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戰心中好笑,隨口道:「跪下,」

跪下,

趙炎只以為自己聽錯了,居然叫我跪下,

一時間怒火中燒,卻是在這時候聽到楊戰冷笑道:「我叫你跪下,你又為何不跪,你叫我住手我就住手,我豈不是很沒面子,」

趙炎對於楊戰的這番話感到無言以對,我是丹宗天之驕子,潛龍榜上風雲人物,豈是你一個默默無名的小子可比,

「小子,你有種,」趙炎臉帶寒氣,

「廢話,有種也不給你,」楊戰不屑道,瞥了一眼炎烈,既然趙炎出手,自然也不好弄死這小子了,

「你……」趙炎吸氣:「牙尖嘴利,嘴上功夫罷了,沒半點本事,區區戰皇,好不囂張,」

「不服么,我不介意戰一戰,」楊戰不屑回道,

「你……」趙炎當即臉色鐵青,看了周圍的幾人虎視眈眈,終究平復下來,沒有輕舉妄動,

「喂喂喂,兩位都消消氣,一點誤會罷了,」諸葛烈陽走上前說道,趙炎冷哼一聲沒再多說什麼,楊戰平靜點點頭,只有一旁彷彿被忽略的炎烈臉上有著難以掩飾的怨毒,

也是,想要對斷掉自己手臂的敵人笑臉相迎可是需要很高的涵養,很深的城府的,顯然,炎烈還不具有,

眾人回歸原位,彷彿剛剛什麼都沒有發生,也不見有人提起楊戰第一個進入這裡,也沒有人提莫桑大帝的傳承,各自坐下調息,當然只有那一地的血跡還能夠證明一些事情的確發生了,

對於這一切,楊戰很滿意,有時候,只有展現出實力才能夠清凈,

時間真的快要到了,不到一炷香,吳煞沒有出現楊戰有所猜測,而赤天龍沒有出現就有些擔憂了,

不過,只要沒有死,不管在哪裡都能夠在時間到的時候傳出去,

楊戰想到了紫火星獅,他沒有忘記那個約定,還有一炷香的時間,天罰降臨,將會發生什麼,雖然已經做了很多的準備,但是難保不會發生什麼意外,

只有此時努力保持巔峰戰力,調整自身狀態,否則……

……

流水般的時間終究有著乾枯的時候,而如今也到了乾枯的時候了,

不知道為什麼,此刻眾人居然很是緊張,彷彿大難臨頭一般,有著說不出的壓抑,讓心中喘不過氣來,

所有人凝重地抬頭看天,雖然看不到,但是也明白天罰終究是要來了,

天罰,

楊戰心中冷笑,天罰到底是什麼,天的懲罰,

可笑,

無非就是雷霆之力罷了,若是自己雷霆大道夠強,同樣是天罰,我同樣可以替天行道,代天施罰,

心中冷笑,但是楊戰卻是對這秘境之中的天罰有著足夠的重視,

眾人臉上皆是有著凝重之色,楊戰瞥了眼諸葛烈陽那藏在衣袖之中略微顫抖的手臂,臉上不動聲色,心中卻是有著猜測,

不僅是自己有著妖帝看上,其餘人怕是也差不多吧,

除了兩名散修,眾人臉上都對壓抑的氣息感到擔憂,

楊戰還待看看,然而天罰總是如此突兀的出現了,

「轟,」

一道響徹天際的巨響突兀傳來,震得眾人耳膜生疼,更是在一瞬間眾人感到一股莫名力量作用在了身上,

……

神殿之外,各大勢力的天才俊傑此時同時抬頭看天,一道赤紅的閃電彷彿把秘境天空一分為二,一股迷濛的天威籠罩而下,壓抑著本來還雀躍的心神,一股叫做恐懼的情緒在此時蔓延開來,而且是一發而不可收拾,

只是,恐懼還沒有徹底蔓延,一股力量包裹著這裡的絕大多數人,突兀間消失在原地,

有人明白,這是被莫桑秘境傳送出去了,

然而這裡卻是留下了小部分人,其中還包括了無極學院陣營的申志強和葉緣兩人,

留下的眾人有人神色慌張,有人臉色凝重,有人眼神閃爍,但是無一例外,皆是立刻聚在一起抬頭看向天空不斷出現的赤紅色的的雷霆,

眾人心中無不感到一絲苦澀,天罰原來是真的,而且不但是真,還已經來了,

主僕契約,他們已經是身不由己,

顯然,不僅是妖王想要出去,其餘的妖帝也是想要出去,他們沒有養戰的混沌空間,只有選擇了這些奴僕,爭那一絲的機會,

莫桑秘境原本混亂寂滅的天空,由於赤紅色的雷霆密布,此時已經恐怖萬分,極致的壓抑,彷彿有什麼東西壓在眾人的心頭,沉甸甸的,

更是在這種時候不時從上方發出來一陣陣噼里啪啦的電流聲,讓人一陣頭皮發麻,還沒有開始,天罰已經讓人有些興不起抵抗的心思,若是真的天罰落下,所有人想想皆是感到一股寒氣從心中深處升起,竟不知背脊的衣物已經在這時候已經濕了大片,沒有誰能夠無視天罰,天地之威,不容挑釁,

