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一隻個頭稍大些的冰原雪蛛緩緩走到秦志新等人身旁,張開大口一吸,頓時便將那些蛛絲吸進了自己肚子里,秦志新等人立刻便恢復了自由。

「參見太子殿下!沐雲大人!」眾人齊齊單膝跪地,沖著兩人便叩拜起來。

「免禮!」雲辰逸雙手一抬,示意眾人起身,隨即有些慚愧地道:「兄弟們辛苦了,為救雲某,兄弟們不惜甘冒生命危險深入這大雪山,此恩此德,我雲辰逸沒齒難忘!」

「臣等萬死不辭!」眾人齊聲高呼。

「兄弟們快請起吧!」雲辰逸再次催促道。

「太子殿下,沐大人,」秦志新站起身後向兩人問道,「這些冰原雪蛛如何處理?」

「兄弟,你看。。。。。。」雲辰逸已經習慣了徵求沐雲的意見。

夜幕深沉,陣營里巡邏的衛兵照常警戒著這裡的一切,沒有雲辰逸、沐雲和秦志新坐鎮指揮,這裡的次序依舊井井有條。

偶有小波獸襲,也被這數萬勇士輕鬆打退,勇士們心中執念,一心要等著秦志新帶人救出太子殿下和沐雲,此時已經身心疲累,大家便陸續睡下了。

「嗷!」森林裡忽然傳來一陣魔獸的低吼聲,塔樓上站崗的衛兵打了個哈欠,罵道:「半夜三更還要折騰,這些該死的魔獸,還讓不讓人睡了。」

「轟隆隆!」一陣低沉的腳步聲由森林裡傳來,衛兵們心中煩悶,不禁睜開惺忪睡眼,沖著北方大罵起來:「再吵老子把你們全都宰了!」

「轟隆隆!轟隆隆!」腳步聲越來越密集,聲音也越來越清晰,塔樓上的幾個衛兵心中同時一振,渾身打了個冷顫,這才清醒過來,「戒備!戒備!魔獸突襲!」其中一個衛兵開始大聲喊起來。

「嗷嗷!」魔獸群見蹤跡被人發現,乾脆明目張胆地發動了攻擊,帳內休息的衛兵還未來及整裝集合,樹林里便一下湧出了上萬頭高等魔獸來,它們來勢洶洶,放聲怒吼,不停地打出各種魔法攻向了陣營的大門。

「大家快列陣!」軍銜最高的指揮官忽然高聲大喊起來,「穩住陣腳,不要慌亂!」

「咻咻咻!」魔獸發出的火球、風刃、冰刀、土錐鋪天蓋地地狂涌而來,「轟!」一聲爆響,只一下便將陣營的大門擊成粉碎,數不清的魔獸沖入陣營,開始與勇士們捉對廝殺起來。

更有十數頭體型巨大的魔獸,直接向著軍帳踩踏過去,轉瞬之間便踩塌了百多個軍帳,若非之前早有警訊,這一次帳內的人定然會死傷慘重。

召喚師們來不及召喚出召喚獸,只得用精神攻擊和手中武器對抗強大的魔獸,如此一來,戰鬥力便不能全部發揮,加上魔獸們一入陣營便橫衝直撞,他們很難組成陣形對抗。

「咚!咚!咚!」幾下沉重的腳步聲響起,大地都被震得發顫,眾人抬目望去,只見森林裡忽然走出十多個體型十分龐大的魔獸,這些魔獸有大地之熊,有食肉暴龍,有冰雪巨猿,也有狂戰犀牛,個個身上散發著刺目的紅芒,紅色元力在紅芒中緩緩流淌,正是獸中王者的身份象徵。

