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人不急不慢退回去。

五十位優秀畢業生:「_?」

然後……

身著血紅色服飾的輝夜空:「體術部,輝夜空,體術。」

身著綠色服飾的莫尼伊:「醫療部,莫尼伊。」

身著黑白色服飾的宇智波富岳:「執法部,宇智波富岳。」

身著紅白色服飾的猿飛左旗:「忍術部,猿飛左旗。」

月白色,天普西。「教育部。」

轉眼,就只剩下最後一人。

也是幾位部長中唯一的女子。

她年齡不大,看起來三十來歲,面容嬌好。

眾人都是眼睛一亮,期待的看著她。

「你們好,我叫東離伊人,戰鬥部部長,負責戰鬥。」

封心裡驚訝,雖然知道最後只剩下戰鬥部的人,但沒想到眼前著面容嬌好的女子會是戰鬥部的部長。

「咳,那麼,輪到你們選擇了。想要去哪個部門,就到部門部長的身後。開始吧。」

水門說完,靜靜看著眾人,等待他們的選擇。

五十位優秀畢業生相互看了看,最後都隱隱看向封。

封也沒有在意,他心裡早就有了選擇。

只見他站起來了,慢慢向前走去。

所有人都看向封,等待著他的選擇。

忍術部、體術部、幻術部?還是戰鬥部?他到底會選擇哪一個部門呢?

然後……

「部長大人,請多關照!」封對眼前的人露出個大大的微笑,隨後走到他的身後。

後方眾人,一臉懵逼。

「醫……醫療部???」某個少年不可置信的開口,揉了揉眼睛想確認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封選擇了醫療部???」

「什麼鬼???」

「那個傢伙?!」

其他畢業生也是,看著封的選擇都是目瞪口呆。

別說這些畢業生了,就是醫療部部長莫尼伊,也是一臉的驚訝。

隨後他也露出個笑容。

封在莫尼伊身後,看著對面那雙雙不可置信的眼睛,嘴上的幅度更大了。

醫療部的好,那些傢伙是不會明白的。

綠色制服,美滋滋……個屁。

主要是封喜歡醫療忍術,特別是強大的醫療忍術。

實力這種東西,現在又不是原著中那種忍界大戰隨時爆發的時代,實力可以慢慢來。

再說了,封選擇醫療部也不代表他就是把增強實力先放下。

別忘了,他還有一個術叫做鎖能。

鎖能這個術很有趣,能夠將自然能量封鎖在體內。

三年來,封都是將那些吸收進去的自然能量收在竅中。

其實他現在能夠瞬間打開的竅不是四個,而是……六個!

而且,封打開竅的數量還會隨著時間的增加而增加。

別人會因為自然能量的原因,打開竅穴一個比一個難,而封不同,他只要封自然能量將身體蘊養到一定條件,體內的竅就可以輕鬆打開。

這些都是鎖能的功勞。

但是因為這些自然能量封只能儲存在竅中,且又不敢一直處於仙人模式狀態,所以封平時都不敢過多吸收自然能量。

他蘊養身體,也只是靠著竅吸收的那一丟丟自然能量。

這樣做,你們不覺得太浪費了嗎?

那可是自然能量啊!

別忘了,神樹果實,十尾,那可都是自然能量形成的!

封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吸收的自然能量,不用只儲存在竅之中。

而是身體的每個地方,都能吸收儲存自然能量。

這樣的話,這些自然能量吸收之後,就可以用來讓身體進化或者蛻變,那是不是也意味著封能成長成為十尾那樣的可怕存在?

甚至有可能成為真正的仙人。

不是仙人模式這樣的仙人,而是他前世看的仙俠文里那種仙人!

想想就很激動有沒有。

再說了,人體可是個大寶藏。以自然能量來使身體成長蛻變,如果一不小心弄出個神通呢?←_←

是不是很刺激!

而這一切的前提,都是要先了解身體。

只有了解了身體的構造,才有可能讓身體每個部位吸收儲存自然能量。

也只有了解身體的構造和本質,才有可能探索出了身體的進化路勁,讓這一切的展望成為現實。

那麼,什麼部門才是了解身體最好的地方?

對的,就是醫療部。

封自然不會將自己內心的想法告訴眾人,他現在饒有興緻的看著其他優秀畢業生,看看他們什麼選擇。

卻見我愛羅看了他一眼,隨後慢慢走向戰鬥部。

然後是鳴人,他也走向了戰鬥部。

佐助……沒有意外,就是執法部。

鹿丸選擇了科研部,雛田選擇了體術部。

志乃、牙,丁次都選擇了忍術部。

井野和封一樣,選擇了醫療部。

而其他畢業生中,選擇忍術部的最多,體術部其次,然後是幻術部,科研部,教育部。

醫療部和執法部,無疑選擇的人是最少的。 僻靜的叢林中,偶爾蟲鳥鳴啼。輕風襲來,一位白衣少年匆促路過,很快便消失在了遠方,只留下一排馬蹄印示意剛剛有人路過這裏。

此時的段辰天正馬不停蹄的趕路,早晨蓮兒苦口婆心的勸了半天,可終究是沒能說服段辰天,阻止其前往死人谷。

死人谷,原名蜀中谷,坐落在蜀地之中,乃是蜀地第一大禁地。原因無它,蜀中谷地勢險要,彷彿蜀地的縮小版,所以才稱之爲蜀中谷。死人谷雜草叢生,灌木林立,還發生過無數神祕且詭異的事情,所以先輩曾定下規矩,蜀中之人不得亂入死人谷,違反者,必誅之。

次日下午,段辰天站在一座古城外,望向城內,一片車水馬龍,繁榮之景映入眼簾。不待多想,段辰天便朝城內走去,他如今早已疲憊不堪,連夜趕路到現在,他連口水都沒有喝過,現在他只想找家客棧,好好的休息一下,晚上還要前往死人谷。