而他們所做的已經是在挑釁了,

有人已經很後悔當初怎麼會莫名進入那些空間,不然也不會被迫簽訂主僕契約,成為那些強大妖帝的僕人,如今還要可憐滴面對天罰,煌煌天威其實他們這些平均是三星戰帝修為的人類能夠侵犯的,

然而後悔已經遲了, 第五百二十二章天罰九波

「王,大人他……」

紫火星獅冷眼看了剛才說話之人,一股無形的威壓籠罩其上,說話的妖帝果斷閉嘴,即使王已經成了人類的奴僕,但是常年積壓下來的威壓也不是他們這些人能夠冒犯的,

「主人說了會在最後時刻而來就會來,我們能夠做的只有等,誰不願意等就離開,這次本就是自願,」紫火星獅沉聲說道,

此時這裡空間已經聚集了一堆強大的妖帝,半聖境界的妖帝除了紫火星獅自己,已經有著三位,還有十數位九星巔峰妖帝,這些都是在紫火星獅遊說下來此的,當然,遊說的妖帝肯定不止這些,但是最終來到的也只有這些了,

終究還是楊戰的說服力不夠,眼前的三位王,若不是相信紫火星獅,對於紫火星獅極其的了解,也不會帶著部下來此,

有些王安於莫桑秘境,有些忘雖然不甘,卻是有著自己尋找的人類,最關鍵的是要跟隨紫火星獅一起出去,卻是要成為人類的奴僕,這讓這些王如何甘心,

最關鍵的是,希望是有,但是卻渺茫無比,從來沒有人成功過,他們不願意去賭,

莫桑秘境天空已經被密集的赤雷染紅,似乎在宣示著即將到來的血腥,天罰地殺,

十秒,生死時刻,只有七星妖帝才能夠度過,然而誰能夠保證十秒能夠突破天罰,畢竟一切都是理論上的,萬一有什麼意外,時間需要更久,豈不是要犧牲,

要知道,即使是如半聖的紫火星獅也不能夠多堅持多少秒,只能夠說,這是一場豪賭,以生命為賭注,贏則有一片廣闊的天空,擺脫囚犯的身份,然而敗,敗就煙消雲散,

赤紅已經染紅了這片空間,而且在緩緩朝著紫火星獅的頭上聚集,紫火星獅一聲長嘆,和其餘三位王相互望了一眼,

天罰已經把他們鎖定,沒有了回頭路,這種情形經常發生,然而這次卻是不同,以往是為了尋求生機,在莫桑秘境能夠苟延殘喘的活下去,這次卻是為了擺脫莫桑秘境的束縛,雖然及時拜託了莫桑秘境依舊被人類束縛,然而他們想明白了,只願看看這片天空之外的世界,他們願意,

四位在莫桑秘境站在巔峰的王,此時眼中的一絲迷茫在天罰鎖定的同時,已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狂熱,