「是天域聖獸!」一個眼尖的衛兵忽然指著那些魔獸高呼起來,「大家小心啊!快放出召喚獸!」

陣營之中一片狼藉,混亂非常,有捉對廝殺的,有聯手力敵的,還有組成小型方陣對抗實力強大的魔獸的,開始勇士們還能稍佔上風,但這些天域聖獸一出現,局面立馬反轉過來。

大地之熊揮舞著兩隻巨大的熊掌,沖著地面上渺小的人類勇士左右開弓,一巴掌就扇飛十多個人,只兩下三下便將一個個小型方陣打得散亂不堪,冰雪巨猿更是威武,兩個碩大拳頭先是在自己身上狂拍幾下,口中發出陣陣嘶吼,隨後對準天空中飛行的召喚獸一拳一個將它們打落。

暴龍們噴洒著熊熊火焰,在營地之中四處縱火,狂戰犀牛橫衝直撞,只一會工夫便將整個陣營沖成了一片廢墟。

「嗷嗷!!」魔獸們發出陣陣勝利的嘶吼,天域聖獸雖然強大,但這數萬勇士卻無一人退縮,他們奮起抵抗,極力想聚在一起組成六芒星陣,但無奈實力相差太大,根本不給他們機會聯手,一面倒的局勢已定,人類落敗的結局不會再有任何懸念。

「唧!!」就在千鈞一髮之時,北方森林裡忽然傳來一聲尖嘯,隨後便見夜空之中灑下數百道粗大的白色蛛絲,蛛絲在半空中凝成十多張巨,向著那些天域聖獸便撒了下去,不偏不倚正好將那十多個天域聖獸全部罩住,這些強大魔獸不甘被糾纏,極力掙扎著龐大身軀想要掙脫,但事與願違,終究被蛛纏了個結結實實。

「蛛準備!」沐雲的聲音由森林傳出,「再次攻擊天域聖獸!」她怕這些冰原雪蛛的不夠結實,於是又下令在聖獸身上補上一層。

「是沐雲大人!」陣營中的一個勇士忽然聽出了沐雲的聲音,「是沐雲大人來救我們了!」

「好!」數萬勇士同時歡呼起來,「兄弟們,集結陣形!」指揮官高聲下令道。

少了天域聖獸的幫忙,勇士們的戰力立刻飆升起來,很快便將陣形組合成功,一個碩大的六芒星陣圖忽然出現在六個方陣上空,「嗚!」帶著一聲呼嘯,六芒星飛向萬千魔獸,在半空中迅速形成一個旋風,將所有魔獸都吸入了旋風之中。

「這一仗真夠慘烈的啊!」沐雲坐在蛛王背上,對雲辰逸道,「幸虧我們趕來的及時,不然兄弟們就要遭殃了。」蛛王身後,跟著浩浩蕩蕩的冰原雪蛛大軍,秦志新帶領的百人小隊,也都各自騎在一隻蜘蛛的背上,陣營前白花花的一片,氣勢顯得十分雄壯。 「還是兄弟你想得周全,」雲辰逸對沐雲贊道,「不然,就算我們趕回來,沒有這些冰原雪蛛幫忙的話,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控制了局面,這些蜘蛛還真派上了大用場。」

「它們實力等級雖然不高,但這蛛絲可是非常厲害的武器,」沐雲點頭道,「居然連那些天域聖獸都能困住,簡直不可思議!」

「嗷嗷!」十幾頭被困的天域聖獸發出一陣陣不甘的吼叫聲,沐雲看了一眼旋風之中的那些魔獸,隨即勇士們道:「把它們卷到別的地方就好,不要傷了它們的性命。」

「是!」數萬勇士響亮地回應著,隨後便見他們齊齊一揮手,將巨大的六芒星旋風祭向了北方,一陣風聲呼嘯過後,旋風帶著成千上萬的魔獸們消失在夜色之中。

「兄弟,那這些個大傢伙呢?」雲辰逸指著那些天域聖獸問道,「要不要把它們也都收了?」

「把他們都拉到一起,我有話跟他們說。」沐雲沖著身後的蛛王命令道,蛛王一聲低鳴,便命所有冰原雪蛛再次噴出蛛絲,將這些聖獸都拽到了一起。

沐雲縱身一躍來到了那些天域聖獸中間,昂起小臉掃視著眼前的十多個大肉粽子,見它們面上都帶著狠厲的神色,便開口道:「你們都是這奇幻森林的獸中王者,我想這樣被綁著一定不好受吧?」說完,她揮手打出一道白光,白光瞬間便將所有聖獸身上的蛛絲切斷,聖獸們立刻便恢復了自由,站了起來。

