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萊恩的催動之下,遠離塵世的理想鄉飄向莉亞迪絲的胸前!萊恩的眉頭稍微一緊,一堆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的咒語被萊恩緩緩念出!那是阿爾託利亞教給萊恩催動劍鞘的咒語。

隨着萊恩吟唱的加快,整個遠離塵世的理想鄉爆發一陣奪目的眩光、劍鞘周圍原本流淌的藍色氣流一點一點的加快,隨後竟然改變形狀、不但像莉亞迪絲的身體靠近而且還轉換爲螺旋形態!

莉亞迪絲從開始到剛纔爲止一直都沒有什麼異像產生,不過直到萊恩的咒語唸到三分之二左右的時候,莉亞迪絲的眉頭突然皺了起來,就連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似乎是在忍受某種巨大痛苦一般,萊恩閉上雙眼不去看此時痛苦的莉亞迪絲、那樣只會影響自己的吟唱速度!

遠離塵世的理想鄉在萊恩的吟唱中一點一點的朝莉亞迪絲的身體靠近,隨着莉亞迪絲的一道悶哼,一股黑色的氣團從莉亞迪絲的身體內噴涌而出!隨後立刻化爲虛空消失在萊恩面前。

緊閉雙眼的萊恩、身體一陣顫抖,那是自己之前放到莉亞迪絲體內用來維持元素不滅的死靈之氣!

是被遠離塵世的理想鄉驅逐出來了嗎,沒想到這個劍鞘竟然如此之強大!一般來說莉亞迪絲體內的死靈之氣被驅逐出來之後應該重新回到萊恩體內纔對,但是剛纔那股死靈之氣竟然被這個劍鞘直接摧毀了。

萊恩的心驚只存在短短几秒,隨後更加快速的吟唱起來!如果這個遠離塵世的理想鄉無法令莉亞迪絲存活的話,那莉亞迪絲真的是一點希望也沒有了……萊恩的死靈之氣就算在瘋狂的注入也不會生效。

遠離塵世的理想鄉慢慢自主隨後竟然產生了一股螺旋氣場,最終將莉亞迪絲與劍鞘一同包裹其內!而本體的遠離塵世的理想鄉則開始像莉亞迪絲的身體……移動、

那個場面立刻令哈德羅特緊張起來,不過就算在緊張!哈德羅特也只能忍着,不是魔法師的自己此刻一點用處都幫不上的!

遠離塵世的理想鄉和莉亞迪絲此刻有一者可能是屬於虛體,這是哈德羅特的判斷!

究竟是遠離塵世的理想鄉融入了莉亞迪絲的體內,還是莉亞迪絲吞噬了遠離塵世的理想鄉!衆人不知,遠離塵世的理想鄉每往莉亞迪絲的體內前進一分,莉亞迪絲都如同受到遭受一種強烈魔法的攻擊一般!那異常痛苦的神情,是哈德羅特最不想看到的。

遠離塵世的理想鄉,在連續突進七次之後終於完美的進入了莉亞迪絲的體內!失去遠離塵世的理想鄉的螺旋氣場的固定,莉亞迪絲瞬間從半空傾倒。

哈德羅特像準備許久一般,從後方緊緊的抱住已經昏迷過去莉亞迪絲。

“哈德羅特!快……快將莉亞迪絲抱過來”萊恩喘了幾口氣坐在地上大聲的朝哈德羅特喊道。

“萊恩!你怎麼樣?”哈德羅特這時候才發現,萊恩的臉色也有些不對勁。

“沒……沒事!咒語唸的太快,有些……有些缺氧了!”萊恩深深的呼了幾口氣朝哈德羅特解釋道。

哈德羅特……

萊恩閉上眼睛,將莉亞迪絲的頭部扶正!數秒中後萊恩突然睜開眼睛,萊恩的的神識整個進入了莉亞迪絲的體內。

萊恩此時正在親自檢查莉亞迪絲的身體,與以往的神識檢查不同!這次是萊恩整體都進入其中。

看着莉亞迪絲體內煥然一新,重現生機的元素體!萊恩呼了一口氣,遠離塵世的理想鄉的效力果然不同凡響,如果這把劍鞘能夠永遠的待在一個人的體內!可能那個人真的會永生不死吧(在不遭到毀滅打擊的情況下,相當於長壽類型!)

