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馬上又要趕路了,你快點穿上衣服起來吧。”林雲笑着道,說完他已經穿好了掀開帳篷走了出去,第一眼就看到林彩蝶和百里博文以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林雲也知道越抹越黑,乾脆就不解釋了,徑直對他們道:“姐姐、伯父你們早上好。”

林彩蝶把林雲拉到一旁神神祕祕的道:“弟弟,你老實說,昨天晚上是不是把丹兒給……”說着露出一個曖昧的笑容。

林雲苦着臉道:“姐姐你就別亂猜了,昨天晚上就是和丹兒睡一個帳篷,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若真是發生了什麼事請以你和伯父的修爲還能聽不到嗎?”

“原來是這樣,”林彩蝶說道:“弟弟,丹兒是個好姑娘,你覺得你應該趕快把她拿下,免得夜長夢多。”

林雲驚道:“姐姐你可別亂說,丹兒可是生命女神啊,豈是我這種凡夫俗子能夠染指的?”

林彩蝶笑着道:“女神還不是女人,她也得找一個男人來暖被窩,我覺得弟弟你就不錯,我看好你哦!”

林雲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女人的思維和男人的想法果然有很大的區別啊,哪怕這個女人的修爲已經到整個大陸的最巔峯也不能免俗。

щщщ▪TтkΛ n▪co

這時丹兒從林雲的帳篷裏出來了,笑容滿面的說道:“姐姐早,伯父早,林雲你也早哦。”

吃過早餐後丹兒把馬匹從儲物空間裏取了出來,給它們輸入一點生命力就又開始活蹦亂跳的了,而且比以前更加的健壯。

準備出發的時候丹兒本來還是到林雲的馬上的,可是被林彩蝶幾下忽悠到了她的馬上,有丹兒和馬溝通,就算是不用駕馭也能快速的照着目的地前進。

看着林彩蝶和丹兒在馬上說着體己話,時不時的還偷偷摸摸的看着林雲,讓林雲有點心驚膽戰的感覺,彷彿有什麼天大的陰謀要降臨到自己的身上。

半天的時間策馬狂奔,半天的時間林彩蝶裹挾着三人飛行,本來要花一個月的時間才能趕到飛羽城的,可是在有了林彩蝶這個武聖級高手的幫助下,他們只要了七天就到了飛羽城的城外。

林雲遠遠的看着飛羽城,發覺這裏真的比上次來這裏的時候冷清了許多,變得十分的蕭條,看來那幾只被毀滅神力感染的獸類把這裏變得人心惶惶了。

“丹兒,你看看前面那座城市裏有沒有什麼異樣的情況,特別是有沒有上次我們在攬月峯上擦覺到的那種氣息。”林雲指着飛羽城說道。

丹兒對林雲的話幾乎是言聽計從,回答了一聲“好啊”就運用起精神力開始掃描整個飛羽城,過了半柱香以後她眼睛的銀光黯淡下去,睜開眼睛說道:“城裏面沒有發現那種氣息。”

聽到沒有那種氣息,林雲的心稍微放下來一點,對百里博文說道:“伯父,我們就這樣分兵兩路,你自己回去召集人們準備搬離飛羽城,我和姐姐還有丹兒就在這附近尋找那幾只獸類的蹤跡。”

百里博文點點頭道:“好,就這樣吧,那我就先走了。”他對林雲的安全十分的放心,林彩蝶這種武聖級高手都不能保證林雲的性命的話,那麼他跟着去了也是白搭。

看到百里博文遠遠離開了之後,林彩蝶問道:“弟弟,現在我們該怎麼尋找?”

