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溫靜雅有些不淡定,她的目光有些變得陰冷。

竟然還叫了媽媽?

你也配?

她溫靜雅可是知道周家的老太太是什麼架勢,一副眼睛長到腦門上的做派!哈!叫媽媽?

鬼才信!竟然用這種手段來壓我?

溫靜雅不屑一顧的‘嗤’了一聲。

“媽媽?”

“嗯!是啊!我哥沒跟你說嗎?”葉小鷗反問。

溫靜雅馬上收了一下神,看向葉小鷗,然後伸手拿過一隻口袋,放在桌子上,向葉小鷗推了一下,“這是筱宇的外套,他忘在我那了,你給他帶回去吧!”

“哦?”葉小鷗伸脖向口袋裏看了一眼。

“這個我不幫你帶,我一會要去公司的,既然你們是情人,他去你那還不是隨時都可以的,留着他下次再去好穿!”葉小鷗說的很坦然,看都沒看一眼,不過心裏很心塞.

她不明白,爲什麼宇哥的衣服會在她手裏?難不成他… …。

正說着,葉小鷗包裏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葉小鷗對溫靜雅說了一聲,“不好意思!”

然後趕緊從包裏拿出電話看了一眼!臉上一笑,衝着溫靜雅低低的請示,“我可以接個電話嗎?”

“當然!你接!”溫靜雅很優雅的示意了一下。

葉小鷗馬上拿起電話滑開,柔聲說,“媽!”

溫靜雅一驚,看向葉小鷗。

電話裏傳出來一個女聲,“小鷗啊?你這個星期回來嗎?”

“媽!我都忙忘了,爺爺回來了沒?”葉小鷗甜甜的問。

“你爺爺早就回來了,還說快兩週沒看見你了!”周夫人的聲音很柔和,“你現在在學校還是公司?”

“媽!我在外面,與一個姐姐在一起!”葉小鷗看着溫靜雅說道。

此時的溫靜雅臉已經顯得很蒼白了,她的眸子緊縮着,有些不淡定的看着葉小鷗,手攥的緊緊的,明顯的有些緊張到失態。

葉小鷗有點幸災樂禍的笑笑,“媽媽!要不你告訴爺爺,我晚一會回去吧!”

“那行!我讓王嫂買了大閘蟹,你們回來吃!”周夫人今天也不知道爲什麼,話竟然有點多,“那不說了,下班回來吧!”

“知道了!”葉小鷗應了一聲然後掛斷電話。

她看見溫靜雅乾乾的嚥了一下,一下子放鬆了下來,掩飾着端起咖啡呷了一小口。

“不好意思!”葉小鷗淡淡的說了一下,然後放下電話,喝掉最後一口果汁,“姐姐你還有事情嗎?你說的事情我知道了,不過其實你跟我說不說沒有什麼必要,哥哥的事情妹妹可不管,也管不了,更何況我是一個他收留的妹妹!”

溫靜雅看着葉小鷗,像似渾身爬滿了螞蟻,讓她煩躁不堪,她沒想到,那個周家的老太太,竟然這樣狗眼看人低,對這個小丫頭到如此的和藹可親。

她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自己究竟哪裏比不上面前的毛孩子。

她除了好看,還有什麼可以比她技高一籌的,爲什麼就讓周家人,包括周筱宇就圍着她團團轉。

葉小鷗看着溫靜雅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陰鷙,心知肚明她現在已經嫉妒的發瘋了。

可是她不明白,爲什麼周筱宇的衣服會在她手裏,她有些不太相信昨晚宇哥會跟她在一起。

如果他真的與她在一起,那還用得着來自己的面前炫耀嗎?

葉小鷗判定,溫靜雅在說謊。

可是,確實,宇哥昨晚沒回來。

她見溫靜雅不再說話,“溫姐姐,那我就告辭了!我得去公司了!”

說完站起身,正要轉身之際,突然問溫靜雅,“哦!溫姐姐,要不要我告訴哥哥一聲,記得去你那拿衣服!”

