況且吐蕃還有象騎兵的存在。

騎大象在戰場上打架,這還是李承風第一次遇見呢!

……

很快,吐蕃大軍壓境,開始向肅州南城進攻而來。

守城的將士們,內心都感受到了無比的惶恐。

然而,李承風卻獨自率領着3000玄甲軍,出城迎戰去了。

兩軍對持了一會兒,吐蕃的將領,見大唐南城出現了大批士兵,他們也停下了腳步。

李承風和長孫無逸二人,騎馬上前談判,那象騎兵上,一男一女二人,則氣宇軒昂,英姿颯爽。

他們二人,其實就是吐蕃的三王子鬆贊城和九公主鬆贊藍月了。

鬆贊城今年20歲,大大小小也經歷過好幾次的戰役。

而鬆贊藍月作爲吐蕃首領松贊干布最小的女兒,他從小就是被人寵着長大的。

而且,這也是鬆贊藍月第一次經歷戰場,她便騎着她最心愛的坐騎,大象小左,來到了吐蕃的戰場上。

……

針對於這次戰役的發生,據說是大唐人太狡猾和姦詐了。

他們高價收購了吐蕃兩城池之內,所有的糧草,然後用十倍的價格賣出去?

你不買糧食,我就率兵打你,你買了,我就不打你了?

以至於最後,吐蕃兩座城池損失的錢財,居然達到了20萬黃金左右?

這大唐人,真是聰明,真是弄的好一手空手套白狼啊。

他們什麼都沒有花,就賺走了吐蕃兩城池之內的20萬黃金?

當松贊干布聽見這個消息,瞬間氣的雷霆大怒。

他沒有責怪吐蕃人傻,而是在詭辯大唐人真的是太聰明,太狡猾,太奸詐了。

他們居然利用天氣旱災的因素,來坑吐蕃人的錢財?

是可忍熟不可忍,於是松贊干布氣的直接下令,派出十萬士兵,以及一隊象騎兵,進攻大唐肅州。

並且把這個任務,交給他最信任,武功最高,經歷了十幾場戰役的三王子鬆贊城去處理。

松贊干布覺得,鬆贊城有把握率領十萬大軍和大唐人對抗。

並且在鬆贊城離開的時刻,松贊干布還再三囑咐着,道:“三兒,剛開始,切記不要和大唐人士產生強烈的衝突,能拿回屬於我們的黃金,就拿回來,如果實在拿不回來,那就打,打到他們把坑走我們吐蕃的錢財,吐出來爲止!”

“是,父親大人!”

鬆贊城接受了這點意見。

隨後,松贊干布的九女兒,鬆贊藍月聽聞自己的三哥鬆贊城要去攻打大唐了?

她聽見這個消息,便十分激動。

因爲今年自己已經13歲了,自己還從未上過戰場呢?

於是鬆贊藍月來到松贊干布身邊,一番軟磨硬泡,想要隨着她的三個上戰場。

松贊干布不答應,於是頌讚藍月由去她三哥面前撒嬌。

鬆贊城頂不住自己九妹妹的軟磨硬泡,於是便偷偷瞞着吐蕃領袖松贊干布,帶着鬆贊藍月來到了戰場之上。

因爲鬆贊城覺得,自己這次率領十萬大軍出馬,還有象騎兵團隊的存在,大唐一座邊城,是不可能防禦的住的。

而且,鬆贊城的目的也很簡單,我不要求你大唐用多錢錢財來彌補,我只希望,你們大唐肅州,可以把坑了我們吐蕃兩座邊城內老百姓的錢財,全部還回來就可以。

如此一來,我們吐蕃,就可以不會攻打你們大唐肅州。

因爲鬆贊城也明白,大唐的強大,遠遠不止他眼前所見的這幅景象。

一座肅州,只是大唐疆土的冰山一角而已。

並且,他們得罪不起大唐,如果大唐真的怒了,發動全部兵力來攻打吐蕃,那麼吐蕃就真的無處可逃了。

而現在的大唐,最強大的敵人是突厥,大唐把大半的將士都用去對抗突厥,守護大唐疆土去了。

至於吐蕃,他們緊緊只是派出了幾千兵馬守護肅州南城,僅此而已。

所以總體上來說,吐蕃和大唐並沒有多麼深刻的矛盾。

這次鬆贊城,也只是希望大唐肅州人,可以把肯走吐蕃的20萬黃金交出來,那也就此作罷了。

戲幕客 但李承風是誰?大唐八皇子,二十一世紀穿越過來的天才,並且還身附系統呢!

李承風怎麼可能會把自己賺到的20萬金錢財,歸還給吐蕃?

那是不可能的!

……

戰場之上,兩軍對持的時刻,並且直接發動進攻。

吐蕃軍隊前,一男一女騎在大象上,號令着兩匹大象緩緩向前走去。

而大唐這邊,出面的則是李承風和長孫無逸二人。

他們雙方都是這樣想到,在戰鬥之前,希望可以談判一番,能不打仗,就儘量不打,但如果談判失敗了,那就開始戰鬥吧!

象騎兵上,鬆贊城目光微微凌起,待看見大唐派出的人,居然是一個稚嫩的孩童之後,他瞬間便蔓延疑惑了起來。

這是什麼鬼?一個孩童?難道,大唐已經沒有將軍可以出馬了嗎?

瞧不起誰呢?

“來者何人?”

反觀,李承風卻是坐在戰馬之上,昂首挺胸的看着眼前二人。

那氣宇軒昂的男子道:“小傢伙,我乃是吐蕃的三王子,鬆贊城,去叫你們的大將軍來和我進行談判吧,我不想在你們身上耽誤太多時間!”