林雲指了指丹兒,“只有靠丹兒了,沒有她的話估計我們只有離那幾只獸類很近了才能察覺到異樣,飛羽城外面實在太大了,就算有丹兒在估計我們也得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尋到。”

轉頭看着丹兒道:“丹兒,你用精神力探測能有多大的範圍?”林雲一直以來就知道丹兒的精神力強得逆天,也知道她的探測範圍非常的大,但具體多大就不知道了。

“這個呀,”丹兒蹙眉想了想才道:“我也說不大上來,我全力以赴應該可以有五個那個城市那麼大的範圍吧,不過這種沒探測一次就要休息半天才可以繼續使用。如果要連續探測的話,就差不多三那個城市的範圍吧。”

不要說林雲,就連林彩蝶也吃驚,丹兒的精神力太強大了。據林彩蝶所知,她認識的一個符文師大師他的精神力才全力才最多可以探測六七八丈,而且最外圍探測的結果都不是太清晰。不過比起丹兒來就什麼也不是了,就連她的萬分之一估計都沒有,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飛羽城雖然地處邊界,可是因爲和鄰國大梁王朝的經常交易,所以這裏也是很繁華的,面積肯定小不了。丹兒可以輕輕鬆鬆的就把整個城市探測完,不得不說神是與人還是有很多區別的。

林彩蝶輕吐出一口氣道:“丹兒可以探測這麼大的面積,那麼我們的搜尋工作就輕鬆多了,應該要不了幾天就可以把飛羽城的附近全部搜一遍,哪怕那幾只獸類掘地三尺也逃不出我們的手掌心!”

林雲也信心滿滿的道:“這樣就最好了,丹兒,你需不需要休息一下?”

丹兒拿出林雲在生命神殿給她的那一個玉簫小神像來道:“有它在身上連續探測個幾十次都沒有問題的啦。”林雲這纔想起這個小神像可以快速的恢復精神力和提純精神力,只是沒想到它對丹兒也會有作用。

“那好,我們就開始吧,丹兒麻煩你開始探測這一片的區域,不需要你用全力。”林雲指着後面的樹林說道。

“沒問題。”丹兒的美目閉上,雙眼開始涌向出銀光,在日光的照耀下仍然不能減少銀光的光芒,過了片刻丹兒雙眼處的銀光黯淡下來,她搖了搖頭道:“沒有任何的異常。”

林彩蝶就裹挾着二人來到剛纔丹兒探測的邊緣外數裏地後再一次開始探測,可是仍然一無所獲。

三天過去了,丹兒已經把飛羽城的附近數百里土地都探測了一個遍,可是仍舊沒有任何收穫。

“奇怪了,難道那幾只獸類發現了我們的到來就開始隱藏起來了?”林雲疑惑道。

林彩蝶凝重的道:“有這個可能,但更大可能是那幾只獸類在飛羽城附近已經捕食不到武者了,而他們的實力還不足以衝到城市裏去,那麼它們就極有可能轉移到附近的城市裏去獵食了!”

林雲也覺得有理,可是還是有許多疑點,說道:“姐姐你說得有理,可是飛羽城附近根本就沒有城市,而且這附近因爲這幾隻獸類的存在而鬧得人心惶惶,估計也沒多少武者經過,難道它們已經聰明道擁有思考的能力了麼?”

林彩蝶蹙眉道:“看來我們還是過於樂觀了,這幾隻獸類沒有想象的那麼好找。”

丹兒歪着腦袋道:“我們可以去問問生活在這裏的動物啊,我們不好找,它們應該很好找的。”

林雲一拍大腿道:“是呀,我怎麼把這個忘了,丹兒是可以和任何動植物溝通的,有她出馬可以輕鬆的問出這幾隻獸類的情況!”這附近的獸類估計最高也只有兇獸的等級,可是它們已經有了不低的智慧,丹兒出馬應該問得出來。

“嗷!”這時叢林深處傳來一身狼嚎,聲音裏有一股威嚴,一些小型的動物紛紛作鳥獸散。

林彩蝶微笑道:“這一隻狼估計就是這一片森林的王者之獸了,這裏的情況估計它最瞭解了,我們去找它問問情況。”

林雲也笑着,神情輕鬆了不少的道:“好,姐姐、丹兒,我們就去找這一隻狼王。”

三人沒費多少工夫就找到了這一隻狼王,額,準確的說是帶着一羣狼的狼王。這隻狼王估計在威風凜凜的巡視着它的領地,可是它的運氣不好,碰到了兩個煞星,林彩蝶武聖的氣勢一放出去,狼王就和那些普通的狼一樣被壓趴下了。

