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方他們也是一臉驚訝狀的看著石炎,看著玄武神獸異相,這樣的一幕,確實是太驚人了,

看到這樣的效果,石炎心中也是有了幾分喜色,他剛才還有些擔心,現在看來玄武不滅神通還是給了他幾分意外的驚喜的,看來,自己是賭對了,玄武不滅神通,的確有它可怕之處,真正的修練,石炎也才感受到了玄武不滅神通,有多麼的強大, 玄武不滅神通在迅速的提升,石炎也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它的變化,越來越強大的感覺,對自己的加持力量也是越來越強大,讓陣法越來越穩定,

而且,也可以看的到,玄武神獸異相就像是一個調皮的小孩子,很享受於這些火之精元帶給它的洗禮,玄武神獸的樣子,也是在慢慢的發生著變化,好像,,是在長大一般,

「好奇怪的神通異相,就跟一個活物一般,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看起來像龜,感覺又不是龜,」

畢方他們幾人,也都是盯著玄武神獸異相看,都是很驚訝很疑惑,

也不知過了多久,石炎眼眸一亮,臉上湧出了幾分狂喜之色:「玄武不滅神通,竟然這麼快就要突破到第二層了,哈哈沒想到,這些火焰巨獸,卻是給我送了一份大禮,本來,我還不知道要怎麼開始修練玄武不滅神通,沒想到,人生還真是處處充滿著驚喜,在這樣的絕境之中,都能讓人變成一番機緣,不得不說,人生,就是這麼的事事無常,」

不僅是玄武不滅神通的巨大收穫,有了突破的徵兆,而且石炎也感覺自己也是要突破了,有剛才那麼多的火之精元的吸收,雖然說大部分都是被玄武神獸異相吸過去了,可畢竟這異相是石炎施展出來的,所以石炎也是跟著得到了不少的好處,有著這些火之精元的注入吸收,自然是讓石炎的身體修練水漲船高,此時也是有要突破到神通六重境中期的感覺了,

這種感覺來的很快,也很准,很快石炎的身體就是率先的踏去了這一步,突破到了神通六重境中期,

這麼快就有了境界上的突破,這樣的收穫,還真是夠讓石炎驚喜的,

馬上,玄武不滅神通也是迎來了突破,踏入了第二層,一完成突破,一股美妙絕倫的感覺也就湧上了石炎的心頭,石炎也是明顯的感覺到,玄武不滅神通強上了不少,這玄武神獸異相之威,也是比之前強上了許多,

甚至來說,石炎現在有種極為強烈的自信,如果現在再讓他戰鐵木的話,他就有將對方斬而殺之的雄心了,而不是像剛才那樣,奈何不了對方,只能是作罷收手,

但是現在,石炎的信心十足,

「這一次突破,收穫巨大,境界上來說,完全的消化掉了這些火之精元,我在神通六重境中期上,也是比較圓滿了,很快就又可以衝擊突破,玄武不滅,也是突破到了第二層,我現在的實力,完全是踏入了封君的層次,不過,這些還不夠,遠遠不夠啊,」

「先不說我要去救我父親,替我母親報仇,我的分家是天外樓,就是當前的形勢,也逼得我要快點的提升實力,曲減一族的大陰謀馬上要全面的爆發,大的災難要降臨我玄靈大陸,我如果沒有實力,別說保護我想保護的人,就是我自己也保護不了,這點實力,還不夠,還不夠,」