「大人!」所有勇士都驚悚地看著沐雲,不敢相信她就這麼輕易地將它們放了,此時這些聖獸若是群起而攻之,那麼沐雲的處境可是極其危險的。

「大人,危險!」不少勇士想要衝上前去為沐雲護駕,卻被雲辰逸一伸手給攔了下來,雲辰逸道:「你們不用擔心,我相信他這麼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沐雲面色從容淡定,雙手負於身後緩緩走過每一個天域聖獸的腳旁,在這些大傢伙面前,她的身影是如此的渺小,這些聖獸的面上都帶著鄙夷的目光俯視著沐雲,冰雪巨猿見她走過自己身旁,悄悄地抬起了巨大的腳掌,打算一腳把沐雲踩扁。

「我要是你,就不會這麼干。」沐雲沒有回頭,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這麼一句,冰雪巨猿彷彿對她有些忌憚,又將抬起的右腳緩緩地放了下去,但它身旁的食肉暴龍卻耐不住性子,一腳便踏向了沐雲的頭頂。

「轟!」一聲巨響,暴龍的巨腳將沐雲所在的地面踏出了一個深及兩米的大坑,「大人!兄弟!」所有勇士包括雲辰逸都擔心地狂吼起來,他們剛想上前宰了暴龍替沐雲報仇,卻聽見暴龍的下巴上響起了一聲巨大的悶響。

「嘭!」暴龍的腦袋彷彿被人從下巴處狠狠地重擊了一下,頓時便仰面摔倒在地,眾人循聲望去,只見沐雲的身形正倒著漂浮在半空中,她的腳尖伸得筆直,想來是她剛剛給了暴龍狠狠的一腳。

暴龍甩了甩暈眩的腦袋,剛想站起身來,卻忽然覺得眼前一黑,「噗通!」一聲又摔趴了下去,掙扎幾下之後,仍舊沒能站起身來,「怎麼樣,大傢伙,」沐雲落到暴龍的腦袋旁邊笑道,「我這一腳不比你的差哪去吧?」

暴龍眨巴眨巴眼睛,有些恐懼地看著眼前這個小人,口中哼哼了半天,也沒有個動靜,「喂喂,開口說話,服不服?」沐雲催促道,「你們一個個都是天域聖獸,不是都會說話的嘛,來來,說說你們的想法。」

十幾頭天域聖獸圍成一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相互對視了一眼后,由大地之熊吞吞吐吐地道:「人類,你,很強,我們,服你。」

「也!」數萬勇士瞬間狂呼,他們對沐雲的膽識和氣度已是無比的崇拜,「沐雲威武!沐雲威武!」

沐雲伸出雙臂,示意眾人安靜,數萬勇士頓時便停止了吶喊,隨後她又沖眼前的十幾個大傢伙道:「我叫沐雲,這次我們是不打不相識,我想和諸位交個朋友可以嗎?」

「朋友?」大地之熊念了出來,隨即又轉頭望向其他同伴,其他同伴都樂呵呵地點了點頭,大地之熊也做出一副極其可愛的笑臉,用巨大熊掌指了指沐雲道:「沐雲,朋友,」隨後又指了指自己,憨憨地道:「大熊,朋友,我們,都是朋友!好!」說著,十幾個大傢伙一同在原地歡跳起來。