丹兒徑直來到狼王的身邊,伸手輕撫着它的腦袋,狼王嗚咽一聲就舒服得哼哼起來,丹兒生命女神的名頭可不是亂給的。 丹兒的小嘴微微開合,彷彿在說什麼,狼王嗚嗚的叫喚着,也好像在說些什麼。過了片刻,丹兒笑着回到林雲身邊說道:“林雲,它們說了這附近大概在五天前有兩隻散發着奇怪氣息的火尾狐來過這附件,不過呆了不到一天後就離開了,具體去了哪裏它也不知道哦。”

林雲笑着道:“姐姐,你把氣勢收了吧,就讓它們這些傢伙走吧。”

林彩蝶點了點頭,氣勢忽的一收,狼王對着丹兒輕輕叫了一聲就帶着狼羣躥如密林裏了。

林雲鬆了一口氣道:“這下有了這些獸類的幫助,我們的進度應該快上一些了。”

接下來的好幾天,林雲他們三個人再一次把周圍的地方搜尋了一次,可是依然沒有找到那兩隻火尾狐的蹤跡。

“丹兒,這裏差不多是最後一個地方了,你再去問一下附近的獸類吧。”林雲有些失望的看着周圍,這幾天無論是丹兒用精神力探測還是詢問附近的獸類,都說前幾天這兩隻被毀滅神力所感染的火尾狐就在附近,可是怎麼找也找不到。

丹兒去找了一隻猴子溝通後不久驚喜的道:“林雲,它說那兩隻火尾狐今天早上還在這附近的,它在前面遠遠的看到過它們。”

林雲和林彩蝶精神一振,齊聲問道:“它們在哪裏?”

丹兒搖着頭道:“它只是說在前方,具體在哪裏還不清楚,不過我可以讓它帶我們去那裏。”

林彩蝶激動的道:“丹兒,那你就快讓它帶我們去那裏。”

丹兒對猴子用精神力溝通了以後,那隻猴子對他們吱吱的叫了幾聲就爬上樹往前方跑去,林雲等人也緊跟而上。

猴子在樹上前進了兩柱香左右就停了下來,指着前方吱吱的叫個不停,林雲他們知道到地方了。丹兒對猴子說了幾句,猴子就立刻的逃得無影無蹤了,彷彿這裏有一個很可怕的東西。

林雲輕吐一口氣,對丹兒道:“丹兒,用精神力開始探測附近。”

丹兒乖巧的點點頭,閉上眼睛開始運起精神力開始探測附近的情形,過了片刻她就叫了起來,“林雲,姐姐,我看到了它們,就在前方一百丈左右!”

林雲和林彩蝶點了點,分別兩側往丹兒所說的地方摸去,剛走了二三十丈左右就可以嗅到微微的血腥味。林雲不由得更加的小心了,再往前行走了三四十丈,眼前的景色讓二人都不禁皺起了眉。

只見眼前二三十丈外的一個大樹下面,兩隻三尺長的狐狸正趴在一隻巨大的野豬上面瘋狂的吸血。這兩隻狐狸其他地方都和普通的狐狸差不多,只是尾巴的地方鮮紅如血,彷彿尾巴還在燃燒。讓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那隻野豬巨大的身體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着,實在讓人想不出來那麼多的鮮血是怎麼裝入這兩隻火尾狐的肚子裏的,看起來這兩隻火尾狐就是引起整個飛羽城的元兇了。

林彩蝶對林雲做了一個手勢,示意他配合她在外面堵住這兩隻火尾狐所有的逃離路線,林雲知道自己的實力還不足以完全堵住火尾狐,所以就在外圍堵住它們的去路就可以了。

林彩蝶深吸一口氣,左足狠狠一腳踏在地上,仿若一道清風般迅速的向兩隻火尾狐飛去,同時釋放出了武聖的氣息壓向它們。

兩隻火尾狐這時就算再遲鈍也知道,尖叫一聲就分別找了一個地方逃了出去,速度快得驚人,甚至比林彩蝶的速度還要快上一分。

林彩蝶吐氣開聲,嬌叱一聲:“孽畜休走!”說着對着其中一隻火尾狐拍出一掌,一道猛烈的掌風拍到它的身上,頓時血花四濺,那一隻火尾狐變成了肉醬。另一隻火尾狐驚惶的吱吱叫了幾聲,逃跑的速度更加的快了幾分,眼看就要脫離林彩蝶的追擊範圍了。