「既然玄武不滅神通能夠吞噬這些火焰巨獸的火之精元來修練,那我就去多找些火焰巨獸來,這次是個大好機會,一定不能夠錯過,」

石炎心中,也是暗暗的思忖,馬上就有了一些決定,機會難得,碰到了,就不能錯過,不管有多艱難,石炎也是義無反顧,不會有半點的猶豫,

收回了心緒,石炎的目光也是掃向了那些火焰巨獸,被吸幹了火之精元,這些火焰巨獸也是變得黯然無色,身上也已經沒有了火焰,而且也都還是趴在地上,要死一般,

「大家快點,趁這個機會,將這些火焰巨獸全部的斬殺了,」石炎喝了一聲,大家也這才都回過了神來,一個個向那些火焰巨獸衝殺了過去,

石炎也是收起了玄武不滅神通,直接的殺了過去,強勢出手,一劍下去,就能輕鬆的收割一頭火焰巨獸的性命,這些火焰巨獸,都已經沒有了什麼反抗之力,完全可以輕鬆的屠殺,

青劍神通催動之下,石炎斬殺這些火焰巨獸的速度最快了,當石炎斬殺完二十頭火焰巨獸之時,大家也才將所有的火焰巨獸都斬殺了,而讓石炎又有些欣喜的是,青劍神通竟然又有了突破,達到了六品小成之境,

當然了,這個突破其實也是在情理之中,因為剛才在跟鐵嘯鐵木一戰的時候,石炎就有了諸多的觸動,那個時候就隱隱有突破的感覺,現在一舉突破,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因為在劍道意境上的諸多感悟,所以讓石炎在青劍神通上的修練,還真是水到渠成一般,非常的容易,自然突破起來,也就非常的輕鬆了,

蕭宇他們知道石炎需要獸核,所以收集上來的也全部都交給了石炎,畢方雖然不太了解大家為什麼都將獸核交給石炎,不過他看到石炎收了,自然也猜的到石炎需要這些獸核,所以也是交了出來,石炎倒也是不跟大家客氣,將所有的獸核都收了起來,然後直接的丟進了空間戒指之中,讓小雪吃個夠,

「呼,終於安全了,活著的感覺,真是好啊,這一天來,還真是有夠驚心動魄的,完全就是要考驗我的心裡承受能力啊,呼,一下子死了這麼多火焰巨獸,現在應該不會再來了吧,就算再來,也不怕了,跟石炎在一起的感覺,就是好,就是安全,以後,我都不想離開石炎了,」綠塗長吁了口氣,定了定神道,

這最後一句話,也是讓石炎某處一涼,剜了綠塗一眼,

「此地不宜友留,我們快點離去,離開這中心之地,越快越好,畢方,你知道怎麼離開吧,」石炎道,

畢方點了點頭道:「知道,只有不沿這個方向就行,沿這個方向出去,是最近的,根據我的估計,我們距離外面,恐怕最少有三千里以上的距離,這樣的距離,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但是在這籬火境中,卻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了,」

「好,那就沿這個方向走,先不管那麼多,以最快的速度離開就是,碰到火焰巨獸,那我來解決,只有沒有其他的危險,再多的火焰巨獸,也擋不住我們的步伐,」石炎道,

有石炎這句放原保證,大家也都是放心了許多,也都相信石炎有這樣妖孽的能力了,沒有火焰巨獸的威脅,說起來那籬火境也沒有那般的可怕了,

當然了,除非運氣『好』到爆的碰到了火焰風瀑,那就是非常可怕的事情了,

轟隆,,

忽然,一陣石破天驚,地動山搖的動靜傳了過來,就像是爆發了一場十二級的地震一般,感覺整個大地都在劇烈的搖動,彷彿要翻轉過來一般,那驚天的聲音,也是縈繞在耳邊,天地色變,

「怎麼回事,」

「快看,那邊,」

石炎他們也是一個個驚的不小,一個個的目光向最中心的方位看了過去,只見幾千裡外,一道粗壯無比的火柱衝天而起,形成了一片壯觀無比的景緻,就像是,一座大火山在噴爆一般,這火柱衝天而起,直入雲霄,不知道有幾萬丈之高,粗壯無比,過多遠的看過去,就你是看到了一根天柱,

「那裡,,發生了什麼事情,」石炎他們也是非常的驚訝,非常的好奇,可是也不敢輕易的向那邊而去,那裡,可是籬火境真正的最中心,那裡的可怕,誰都不知道,

但也能夠感覺的到,那裡應該是有什麼大事情發生了,

「我們還是走吧,我感覺那邊太可怕太危險了,這份好奇,還是收起來的好,」綠塗道,

畢方也是贊同的點頭:「我也覺得要快點離去,恐怕真的有大事情發生了,再不走的話,恐怕我們就走不掉了,」

芊流惠倒是一臉的好奇,女人的好奇心天生就比男人要強大,這樣的情況,讓她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好奇,