“怎麼樣?”看着從剛纔爲止就一動不動的萊恩突然眨了一下眼睛,哈德羅特詢問道。

“你欠下了阿爾託利亞的一個人情”萊恩的一句話令一直緊張的哈德羅特放鬆了下來。

“是咱們欠她一個人情吧”哈德羅特輕輕撫了一下莉亞迪絲的秀髮淡淡的說道。

“跟我……有什麼關係”萊恩轉過身子小聲的道。

“偉大的龍神大人!你就這麼拋棄小美索了嗎?(克拉德美索)”就在萊恩口是心非的時候一直躺在牀上的克拉德美索突然說起了夢話來……

“小美索?……呵”萊恩和哈德羅特同時愣了一下隨後哈德羅特竟然笑了出來。 哈德羅特輕輕的抱起莉亞迪絲那柔弱而又纖細的身軀,小心翼翼的平放在最開始莉亞迪絲甦醒的那個牀上!感受着從莉亞迪絲鼻中傳出均勻的呼吸,哈德羅特頭一次覺得活着是如此的美好、最重要的是還能在看到她。

“咳咳!”看着冰塊臉露出的一副似水柔情的樣子!萊恩乾咳了兩聲,證明一下自己還在這裏……

哈德羅特捋齊莉亞迪絲額頭上因爲之前螺旋氣場而變的有些亂的劉海,隨後起身朝萊恩點了點頭!似乎是與萊恩約定了什麼一般。

……

再次回到那個碩大圓形會場的時候,會場已經變得格外冷清了!除了兩隻不知道是什麼種類幻化成人類的魔獸之外,萊恩再找不到其餘的魔獸了!而那兩隻魔獸此時正在打掃它們吃喝玩樂之後的戰場……

“都離開了嗎?”哈德羅特將整個會場觀摩一遍之後朝萊恩問道,因爲之前萊恩有說過一幫魔獸在這裏聚會……

“看樣子應該是都離開了”萊恩一邊說道一邊繼續朝前方走去,那裏是阿爾託利亞的寶座!而萊恩的目標,是寶座後面那個擁有十二圓桌騎士石像的神祕小屋子。

萊恩輕輕的推開那個並不算沉重的石門,與之前萊恩離去的時候一模一樣!還是一張比較碩大的圓桌,然後是十二名不知道什麼時候打造而成的圓桌騎士石像,而阿爾託利亞本人則依舊坐在那個位顯獨特的石椅上慢慢品着杯中不知名的液體,而裝有那種不知名液體的容器(類似酒壺的東西)似乎永遠也不會用盡一般。

看着眼這位與之前自己夢中所見到的的那個長相相差無幾的金髮少女,哈德羅特右手放於胸膛、頭部微垂!哈德羅特那標準的騎士禮無論什麼時候都是無可挑剔,(還是簡要說明一下禮儀的手勢吧,魔法師是四指伸持平,拇指彎曲放到胸前!之後彎腰、而騎士是五指合攏成石頭樣子輕輕錘擊一下胸膛,也可以不捶!不需要彎腰,輕輕低下額頭即可)

看着眼前這名紅髮少年的標準禮儀,阿爾託利亞輕輕站起!

“我們終於見面了,繼我之後唯一的一名能使用誓約勝利之劍的騎士”阿爾託利亞面帶微笑的朝哈德羅特說道。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們不要見面”哈德羅特淡淡的說道。

這傢伙在說什麼?他不是最崇尚阿爾託利亞的嗎……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萊恩對於哈德羅特話百思不得其解。

“呵呵!有趣的小傢伙,看來你已經注意到了那”阿爾託利亞拿起桌上的酒壺狀物體給自己的空杯再次斟滿,笑着說道。

“遠離塵世的理想鄉是用來監視我們的對吧?”哈德羅特在阿爾託利亞放下酒壺之後伸手將其奪了過來將自己下面的空杯輕輕斟滿之後冷冷的問道。

“什麼”在聽到哈德羅特的話後,萊恩驚呼一聲。

不過想想也是,誓約勝利之劍都可以作爲眼線來監視教廷那幫人!那麼同爲一體的劍鞘也應該有此功效纔對。

“阿爾託利亞……你”萊恩咬着牙齒大聲的喊着這個耍了自己不止一次的騎士王的名字。

“呵呵,不要這麼說嗎!我身處於深淵魔域之中,監視你們對我有什麼用那?遠離塵世的理想鄉無非是相當於一個我與你們聯繫的一個道具而已,當深淵魔域這邊如果出現空間裂縫的時候,我至少要通知你們一下對吧? 婚法三章 而且……就算遠離塵世的理想真的是用來監視你們的……那又如何?”阿爾託利亞看了眼對面驚愕的兩個小傢伙輕聲的說道。