「既然我們是朋友了,以後見面就不要再打了,」沐雲笑道,「朋友之間,要互相幫助才是。」

「互相幫助,嗯嗯!」大地之熊重重地點了點大腦袋,隨即又沖沐雲道:「沐雲,朋友,你能幫我們一個忙嗎?」

「大熊,你說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沐雲也不問是什麼事情,毫不猶豫地便答應了。

幾個聖獸忽然聚首商議了起來,不一會兒,大地之熊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朋友,我們想請你幫我們把腦袋中的暗黑印記給抹去,不知道,你答不答應?」

「暗黑印記?」沐雲疑惑地看著大地之熊,「那是什麼個玩意?」

「這個暗黑印記,在我們腦子裡存在了上千年,」大熊回道,「每次發作,我們都會頭痛難忍,只有不停地殺戮,才能減緩這種痛苦,希望你能幫我們解除這個痛苦。」

「你們怎麼知道我能解除這東西?」沐雲有些驚訝,「我可是連它是什麼都不知道啊!」

「我們感覺到你體內有暗黑和光明兩種能量存在,」大熊憨厚的聲音忽然出現在沐雲的腦海里,「無論其中哪種,都可以替我們解除這個印記的。」

「說吧,我該怎麼做?」對於沐雲來說,這種精神傳音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所以她並未覺得驚奇。

大地之熊忽然低下身子沖沐雲耳語了一陣,沐雲點頭笑了笑,隨後雙臂微微上揚,漸漸布滿了聖潔的光明之力,她口中清喝一聲,將所有光明之力分成十數份打入了這些大傢伙的腦袋之中,這些聖獸忽然覺得腦袋一陣眩暈,片刻后又恢復了清醒。

「謝謝朋友!」十多個聖獸一同沖著沐雲躬身一禮,直看得數萬勇士心中嘆服不已。 秋季狩獵大會已經結束,皇城內張燈結綵,鑼鼓喧天,為歡迎太子云辰逸帶隊歸來,百姓們紛紛手捧鮮花夾道歡迎。

十萬勇士各自騎著自己的召喚獸,排著整齊的隊列浩浩蕩蕩地從城外走來,雲辰逸騎著自己的飛虎,大模大樣地走在隊伍的最前面,沐雲騎著血狼緊跟其後,百姓們的歡呼聲、口哨聲、將整個都城都變得沸沸揚揚,勇士們邊走邊不停地向著人群自豪地揮舞著手臂,內心中不由地升起一股榮耀感。

「太子殿下好帥啊!他騎的那頭飛虎好威武啊!」

「太子殿下後邊那個少年也非常英俊,我好喜歡!」

「聽說那人是太子殿下的同學,他倆的關係可非比尋常啊!」

「喂喂,怎麼個不尋常法,說來聽聽!」

「聽說太子與那少年的關係很曖昧,太子殿下還為了他多次得罪陸元帥呢。」

「天啊,千萬可別是真的,不然這兩個帥哥,也太可惜了吧!」人群中的一些少女們春心蕩漾,不停地議論著兩個焦點人物。

從城門口到皇城廣場,足有十里遠,表彰大會就在廣場舉行,應沐雲要求,將此次狩獵大會的所有功勞,都按在雲辰逸的頭上,一來可以讓太子大漲威望,二來也可以隱藏沐雲的實力。

此次表彰大會,陸家無顏參加,這還是近十年來陸家最丟人的一次狩獵,陸正豪早就氣得七竅生煙,將陸天琪兄妹二人好一頓臭罵。

即將到達廣場之時,雲辰逸右臂忽然高舉,身後十萬勇士自動向都城內的軍營散去,只留下了上百個精英代表依然跟在他的身後,沐雲抬目向廣場看去,只見碩大的廣場之上早已站滿了人,維持秩序的是沒有參加狩獵的龍騎兵團,和皇家獅鷲御林軍,這些人清一色的穿著綉有星月圖案的白色制服,整齊地分佈在廣場周邊,顯得格外帥氣。