石炎看著那邊,心中不知道為何,卻有種很奇特很強烈的感覺,就是要去那邊,一定要去那邊,雖然石炎也知道,那邊非常非常的危險,但就是有那種很強烈的感覺,好像,那邊有什麼大機緣在等著自己一般,如果自己不去的話,就一定會後悔的,

「玄武不滅神通能夠吸收火之精元迅速的提升,那邊爆發出來了那麼大的動靜,那邊的火之精元一定是非常的非厚,如果我去那裡收集火之精元來修練玄武不滅神通的話,那應該是可以得到快速的提升,這對我來說,絕對是一個千載難蓬的機緣,而且來說,我現在也已經沒有什麼時間了,現在的情況,克不容緩,我不快點提升實力,那就沒有保命的能力,」

「曲減一族的陰謀,也已經開始了,接下來整個玄靈大陸,恐怕就要陷入混亂的戰火之中,現在,是時間不等人,」

心中有了這樣的念頭,也更讓石炎想要去那邊一看究竟,看看能不能獲得一番機緣,

「咳,石炎你不會是,想過去吧,」綠塗拉了下石炎,驚愕的問道,

石炎點了點頭:「對,我有種很強烈的預感,我想去那裡看看,你們這一次不用跟著我,那邊我感覺很危險,你們跟著我,我不一定能保護的了你們,要不這樣,你們先離開籬火境,我去看看能不能有些機緣,如果有危險的話,我會想辦法逃的,我一個人逃的話,也還算是有幾分把握,可你們如果跟著我的話,那就比較麻煩,」

綠塗道:「你明知道有大危險,你還要去啊,好吧好吧,知道你的性格,可是,,這裡還是中心之地啊,我們想出去,也沒有那麼容易,這裡距離外面,那可是有過百萬里的路程呢,這麼長的路程,我感覺我們還沒有出去,就已經死在了這裡面了,不行不行,離開你,那太危險了,我們,可沒有你那樣的實力,」

「就算是碰到一頭歷害的火焰巨獸,估計就得要了我們的命了,要走,就一起走,」 大家說的這個問題,石炎也是有所考慮,也確實是如此,這個時候如果要讓畢方他們離去的話,那必定也是危險重重,再碰上幾頭火焰巨獸的話,那就是有大麻煩了,

但是那中心之地,石炎又不能不去,他心中的感覺更加的強烈了,中心之地,再是危險,他也一定要過去看看,瞧瞧究竟,

「那要不就這樣,我身上有一件空間寶物,我將你們收進空間寶物之中,不過,我也不知道這一次有多危險,如果我有什麼危險的話,那麼你們也要跟著我了,要不然的話,就你們留在這裡等我,那中心之地有異樣,估計這裡暫時來說應該還是比較安靜太平的,」石炎想了想道,

綠塗搖頭道:「這裡也肯定不安全,留在這裡肯定危險,不能幹這事,」

芊流惠也是道:「我們跟著你好了,就把我們收進空間寶物中吧,」

大家也都紛紛表態,都表示要跟著石炎,這裡石炎實力最強,手段最多,跟著石炎的確是最安全的路子,石炎也是點了點頭,既然大家都願意,那就尊重大家的意思,石炎一揮手也是將大家都收進了空間戒指之中,石炎身上有三枚空間戒指,還有兩枚是沒用過的,所以石炎啟用了一柄空間戒指,將畢方他們七人收了進去,

將七人收進了空間戒指之後,石炎的目光也是看向了那邊,衝天的火焰形成了一座巨大的火山,紅光,照亮了天地,炙熱的氣浪,也是要將這片天地給燒烤掉,縱然是隔了幾千里,石炎都能夠感覺到那邊的可怕,但再是可怕,石炎也是義無反顧,依然是堅定的向那邊掠了過去,

