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預言一旦實現,他們將奉他人為主!

這是四大上古遺族先祖在世時,對著大能許下的約定,是融入血脈靈魂的誓言,沒有人可以逃脫!

一陣沉默,幾位族長、統領相視無言,只有鐵勒沉穩的聲音再次響起,「聖靈出世,萬劍峰毀。蠻獸山倒,城渡虛空!」

「聖靈已經出世,萬劍峰正在毀滅,你們說,這代表著什麼?」

鐵勒淡然的聲音傳進藍漠等人的耳中,下意識的,藍漠幾人身體再次一震,眼皮不斷跳動。

好在鐵勒說完后,不再開口,靜靜的凌空而立,目視著萬劍峰的變化。

其它幾人,則是面色陰晴不定。赤眉嘆了口氣,藍漠面露苦笑,卡蒙眼中噴火,豪騰沉默不語,黑天陰森恐怖。

「咻!」

漫天劍芒中,忽地閃現一道血紅色的劍光,長虹貫日,貫穿萬里,宛如一道血紅色的流光,在漫天的劍芒之間,自蒼穹深處落下,似匹練般延綿萬里,朝著緊閉雙目的蕭易眉心落下。

在這一瞬間,空間凝固,時間靜止,而周圍的虛空,無論是無數屬性靈氣,亦或是天地元氣,乃至無上法則,在這天際下的方圓寸許的範圍內,徹底地扭曲湮滅起來。

這一道劍光,幾乎沒有任何阻礙,頃刻間便鑽進了蕭易的眉心,進入靈魂海洋。

緊接著,綻放出無數道劍刃,在靈魂海洋上空凝聚出了一把金色的劍形虛影,並搭建出了一座白色橋樑,溝通無盡虛空。

整個過程,發生在零點幾秒時間內。對這一切變化,閉目感應中的蕭易,沒有任何察覺。

此時的他,就像一個吸塵器,一刻不停的吸收著靈魂層次上帶來的萬劍感應。《不死金身訣》自動運轉,包裹住了全身上下。第一轉、第二轉的心法路線,在零點幾秒時間內,完成了數萬次的凝聚、轉變、分散,再集合。

元府里,八輪本命元環,飛一般盤轉旋飛,滋生出的無窮本命元氣,奔騰在血管河流之中。依稀可見無色的浪潮之間,一縷縷金色的劍道之力時隱時現,沉浮不斷。

時間無情流逝,黑月退去,血日高升……血日退去,黑月高升……如此反覆不停。

萬劍峰上,蕭易宛如一尊雕塑,身形挺拔而立,矗立在紫黑色山體之上,一動不動。

遠空,赤眉、藍漠、鐵勒、黑天、豪騰、卡蒙等人依舊站立虛空中,靜靜等候。

血日黑月不斷交替,十天眨眼即過……

「轟隆!!!」

這一天,大地突然震顫不止,天空也伴隨之搖晃。

然後,在赤眉等人駭然的目光注視下,高約萬丈的萬劍峰,突地不斷縮小!最後化作一道白色的劍芒,沒入閉目中的蕭易眉心。

靈魂海洋里,無數劍刃早已衍變為無盡劍罡,充斥整個靈魂海洋,圍繞在那金色劍形虛影周身。

萬劍峰的降臨,使得劍罡頓時安靜下來,老老實實地圍繞在萬劍峰周身。與此同時,意志空明、心神沉寂在無邊無際劍中世界的蕭易,緩緩醒轉過來。

第一時間,神識查探全身,再深入剛剛發現、並凝聚出來的靈魂海洋,隨即看見那座縮小版的萬劍峰,靜靜的懸浮靈魂海洋中央,置於金色劍形虛影的正下方。

似乎感應蕭易的注視,萬劍峰微微震顫,而後,自峰頂中心開始分裂,一把透露出蒼古、荒涼氣息的黑色巨劍自裂開的山峰間疾射而出!