突然,火尾狐的前方十多把飛刀密集的往它的前方射來,火尾狐估計也是預料不到,來了一個急停。這時候林彩蝶也到了它的身後,伸手一捉,就把這隻火尾狐逮到了手裏。

“吱吱吱吱!”火尾狐在林彩蝶的手裏瘋狂的掙扎着,張開嘴就往她的手上咬去。

林雲驚叫道:“姐姐小心,不要讓這傢伙咬到了。”

林彩蝶自信的道:“這小傢伙還咬不到我。”說着火尾狐已經咬到了她的手上,可是無論它怎麼咬,在林彩蝶的手上彷彿戴着一層透明的手套都失蹤咬不透。

林雲這才鬆了一口氣,說道:“姐姐,我們回去找丹兒吧。”

林彩蝶在這隻火尾狐的背頸處輕敲一記,就讓它陷入了昏迷當中。她想了想,還是把那隻被拍成肉餅的火尾狐拿了出來,裝入她的儲物空間裏。

回到剛纔的地方,丹兒還在那裏靜靜的等待着,看到他們回來,林彩蝶手裏還提着這麼一隻小狐狸,她就知道了事情已經搞定,笑着說道:“姐姐,林雲,你們做好了?”

林彩蝶點點頭道:“嗯,好了,丹兒,你看看這隻火尾狐有什麼不同?”

丹兒接過暈迷的火尾狐,把精神力探如它的身體,過了片刻道:“這隻火尾狐的身體裏果然有那種讓人很不舒服的氣息,不過應該相當的淡薄。嗯,它的身體也已經被拿走氣息改造過了,使它可以吸收其他生命的鮮血來提高自己的實力,被吸收的鮮血實力越高,它獲得的實力也越高。”

林雲和林彩蝶對視一眼,果然是找對了正主,林彩蝶問道:“丹兒,你能知道這兩隻火尾狐到底是在哪裏被感染的嗎?”

丹兒想了想道:“應該不是附近被感染的,我們已經在附近都找了一個遍,如果有那種感染源的話我應該很早就探測到了。”

林雲鬆了一口氣道:“那就好,我們現在可以回飛羽城了,看伯父準備好了沒有。”

三人回到飛羽城後,只見這座城市到處都是一副雞飛狗跳的景象,很多身着狂龍傭兵團的武者在維持着秩序。來到狂龍傭兵團的駐地,百里博文得知後親自迎了出來,問道:“賢婿,事情如何了?”

林雲笑着道:“伯父你放心,飛羽城外吸人血的東西已經被我們逮着了,日後應該暫時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

百里博文鬆了一口氣,道:“這就好,我也放心多了。”

林雲問道:“伯父,你們傭兵團準備搬離這裏,進行得怎麼樣了?”

百里博文說道:“基本上已經全部就緒了,其實在我去晨海城的時候就吩咐下去開始暗中準備這些了,這次回來不過是把情況明朗化而已。”

林彩蝶突然說道:“那麼這些飛羽城的普通人該怎麼辦,沒有一個強力的勢力來接受這裏麼?”

百里博文輕嘆一聲道:“我已經通知了飛羽城的城主,他會處理的。就算我們走了他的手裏還有一部分的武者,足以維持飛羽城的秩序,只不過想要恢復到以爲的那種繁榮恐怕要很長的時間了。”

林雲輕輕點頭,這樣的辦法雖然無奈,可也是最好的舉措了。幸好那兩隻被感染的火尾狐已經被擊殺,否則狂龍傭兵團一離開這裏就會變成它們的獵食場,任其宰割。

“伯父,那麼你打算什麼時候上路?”林雲問道,如果可能的話還是一起走的好,比較他是自己女人百里慧的父親,安全還是最主要的。

百里博文微笑道:“雖然東西都準備好了,可是還有很多東西要和飛羽城的城主府交接,估計還得兩天。賢婿,我知道你事情忙,還有兩個多月就是你林家的開府儀式,你還是先回去吧。”

“可是……”林雲還在遲疑,最近的跡象表明已經有越來越大的人或者獸類被毀滅神力所感染,萬一百里博文有個好歹百里慧那還不傷心死啊。

“賢婿,你就放心的去吧,我狂龍傭兵團還是有一些高手的,想必自保應該不成問題,林家重建的事情還等着你回去主持大局呢。”百里博文的話讓林雲的心稍微放鬆了一點,說道:“那麼也好,明早我和姐姐還有丹兒就回去了,今晚還得勞煩伯父你給你們找幾間房子。”

百里博文捋了捋鬍鬚道:“這有什麼麻煩的,我馬上就給你們安排三間最好的客房。”

邊走邊聊的一行人已經來到了最裏面的一進院子,林雲突然想起教過自己符文的王傲雪來,問道:“伯父,小慧的師傅現在還在這裏麼?”