好在這一路,倒是沒有再碰到火焰巨獸了,不過,越靠近那火山那邊,溫度就越高,地面上的火焰也是越洶湧濃郁,這火焰也是能夠威脅的到石炎,所以也是逼得石炎不得不施展出了玄武不滅神通,以神通之威來阻擋這火焰的熱度,同時,也是直接的修練起來,

石炎也是發現,這火焰之中,也是蘊含著大量的火之精元,而火之精元可是玄武不滅神通修練所需要的源料,有火之精元輔助修練,可以讓玄武不滅神通的修練變得非常快,

強烈的光芒,刺的石炎的眼睛都難睜的開來,炙熱的氣浪,饒是有玄武不滅神通之威的抵擋,也依然是讓石炎覺得非常的可怕,

「靠近到了百里之內,以這裡火焰的熱度,竟然完全可以將一名神通七重境的強者化為灰燼,真是可怕,太可怕了,這裡,難不成說是這籬火境最核心之地,籬火境的火源,都是以這裡為源的嗎,一切源頭的核心,火之精元的源脈所在,若真是這樣的話,那今天就是拚死,我也要在這裡修練,玄武不滅神通完全可以利用這裡的火之精元,迅速的提升,」

石炎心中也是打定了注意,繼續的靠近那火山,如果沒有玄武不滅神通的話,那石炎根本就靠近不了這裡,早就要被燒成灰燼了,不過,有玄武不滅神通,天生就剋制著火,所以也是讓石炎雖然艱難,但也是能夠慢是的靠近,

才不過區區數十里的路程,石炎一邊修練一邊前進,竟然足足的用了三天的時間,終於,石炎來到了火山之前,眼前便是完全由火焰組成的大山,熊熊的烈火,光是看就是一種巨大的震撼了,

站在這火焰大山面前,石炎都是有種面對了死神的感覺,從這火焰大山中散發出來的威脅感覺,太強烈了,讓石炎非常的難受,

這種感覺,就有點像是螞蟻面對了巨龍的感覺,隨時都有種要被吞噬掉的感覺,

「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要闖,」石炎只是微微的頓了頓,但卻也沒有半點的退縮,毅然的踏出了一步,直接的進入了火海之中,一進入火海之中,石炎有種被濃烈有岩漿包裹住的感覺,可怕的火焰,也是湧進了裡面,讓石炎嗅到了危險,此時也是全力的施展著玄武不滅神通,來抵擋這火焰的可怕熱量,稍有不慎的話,那都有可能馬上要被燒成灰燼,

石炎現在也真的是明白,為什麼封王的存在都不敢輕易的進入中心之地了,這火海的可怕程度,完全是可以威脅的到封王存在的,

如果是他人,進入這裡面,那簡直就是找死的行為,不過石炎卻是不懼,他正是要利用這火之精元來修練玄武不滅神通,

石炎也是直接的進入了修練之中,

戰場那邊,戰鬥也是只持續了三天時間,便是完全的結束了,除了投降臣服之人,其他的全部被斬殺當場,慘死的強者超過了八百之數,所有臣服之人,也是被黑衣人帶走了,

整個混域之地,也是一片嘩然,爆亂,由天外樓起頭,帶領著幾個勢力,直接爆發了大戰,加上又有暗中的勢力在暗中風起雲湧,在短時間之內,也是讓整個混域之地淪為了戰場,戰鬥四處打響,混域之地所有能擺的上點檯面的勢力,也是無一倖免,全部的加入了戰鬥之中,

這一次的戰鬥,來的實在是太快太快了,各大勢力都是迅速的招兵買馬,擴充實力,而且戰鬥的範圍,也是迅速的擴大,愈發的激烈,兇殘,混域之地,真正的陷入了極度的混亂,到處都是戰火蔓延,每時每刻都有大量的人死去,屍橫遍野,