危險……好強烈的危機感!萊恩從阿爾託利亞的話中聽出了一股強烈的危機感、不過數秒後這股危機卻感突然消失了。

“呵呵,開個玩笑而已!這是用深淵魔域裏面獨有的產物龍鱗果製成的酒水,兩位不想嚐嚐嗎?”阿爾託利亞拿起酒壺輕輕的萊恩下方的空杯小心的斟滿,似乎是怕浪費倒在外面一般。

這個傢伙,不愧是活了萬年的老怪物!長着一副人畜無害的臉,內心到是如此會算計!監視我們?恐怕那只是其中的一個原因吧,如果萊恩在回到人間不照着阿爾託利亞的話去固定並維持空間裂縫!那個存在於莉亞迪絲體內的遠離塵世的理想鄉恐怕就會發難吧?是脫離身體、還是直接從內部進行破壞!對於這點萊恩不知,不過肯定仔細想想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纔對。

看着面前神態自若,喝着小酒的騎士王!萊恩就一肚子火氣,仔細想想、恐怕從一開始這個傢伙,就已經計劃好利用莉亞迪絲來威脅我們了!

交易果然都是公平的,想要莉亞迪絲活下去!就要幫她把整個深淵魔域的生靈都搬遷至人間、怎麼算都是這個騎士王佔盡了好處。

一邊想着這場交易中被人從頭耍到尾,萊恩的心裏就非常不爽!抽起桌上的酒杯,萊恩一口全都飲盡!

而哈德羅特此時卻拿着手中的酒杯一直沉默不語,似乎也是在琢磨其中的利弊吧!

“呃!啊……”

一聲驚呼將哈德羅特從瞎想中喚醒,但哈德羅特望向萊恩的時候、萊恩正異常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脖子!臉色也變得通紅無比。

“萊恩!萊恩”哈德羅特將酒杯狠狠地摔像地面大聲的朝萊恩喊道。

不過扔向地面的酒杯卻突然一動不動,似乎被禁錮在空中一般!就連杯內的酒水也是一樣……

“你到底對萊恩做了什麼”哈德羅特朝阿爾託利亞衝去,手中粗獷有力的雙拳狠狠地朝阿爾託利亞揮去,不過阿爾託利亞只是輕輕的一個側身便躲過了哈德羅特的一記重拳!側身躲過哈德羅特的阿爾託利亞朝前走了一小步隨後慢慢彎腰拾起了被哈德羅特摔出並被禁錮在空中的酒杯,而前後的動作卻僅僅不到兩秒。

“哈德羅特……等等”萊恩穿着粗氣大聲的朝哈德羅特喊道。

此時的萊恩感覺自己整個身體如同被烈焰焚身一般的疼痛,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是亡靈不會死的話,萊恩真相讓哈德羅特給自己一下讓自己解脫了……

咬着牙齒的萊恩再數秒的劇痛之後,意外的發現自己體內的火元素出奇的暴漲了很多、這也是萊恩叫住哈德羅特的原因。

強烈的疼痛使萊恩的身體產生了痙攣,每一根骨頭都如同炸裂一般!不過……強烈的疼痛過後卻是一陣渾身暢快淋漓的舒適感,不過很快!萊恩的舒適感又會被一股更加強烈的疼痛感覆蓋!周而復始,連續好幾次之後萊恩的情況才漸漸緩和下來。 “你給我們喝的……什麼東西?”萊恩單手支撐地面仰視着阿爾託利亞還有些痙攣的問道。

“不過是深淵魔域裏自產的一種酒水罷了!但是我在其中卻加了一丟丟別的東西”阿爾託利亞輕輕的抿了一口哈德羅特之前摔出去的酒水、隨後朝萊恩解釋道。

“你摻雜了……什麼!爲什麼我體內的火元素突然暴漲,頗有些控制不住的感覺?”萊恩深吸了一口氣朝阿爾託利亞問道。

“其實也沒什麼,不過是炎魔的一點血液而已”阿爾託利亞聳了聳肩膀絲毫不在意的說道。

“是炎魔的血嗎?怪不得會令我的身體產生如此的負荷……”萊恩露出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