百里博文搖頭道:“自從上次小慧走了以後,她也就很快的離開了,說是要遊歷天下,增長見聞。”

林雲頗爲遺憾的道:“是這樣啊,伯父,如果你以後在看到她請她到藍星城一聚吧。”

當晚丹兒又偷偷摸進林雲的房裏,她似乎把這個當作你很大的樂趣。她一進來就鑽到被窩裏蹭啊蹭的,對林雲的定力和意志進行最殘酷的考驗,好幾次都差點忍不住想把這個小妖精給推倒了,可是始終下不了手哇! 回去的時候林雲等人就直接去的藍星城,在離開的時候雲瑤等人在第二次的拍賣會結束後也離開了晨海城到了藍星城,準備開始重建林家的工作。就算魚露他們離開了,不過晨海城依然有非常強大的武力,特別是拍賣場還有云府這兩個地方,丹兒刻下了好幾個威力巨大的符文陣勢,就算武聖來了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再加上有七門五族還有無極聖宗這些超級勢力鎮着,估計還沒有哪個人敢在晨海城撒野。

來到藍星城後林雲不禁吃了一驚,乖乖,這還叫藍星城麼?只見整個藍星城的城牆都已經被推倒了,而且城裏的絕大部分建築也被推倒了,彷彿幾個武聖在這裏大戰了一場。

藍星城這裏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工地,起碼有上萬人在藍星城這裏忙碌着,而且大多數都還是武者。雖然他們修爲比較弱,但架不住人多啊,林雲從晨海城離開纔不到一個月,雲瑤她們來到藍星城也充其量不到半個月,就這麼長的功夫藍星城徹底的變樣了。不得不說有錢能使鬼推磨,現在全大晉王朝的人都知道林家有錢,所以找一些低級武者來負責這裏的拆建工作根本就不是問題。

花清清眼尖,老遠就看到林雲等三人,笑着迎了過來道:“林雲,你們回來啦,飛羽城的事情怎麼樣了?”

林雲指着已經變成廢墟的藍星城道:“清清,你們在幹什麼啊,你們看看藍星城怎麼就變成這幅樣子了?”

花清清笑嘻嘻的道:“這可不是我的主意,而是魚露前輩的主意哦,她說這個藍星城比較老舊了,材料什麼的都不過關。所以纔要重建的嘛,而且原來的藍星城孫家的痕跡太重了,現在一下都沒有了,這個城市就徹徹底底的屬於我們啦?”

“大晉王朝能允許你們這麼幹?”好吧,既然是魚露的主要那麼也只有認了,他好奇的是大晉王朝怎麼會允許她們把藍星城推掉的?

花清清神祕的道:“很簡單的,我們找到了菱悅公主,用一顆天階的駐顏丹和一顆天元丹就讓他們答應了。而且這座城市已經就完全的屬於我們了,連稅收都可又不用上繳的,名字也可以換,我和瑤姐姐她們正在商量給這個城市換一個什麼名字好呢。”

林彩蝶看着前方緊張有序的施工現場笑着道:“我覺得這樣挺不錯的,錢什麼的倒是不要緊,重要的是要修得足夠的堅固,可以在十年後的那場浩劫中儘量的減少我們的損失。”

林彩蝶的話讓林雲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的確這些元晶只有用出去才能體現它的價值,不然放在倉庫裏發黴也沒有什麼用。而且十年後的毀滅之神的浩劫肯定很損失很慘重,城市修得越堅固日後就越安全,想到這裏他也就徹底的放下了心結。

花清清繼續說道:“現在我們已經設計了好幾個重建的方案,就等等丹兒回來定奪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