混域之地率先的打響了第一槍,類似的情況也像是一場瘟疫一般的迅速的在九天十地迅速的蔓延了開來,九天之地雖然早有準備,可也依然是戰火四處的蔓延了開來,一個個勢力一夜之間冒了出來,不少的勢力暗中投靠了黑暗的力量,而且這黑暗力量的手段非凡,各種手段來逼迫更多的勢力向他們投降,成為他們的爪牙,反過來繼續攻打其他的勢力,

人們,也是將這股勢力,統稱為黑暗勢力,黑暗勢力的風瀑,已經在整個玄靈大陸全面的爆發了開來,九天之地各大勢力,也都是聯合了起來,形成了統一的戰線,也好在早有準備,所以面對這樣的事情,也不至於手忙腳亂,不過戰火,還是四處開花,整個玄靈大陸,都是在極短的時間內,陷入了一片戰火之中,

當然了,外面的情況,石炎他們也自然不知道了,

此時石炎還是在那火海之中修練,瘋狂的吞噬著精元之力,不僅是玄武不滅神通可以吞噬食這精元之力,石炎甚至有些驚喜的發現,神秘黑石也在吞食著這精元之力,神秘黑石能夠吞食,石炎自然也是欣喜,

此時石炎不知道的是,火海的底部,一個巨大的岩漿池子里,一頭身長超過百丈的火焰巨獸卧睡在那岩漿池子裡面,如果石炎看到的話,一定就會驚呼出來,因為這岩漿池子里並不是岩漿,而是火之精元液,這是一個方圓千丈的池子,這池子里竟然滿是火之精元液,如果多的火之精元液,簡直就是一個匪夷所思的事情,

要知道,就是一滴火之精元液,都不是百萬滴靈液可以買的到的,

而更讓人驚訝的是,這火之精元液池子里,竟然還睡著一頭火焰巨獸,不過,這火焰巨獸跟外面的那些火焰巨獸都不一樣,長的,更加的威猛,而且通體是泛著金色,頭上還有兩根長長的觸角,它沉睡在那裡,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了,

忽然,那火焰巨獸的眼眸子動了動,兩隻盆口盤大的金色眸子忽然的睜了開來,它的身體也是像伸懶腰一般的在火之精元池子里動了動,然後目光盯向了一個方位,在那個方位遠處,是石炎盤坐在那裡修練,這一修練,也已經是幾個月的時間了,此時,石炎也是渾然沒有察覺他被兩隻大眼睛給盯上了,

火焰巨獸搖了搖它的大腦袋:「從出生我就一直在沉睡,這一睡也不知道是多少萬年了,感覺最少應該有百來萬年了,本來我還可以再睡百萬年,那樣我就應該完全的成熟了,現在,竟然被人給吵醒了,打擾本尊的沉睡,真是不可饒恕,」

說著,火焰巨獸也是低頭看了眼池子里:「不僅打擾本尊沉睡,還敢吸取本尊的火之精元,更是不可饒恕,這個人族的小子,不知道肉好不好吃,奇怪,竟然還有人能夠吸取火之精元來修練神通法門,而且吸取的速度竟然這麼快,再這樣下去,那火之精元就要減少好多了,還好,本尊醒的夠快,這樣的行為,一定要馬上的制止,」

「吼,,」火焰巨獸站了起來,直接一躍就跳到了岸上,然後對著石炎修練的方位,張開了巨口,發出了一聲驚天的巨吼出來,

可怕的聲音,足可以將這一片蒼穹都掀起來,

如此可怕的聲音,也頓時的將石炎震醒了過來,石炎馬上停下了修練,一臉的驚震,打起了警惕的看向了四周,皺頭也是凝皺在了一起:「好可怕的聲音,好強大的氣勢,是火焰巨獸,」

這幾個月的修練,石炎的進步確實是很大,玄武不滅神通雖然還沒有突破到第三層,不過感覺也快了,身體的境界,再一次的突破,達到了神通六重境後期,對身體境界提升的幫助,還真是大的很,與此同時,法身那邊也是將青劍神通提升到了大成之境的層次,短時間內的提升,主要也是對劍道意境上領悟的一個消化,