人們的歡呼聲一直沒有停歇,雲辰逸等人一直走到廣場上,才漸漸消停,城內的百姓紛紛爬到高點的建築上,想繼續欣賞英雄們的風采,皇帝在眾人的簇擁下緩緩步入了高台,沐雲感覺彷彿又回到了在天龍國時的情景,她總覺得這裡的氣氛有些怪怪的,但又發現不了哪裡不對。

「雲兄,你有沒有覺得今天的氣氛與平常有些不同?」沐雲加快兩步,走到雲辰逸身邊,面上升起一絲不安。

「兄弟,是不是本國的百姓太熱情了,你不適應啊?」雲辰逸調侃道,「今天是我們星月國每年一度的凱旋慶典,肯定不同往日了。」

「我不是說這個,」沐雲搖搖頭道,「我總覺得少了些什麼,而且你看你父皇的臉色,好像也是在強顏歡笑一般,還有他身邊的那些大臣,好像也不太對勁。」她用手指了指高台上的皇帝。

雲辰逸抬目望去,仔細地看了看自己的父親和那些大臣,隨後又用精神力探測過去,片刻后他笑著道:「兄弟,沒什麼異常啊,我剛用精神力也查探過了,父皇的神色,並非是裝出來的。」見沐雲一臉的擔心,他便又勸慰道:「放心吧,不會有什麼事的,我們這麼多人都在城裡,即便出什麼事也能控制住。」

「嗯,最好還是小心為上。」沐雲叮囑道。

「志新,你過來,」雲辰逸回頭沖秦志新道,「通知下去,所有人保持警戒,另外再派一個人通知下剛回軍營的兄弟們,讓他們原地警戒。」

「是!」秦志新匆匆退後,對手下人吩咐起來。

「這下你放心了吧?」雲辰逸沖沐雲笑道,沐雲緩緩點了點頭,隨即暗中運起體內靈力,將自己人的身上都罩上了一層淡淡的土黃色光暈。

「噠嘟嘟!」清脆的軍號聲響起,雲辰逸帶著勇士們走到了六角形廣場的正中央,沐雲掃視了一眼整個廣場,發現六個角落上都畫著奇怪的符文,而且每個符文都用一些不太明顯的白線相互連接,彷彿是一種有特別意義的圖案,「雲兄,」沐雲依然不太放心,跟到雲辰逸身邊提醒道,「這個廣場的六個角落原來就畫有那種符文么?」

「符文?」雲辰逸聞言,隨意地掃視了一眼整個場地,發現角落裡的確多出了一些符文,便搖搖頭道:「十年前沒有,不知道是不是這幾年加上的,」說著,他又轉頭把秦志新叫了過來,「志新,這廣場六個拐角處是何時畫上的符文?」

秦志新看了一眼拐角,隨後搖頭道:「不知道,反正前段時間還沒有,殿下,有什麼不對嗎?」雲辰逸擺了擺手,示意他退下,隨後又對沐雲正色道:「兄弟,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沐雲面上漸漸浮起一抹寒意,口中冷冷地道:「我敢斷定,高台上的皇帝是有人假冒的,而且皓軒說不定也出事了。」

雲辰逸聞言心中猛然一震,隨即小聲道:「兄弟何出此言?」

「此時,我們已經深陷敵人的魔法大陣之中了,」沐雲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這種上古魔法陣,我好像在哪本書里見過,一旦被觸發,陣中之人立刻便會受到強大的攻擊,只是我不明白,他們為何到現在還沒開啟大陣?」沐雲將體內靈力戰氣提至巔峰,隨即又道:「他們應該還少一個引子,至於這個引子是什麼,我就無從得知了。」

「唧!」正在這時,天空中忽然傳來一聲清嘯,眾人抬首望去,只見一頭獅鷲正從高空中閃電般地俯衝而下,它伸出尖利的雙爪,狠狠地抓向了其中一人,還好那個勇士反應快,身子向後一仰,險險地躲過了這迎頭一擊,獅鷲一擊未成,急忙振翅飛起,隨後快速掉頭,再次俯衝,又攻向另一個勇士,這次勇士們有了防備,同時抽出手中長劍,狠狠地刺向了飛撲而來的獅鷲。

