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跟百里澤肉身的強弱有著緊密的聯繫。

肉身越強,萬獸圖譜的力量也就越大。

哄!

無盡魔焰衝天,暗紅色的魔拳直接從百里澤的頭頂炸了開來。

「真是幼稚!」百里澤揮劍擋住了刑天的攻擊,恐怖的餘波散開,將百里澤周身的九陽魔焰給驅散了。

猛然,百里澤扭頭看向了陽頂天。

陽頂天心下一緊,總覺得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雷震子,出手!」陽頂天開始準備發動第二次攻擊。

之前那一拳,幾乎耗幹了陽頂天體內十分之一的精氣。

但卻被百里澤輕易破解了,這倒是將陽頂天打擊的不輕。

雷震子渾身爆射著雷電,他霸氣一笑道:「百里澤,你死定了,本皇的雷電恰好可以剋制你體內的饕餮勁。」

嘭!

又是幾道劍光四射,百里澤身形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同時,刑天也急速爆退了開來,他也開始了蓄勢。

刑天有著自己的打算,他想等到雷震子出手后再對百里澤發動攻擊,一定要打百里澤一個措手不及。

由於百里澤修鍊了『萬獸圖譜』,恐怖的重力落下,直接削弱了刑天的戰力。

此時,刑天發現他體內神胎都被壓制了。

刑天估摸著,他的戰力怎麼也被削弱了三分。

哪怕是被削弱了三分戰力,刑天依舊可以發揮出養神八斬的戰力。

「雷神怒!」雷震子臉色猙獰,他已經等不及了,他要將百里澤擊成重傷,然後一舉奪得『截天指』的神通種子。

截天指神通種子事關重大,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雷震子都要將它多過來。

「小心!」媚娘心下一緊,提醒道,「雷神怒是初代雷皇成名絕技,威力極強,它可以刺穿修士的神胎。」

可是——!

已經遲了!

噼里啪啦!

隨著轟天錘的落下,只見一道水桶粗細的紫色雷電射出,扭曲著朝百里澤的天靈蓋擊去。

「哈哈,百里澤,你完蛋了。」雷震子狂笑一聲,不屑道,「陪著那群禿驢下地獄吧。」

雷震子在意的是那枚神通種子,至於百里澤是生是死,他倒是一點都不在意。

所以雷震子出手一點都不留餘地。

就剛才那一錘,直接耗去了雷震子體內八成的精氣。

試想一下,那是一種怎樣的神力。

嗚嗚!

耳邊傳來了肆虐的雷電聲,無盡罡風捲起,衍生出了一圈圈的紫色波紋,潮水般的朝四周涌去。

「退,退!」

「媽蛋,這個雷震子吃錯藥了不成,難道他想毀了蠻城不成?」

「該死!本來還想趁百里澤被殺后,占點小便宜,可被雷震子這麼一鬧,所有的便宜都沒了。」

眾人都是一臉的悔恨,早知道就跟著刑天混了。

最起碼,還可以沾點甜頭。

「快退!」陽頂天急速後退,冷喝道,「雷神怒威力極強,雷震子這一擊下去,百里澤絕對會被打成重傷的。」

「草,老子都還沒有出招呢。」最為悲催的莫過於妖九天了,原本他想施展妖魔族最為兇殘的神通——妖帝九斬!

可誰想,還沒等妖九天蓄完勢,雷震子就使出了『雷神怒』!

那可是『雷神怒』呀,如果是有初代雷皇親自施展這門神通,別說是蠻城,恐怕整個南荒都得化為廢墟。

無奈,妖九天只得向後退去,免得被那些雷電傷到。

同樣,刑天也退開了,但他卻沒有放鬆警惕。

刑天雖說張狂了點,但城府極深。

一個能徒手殺死巫玄皇的人,又怎麼可能沒有底牌呢。

「死吧!」雷震子瞪著眸子,他紫色長發都被無盡罡風吹散了開來。

如果一定要用兩個字來形容雷震子的話,那就是『霸氣』!

