剎那,柳玉呼吸有些急促的道:「公子的確越來越男人了,玉兒見了都快不可自持了。」

蕭戰頓時哈哈笑道:「玉兒真是好眼力,竟然一下子就看出來了。」

柳玉一邊服侍蕭戰梳洗,一邊笑道:「公子生得如此俊偉,豈是區區布料可以阻隔的,玉兒身為你的女人,要是連這都看不出來,那未免也太過失職了。公子,玉兒一直有個問題想要問你,只是不知當講不當講?」

蕭戰嘿嘿笑道:「說吧,本公子非常好奇,到底是什麼問題竟困擾了玉兒這麼久?」

柳玉笑容嫵媚的道:「聽諸位姐姐說,公子可以大小如意,讓我們女人享受到達到極限的快樂,不知是否屬實呢?」

蕭戰哈哈笑道:「此事當然屬實,她們只有往小里說,絕對沒有誇大。」

柳玉素手輕拭,頹然嘆道:「可惜玉兒不能親身一試,享受到公子的大小如意。」

蕭戰頓時紅光滿面,神情亢奮的道:「玉兒盡可放心,本公子定會儘快將所需藥物收集齊全,讓玉兒早日成為仙武,已達成心愿。」

柳玉媚眼如絲道:「公子真好,玉兒太感動了。」

在美人的手中蕭戰亦是感動得無以復加,要不是時間不多,他真想讓美人以償心愿不可。

……

神殿是供奉雲滇族真神所在之地,處於一個獨立的空間之內。 強取豪奪:總裁愛妻如命 在神殿前的廣場上矗立著一尊巨大的雕像,據說這個女人就是雲滇族的真神,她人身,蛇尾,在她的腳邊盤踞一條頭頂犄角,似龍似蛇的神獸。自從數十萬年前那場大戰,雲滇族損失慘重,無數高手隕落,傳說就連本族至高無上的真神也隕滅在那一場大戰中。直至今日,雲滇族已經衰敗,不復當年之盛況了。

神殿是雲滇族朝聖之所,這裡進行著各種祭祀活動,融合蛇鬽就是其中一種。融合大殿就是用來融合蛇鬽的場所,大殿被設計成一個圓形內凹的祭壇,在祭壇的中央放置著一個類似煉丹的丹爐,這個丹爐很大,是雲滇族一件古老祭器,據傳是真神親手煉製。萬年前從冥域帶到了天元,丹爐上銘刻著古老蛇形祭文與圖案,不過流傳至今,這些祭文與圖案已無人能夠讀懂。

雲滇族的融合儀式有兩個過程,第一過程就是煉體,利用特殊藥物煉製人與獸;第二則是與獸類的融合,這個要藉助融合大鼎才能完成。

主祭台上,放置著一個萬年玄鐵所鑄的牢籠,這個牢籠上施了加固類的咒語,就算是虛境的力量,都難以使其彎曲分毫。籠內甄瑤母女兩身無寸縷,手腳紛紛被鐐銬鎖住,牢籠只要半人高,兩女沒有絲毫的活動空間,彷彿牲口一樣被牢牢鎖住。

此時祭壇內,清一色的黑袍女祭師紛紛到齊,她們盤膝坐在各自的蒲團上。驚異的目光不時瞟向高高的主祭台上,看著牢籠內雲滇族昔日的王,她們心情複雜之極。一切已經準備就緒,就只等著主祭的到來。

忽然,眾人的期盼中,主祭台後方的大門打了開來。漆黑的門內一盞盞油燈逐漸點亮,一陣整齊的腳步聲傳入大殿。不一會兒,一身主祭袍,妖嬈艷麗的蛇女,當先走入主祭台。她就是穆珍珍恨得咬牙的仇人——狄娜。在她的身後跟隨者八名黑袍祭師,個個都是已至虛境的大祭師,她們分八個方位盤膝坐下。

在祭師入場之後,緊隨而來的就是穆珍珍和她的蛇鬽護衛。此時的穆珍珍已換上了一套惹火之極的三點式女式盔甲,看上去妖嬈性感之極。

而在穆珍珍的身後跟著的則是一位蒙著面紗的女郎,她不是別人,正是蕭戰的分身蕭媚。蕭媚這個名字是蕭戰的女人取的,她們嫌叫分身太難聽了,因而集體幫她想了個名字。此時的蕭媚,要論性感與妖嬈絕對更勝穆珍珍一籌不止。不過她卻沒有一點自傲的感覺,此刻的她都快抓狂了。

