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倩倩臉色一鬆,可是很快有緊繃了起來,因爲薛豹的臉色很蒼白,汗衣綁在腰間,這不是最重要,最重要是他綁在腰間的汗衣,原本是白色的,現在居然變成血紅色。

嘭!

薛豹終於堅持不下去,撲倒在地。

頓時,所有人都跑了過去,走近看,他們差發現薛豹受傷了,而傷口就是後背腰子處,傷口多大多深,這些他們不知道,還需要把薛豹腰間的汗衣給解開,才能看到知道薛豹的傷勢有多重。

末日矩陣 “快把薛老師擡進帳篷裏面……”

劉倩倩指着幾名男同學,吩咐他們小心把薛豹擡進帳篷,隨即把目光看向學生們,問道:“你們誰有藥箱?”

沒有人回答,顯然沒人有帶藥箱。

無奈,劉倩倩忽然想到葉東,有他在,一定能治好薛豹,隨即吩咐道:“葉東是醫生,可以給薛豹醫治,你們三人一組,帶着電筒快去找,記住,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單獨去找,知道嗎?還有,半個小時之後必須回來,不要走得太遠。”

“知道了,老師。”

這些學生們,也知道事情的輕重,沒有耽誤,直接跑進帳篷,拿着手電,便進林中找葉東。

看着學生們,分散開來去找葉東,劉倩倩忽然有種不安的感覺,很怕學生們會出事,畢竟現在是晚上,這些學生又都是城裏孩子,很少接觸山,這大晚上讓他們去找人,顯然不是一個什麼好辦法。

希望他們不會出事嗎?

劉倩倩自我安慰了一下,便走進薛豹的帳篷。

兩名女學生正在給薛豹擦身上的血,腰間汗衣沒有解開,她們不敢解開,也清楚在沒有醫療物品的情況下,解開薛豹腰間的汗衣,就等於害了,因爲沒有藥物止血。

“劉老師,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啊?”

見到劉倩倩走進來,帳篷內的學生彷彿找到主心骨,紛紛開口問道。

“等!等葉東回來,就有辦法了,你們給薛老師擦身子,千萬不要動綁在薛老師腰間的汗衫,知道嗎?”劉倩倩囑咐道。

過了大約十幾分鍾。

劉倩倩在焦急的等待中,終於聽到葉東的聲音,隨即跑出帳篷。

葉東正在王素素的拖拽下,向薛豹帳篷走來。

“東哥,快點,薛老師快不行了。”劉倩倩衝着葉東喊道。

“放心吧,只要沒斷氣,我就能把他給治好。”

葉東給了劉倩倩一個自信的笑容,然後走進帳篷,看着帳篷內的幾名學生,笑道:“等我把你們薛老師腰間的汗衫解開,會有大量鮮血從傷飆出來,如果你們不怕的話,可以留下來觀看,要是不想血濺到身上的話,那麼出去等吧!”

聽會飆血,帳篷內的幾名學生立即跑了出來,顯然很害怕。

“東哥,都什麼時候,你還嚇唬人。”劉倩倩白了葉東一眼,不滿道。

“我可沒嚇唬人,的確會這樣,如果我沒估計錯誤,薛豹背後應該被捅了一個窟窿,傷口起碼有雞蛋那麼大,飈血再也正常不過來,要不是他用汗衫被傷口緊緊綁住,減緩流血的話,那麼他必死無疑,還好遇到我,不然以他這個情況,送去醫院,也會因爲失血過多死在路上。”

葉東一眼就能看出薛豹的傷勢,不說他現在就是金丹修者,就以他以前做兵王的經驗,也能判斷出來,而且他這傷絕對不是自己弄得,而是被人打的,薛豹受到重擊撞到鈍器之上,纔會照成這樣的傷害。

“那我和素素還是去外面等好了,東哥,薛老師就交給你了。”

劉倩倩說完,便拉着王素素一同走出帳篷,把布簾放下,兩女站在門口等候。

葉東沒有立即去處理薛豹的傷口,而是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快鐵皮,用丹火燒製滾燙,這才走到薛豹身邊,迅速解開他腰間的汗衫。

嗤!

