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山斷海的氣勢令人發顫,越到最後,兩人的氣勢不但沒有減弱,如同築徹的高樓,氣勢越來越盛。眾人心臟都提了起來,感受到那越來越難耐的氣氛,內心巋然而動。

「嗡」的一聲,兩人的真氣濃厚度渾厚,這氣息的出現直接令二大長老從暗殿里站了起來,兩人相視一眼后,老眼深遂,苦笑起來。

「天境九重。」二老笑笑,這超出了他們的預想,兩人的表現直追學院的各大傳奇人物。

場中兩人感覺到對方境界的的提升,後退一步,笑看著兩人,沒有震驚,都像果然如此的表情。

「轟天勁」

「剛雷勁」

「轟」兩道白練相撞,真氣如同暴走的龍虎,撕裂四方,場外的幾大執事罡氣現,封鎖著各方。兩人的戰力過於驚人,執事們聚精會神的盯著場內的戰況,免得生出什麼意外。

颶風起,眾人只覺一股神力湧來,吹得肌膚生痛。

「這,這,這」有人感覺到兩人力量的變化,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剛從天境八重境的驚駭中鎮定下來后,又生這樣的變化,這樣的衝擊的強度對他們是必然的。

空氣被轟散,武台被打裂,但兩人的拳頭如雨點,真氣如同奔騰的烈馬,不停不休。

呼嘯而起的拳風,帶起一片嘩然聲。

但就在眾人驚呼不已的時候,在沙塵如同翻江倒海般的武台上兩道人影分別落在了場內。

兩人嘴角掛血,但依然戰意旺盛,都恨不得在下一招內將對方打倒。

「本來我還是等他們來了再拿出來,但看樣子,在這樣下去,結果也只會和以前一樣。」張浩說著的時候,身邊的罡氣收斂入體,但是溋出的氣勢卻越來越可怕。一道道肉眼可見的道紋閃爍,令人膽寒。

「靈氣,他突破了人體。」大長老不再老定了,再次在座位上跳了起來,不單是他,連連演武台不遠的抽籤老人眼裡也是精光四躲,定定地盯著場中的兩人。

張浩現在表現出的靈壓,不像寒如煙那麼的虛,寒如煙能發出修仙者的一者多是因為她手中的落鳳劍的作用,自身本沒有邁過那道坑。張浩的靈氣很固實,這明顯突破了人體的力量才有的氣息。

但是梁文宇看到張浩的變化卻沒有緊張,反而笑開了。真氣入體,一股剛猛的氣勢橫掃全場。

「又是靈壓,這兩人都達到了。」

「是不是會有人來接引他們?」

「太強了。」

。。。

場內的楊絲婷此時也是失色,她雖然與梁文宇相處了那麼久,但一直認為他只是在天境九重天,今天看到他這樣,想不到是人體極限之境。

手中一劃,張浩看到梁文宇如此臉色並不好看,想不到自己認為必勝他的一戰會是這樣的情況。自己隱藏了半年之久等的就是這一戰,這一正名的一戰。

四周的人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因為站得近的人現在自己的體內就像被人握在手中一樣,很是難受。

「落虎擊」

「化龍天轟」

兩人一拳轟出,身上隱約的道紋幻化成一龍一虎。浩蕩的力量幻化出的兩聖獸就像有生命似的,在半空纏鬥了起來。

一個時辰

二個時辰

三個時辰

兩人直戰到黃昏壓境,依然在戰,但是此時的兩人身上掛滿了傷痕,口中吐血不止。

「叫停他們,剛結出的輪海還不成形,再戰下去會崩解的。」抽籤老人在暗中傳話,示意兩老制止兩人的對決。這次大長老也不沉定了,親自出手,大聲喝道,「停手。」

轉而剛猛的虎軀瞬間來到了場中間,兩人現在正在撐著,出了的拳即使看到大長老站在中間也是收不回了。

但是大長老向兩人伸出手,兩個黃色大手在空中凝聚成形,將一龍一虎握在了手中,生生制服在半空里。

制服了兩人的大長老手中不停,一道溫柔的道紋起,瓦解了兩人的道術。兩人見道術分崩離析,只覺眼前景色模糊,倒頭就想跌落,但是抽籤老人與二長老在這個時候閃身出現,將兩人扶著再而同時消失在了場里,大長老在兩人消失時直接將這個爛灘子丟給了各執事。