「嗡!」

巨劍發出爭鳴,清脆的聲音回答在靈魂海洋,久久不息。縱觀劍身,古樸蒼涼,若隱若現,根本看不出真身,只知是劍形。

它一現身,萬劍峰上的無數把殘劍利劍紛紛齊鳴,如同膜拜王者。

這一幕,「看」的蕭易頓時傻眼。他只不過是眯了會眼睛,這萬劍峰居然跑到自己的靈魂里來了?

更神奇的是,這一把自萬劍峰脫離而出的黑色巨劍,懸浮半空,給蕭易一種活著的錯覺。彷彿面對的不是一把劍,而是一個神靈!

這是透過靈魂上的傳遞,蕭易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它就像高高在上的王者,俯視底下的臣民,亦如蒼穹之巔的神靈,俯視大地上的螻蟻。

沒有眼睛,卻給蕭易一種,渾身上下被看穿的錯覺。好似赤裸裸的站在地面,接受神靈的檢閱。

「你太弱了。」一個恆古蒼涼的厚重聲音,忽然在蕭易腦海中響起。

唰!

蕭易渾身一顫,駭然的「盯」著巨劍,失聲道,「你……你是誰?怎麼……怎麼出現在我靈魂里的?」

「我從地球而來。」降臨,使得劍罡頓時安靜下來,老老實實地圍繞在萬劍峰周身。與此同時,意志空明、心神沉寂在無邊無際劍中世界的蕭易,緩緩醒轉過來。

第一時間,神識查探全身,再深入剛剛發現、並凝聚出來的靈魂海洋,隨即看見那座縮小版的萬劍峰,靜靜的懸浮靈魂海洋中央,置於金色劍形虛影的正下方。

似乎感應蕭易的注視,萬劍峰微微震顫,而後,自峰頂中心開始分裂,一把透露出蒼古、荒涼氣息的黑色巨劍自裂開的山峰間疾射而出!

「嗡!」

巨劍發出爭鳴,清脆的聲音回答在靈魂海洋,久久不息。縱觀劍身,古樸蒼涼,若隱若現,根本看不出真身,只知是劍形。

它一現身,萬劍峰上的無數把殘劍利劍紛紛齊鳴,如同膜拜王者。

這一幕,「看」的蕭易頓時傻眼。他只不過是眯了會眼睛,這萬劍峰居然跑到自己的靈魂里來了?

更神奇的是,這一把自萬劍峰脫離而出的黑色巨劍,懸浮半空,給蕭易一種活著的錯覺。彷彿面對的不是一把劍,而是一個神靈!

這是透過靈魂上的傳遞,蕭易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它就像高高在上的王者,俯視底下的臣民,亦如蒼穹之巔的神靈,俯視大地上的螻蟻。

沒有眼睛,卻給蕭易一種,渾身上下被看穿的錯覺。好似赤裸裸的站在地面,接受神靈的檢閱。

「你太弱了。」一個恆古蒼涼的厚重聲音,忽然在蕭易腦海中響起。

唰!

蕭易渾身一顫,駭然的「盯」著巨劍,失聲道,「你……你是誰?怎麼……怎麼出現在我靈魂里的?」

「我從地球而來。」

流轉經年 巨劍淡漠的聲音在靈魂海洋里響起。

「至於我是誰,現在的你,還沒資格知道!」

唰!

蕭易僵住。

半響,深呼吸,咬牙道,「你說你從地球而來,是不是表示,我的靈魂穿越到無極世界,是你搞的鬼?」

「是。」

「……行,我知道了。」蕭易強忍住罵娘的衝動。

艹麻辣隔壁的!

一直困擾自己的謎團,今天終於揭開了。可他娘的的真相,真尼瑪憋屈。

蕭易知道這把巨劍很厲害,厲害到逆天。把自己的靈魂都能弄過來,毫無疑問,這是真正大神的手段!

問題是,你說都不說,就把自己靈魂拉過來,這算什麼?

解釋一下能死嗎?

還自己沒資格……資格你妹啊!

蕭易勉強控制自己,沒有破口大罵。

「你的力量太弱了,目前階段,沒有資格使用我。」彷彿能感應到蕭易的想法,巨劍再次傳遞信息,洪亮的聲音在靈魂海洋內震蕩。

「也就是說,等我的力量達到一定境界,就能使用你了?」蕭易沒有立即就此退卻,抓住其中的語病,譏笑道。

巨劍不作答,靜靜的懸浮半空。

靈魂海洋內,狂暴的劍刃漸漸平息下來。這時觀看整個靈魂海洋,空間比之前擴大了百倍!