正如葉東所說,大量鮮血飈了出來。

葉東看了一眼,便迅速把燒紅了鐵皮貼在薛豹傷口。

“啊~~~”

頓時,已經昏迷的薛豹被痛醒了,同時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聲。

外面的劉倩倩聽到聲音,本想衝進去,但轉念一想,葉東應該不會害薛豹,也就停住腳步,繼續站在外面等候。

“倩倩姐,東哥會不會接這個機會公報私仇啊!”王素素忽然開口問道。

“公報私仇,東哥他幹嘛要公報私仇?”劉倩倩不解道。

“薛老師可是一直在追求你,東哥看到當然不爽,可是薛老師一直都是用正當手段來追你,東哥找不到機會教訓薛老師,所以現在薛老師落在東哥手上,你說東哥會不教訓一下薛老師嗎?”

王素素分析的頭頭是道,劉倩倩都有點懷疑,葉東是不是接機教訓薛豹。

正當兩人討論之時,葉東掀開布簾,探出腦袋,對着她們說道:“好了,進來看看吧!”

“這麼快?”劉倩倩有些難以置信。

“別用這種眼神看着我,治沒治好,進來看看不就知道了。”葉東笑了笑,便退回帳篷。

劉倩倩和王素素兩人對視一眼,也走進帳篷。

看着躺着摺疊牀上閉目沉睡的薛豹,她們信了,因爲薛豹睡的很舒服,先前昏迷時痛苦的表情已經不見了,只是薛豹腰間那一塊大疤痕,看着有點駭人。

“這傷疤是怎麼回事啊?”劉倩倩問道。

“我用燒紅的鐵塊燙的,這裏沒有縫合的針線,只能用這個辦法讓傷口癒合。”葉東聳了聳肩,解釋道。

“哦,那薛豹,他沒事了吧?”劉倩倩對於葉東解釋比較滿意,在沒有醫療用品的情況下,用鐵皮把傷口燙成疤,的確是一個很好的療傷辦法,雖然以後會留下難看疤痕,但總比失血過多死了的好。 薛豹的傷被葉東治好了,正躺在摺疊牀上休息。

劉倩倩和王素素兩人看了一會便走出去,宣佈這個好消息,繼續開始篝火晚會。

有些善良的學生們,紛紛來到薛豹帳篷內,看了他一眼,這才安心去吃喝玩樂。

由於有了薛豹這檔子事,學生們玩的也不盡興,吃飽喝足,稍稍打鬧了一會,便各自會帳篷去睡覺了。

葉東站在帳篷門口,今晚他不止不能睡帳篷,還接到一個任務,那就是看着一些有色心的男學生,防止他們鑽進女學生的帳篷。

這個任務是劉倩倩臨時下達的,畢竟這些學生都是青春期衝動的年紀,一衝動起來,很容易就會做錯事,還是防着點好。

當然葉東還不止這個任務,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任務,那就是照看所以學生的們的安全,這個任務是他自己要做的,發生了薛豹這檔子事,他就一直沒有鬆懈下來。

葉東懷疑這件事可能是針對他!

不管如何,今晚肯定是個不眠夜。

葉東自從凝結出金丹,就有神識,如果他的神識可以延伸到五百米,也就是說他可以觀察到五百之內所有的動靜,就連女學生在談論悄悄話,他都能聽到,當然前提是葉東要去聽。

但在五百之外,葉東就無法感知了。

此時,距離葉東大約六百米的一個山包上,趙老三和趙老二兩人正盯着葉東。

“老三,咱想趁其不備攻擊葉東,恐怕沒那麼容易,不然我們直接殺過去好了,反正他只有金丹中期修爲,你拖住他,吸引他的注意力,我在暗中偷襲,一招就能滅了他!”