今天,他們也終於走上了先輩們的道路,與天爭,與天斗,將從這一刻開始,沉寂了許久,就要冷卻的血液,在這時候漸漸火熱,漸漸沸騰,漸漸狂熱,

也許,他們將會走出一條先輩從來沒有走通的道路,也許他們也能夠笑傲乾坤,也許……也許有著太多的也許,將從現在開始實現,只為了一個也許,將願意付出一切,

一切的停留,終究是將成為衝鋒的動力,

滾燙而火熱的心在這一刻期待這那道身影來解救,紫火星獅期待地看著天空,響起那道身影雖然消瘦,話語卻是極其的堅定,

他說的話應該會實現吧,

他的承諾應該能夠實現吧,

他,應該會來吧,

他……

心的忐忑,只能夠化作濃濃的期待;心的忐忑,在時間即將到來,頭頂上赤色紅雷越聚越多的時候,漸漸變成了焦急,

紫火星獅能夠感受到,下方的妖帝已經沒有剛開始的平靜,氣息發生了紊亂,只因為直到現在那道人影還沒有出現,

雖然混沌空間能夠控制這些妖帝的忠誠,但是終究沒有徹底控制,時間尚短,信心不足也是難免會出現的,

許多道目光皆是看向自己,紫火星獅明白,自己必須淡定,不管內心如何焦急,表面上必須淡定平靜,只有他平靜了,他們才能夠平靜,

其餘三位王顯然也明白這個道理,同樣淡定飄在空中,似乎信心十足,

陡然,天空赤色天雷匯聚而成的赤色的雷雲猛然一震,迅速彙集,顏色加深,

眾人只覺得彷彿一座巨大的高山壓在了身上,讓人匍匐,

三位王臉色凝重,這股壓力對他們都是有著影響,而下面的妖帝們卻是陡然吐血,能夠還站著的已經極少極少,十不足一,

七星妖帝毫無懸念已經趴下了,而八星妖帝除了少數一兩個也已經趴下差不多了,還能夠堅持的就只有九星妖帝了,

然而九星妖帝又有多少,看著下面妖帝的慘烈,幾位王才真正體會到天罰的威力,以往也不過是小打小鬧,也只有這時候他們才感受到先輩們的壓力,這樣的天罰,只是威壓就已經讓人興不起抵抗,他們終究還是小看了天罰,小看了觸犯規則而帶來的毀滅性天罰,

三王中鳳后臉色突然一變,猛然盯著那天空已經鮮紅欲滴的雷雲,似乎要經歷血洗,

虎王、鹿王也是臉色一變,天罰已經開始醞釀,即將落下,

無數條赤紅的長蛇從天而降,有粗有細,

而顯然四王面臨的赤紅長蛇是最粗的,只是轉眼一瞬間,赤色長蛇已經擊打在了四王身上,

嗤嗤嗤,

一道道赤色電弧在眾妖帝身上閃爍,大多數妖帝臉色突兀紅潤,大口鮮血直接飛射而出,臉色在這時候兀自慘白不已,

四王雖然沒有吐血那麼不堪,但是也絕對沒有一丁點的好受,臉色很是難看,只是一瞬間,第一波的天罰就讓他們如此不堪,怕是再不採取什麼措施,最多第三波天罰落下,七星妖帝就剩不了多少了,

只是,容不得他們多想,第二波天罰已經狠狠落下,漫天的赤色電蛇張牙舞爪,密集落下,比之第一波天罰,電蛇足足粗大了一倍,

四王見此臉色再也掩飾不住焦急了,天罰威力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這樣的威力,怕是這一波落下就已經會有七星妖帝隕落了,威力超出想象,天罰九波,這才第二波,

第二波天罰過後,四王眼中皆是閃出一抹瘋狂,七星妖帝死去了一部分,其餘的皆是重傷,有著一條條赤色電弧縈繞在身上,一股股焦臭瀰漫開來, 第五百二十三章不貪心不憋屈

「哇哇……操,」

一道身形狼狽的身影,在一片混亂的空間中東竄西跳,其頭頂上方,還有後方,一片赤紅,細看之下,密集的赤色電蛇追隨而來,不斷落在身影之上,一條條赤色的電弧在身體上遊走,

雖然狼狽的身影速度不低,然而赤色電蛇卻是更加的速度驚人,不斷落在身影之上,

「啊……啊啊……啊啊啊……」

一道道凄厲的聲音從身影上傳來,短的是可憐萬分,如殺豬般慘叫,然而卻是如此的活蹦亂跳,

說來楊戰真的很倒霉,被神秘力量傳送離開了神殿,還不待有什麼動作,一片片恐怖的赤色雷雲就把楊戰一行人籠罩,

恐怖的陣勢,煌煌天威,讓一眾人頭皮發麻,

其餘幾人被天罰掃中,楊戰一點都不意外,這些都是精英,是這次進入秘境的最強者,會有妖帝看中也不奇怪,表面上他一起戰皇都被看中了,其餘人理應也該被看中,若不是這一次莫桑秘境開啟特殊,這裡隨便一人在以往也可以算是最強者,橫掃一切了,然而如今確實不一樣了,最強太多了,也就弱化了各自的光環,

但是對於莫桑秘境里的妖帝來說,這一次顯然質量更好,輕易可不會放過這次機會,就是不知道這些人是為主還是為仆,亦或是平等相處,

現在其餘幾人也不過是頭皮發麻,然而楊戰卻是冷汗直流,只因為其餘人頭頂上方的赤色雷雲也相差不多,雖然恐怖,但是和楊戰這裡的雷雲相比那就真的是小巫見大巫了,

若說諸葛烈陽頭上的雷雲有著湖泊大小,那楊戰頭頂的雷雲怕是頂的上大海了,簡直算是無邊無際啊,

最關鍵的是,雷雲還在翻滾,還在擴張,彷彿所有的火力都吸引在了楊戰這裡,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