「真你媽帥!」雷震子都忍不住要自戀一把,他似乎看見了雷國重建的希望。

「死了嗎?」望著被雷電吞噬的百里澤,所有修士都屏住了呼吸,傻傻的看著被一團紫色雷雲吞沒的百里澤。

「必死無疑!」角山爆舒了口氣,他二話沒說,直接朝刑天跑去,極為無恥的下跪道,「老奴角山爆,參見少主。」

娘子可愛 「嗯。」刑天也是一臉的輕鬆,將戮天劍收了起來。

刑天挺胸道:「起來吧。」

「多謝少主!」角山爆老臉一喜,尋思道,這下子應該可以揚名立萬了吧。

刑天背景深厚,除了他本身是金靈族少主外,還是截天教教主的有力角逐者。

不僅如此,就連域外的五行界也都對他另眼相看。

萬一哪天刑天被五行界主宰收為了弟子,他角山爆身為狗腿子,也必然會有所作為的。

就在角山爆幻想時,卻見五道紫雷落下。

噼里啪啦!

一聲炸響,角山爆直接被燒成了灰燼,屍骨無存!

「怎麼……怎麼回事?」血陽神子心下也是一緊,驚呼道,「雷震子為什麼要殺死角山爆?」

見角山爆被殺,刑天臉色有點不好看,冷聲道:「雷震子,你這是什麼意思?」

「抱歉。」雷震子也是一臉的疑惑,硬著頭皮說道,「可能是因為『雷神怒』太過霸道,難免會有誤傷。」

「是呀。」這是,陽頂天走了上前,從中調解道,「不管怎麼說,百里澤被廢,雷震子當得起頭功。」

不等陽頂天話音落下,又是五道紫色雷電落下。

噼里啪啦!

隨著幾道脆響傳出,陽頂天被電得渾身直哆嗦。

就連陽頂天體內的骨頭都被雷電給電了出來。

就這麼一下,陽頂天體內的精氣迅速枯竭。

「雷震子,我艹你大爺。」陽頂天猶如死狗一樣,癱軟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吐著。

雷震子覺得有點尷尬,他也不明白怎麼回事。

雷震子很鬱悶,之前如果是巧合的話,那麼這一次呢。

連陽頂天都被雷電給劈了,貌似這已經不是巧合了。

讓雷震子想不通的是,為什麼平白無故的會有五道雷電同時落下呢?

難道……是五雷轟頂?!

「不對勁!」雷震子臉色一緊,大聲提醒道,「諸位小心,可能是百里澤搞的鬼。」

「什麼?」陽頂天又吐了口血,爆著粗口道,「雷震子,你劈了老子也就算了,可你這王八蛋竟然將責任推到了一個已經被你劈成灰燼的人身上,你這是擺明了跟我陽頂天過不去。」

「傻叉,給老子閉嘴。」雷震子臉色陰沉,冷道,「信不信由你,劈你的人不是我。」

妖九天幸災樂禍道:「哈哈,陽頂天,一定是你壞事做盡,這才引來了五雷轟頂。」

陽頂天那個氣呀,他再也不能淡定了,從地上一躍而起,就要朝雷震子衝去。

噼里啪啦!

又是五道紫雷落下,這一次的目標是妖九天。

哄!

一聲爆鳴,妖九天身後的魔翼直接被劈成了飛灰。

妖魔族跟其他魔族不同,他們後背的魔翼,那可是實打實的。

而陽頂天後背的九陽魔翼是憑藉九陽魔焰凝練出來的。

兩者間可是有著本質的區別!

「草!」妖九天臉色煞白,覺得後背像是被千刀萬剮一樣。

「雷震子!」此時,刑天也對雷震子戒備了起來,冷喝道,「***,原來你想獨吞百里澤身上的秘密。」

「刑侯,既然如此,不如咱們三個聯手,下殺了雷震子再說。」陽頂天寒著臉道。

妖九天瞪著雙眼,點頭道:「不錯,雷震子仗著有轟天錘跟紫金神錐,他要是發起狂來,咱們也只有被轟成灰燼的份。」

草!

雷震子的臉徹底黑了,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為了證實自己的推測,雷震子一掌劈開了那團紫色雷雲。

可是——!

!! 消失了?

等到紫色雷雲消散,早已沒了百里澤的蹤跡。

雷震子可不會狂妄的認為,百里澤被他用雷電給劈成了渣渣。

百里澤的肉身已經達到了四轉,就算擋不住之前那道雷擊,也不至於被轟成灰燼。

「小心!」刑天撐起洞天,催動起神魔兩胎,小心翼翼的防備著。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