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已經在頭幾天就見過了喬娜的父母,所以也不用重新介紹什麼。男人們在屋裏聊着天,而女人們則是在廚房忙活。

別看只是下午忙活的東西可不少。他們需要把菜提前切好,裝進盤子裏,等待着晚上做。還需要準備餃子餡兒。

說起餃子餡兒。在李小七他家這邊。一般吃的都是酸菜肉餡兒的。而酸菜也是自己家積的酸菜。味道要比外面賣的好很多。

在準備好一切之後,女人們纔會從廚房裏出來。嗑着瓜子聊着天。

其實還有很多人不知道的事,在小年和大年之間還有着一個年。那就是過大年的前一天。

有一些信佛之人。他們過年一般在過大年的前一天。他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爲過大年的當天會吃素。

前一天可以大魚大肉的吃。過年的當天就會選擇吃素。而吃素會延續到初二的上午,三天時間。

因爲信佛之人也不都是酒肉不沾。他們只是信仰。而不會去選擇把酒肉全部戒掉,畢竟他們不是和尚。

而李小七的家裏沒有信佛之人。所以纔會在大年三十當天過年。

不只是李小七家,整個村子裏也沒有信仰佛的人,他們多數信奉的還是自己家的保家仙。

天色漸漸的黑了下來,不過李小七的家裏總會傳出一些歡聲笑語,畢竟是過年大家都很開心。

在這歡聲笑語中,時間也漸漸的來,到了子時。

女人們在廚房裏忙着包餃子,炒菜。而李小奇和他的大哥也帶着兩個妹妹出現在了院落之中。

子時一到,李小七也用打火機點燃了鞭炮,一陣噼裏啪啦的響聲。也就預示着舊的一年已經過去新的一年來臨了。

李小七在點鞭炮的時候。將自己的道行全開。這也讓他的哥哥和妹妹離他很遠,他們感覺靠近李小七,有一種被壓得喘不過來氣的感覺。

李小七之所以這樣做,就是想見一見這藍星之上的竈王爺。

雖然李小七知道這個竈王爺的道行還不如自己,可畢竟也是天庭的正神,李小七還從來沒跟天庭的人打過交道。他也想見一下天庭之人都是什麼樣的,所以纔有了這樣的想法。

果不其然,在李小七道行全開狀態下,幾分鐘之後,一個人影出現在了李小七家門前。

天庭的正神和陰間的鬼修可是有着很大的不同,陰間的鬼修只是靈魂之體。大能者纔有自己的身體。

而天庭的正神都有着自己的身體,和普通人一樣。只是平時他們會把自己隱藏起來,讓人看不見罷了。

來的人身高非常低。1米6左右,拄着柺杖。他的背還有些彎曲,像極了電視裏面演的土地公公。

老公太神秘:嬌妻又撩又甜 竈王爺走到李小七的面前,本來彎的腰,更底了,“小老兒見過上仙。”

這次來的人只是他自己,身邊的兩個童子沒有跟着。今天是大年三十,他本來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可剛剛降臨就感覺到了,李小七釋放了全部的道行。

他知道這是李小七找自己的方法,不來肯定不可能,畢竟他以後還要在這顆星球上混。所以只能派兩個童子先去忙。自己則是趕了過來。

“你就是這個星球上的竈神?”

“正是小老兒,不知道上仙找我有何事?”

“我找你沒什麼事。今天不是大年三十嗎?說實話我還沒見過天庭的正神。所以纔想見見你,以後有什麼事還請多多關照啊。

竈王爺自然懂李小七的意思,就是以後有些什麼小事,不讓他向天庭彙報。這對他來說還真是是一件小事。“小老兒明白。以後也請上仙多多關照。”

竈王爺雖然是正神,可是他的道行也只有兩元。他的上輩子本是一介凡人。上輩子積德行善。功德頗多,所以入地府之時經過六道輪迴,直接投胎於天庭。而且在機緣巧合之下才成了竈神。

六道輪迴,天道,人道。地獄道,餓鬼道,修羅道,畜生的。人死之後地府要看你這輩子的功德。纔會安排你投胎到哪一道。

天庭也不都是道行高深的人,也有着一些平民。不過平民的道行也達到了一元。

天界的平民放在一個弱小的星球的話,都可以成爲這個星球的統治者。

“你這從天界下來,還沒吃飯吧,要不要一起吃點?”