現場只留下臉露不悅的眾看客,這一年又是平手,出人意料中又覺得合情合理。執事宣讀了結果后,也不管眾人的噓聲,自顧自的離開。

「文宇。」楊絲婷看到梁文宇被帶走也沒有心思留在原地了,快速向內殿走去,消失在眾人的視線。

眾人等待宣讀下一賽會是誰出戰的時候,一個令眾人大跌想不到的結果卻令他們非常的不滿,因為大執事宣告十聖戰,楊無言奪得第一。

這意外的發展令得許多人不服,雖然無言戰勝了寒如煙,不見得能勝得了梁文宇兩人,但是他們心中不服也不行,結果已定,不可能因為他們的話而改變。

而在內殿里,三個老人對著躺在床上的三個少年笑意不斷,無言身上的傷勢因為那靈丹的原因,現在根本上全好了。

只是張浩與梁文宇看上去情況不用樂觀,胸膛正不斷起伏,身上的血衣還沒有來得及換掉。幾大醫師正手忙腳亂地為其療傷。

「這兩人比我們預想的快了幾年,老師,信使的名額能不能給這三人。」大長老此時也是一臉的喜色,一下湧出三個好苗子。加上寒如煙與不出世的那人,就達五個人了。

「這事你作主吧,不過信使來,重要的不是這件事,而是找到那少年,引領的事只不過順便做的。」抽籤老人此時看上去像在笑,但是腦海里卻不斷在想著一些事。

二長老疑惑,知道兩人說的事情是什麼,平常的人可能不知道,但是他們能夠有今天的身份地位,大體也知道神皇的信使任務是什麼,「神皇都找了十幾年了,難道還要繼續嗎?大夏已定,這少年不知還在不在世,天變南方,但我們這南域邊緣,當年的天變都沒有感覺到,怎可能在我們這裡?」

「這是神算門的神運算元看破的,既然他們都說有這人,那一定就有這人在,只不過他與常人會有何不同罷了。」抽籤老人對神算門的可是敬畏得很,不單是因為他們那能窺破天道的神術,更重要的是他們宗門的實力,不是一個小小凡俗世武道學院能比擬的。

大長老指著躺在床上的無言對兩人道「老師,你說這少年會不會是他?」

二長老聽到他這樣說后,也像想到了什麼似的,此時看無言的眼神怪怪的,「對,這小子看其年齡也是十五之齡左右,而且據傳還握寶而生,我看極有可能。」

「這不敢說,但是他有這可能那就好好保護起來,別讓有心之人在暗中使壞。」太上長老說完,回想起剛才的事情,也是一臉慎重。

眾人在商討,但無言卻是安然地睡著,意識暈沉。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三天後,無言才在自己的庭院里醒來。

醒來的時候,楊絲婷在茶桌旁思緒萬千地坐著。梁文宇已經三天沒有出現了,她現在可是擔心得很,但從梁家來看過梁文宇的下人口中得知,梁文宇還要一段時間才能醒來。

「姐,水。」無言起來后,感覺口乾舌燥,張口就問。

「無言,你醒了,哦,水水,這。」楊絲婷讓無言嚇慌了神。

無言喝著如同酣泉般的茶水,心神平靜了下來,身上的傷口好了,但內髒的劇痛感還在。

「姐,你怎麼在這裡的,師兄呢,比賽呢?」無言問著,很少會見到楊絲婷一人出現的,一般都會有個跟班護架。

楊絲婷帶著落寞的神色道「他在內殿,可能要一段時間才出來。」

經過那一戰後,她發覺自己與梁文宇的距離變得遠了,感覺兩人變得陌生了。

「哦,這樣呀。」無言看到她這樣也不好出言相勸,自己不知根不知底,能勸什麼。

「對了,無言,恭喜,你可是十聖戰的第一名哦。」楊絲婷說到這裡臉色一下變得高興起來,笑看著無言。

「呀,為什麼是我?」無言被這結果嚇了一跳,自己傷成這樣,都沒有參加最後的決賽呢,怎麼自己就成第一了。

楊絲婷看到他這個樣子,花了半小時辰才將那天的事情說了個明白。

無言也不是嬌情的人,雖然這第一水份很足,但是自己一直認為,運氣也是人成功的關鍵因素,「那我不是白撿了個第一。」

「那我的獎呢,有什麼?」無言迫不及待地問道。

「還沒有傳我們進殿,要等等才知道。」這幾天里,楊絲婷一直在等,等內殿的傳喚,因為那時候就可以看到梁文宇的情況了,可是等了幾天還是沒有消息到,這無不讓她著急起來。

兩人你一言我一句的,直到午日過了后,一個外門子弟突然出現在門外大聲喊話「長老有話,新生子弟楊無言進殿聽話。」

「哦,姐,走。」無言就想拉起楊絲婷往裡走,但是楊絲婷搖了搖頭,那外門子弟沒有說自己的名,自己不可能陪著他進殿的。

「哦,楊師姐也在,那好吧,不用我跑多一次了,一起走吧。」外門子弟看到楊絲婷也在,笑意滿臉。但是當無言經過他的身邊時臉色有點訝然,因為自己看到他眼裡看自己的神色並沒有對楊絲婷那般敬重。