“這種酒只有高等的亡靈生物纔可以喝,因爲其中摻雜了炎魔之血、一般人或者魔獸如果喝上一口,絕對是身死魂滅的下場!而亡靈則因爲超強生命力和恢復能力所以纔會沒事”

“不過這種酒就算摻雜了炎魔之血後對於亡靈生物來說也沒多大作用,頂多能提升一些對火系元素的抗性而已,而你則不同、你除了是死靈法師之外還是一名火系魔法師!喝下這種酒給你帶來的效果就不用我多說了吧?”阿爾託利亞微笑着說道。

確實,萊恩此時體內的火元素提升了不止一個等級!就連萊恩吐的一口吐沫之中甚至都含有極其濃烈的火元素……如果火元素在多一點,萊恩是不是也可以像紅麟那樣吐火球了。

實力提升雖然是好事,但是萊恩可不會感謝眼前這個傢伙!這無非就相當於騎士王突然給了自己一巴掌,然後在幫自己揉揉而已。

“那你喝這種酒幹什麼,對於你來說用處似乎不大吧?”萊恩說話所噴出的吐沫之中。萊恩自己都可以清晰的看見那稀疏的點點火星……

“我爲什麼喝這種酒?難道你不覺得這種酒很好喝嗎?”阿爾託利亞一口將剩下的酒水飲盡後露出一副非常享受的表情說道。

萊恩……

老實說!萊恩真不覺得這鬼東西有什麼好喝的,入口之後首先是一股火辣辣的灼燒感!隨後是進入體內產生的劇烈抽搐與痙攣……這傢伙是變態嗎?

“喂!阿爾託利亞,你這種酒還有多少?給我一些怎麼樣?”萊恩再想到自己喝完酒的反應後突然有了一個奇怪的想法。

“這種酒只要有一點點炎魔之血就可以無限催化從而形成,所以可以說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不過你想要這種酒起碼要告訴我你想幹什麼吧?”對於萊恩索酒之事,阿爾託利亞還是挺疑惑的。

“也沒什麼!我倒覺得這個酒跟毒酒差不多……回到人間之後或許我可以開個商店,用來販賣”萊恩推了推死神之眸幻想着自己在克瑞絲的店內大量出售這種酒的場面。

阿爾託利亞……

“這些廢話等騎士王到人間之後隨便你們說!不過你讓萊恩帶我來這裏應該是有什麼事吧?”哈德羅特自然知道萊恩是不可能幹這種缺德又喪良心的買賣的,於是開口朝阿爾託利亞轉移話題問道。

萊恩……

阿爾託利亞……

“其實叫你來的目的只有一個!”阿爾託利亞沉默了數秒之後開口的說道。

“你……可願歸入我的旗幟?”阿爾託利亞語出驚人的說道。

“等……等一下,阿爾託利亞!你這是什麼意思?當着我的面,想將我的守護騎士(死靈騎士的愛稱)拐走嗎?雖然你曾經是騎士王,但你已經退休了!退休了,懂?”萊恩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呵呵,有誰規定退休就不能收徒嗎?”看着面前似乎有些生氣的萊恩,阿爾託利亞微笑着說道。

“收徒?不是加入他們嗎?”哈德羅特指着團坐在圓桌周圍的那些圓桌騎士們疑惑的問道。

“當然不是,圓桌騎士最開始只有十三名,而以後也將會只有十三名!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們與我是平等的,雖然我……阿爾託利亞再說這裏的說後停下停止了下文,不過就算不說萊恩也知道,畢竟亞瑟王的傳說是如此的有名。