“多謝上仙,不過小老兒吃不了凡間之食。”

李小七也只是客氣一下,既然這竈王爺不吃,李小七也沒強求,“好吧,那你去忙吧。”

“那小老兒就告退了。”說着竈王爺清空消失了,不知道去了哪裏。

而李小七看着消失的竈王爺,想着一件事,外人進去藍星,道行不能超過一千年。可竈王爺的道行是兩元。現在天道雖然對藍星的限制消弱,可這竈神顯然不是頭一年來藍星。他是怎麼進來的?李小七之所以沒問,是因爲就算他問了,竈王也不會說,想不明白,李小七也沒再多想。

“哥,剛纔那個老頭是誰啊?”孫雨看着李小七和一個忽然出現的老頭說話,很奇怪的問道。

“他就是竈王爺。”

“神仙?天啊,我竟然見到了神仙。” 李小七拍了一下孫雨腦袋,“行了,別在這搞怪了,進屋吃飯。”

把兩個妹妹帶進了屋,所有的菜都都已經上來桌子。今天的年夜飯,準備了兩張桌子,每張桌子十二個菜。今天的人有點多,坐在一桌也坐不開。

男人一桌,女人一桌,男人們喝着酒,女人們邊吃邊聊着天,氣氛融洽。

吃過飯後,就是守年了,也就是一晚上不睡覺,直到第二天的天亮。

守年也叫守歲,預示着一家團圓。

吃過飯的李小七抱着小白在沙發坐着,今天的兩隻狐狸也都吃撐着了,大白自己在沙發上找了個地方,都不想動了,而小白也習慣性的鑽進了李小七的懷裏,都有種要和喬娜搶人的意思了。

這個時候,鄭雪和孫雨出現在了李小七面前,“哥,新年快樂。”

二人說完,每人伸出了一隻手,遞到了李小七的面前。

李小七哭笑不得的看着二人,他知道二人的意思,這是在要紅包,以前也出現過這樣的事,不過那個時候的李小七也沒錢,一個人給五塊錢,已經是最多的了。

現在的李小七還真不缺錢,從口袋裏拿出了早已經準備好的紅包,放在了二人的手裏。

“拿着吧,別讓姑姑搜走了啊。”

估計藍星的人,每人的童年都經歷過一句話,紅包給媽,媽幫你存着。最後這錢就永遠的消失不見了,也不知道存在了哪裏。

鄭雪和孫雨只覺得手上一沉,二人打開紅包一愣,“哥,這我不能要,太多了。你給點意思一下就行。”鄭雪說着就把想把紅包還給李小七。

李小七對着二人一擺手,把紅包推了回去,“拿着吧,你哥我不差這點錢。”

二人見李小七不收回去,拿着紅包不知道怎麼辦纔好,這可是一萬塊啊,她們從小到大收過的紅包,加到一起,也沒有這個十分之一多啊。

最後二人一致決定,把錢給自己的父母,她們還真不敢自己收了這筆錢。

二人把各自的母親叫到了外面,這事不能當着衆人的面說。

孫雨把自己的母親,拉到了一個房間,“媽剛纔我哥給我壓歲錢了。”

李靜看着女兒的表情,以爲孫雨想要這壓歲錢呢,“那你就收着吧,媽不要。”

“媽,你聽我說。我哥給的太多了,我不敢收啊。”

李靜知道,以前李小七給的紅包,最多也就5塊錢,這次她以爲在多也就是一百塊錢。

“怎麼不敢收了,你不是挺厲害的嘛,這點事小事還不敢了?”