所以,讓青劍神通的提升,也變得很快,

加上法身那邊,是完全的心無旁騖,修練起來的效果,自然是不由多說,加上分身在這邊的歷練,兩者合一,對修練的幫助,簡直達到了一種極為高的地步,

石炎的目光一定,落到了一頭向他慢慢走來的火焰巨獸身上,但一看到這頭火焰巨獸,石炎的眉頭也是皺了皺,因為他一眼就看出來了這頭火焰巨獸跟他之前遇到的都很不一樣, 「好強大的煞氣,好可怕的氣勢,光是一個眼神,竟然就讓我靈魂受震,如此強大的氣息,絕對遠不是之前遇到的那些火焰巨獸所能夠比的,這,又是什麼級別的火焰巨獸,通體呈金色,好奇怪,」石炎心中也是暗暗驚震,此時也是死死的盯著這頭火焰巨獸,

隱隱中,也是感覺到了一股可怕的危險,

這頭火焰巨獸的可怕,石炎絲毫不會懷疑,甚至石炎覺得,這頭火焰巨獸應該是還收斂了氣息,如果氣息完全的釋放出來的話,肯定比現在要可怕的多,

對於籬火境石炎了解的並不算是多,也沒有聽說過籬火境中有極為歷害的火焰巨獸,神通七重境層次的,應該是最歷害的才對,

只是眼前這頭,又是什麼境界層次的,神通八重境,

火焰巨獸那金色的眼睛盯著石炎,這眼神盯的讓石炎心中有些隱隱的發寒,就像是被一把冰冷的刺刀狠狠的刺進了心臟的感覺,這樣的感覺,石炎可是極少的遇到過,

「火焰前輩,晚輩並不知道這裡是前輩的修行之地,多有打擾,晚輩這就離去,還望火焰巨獸海涵,」石炎一躬手道,

火焰巨獸饒有玩味般的看著石炎:「人族小娃娃,你不僅打擾本尊睡覺,還打偷偷吸取了本尊的火之精元液,犯下了如此滔天大罪,還想要走嗎,本尊在此沉睡百萬年,今天被你個小娃娃吵醒,不知道讓本尊非常的不爽嗎,」

「百萬年,」聽到這個可怕的數字,石炎也是一臉的驚乍的看著火焰巨獸,確實是有夠嚇人的:「百萬年,怎麼可能的事情,縱是人族大帝,能活也不過數萬載罷了,還有能活過百萬年的生命,」

這個數字,別說石炎不信,恐怕也沒有人會相信,百萬年啊,那是個多麼可怕的數字,

大帝,也不過才能活數萬載罷了,能活超過十萬載的,都從來沒有聽說過,更不用說百萬年了,而且這火焰巨獸一開口,就是睡了百萬年,那也太可怕了吧,這,簡直就是超出了石炎的認知,自然是不敢相信,

「不相信,」火焰巨獸饒有興趣的看著石炎:「你這個人族的小娃娃,知道什麼,你不知道,就代表不可能嗎,區區百萬年而已,大帝做不到,本尊卻是可以做到,本尊實力縱然現在比不過大帝,可論活的久,大帝是遠不如本尊,本尊,可是這天地火之精元孕育而生,天上地下,也是獨一無二,孕育不知道多少個百萬年,本尊才孕育出來,又沉醒了百萬年,吸取了無數的火之精元液,才讓本尊的實力成長到了王者的境界,只要再睡上個百萬年,本尊完全成熟,實力就可以不懼大帝,」

「可是,你這個人族的小娃娃吵醒了本尊,還偷取本尊的火之精元液,本尊怎能放過你,」

「什麼,」石炎也是又一次的驚訝到了,好好的分析著火焰至尊的話,也是得到了不少的信息,

第一,火焰至尊是王者的戰力,這份實力,恐怕大帝不出,無人能奈他何了,

第二,火焰至尊是這火之精元孕育而生,籬火境都是應它而生, 黑鐵皇冠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