事先蕭戰帶著自己身邊最強的幾個女人來到沉香樓,在幫穆珍珍解除了契約的束縛之後,這妖女竟提出要求,讓他穿著蛇族女人特有的三點式女式鎧甲,還說什麼只有這樣才可以成功潛入神殿。

蕭戰何許人也,只看穆珍珍那興奮的雙眼,他就知道這妖女的變態嗜好發作了。如果是一天之前,蕭戰絕對不會答應,但現在不同了,他的分身可是貨真價實的女人,有她出面再好不過了,因而就有了現在這一幕。

而這個時候,蕭戰已經進入到夢境空間,不時的在腦中同蕭媚作交流,只聽他嘖嘖稱嘆道:「媚兒,說真的,你這身裝束太惹火了,如果你不是我分身的話,我絕對要想盡任何辦法,哪怕是強取豪奪也要就你追到手。」

一個男人變成女人已經夠鬱悶的了,現在還要穿成這樣,此時的蕭媚恨不得拿劍砍人。聽到蕭戰唧唧歪歪的,她冷哼道:「閉嘴!你煩不煩!」

蕭戰嘿嘿笑道:「媚兒,我看昨日那個虛影應當就是這雲滇真神,你感到她腦域中的那枚晶體有什麼不一樣的嗎?」

蕭媚沒好氣道:「廣場中那尊雕像就和那虛影一模一樣,這還用你說。至於那枚晶體,此時安安分分的,啥事也沒有。」

此時,蕭戰透過蕭媚的眼睛觀看著大殿中的一群祭祀,不由發出驚嘆道:「這些蛇人的精神都很強啊,這祭祀難道就是類似魔法師一類的存在?」

蕭媚冷哼道:「你就閉嘴吧,不然我關閉同步,讓你一個人留在夢境空間中什麼也看不到。」

聞言,蕭戰立時老實了。

耳根清凈的蕭媚則開始打量整個融合大殿。

這次緊隨穆珍珍而來的蛇鬽女一共有三十六名,個個修為都達到了虛武,強悍之極。想當初偌大的一個名劍山轉,竟連一個虛武都不到,這不得不讓蕭戰驚嘆,蛇族的強大,要知現在蛇族最強的武力已經離開了蛇谷。

蕭媚身披性感、艷麗的女式盔甲,在她的屁股后,一條幻化的蛇尾輕輕搖曳著,那模樣當真妖艷之極。不過以她仙武的實力,混在一堆虛武中也太過扎眼了,剛一踏入祭台就引得狄娜的目光望來。

驟一瞧見蕭媚,狄娜一雙碧眸內綻現出奪目的光彩,幾乎是瞬間,一抹喜色爬上了她的玉臉。狄娜驚訝的發現,蕭媚的精神強大得逆天,以她仙武的修為,精神力竟然堪比主祭了,這樣的精神力,這樣的天賦,未免也太過誇張了。

對於狄娜那灼熱的目光,蕭媚毫無所覺,剛一踏上主祭台,她的目光就落到了祭台上那個玄鐵所鑄的牢籠。當她瞧見甄女竟身無寸縷,被人像牲口般鎖住時,她心中那來自本體的怒火猛熾,眼中殺氣都快凝成了實質。掃了一眼祭台之下,發現都是女的后,她的心情舒服了些。

雖然蕭媚已成了女人,但那來自蕭戰的思維目前仍是影響著她。籠中這對母女花,已被她視為禁臠,是不容許任何人染指的,如果在場有男人的話,她定要將他幹掉。

這個時候狄娜一抖身上的金邊祭袍,朝著蕭媚走來,隨著距離的靠近,她臉上的神情愈發的激動。狄娜發現,她竟然在蕭媚的身上感應到了一種來自上位蛇女的強烈壓迫感,這種壓迫竟比以前的族王甄瑤還要來得強烈。

看著蕭媚屁股後邊那條蛇尾,她又驚又喜,這個蛇女難道是巔峰王女,或者乾脆就是皇女不成?

這怎麼可能?

如今的蛇族根本就不存在皇女了,哪怕是巔峰王女也不可見,她定然只是一個蛇鬽而已。想到這狄娜強斂心中的激動道:「你是誰,為何我從未看到過你?」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