“莫德雷德最後爲什麼要背叛你?”哈德羅特突然說了一句無關緊要的話,但就是這句無關緊要的話卻令阿爾託利亞陷入了一陣沉思之中。

“或許我真的不配爲王吧!”沉默數秒之後的阿爾託利亞說了一句令萊恩差異萬分的話,不過哈德羅特卻非常明白阿爾託利亞的話中之意。

蘭斯洛特圓桌騎士之中排行第一的圓桌騎士,他曾經與阿爾託利亞有過這樣的一場對話,哈德羅特也是之前從誓約之誓那看到的。

“你以這種純正的王道,剋制自己,以天下爲己任,這樣真的能統治好一個國家麼?要知道,爲王之前,首先爲人,王道之前,首先需爲人之道。哈拉赫提可以成爲民衆的信仰,但是他卻絕對做不成民衆的王!高尚純潔,以天下爲己任的你,就像是隻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蓮花一樣,民衆只會欽慕她,讚美她,卻不會親近她。一個會犯錯的王,纔會讓人覺得真實,可靠,讓人會忍不住去信賴,去親近、而無法親民的王是無法統御一國一城的。所以你不配做王,你可以成爲民衆的信仰,但是卻絕對做不成民衆的王”這是蘭斯洛特原封不動的話,不過直到最後蘭斯洛特也沒有背叛阿爾託利亞!蘭斯洛特雖然對阿爾託利亞深惡痛疾,但是自己首先是作爲一名騎士!痛惡並不代表可以自己可以背叛……就這樣直到最後蘭斯洛特依舊還是守衛着阿爾託利亞,儘管他是那麼的痛恨阿爾託利亞。

不過蘭斯洛特沒有做到的事,不代表其他圓桌騎士做不到!莫德雷德與蘭斯洛特一樣同屬圓桌騎士,如果硬要說的話!莫德雷德與阿爾託利亞其實還有一些關係存在!莫德雷德是阿爾託利亞的外甥……(雖然原著上莫德雷德是亞瑟王的兒子,但是這裏還是修改一下吧……)

同樣貴爲皇族的莫德雷德,並不像其他臣子和平民那樣看待阿爾託利亞!在他的心裏,阿爾託利亞就是一個隨時會爲整個國家付出生命的國王一般,開什麼玩笑?失去國王的國家還算是國家嗎?高傲,自大,阿爾託利亞的每一個優點在莫德雷德這邊都成了不可饒恕的罪行……(是不是修改過頭了?喜歡吾王的騎士們,還請原諒呃)

篡位的想法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存在莫德雷德的心裏了,就算當上國王的不是自己,高文也好(圓桌騎士之一,亞瑟王的另一個侄子),蘭斯洛特也罷!總之我一定要將你拉下臺……

於是就那樣,在那場大戰的接近尾聲的時候,莫德雷德就開始了他的篡位之行……不過在莫德雷德殺死亞瑟王之後(其實還沒死)奪得誓約勝利之劍和劍鞘之後!便被隨後趕來的蘭斯洛特擊殺。 總的來說,那場大戰震驚了當時整片大陸上的人!一個擁有豐富傳奇色彩的騎士王在那場戰爭中拉下了帷幕。

不過當時因爲直到最後也沒有找到騎士王的屍體,因此除了斷定騎士王死亡的結果之外、還流傳着另外一個說法,騎士王當時身受重傷但是並沒有死亡,瀕死的騎士王被幾位神祕的仙女用船載向了阿瓦隆(妖精的國度),而人民也都相信亞瑟王並未死去,他將會再度回來拯救世人。

相比於前者,後面的說法明顯只是民間流傳的一種幻想罷了!瀕臨死亡的騎士王被偶然路過的艾德琳娜帶走,並與之簽訂了契約……

“沒錯!你是真的不配爲王”哈德羅特大聲朝對面的而託利亞喊道。

“你仁慈、博愛、甚至可以爲你的子民捨棄你自己,如果突然爆發一場戰爭,如果用你的生命可以拯救一個城鎮內所有人的話,我想你也肯定會自殺的!蘭斯洛特說的一點都沒有錯,你根本就不配爲王!因爲你根本就不懂王的意義所在,你認爲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都是對的嗎?你在開什麼玩笑”這是萊恩頭一次覺得哈德羅特的嗓門有些大……

“對於自己的臣民!你只是一味的去拯救,卻不知去引導、不曾顯示出……何爲王者之慾,拋棄了迷途的臣民們!只是獨自一人道貌岸然,迷醉在你那看似完美的理想之中、因此你不是真正的王者,你僅僅只是一個被那隻爲他人而存在名爲王者的偶像所束縛着……的小丫頭而已”哈德羅特的情緒稍微有些激動,敢如此對騎士王如此數落的哈德羅特!令萊恩不自覺的嚥了口口水,而手指則輕輕的戳了戳哈德羅特的盔甲!意思想讓哈德羅特閉嘴,如果令這位騎士王生氣的話,弄不好都要都跪在這了……

:“小……丫頭嗎?呵呵,的確曾經也有人跟你說過類似的話!亞瑟王真的是不懂人的心那”阿爾託利亞背過身體閉上眼睛輕聲的說道。

“萊恩,咱們走”哈德羅特看着背對自己阿爾託利亞最後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朝還愣在原地的萊恩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