她說完就等在那,看着溫靜雅等待着她回答!

溫靜雅有些閃神,“不用了!我電話給他好了!”

“那好的,姐姐!那我走了!”葉小鷗說完,對着溫靜雅甜甜的一笑,轉身向外走去,溫靜雅嘎巴了兩下嘴,還是把下面想說的話嚥了回去。

看着拍上的門,阻隔了自己的視線,溫靜雅伸手一把抓起那隻袋子狠狠的朝着葉小鷗離去的門上摜去,藉此來發泄自己心中的鬱悶。

可是那隻紙袋剛剛落地,葉小鷗突然又推開門,“溫… …”

她故作驚恐的看着地上摔得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溫姐姐,你… …你這是… …”

然後她一臉無辜的看向溫靜雅變得猙獰的臉,有些呆滯的樣子,“我得罪你了嗎?還是我宇哥得罪了你?”

此時的溫靜雅像似被摑了一巴掌一樣,臉上猙獰的表情,怎麼都恢復不到原來裝的優雅的位置,那樣子很醜陋。

她本來是想噁心噁心葉小鷗,好讓她回去跟周筱宇鬧個不停,這樣一來,以她瞭解的周筱宇,用不了多久,就會厭惡這個精靈一樣的黃毛丫頭。

即便是她得不到,她也不能讓周筱宇身邊的女人消停,她好繼續她的溫柔體貼,善解人意,沒準哪天他被攪鬧的疲憊不堪了,她就會有機會停留在他的身邊了,即便進不了周家的門,也有機會做周筱宇的後宮。

沒想到,她覺得自己的套路深,竟然到用給葉小鷗挖好的坑,把自己埋了!

她就沒想到,自己處心積慮的謀劃好的一切,就被葉小鷗這樣風輕雲淡的幾句話,就給拆了臺,反而把自己逼到了角落。

此時的葉小鷗竟然裝作一臉無辜的看向自己,她哪裏還能淡定自如了。

“姐姐,我的雨傘忘了!”葉小鷗怯怯的指了指桌上的雨傘!“本來還想告訴你點事算了!姐姐!你心情不好就算了!”

她說完繞着地上的衣服,走進去,拿起桌上的雨傘,剛想在關門離去,看了一眼地上的衣服,“溫姐姐,你可別拿宇哥的東西亂扔,他的衣服他自己扔可以,別人扔,他肯定不高興的!”

說完關上門,這回真的走了,臉上都是燦爛。 其實剛纔葉小鷗就算到了溫靜雅這一出,所以故意留下傘,她本來返身開門是想在刺激一下她,沒想到,她自己已經爆了。

葉小鷗邊走邊嘟囔了一句,“哎!真配合!原來不裝的時候真的好醜!”

“你在說誰?”一個聲音在他的身後響起。

給葉小鷗嚇了一跳,猛的回頭,卻看見一張溫潤帥氣的臉。

“俊豪哥!怎麼是你?”葉小鷗有點驚訝。

方俊豪笑,“走了,想去哪我送你!車上說!”

葉小鷗一想外面還下着雨,正好也還有些問題想問方俊豪,順便也好讓方俊豪參觀一下自己的公司,一舉三得!她愉悅的點頭,“好!”