孫雨拿過紅包,遞給了李靜,“給你,這是我哥給的。”

李靜接過紅包,看了一眼,嚇了一跳。“這麼多。”要知道這個年代,錢的購買力還是特別大的,就連李靜家所有的存款,也就一萬多點。

“這不能收啊,得還給你哥。”李靜說着就拉着孫雨,找李小七去了。

二人來到李小七的面前,此時鄭雪和李文也在。“小七啊,你給紅包意思一下就行了,怎麼給這麼多。”

“大姑,小姑,你們就讓我妹妹拿着就是了,壓歲錢給出去了,哪有收回來的道理。不吉利。”

最後李文李靜實在是沒說過李小七,就替鄭雪和孫雨把錢收下了。

衆人一直到了早上四五點鐘,纔去睡覺。

不過也只能睡幾個小時,就要起牀了,今天已經是大年初一,需要走親訪友。

不過現在衆人都是修煉之人,少睡會也都沒事。

李小七家裏,拜年很簡單,親戚都在一個村子裏。

至於王春花那邊,還真沒親戚了。王春花的家裏只有她一個孩子,而且父母已經去世,孃家那邊也就沒人了。

就連李小七,對於自己的外公外婆,印象都是很模糊的。

中午的時候,李小七家的門前,聚集了百人之多,這些人都是李小七的弟子。

李小七也沒想到,衆人會組團來給他拜年。

不過百人都知道,李小七的家裏,肯定坐不下這些人,也就都帶着禮品,和李小七簡單聊了一會,就都離開了。

李永豐看着已經從屋裏,堆到院子裏的禮品,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小七,這東西也太多了。家裏也放不下啊,這要是在下雪了,就浪費了。”

“一會給姑姑,和大伯家送去,爸一會我給你轉比錢,你也學學車,然後買一輛。家裏用着也方便。”

對於李小七的提議,李永豐有些意動,他也知道兒子不缺錢,索性也就答應了下來。

之後的一段時間,李小七一直在家無所事事,沒事的時候還去看看小黑和大虎。

值得一提的是。小白的肚子有大了點,現在走路有點不方便了,按照這樣的速度,應該快生了。

家裏這邊,幾乎也沒什麼事了,學校那邊也要開學了,李小七和喬娜帶着大白小白,就回了京城。

二人到家之後,先是打掃了一下家裏,又把停在喬娜父母家樓下的車取了回來。

喬娜的父母在過完年後,沒幾天就已經回來了。

都弄好後,喬娜倒在沙發上,伸了個懶腰,“還是家裏舒服。”

“在我家裏不習慣嘛?”

“不是不習慣,只是有些不方便。”

“什麼不方便?”李小七問道。

“比如這個。”喬娜說着,就在李小七的臉上親了一下。

李小七點了一下喬娜的腦袋,“你這一天都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後天就開學了,你不用提前去學校?”

“學校到不行提前去,不過剛纔趙小米聯繫我了,說晚上一起吃飯。好像找我有什麼事。”

“趙小米?那個要買大白小白的女人?”

喬娜點了點頭,“就是她,以前我們還是挺好的,現在也還行。我就沒拒絕。”

李小七想了一下,“那就去唄,需要我和你一起去嘛?”

“當然要一起去了,正好也把你介紹給她認識一下。”

李小七有些疑惑,“我們不是見過嘛?”

“那不一樣,以前的你是房客,現在的你是我男朋友,必須要重新介紹。”喬娜覺得,自己單身了二十九年。總看着別人秀恩愛,這次自己也必須秀一下。更可況自己還吃的嫩草。

晚上,二人就前往了和趙小米約定的地點,巧合的是這個地點正是富麗國際酒店。

這個酒店是周振家開的。李小七和喬娜都去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