想罷,便四下張望,尋找客棧。不多時,一家名曰‘唐門客棧’的客棧映入眼簾。段辰天見狀,毫不猶豫的朝客棧走去。

“這位客官,是打尖呀,還是住店?”剛走進去,一位小二便熱情的迎了上來,招呼道。段辰天淡淡的說道:“給我找間客房。”小二忙諾道:“好嘞,客官請跟我來。”段辰天將馬匹交給小二後便,先一步上樓去了。小二見狀,急忙將馬匹交與另一下人後,也尾隨而去。

一間客房外,小二恭敬的說道:“客官,到了,您就住這間便可。”說着推開門,讓段辰天進去看一看。段辰天隨意打量一番,便點了點頭,輕聲說道:“嗯,知道了,沒事的話,你先下去吧。”小二見狀,便低聲告退。

待小二離開後,段辰天進了房間,緊閉房門後,躺在牀上便呼呼大睡,但他卻不知道,早在他剛進城內時,便有人開始監視着他了,

而另一邊的百花樓內,陌無情竟一直在此樂不思蜀的呆了三天,直至蓮兒讓人將其到一見包廂之中。

包廂內,蓮兒望着面前的陌無情,輕聲說道:“陌大哥,我叫蓮兒,公子讓我告訴你,他已前往死人谷,這段時間,還勞煩陌大哥幫忙處理一下盟中事物,公子怕有人心懷不軌之人趁公子不在蠱惑人心,讓陌大哥多多注意一下。”

“你也是段老弟的妻子吧,段老弟還真是風流啊,走到哪都會有妻子。”陌無情看着眼前這一美貌女子,不由咂了咂嘴說道。

隨即又問道:“死人谷?是那蜀中第一險地的死人谷嗎?”蓮兒點了點頭。陌無情見狀,不由大驚道:“他去那裏做什麼?”蓮兒無奈,只好將事情的大致與其講了一番。

聽完蓮兒的解釋後,陌無情便點了點頭說道:“這就不奇怪了,以段老弟的性子,他必定會去那死人谷,誰也無法阻止的。”

“那陌大哥的意思是?”蓮兒見陌無情話裏有話,便出聲問道。陌無情笑了笑,故作神祕的答道:“趁段老弟不在,我們可以藉此機會,來排查一下正義盟中哪些是敵,哪些是友。”蓮兒聽完,開口說道:“我只擔心我家公子的安危,至於其他人,我沒打算理會。”

陌無情見狀,便解釋道:“此事也關乎你家公子的安危,我是這麼打算的…”只見陌無情突然聲音放低,與蓮兒嘟囔了好一陣。

良久之後,只見蓮兒點了點頭,輕聲說道:“只能先這樣了,那我家公子的安危就拜託陌大哥了。”陌無情擺了擺手,與蓮兒道了個別後,便起身離去。

從百花樓出來的陌無情,沒有絲毫停頓,直奔華山之巔。不多時,陌無情便已行至半山腰,突然之間,一把長劍攔路而來,陌無情急忙一翻身,倉促閃躲過去。

不待陌無情站穩身形,那長劍又刺了過來。陌無情見狀,只好轉身逃走,但那人似乎並不打算放過陌無情,也尾隨其後,緊追不放。

二人漫山遍野跑了一陣後,終於在一處荒無人煙之地停了下來。只見陌無情停下身,氣喘吁吁的看着眼前之人說道:“你到底是誰,追了我這麼久,你想做什麼。”

“哼,你怎麼不跑了,是不是剛從女人的肚皮上下來,竟然這麼快就不行了。”那人冷哼一聲,譏諷的說道。

陌無情冷眼望着眼前戴着黑色斗篷的男子,沉聲說道:“你到底是誰,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爲何要殺我。”

“殺你,不需要理由、”那人淡淡的答道。說罷,便提劍而上。陌無情見狀,急忙拔出腰間佩劍,倉促迎戰,一時間,免不了落了下風。

二人你來我回,打了好一陣子,只見陌無情趁那人一時不備,一劍挑下其頭上的黑色斗篷,而那人也一劍劃傷了陌無情的左肩,二人隨即停止了打鬥。陌無情望向那人,又驚又怒的說道:“怎麼是你。”那人卻面無表情的答道:“沒錯,是我。”

陌無情有些惱怒的說道:“難道你不怕我將此事公之於衆嗎。”那人見狀,輕蔑一笑,自信的說道:“我怕,但是我相信,死人,是不會說話的。”

陌無情隱隱覺得哪裏不對,但又說不出來,於是狠聲說道:“就憑你也想殺了我,有點癡人說夢了吧。”那人卻不屑的說道:“將死之人,哪來的那麼多的廢話。”

“你…噗…”陌無情一時氣急,指着那人便要說些什麼,但沒等說出口,便口吐一口鮮血,雙眼直直的看着那人,隨後‘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那人瞧着已經沒有生機的陌無情,冷聲說道:“堂堂‘多情公子’落得如此下場也是怨不得別人,要怨就怨你站錯了陣營吧。”說完便轉身離去,只剩下陌無情的屍體依然躺在這裏。

而此時剛從睡夢中醒來的段辰天又豈會知道遠在華山的陌無情被人暗算之死呢。

傍晚時分,段辰天終於從夢中醒來,隨即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便匆匆離開了房間。樓下的小二見段辰天下樓,忙上前迎道:“客官,您出來了,要不要吃點東西。”

段辰天略一尋思,便點頭答應了下來。那小二樂呵呵的將段辰天帶到一張桌子前,待段辰天入座後,便出聲詢問道:“客官,你要吃點什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