「不要殺它!」沐雲恍然大悟,急忙開口阻止眾人,但還是慢了一步,「噗!」一聲悶響,數把長劍同時刺入獅鷲的身體,鮮血從獅鷲身上泉涌般的流出,「啪啪啪!」幾點鮮血落地,發出一陣陣清脆的聲音,隨後便見廣場上那些隱隱的白線,忽然亮起了刺目的白芒,而六個角落裡的那些符文,也漸漸變成了血紅色。

「嗷!」一聲驚天獅吼響起,廣場中立刻便出現了十數頭白色雄獅,雄獅的體型十分龐大,足有七八米高,它們渾身散發著刺目白芒,雙目之中帶著無限的殺伐之氣,四腳一蹬地面,沖著雲辰逸等人便飛撲過去。 雲辰逸抬手便打出十多個臉盆大的火球攻向飛撲來的白獅,「咻咻咻!」火球擊到白獅身上,彷彿打到空氣上一樣,一下便從它們身上穿了過去。

「它們是魔法大陣召喚出來的魔獸,沒有實體形態,但發出的攻擊卻是與真的魔獸一樣,」沐雲高聲喊道,「大家保存實力,不要輕易進攻!」

這上百個精英非常熟練地組成了六個小方陣,隨後快速涌到雲辰逸與沐雲身旁,將他二人圍在中間,沐雲口中發出一聲清嘯,渾身靈力瞬間狂涌而出,頓時便在眾人上空形成一個土黃色的光罩,正是小型的土之源魔法結界。

「嘭嘭嘭!」十多頭白獅撞到忽然出現的魔法結界上,發出一片悶響,碩大身軀頓時便被彈出了數丈。

「大膽逆賊,竟敢串通太子盜取國家重臣的家傳之寶!」高台上的皇帝忽然開口沖沐雲大喊道,「來人啊,加強魔法大陣的威力,將他們拿下!」

「雲兄,」沐雲低聲道,「這個是光明系的屠魔大陣,只有施展暗黑系的禁咒才可以破除,但我需要時間。」

雲辰逸點點頭,隨即高呼道:「父皇!」他面上神色顯得極其駭然,「難道你連兒臣也要對付嗎?」

「雲兄,他不是你父皇!」沐雲再次出言提醒。

雲辰逸沖著沐雲別有深意地眨了眨眼道:「兄弟,你抓緊時間!」沐雲聞言,這才心中瞭然,口中開始默念起咒語來。

「怎麼了?皇上怎麼要對付太子了?」

「虎毒還不食子呢,皇上應該不會吧?」圍觀的百姓們忽然被眼前發生的事情搞懵了,開始議論起來。

「逆子!」皇上忽然大怒道,「你處心積慮勾結秦家,又打壓陸家,是不是想逼宮啊?朕還沒死呢,你就這麼著急當皇帝了嗎?」

「父皇,你如此著急想致兒臣於死地,難道你中了歹人的邪嗎?」雲辰逸將嗓音提得非常高,意在讓所有百姓都聽得見,「如果不是,那為何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兒臣?」

此時,天空中忽然出現了二十多個天域的光明法聖,他們人人手中都捧著一個直徑一尺的白色光團,正待翻手將白色光團打下之時,卻見皇帝一抬手道:「你們先等等,我就給這個逆子一個解釋的機會,也好讓他死心!」那些光明法聖緩緩停手,將光團又捧在了掌中。

「父皇!」雲辰逸開始拖延時間,「陸家的土之源兒臣從未覬覦過,與秦家兄弟聯手,也是因陸家精英撤退在先,我們實力不足對抗魔獸侵襲才出此下策的,又怎麼會是勾結呢?難不成,父皇想讓兒臣葬身魔獸腹中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