外面的雨一直都很大,兩個人都打了傘,不過出去的時候,方俊豪還是伸手攬了一下葉小鷗,把他拉到自己的大傘下。

葉小鷗仰臉看了一眼高大挺拔的方俊豪,恬淡的一笑,有點不好意思。

方俊豪的心猛然一縮。

直到到了停車場,方俊豪先讓葉小鷗上了車,自己才繞過車的另一側,上了車,收了傘。

“好了!你指揮!”他看了一眼漂亮的不像話的葉小鷗愉悅的說道。

“好的!”葉小鷗告訴了方俊豪大方向,方俊豪啓車向那裏駛去。

路上葉小鷗問了他好多問題,一副孜孜不倦的樣子,方俊豪都耐心的一一解答。這讓葉小鷗非常的愉快。

到了公司,方俊豪讓她等在車裏,自己拿着傘走出去,接了葉小鷗下來,向樓內走去。

葉小鷗一層一層的給方俊豪做了介紹,方俊豪參觀後直接到了葉小鷗的辦公室。

“不錯,環境很不錯,到真的是一個辦公的好位置,雖小但是五臟俱全,井然有序,管理的很不錯。”方俊豪看起來很滿意這裏,葉小鷗也放鬆了不少。

“你等等,我看看我們遲總在不在!”葉小鷗說着,出了自己的辦公室,去了遲少羣的辦公室,她伸手敲了敲門,裏面馬上回應拿過來一聲,“請進!”

葉小鷗一陣驚喜,趕緊開門進去。

“師傅,你可真的是及時雨,需要的時候你準在的!”葉小鷗俏生生的夸人,遲少羣當人開心。

“你又需要我了?”遲少羣一邊忙着自己手裏的工作,一邊掃了一眼葉小鷗,“我後天要出差,所以想處理完這裏的事情,可能要一週纔回來!”

“哦,那有什麼事情你交代給我就好了。”葉小鷗走到遲少羣的辦公桌前,“師傅我想請您見個人!”

“誰?”遲少羣擡起眸子看向葉小鷗。

“方俊豪!”葉小鷗很甜脆的回答。

“哦?好啊!”遲少羣趕緊放下自己的筆,“他來了公司?”

“是的!你以前認識他嗎?”

“認識!接觸不多!”說完站起身,繫了一下西裝的扣子,很鄭重的樣子。

然後兩個人向葉小鷗的辦公室走去。

兩個人真的認識,都很主動的伸出手,“方先生,歡迎您來!”遲少羣大步的走進去。

“遲總!您好!沒想到小鷗說的師傅竟然是您!”方俊豪溫潤的笑。

“不敢當!”遲少羣笑。

“別不敢當,誰不知道您是宇少的得力干將!強將手下無弱兵,難怪小鷗這樣聰明,一點就透。”

“不許說我!”葉小鷗嬌俏的笑着說,“俊豪哥,其實我很笨的,以後需要請教的地方會很多,到時候您別說的煩!”

“怎麼會!我求之不得!”方俊豪寵溺的看向葉小鷗。

“那都坐吧!還客氣什麼呢?”葉小鷗示意大家都坐下,然後出去讓祕書沏茶來。

遲少羣與方俊豪很正面的以公司的角度諮詢了不少問題,方俊豪都很認真的給予了答覆。遲少羣這回心裏有了底,心想,看來小丫頭要起飛了。

這樣的機會,可是多少商人挖空心思想切入的,甚至有些人處心積慮的暗中還在競爭,不曾想就這樣輕而易舉的到了小丫頭手裏。

如果這一次要是打好了基礎,看來,小丫頭很可能是歐洲大單的突破口。

遲少羣的心裏有些興奮,有些躍躍欲試。

方俊豪在葉氏留了很久,並一起吃了午飯才離開,葉小鷗與遲少羣又商議了好半天,最後遲少羣對葉小鷗說,“小鷗,這件事情必須得與宇少彙報了!這關乎到他的計劃!我們不能在隱瞞了。”

葉小鷗看着遲少羣好半天,點點頭,“那好吧!也只好這樣了!”

她是有點擔心,這個霸王會阻攔,因爲葉小鷗知道,在她的事情上,周筱宇總是霸道的很。

“我只是擔心… …”

“我來說!”遲少羣很認真的說,“交給我,你放心吧!”。

“那我們就開始着手了!”葉小鷗對遲少羣說道。

“不過你自己是完不成的,我們需要按貨品項目分組進行吧!這樣更穩妥!”遲少羣把自己的計劃跟葉小鷗交代了一遍!兩個人又坐下來分析實際情況後,又開了一個擴大會,一直忙到了下班後。

葉小鷗這纔想起來,“壞了!媽媽還讓我回家的!”

顧臻樺趕緊對葉小鷗說,“那我送你吧!讓他們自行回去好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