邊緣地帶黑暗籠罩,宛如深邃的宇宙混沌,看不到盡頭。劍氣光芒遍布靈魂海洋,好似汪洋大海,一望無際。那縮小版的萬劍峰,就矗立在海洋中央,彷彿一座海島。

巨劍不開口,蕭易也無法逼迫。咬了咬牙,靈魂歸位肉身。

緊閉的雙目猛地睜開。霎時,兩束神芒迸發疾射,沒入層層虛空,消失不見。

血日當空高掛,大地溝壑遍布。

伴隨著萬劍峰的消失,周邊的大山盡數倒塌。裂開的地縫中,地底岩漿冒著火泡,緩緩流動而過。荒涼的黑色大地彼此起伏,沒有高山。從空中俯視,一馬平川。

「咻!」「咻!」「咻!」……

凌厲的破空聲響起,幾道身影忽地出現在了蕭易的周圍,封鎖遁走的空間,氣息牢牢鎖定在蕭易的身上。

感覺到自己被數道氣息鎖定,蕭易眉宇微皺,隨即嘴角露出冷笑,心中更是冷哼一聲,抹過一絲不屑。

恰在這時,腦海中陡地湧出大量的信息,充斥大腦。微微一怔,蕭易迅速掃視,得到了相關信息。

原來,真有離開摩天秘境的方法,那位上古時期的大能,將之存放在了萬劍峰內。

封印開啟之日,四族破空之時!

至於黑色巨劍,在上古時期,就跟隨那位大能。

蕭易不知道自己怎麼就被它看中,而且靈魂還被拉到了無極世界。整個過程,處處透露著詭異。

只是,黑色巨劍不說,蕭易也沒辦法知道。現在稀里糊塗得到萬劍峰,算是萬幸。

按照湧出來的信息記載,萬劍峰不是一座普通山峰,而是一件與眾不同的異寶。

只要有充足的精神力,就能使用它!

不像魂珠,快一年了,蕭易也沒摸透。有了萬劍峰這個保障,信心頓時倍增。

掃視了氣息鎖住自己的幾個人,其中赤眉、藍漠老相識。卡蒙一如既往充滿了殺意,恨不得抽自己的筋,扒自己的皮。

剩下的,兩個擁有灰色翅膀的魁梧壯漢。最後一個渾身陰氣纏繞,身體時隱時現,籠罩在黑袍中的人,端得陰森駭人。

略微沉思,蕭易立即想到這三個人是誰。

兩個黑色翅膀的壯漢,必然是灰翼族其它兩個統領,鐵勒和豪騰。陰氣森森,看不清男女的那位,不出意外,就是黑爪族的族長,黑天!

四大上古遺族最高領導者,一齊出現。蕭易心中微微訝異,表面上卻不動聲色,清冷道,「不知幾位族長、統領,有什麼事?」

「什麼事?當然是殺了你!」

卡蒙怒吼一聲,一隻手伸展開來,化作巨爪就要抓向蕭易。

「蓬!」

巨爪剛有所動作,虛空中猛然現出一團黑雲,轉瞬之間變化成巨鷹,犀利的尖爪當空劃下,狠狠擊中卡蒙的身上,發出一記沉悶的響聲。

卡蒙手中幻化的巨爪頓即消失不見,口中噴出鮮血,漸染了衣襟。他的身體更是不堪重擊,向地面墜去。

啪啪啪!

灰色翅膀快速煽動,產生強大的氣壓,這才堪堪抵銷那股強悍的重擊力量。

此時,卡蒙的身體距地面不過一米距離。嘴角殘留有血跡,他仰頭咆哮怒吼叫道,「鐵勒!你居然護著他?」

卡蒙怒視之人,正是出手的鐵勒。

同是半步武神級別,鐵勒輕輕一擊,卡蒙卻要廢半天勁才能抵銷。這就是對力量掌握的高低之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