趙老二有些不耐煩了,從江南市一直跟到駱駝峯,趙老三就一直不敢動手,想要使陰招也沒人配合,還差點殺了個人。

當然,殺不殺人,對於趙老二來說根本就不是事,因爲在他眼中普通人的性命,其實和螻蟻沒什麼區別。

這是許多修者都會有的心態,畢竟修者的能力太大,看到愚弱的普通人,肯定會有些高高在上的感覺,久而久之,也就有了視普通爲螻蟻的心態。

這也是修真界爲什麼要在世俗成立特殊部門的原因,就是用來約束脩者,不然對修者沒有約束,那麼肯定會照成普通人也修者之間的衝突,而且會越演越烈,要知道普通人個人實力雖然弱小,但團結起來,運用智慧,修者利用科技來對付修者,量你有通天本事,也會成爲灰灰。

就算躲在祕境也沒有,一個**過來,祕境的出口給炸了,那麼祕境脫離地球根源,也會跟着炸了。

所以,修真界成立特殊部門約束脩者,其實更多的方面,還是爲了他們自己……

趙老三沉默一會,眼神之中變化萬千,他不想單獨面對葉東,儘管他修爲比葉東高出一個小境界,但是葉東能夠滅殺王蒼鷹的手段人,讓他沒有膽子面對葉東。

可是他又很想報仇,他二哥說的建議其實挺不錯,以元嬰後期的修爲突襲一個金丹中期的修者,一招避免是絕對的,但這個絕對用在葉東身上,就得打上一個問號,在他身上有着太多不確定因素。

如果趙老二沒能一招幹掉葉東,那麼他們將會承受葉東的怒火,他可沒有信心能夠抵禦得了能夠一招滅殺王蒼鷹的靈寶。

“老三啊!你還真猶豫什麼,要是這也不敢,那乾脆回去好了,我可沒時間一直在這瞎耽誤,有這個時間,我還不如去江南市找幾個美妞快活一下。”

原來,趙老二是色 心放了,只有他一有這個心思,做什麼都會沒勁,更別說在這監視人等待機會出手,這種事需要極大耐心,顯然趙老二是沒有這個耐心的人。

“這個……二哥,你真的有把握一舉擊殺葉東嗎?”趙老三猶豫了一下,開口問道。

“我沒見過葉東出手,不敢說有百分百把握,但是他只有金丹期修爲,而我是元嬰期,怎麼說也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把握,老三一句話,現在要不要動手,別在婆婆媽媽。”

趙老二耐性已經用光了,眼前的要不是他親弟弟,他絕對刪趙老三幾個大耳光。

“好,幹了,二哥你埋伏好,我這就去引他過來。”

“這纔是我趙家男兒嗎?”

……

嗖嗖~~

百米處樹林忽然傳來快速奔跑的走動聲音。

葉東掃了一眼,見一道黑影正往一個女生帳篷跑去,腳步輕點立即追了過去。

趙老三見葉東追了過來,立即掉轉身形,往身後山包跑去。

“不對勁?”

正在追趕的葉東,本能地覺得有些不對勁,那道黑影有點熟悉的感覺,可是一下子想不出哪裏有問題。

不過,他可以感覺得到,那道黑影是個修者,葉東不由地警惕了起來。

當葉東追到那座小山包時,不由打起十二分精神。

前面的趙老三停了下來,轉身看向葉東。

“是你!”葉東顯然還記得趙老三,當場和葛蘭一起爭奪靈寶時,和趙老三發生過沖突,他的手臂,也是被葛蘭給斬斷的,所以記憶猶新。

“你還認得我,記憶不錯嗎?”趙老三邪笑一聲。

“呵呵,我當然記得你,你這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這事,我可記憶猶新啊!”葉東諷刺道,把趙老三追求葛蘭,比作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頓時,就把趙老三氣得不輕,鼻子都大了幾分,憤怒地看着葉東。

“一張嘴到挺厲害,就是不知道你實力怎樣,今天我來就是找你練練,敢不敢應戰呢?”趙老三仰着腦袋,斜視着葉東,樣子比較欠扁。

“哦,深更半夜找我單挑,你腦袋有病吧!”

葉東藐視道:“如果沒別的事,你可以走了,老子可沒功夫和你閒扯。”

“膽小鬼,現在可由不得你。”

趙老三見葉東不答應,自信心不由加了幾分,原本還怕葉東動起手來,他會有危險,現在看來葉東只是葛紙老虎,估計上次把王蒼鷹的肉身弄毀,也是一次意外之舉。

“由不得我,這麼說,你現在硬逼着我打你哦!”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客氣了。”

葉東說完,招呼出靈寶龍鬚刀,便向趙老三衝去。

趙老三見到葉東上當,也召喚出本命靈器,站在原地做好防禦姿勢等待葉東上鉤。

只是……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