無言才不管他怎麼看,想想就知道這人為什麼會這樣了,絕對是對自己拿了這樣的一個運氣第一有意見。

跟在他的身後,在曲道上左拐右轉的,不多時,兩人終於來到內殿里,那些進了前十的人也站在門外,正站著等著內殿的宣傳。

內殿布置得金碧輝煌,各種明珠嵌鑲,氣勢堂皇。二大長老正站在殿中說著話,在他們的不遠處,梁文宇與張浩分站兩邊,都在笑看著對方。

待眾人都來了后,大長老喊道「都進來吧。」

魚貫而入,無言來過這裡,但是那是昏睡的時候,現在看到殿堂像是用黃金鋪成成的,眼珠子都差點掉了出來,他相信這裡的東西隨意拿塊出去都比自己身上的那幾萬兩要貴重。

而其它幾人則是淡定很多,僅當這些布置沒有看到。

來到大長老的面前時,無言也收起驚奇的心,一臉嚴肅地站著,大長老從眾人身上掃過,摸著鬍子喜露於顏。

「給他們吧。」大長老說完,十個外門子弟拿著十個紫檀托盤出來,上面都放著一物。

「續靈丹。」眾人驚訝,這東西可遇不可求,百萬真金也不一定買得到,現在竟然給自己了。

不過有點不同的是,別人是很興奮,但無言看到面前的東西臉色卻不爽了起來。

無言面前的不像別人的一樣,而是一本功法,但是無言已經知道功法可以從其它途徑得了,但是那丹可是珍稀品呀。

「大長老,我的怎麼不同的?」無言也不怯生,在這個時候不爭取,回頭了就再沒有機會了。厚臉皮就要厚到底,既然都有了孩子王,運氣第一的稱號,為了那丹自己現在可是闊出去了。

大長老笑道「唔,你的已經吃啦。」

眾人聽到也是嬉笑不已,瞬間,殿內的氣氛少了幾分嚴肅感。

「吃了,幾時的事情,我不知道的。」無言茫然地道,看去楊絲婷,但當楊絲婷點頭的時候,自己回憶起來了一幕畫面,二長老那天手中拿著的小丹藥。

「呀。」無言像泄了氣的皮球,無精打采。拿過那本秘籍收了起來。

楊絲婷看到無言苦瓜臉,勸道「無言,你就別可惜了,你手中的武技可是天級《搏龍擊》,練至大成可是能開山斷海的武技,在學院里也只有權沖悟到了部份,長老把它給你是以你給予了厚望,可別辜負了。」

「真的有那麼厲害。」無言聽到這裡,一下來勁了,自己開初就是奔著武技而來的,但後來看到武技可以由楊絲婷他們得到,才將目標轉移的。

「當然是真的,如果你真把它練透了,我這個老頭子都打不贏了。」二長老的話響起,但是大家權當他是講笑,怎麼可能的事,這二老功力深不可測,在場的人沒有人敢說能在他們手下走過一招。

無言看到他,臉色陰沉了下來,因為寒如煙的原因,他對這老頭沒有好感。感覺到無言的臉色,二長老笑意更盛。

「小子,看來你對老頭我有意見?」二長老饒有一番戲耍的語氣道。

「沒有的事情,你想錯了。」無言不會笨到將心中的想法搬到檯面來,但是眾人聽到這話后,都聽出了無言這話是多麼的不順耳。

「好好,那就好。」二長老也不當一回事,笑笑退了回來。

大長老見眾人都拿了東西后,揮手示意他們退下「好了,就這樣吧,下去吧。」

梁文宇出來后對無言勸道「無言,小煙不是有意想殺你的,別怪她了,她施展那招后,我看她也後悔了。」

但在無言心中卻不爽了,怎麼你們每個人都覺得那嬌傲的小鳳凰本性不壞。她可是真的對自己下殺手了呀。

「唔。」無言點頭應答,但是梁文宇知道這是無言的敷衍而已。

承影蘋此時從後邊趕上,一拍無言的肩頭嬉笑道「喂,第一名,幾時指教指教我。」。

「公主。」無言聽到她戲弄自己瞬間啞然,承影蘋比自己低了半個頭,雖然年齡與自己相當,但是耐於她的身份在還是尊稱了一聲。但聽到她的話后心裡苦澀得很,看來這個第一名是拿出名了,不是好的,是臭出名了。

「別公主公主的,來了這裡我就不是公主了,叫我小蘋或是小影都行。」承影蘋也是自來熟的人,這樣的人都有點以自我我中心,認為全世界的人都會與自己合得來。

「小蘋,別胡鬧。」在無言不知如何應對這個自來熟后,梁文宇出言為她解圍「無言身體還受著重傷。」

梁文宇並沒有因為比賽的名次而怨無言,反而現在的他心中大鬆了一口氣,因為他也不想別人將他推上風浪口了,現在好了,有無言這小子頂著,能讓自己輕鬆一段時間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