“談判?那就和我談判就好了!”李承風稚嫩的聲音,令人覺得有些好笑,但卻又令人肅然起敬。 鬆贊城一旁,鬆贊藍月臉上則是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容,道:“小傢伙,姑奶奶我可是吐蕃領袖的九女兒,吐蕃的九公主!你用什麼身份,居然敢來和我們進行談判?趕緊去把你們的將軍叫來,讓他換我們吐蕃錢!否則,我們就要率領十萬大軍,進攻你們大唐肅州了!”

“哼,你是吐蕃的九公主就了不起了嗎?我還是大唐的八皇子呢!論國土,論國力,論國家的綜合實力,我們大唐哪裏不是穩穩壓過你們一頭?區區番邦小國,見到大國皇子,居然還不下跪?”

“什麼?你居然是大唐的八皇子?”

“叮,來自鬆贊城的驚訝,淘氣值+88!”

“叮,來自鬆贊藍月的詫異,淘氣值+99!”

當李承風說完自己的身份之後,他們二人臉上明顯露出了一絲驚容。

但他們同時也覺得很奇怪,爲什麼堂堂大唐的八皇子,居然會領兵出來打仗?

這樣的事情,不應該是交給大唐的將軍去做嗎?

還是說,他們大唐肅州現在根本沒有兵力呢?

鬆贊城其實知道,大唐肅州,不是那麼好攻進去的。

別看他們城外現在只有3000左右的玄甲軍,那他們城內,肯定已經埋伏好了數萬兵馬沒有出來的。

此刻,松贊干布居然在李承風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絲無形的壓力。

因爲,李承風實在是太鎮定了。

鎮定到,好似李承風的身後,還有着千軍萬馬的勢力沒有出來!

……

“哥哥,眼前這個小孩子,真的是大唐的八皇子嗎?”

鬆贊藍月眼眸之中,掠過一抹疑惑。

鬆贊城則緊緊皺眉,到:“不知道,這一點,我還不能確定,因爲我從來沒有見過大唐的八皇子長什麼樣子!”

“三年前,我曾經以三王子的身份,出巡過大唐,大唐皇帝也確實以禮相待,我見過大唐的太子李承乾,皇子李泰和李治等人,但卻從未聽說過,大唐還有一個八皇子的存在啊?也不知道這個小娃娃,到底是哪裏冒出來的?不過,見他身後有着3000左右的玄甲軍兵力,恐怕他說的身份是真的,他或許就是大唐的八皇子了!”

“哼,那哥哥你是吐蕃的三王子,我是吐蕃的九公主,論身份,我們一點也不比他差呀!所以我們不用害怕,直接明瞭的和他說,要他還錢,否則,我們就攻打進去!”

鬆贊藍月,在吐蕃被寵溺慣了,所以脾氣也是十分刁蠻的。

她完全不知道,大唐的兵力到底有多麼的強大,大唐的將士和將軍,到底有多麼的強悍。

鬆贊城微微皺眉,看向鬆贊藍月,道:“九妹,你可千萬別小瞧了大唐的兵力了!且不過他們國土面積大,文臣武將,也是人才輩出,各有千秋的!”

“大唐的八皇子,率領3000玄甲軍出城,或許只是給我們一個下馬威,誰知道他們城後,有沒有十萬大軍的埋伏呢?如果我們就這樣攻進去,到時候落入大唐人的圈套之內,或許我們吐蕃的十萬大軍,這次就真的有去無回了!所以在戰場之上,任何一個細節都不能疏忽,我們也不能小瞧了眼前這個大唐的八皇子了!”

“哼,不就是一個小孩子嘛?我們有什麼好怕的!”

“九妹,此話可不是這麼說的!大唐的玄甲軍,號稱天下第一軍隊,玄甲軍一出,所過之處,寸草不生!只有我們的象騎兵才能與之抗衡!所以爲了以防有詐,我們還是儘量不要莽撞進攻,先派探子去打聽一下大唐肅州城內有多少兵力,我們在做決定吧!否則貿然進攻,最後會吃虧的只是我們!不過目前,我們還是和大唐八皇子先進行一番談判吧,至少要把他們坑走我們吐蕃的錢財,全部還回來!”

鬆贊城經歷了大大小小的數十場戰役,打其他小國家都是所向睥睨,唯獨碰上大唐的軍隊的時刻,則被大唐揍的體無完膚。

所以吃一塹,長一智,鬆贊城現在可不會像以前那麼傻了。

現在的他,要比以前更加成熟,更加穩重,不再有莽撞和衝動的性格,取而代之的則是沉穩。

況且,他也不會在不知道大唐肅州的兵力之前,貿然進攻肅州的,否則這對吐蕃而言,是沒有一點好處。

而鬆贊城也不會傻到認爲,自己真的可以率軍十萬,破開大唐的肅州?

如此一來,他們只會得到大唐修無止境的報復罷了!

……

另一邊,長孫無逸也在和李承風對話着。

長孫無逸原本緊張的臉色,此刻已經稍微緩和了下來。

他不是第一次上戰場,但是這還是他第一次面對十萬大軍啊?

他還在想,八皇子李承風,到底爲何可以面對十萬大軍,而臉色不變,甚至依舊風輕雲淡呢?

要是換做平常的小孩子,或許早就嚇的尿褲子了吧?

“八皇子,您說,爲何吐蕃十萬大軍,不敢進攻我們肅州城呢?我們只有3000玄甲軍,而他們卻有十萬大軍啊!”

長孫無逸開口,疑惑的對李承風說道。

李承風自信滿滿的道:“長孫無逸,如果換做是你,率領十萬大軍攻打大唐,在不知道敵方城池內有多少士兵的情況下,你敢貿然進攻,得罪我們亞洲最強國家,大唐嗎?”

“呃,請問八皇子,亞洲是什麼洲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