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一來,高速發展雖然讓天語城變得龍蛇混雜,但治安問題卻未惡化,始終保持著相對的和諧與平順。

當劉峰迴到天語城的時候,所見到的就是一座擁有二十多萬人口,全城各處都在興建新建築的繁華城市。

見到這些,想著離開前天語城那只有幾萬人的清貧樣子,劉峰不由點了點頭對楊松的治理能力表示認可,將封地交給楊松全權打理果然是明智的決定。

當下,劉峰便飛進天語城中央的候爵府,直接落在後花園裡,正在後花園打理環境的侍女見狀不由一驚,併發出了驚呼。

這一叫便不可避免的驚動了候爵府內的其他人,當下就有幾名聖魂者跳出來,全神戒備的盯著劉峰,為首的那人冷聲喝問道:「你是什麼人?竟然擅闖公爵府重地!」

劉峰挑了挑眉:「我的候爵府為何會變成公爵府?」

聽到這話,一眾人不由一愣並看了看劉峰——我的候爵府?難道眼前這人是……

見到劉峰那一身經典造型,想到他們來此之前楊松給他們看過的畫像,他們不由將畫像中的那人從記憶中挖出來與眼前這人對比了一番。

頓時,一眾聖魂者面色一變,齊刷刷單膝跪下並誠惶誠恐的說道:「拜見公爵大人,我等不知公爵大人回府,冒犯了公爵大人,還請公爵大人降罪?」

隨著聖魂者的話落地,周圍的其他人也面色大變,紛紛跪下並驚恐的祈求劉峰原諒,此時的他們已經明白,眼前這名『入侵者』便是這座公爵府乃至整個清風平原唯一的主人。

劉峰看了一眼眾人,隨即將目光停在最前面那名聖魂者身上並開口問道:「為何我的候爵府會變成公爵府?」

聽到這話,為首那人連忙恭敬回答道:「回稟大人,您在伊勒公國的戰績已經傳開,陛下和各位大臣知道后非常高興,便以此獎功,封大人為帝國一等公爵,封地擴張兩百里,並可建立一支最高人數不超過十萬的私軍。」頓了頓,他有道,「現在的您,已經是帝國唯一一位擁有十萬軍隊編製的一等公爵,封地也是最大的。其他的公爵,無人能夠與大人您相提並論。」

「加封?」劉峰挑了挑眉,隨後不屑的說道,「無聊。」

一眾人聞言不禁咧了咧嘴,對劉峰無所謂的態度感到無語,要知道他的待遇可以說在整個夏月帝國的歷史中都是絕無僅有的,哪怕是身為帝國第一高手兼守護神的楊龍也沒有這種待遇。

當然,這也和楊龍自己不需要那些待遇有關,否則以楊龍八星聖魂者的實力與十二神將之首的身份,要得到一片大型封地和軍隊編製義務反掌,甚至連廢帝之事都能做到。

看了跪在面前的眾人一眼,劉峰再次開口道:「你們是楊松找來的嗎?」

為首的聖魂者趕緊回答道:「是的,公爵大人,我們就是楊大人找來護衛和打理公爵府。」

劉峰點點頭嗯了一聲,沒有對這群人的事發表其他評論,併當即說道:「去把楊松叫來。」

說罷,劉峰也不多言,大步走向自己的房間,狂拽酷炫吊炸天的姿態讓在場眾人記憶猶新,而他們對劉峰的吩咐不敢有絲毫怠慢意思,當下就去找楊松過來了。

沒過多久,得到消息的楊松便急匆匆趕到公爵府,並在下人的帶路下急匆匆來到劉峰的房間前並恭敬拜道:「公爵大人,歡迎您歸來。」

劉峰沒有對這番話沒有發表意見,一見到楊松,便開門見山的說道:「楊松,吩咐下去,讓人大量收集魂石,品級無所謂,但盡量找品級好的,我有用。」

聽完劉峰的話,聰明的楊松並沒有多問緣由,直接領命並告辭離去,很快就將劉峰的命令吩咐下去。

頓時,劉峰的手下們開始努力收集魂石了,儘管很多人連見都沒見過劉峰,卻不妨礙他們忠誠的執行劉峰的命令。而劉峰的要求傳開后,又有許多人和勢力主動將各種品級上佳的魂石送上門來。

要知道,在如今的夏月帝國,劉峰就是活在傳說中的人物,他的崛起史和最近的戰績都是活生生的傳奇,只要不出意外,絕對是能夠載入史冊的人物。

對於這樣的**人物,沒有哪個勢力會不願意結交,他們所在意的只是該如何與劉峰建立沉厚的友誼和合作關係。

可惜這些人的願望註定無法實現了,劉峰對這些送上門來的東西都是抱著能不要就不要,即便要也會等價交換的原則,絕對不會去欠別人人情。

作為劉峰的忠實僕從,楊松充分領會了劉峰的意圖,對於那些送上門來的好處全部都持保留態度,基本上全部推掉,剩下的也屬於拿了肯定會付錢的狀態,沒有給那些別有心思的傢伙一絲一毫的機會。

在這種情況下,劉峰收集魂石的計劃雖然進行的不是很快,卻有條不紊的收集著,並且自始自終都保持著穩定且超然的姿態,讓那些想趁機和天語城套交情的傢伙非常失望。

隨著時間推移,劉峰收集到的魂石越來越多,但離劉峰心中的目標還有不小距離,劉峰也就只能先待在天語城等待。

在這等待過程中,外界也發生著許許多多的事,其中伊勒公國的事就是劉峰比較關注的。

前陣子黑色騎士團發生過一些大事,其中最大的事就是魯娜修突然失蹤了,讓黑色騎士團差點**,好在澤爾特與華蓮聯手穩定了黑色騎士團內部,才沒有讓這個伊勒公國最大的起義軍**。

過了一陣子后,魯娜修又突然回歸,總算讓黑色騎士團放下心來。但魯娜修回歸的同時,也帶來一群神秘的強者。

這群人實力強大,有著十分特殊的力量,與魂力區別很大,實力卻又強大無比,他們的加入一下子就讓黑色騎士團實力暴漲。

之後,魯娜修就帶著黑色騎士團對那些變成賊軍的起義軍與伊勒公國發起猛烈攻擊,很快就征服了伊勒公國大片領地,無論是起義賊軍也好,還是伊勒公國官方軍也罷,都不是黑色騎士團的對手。

在那些新加入的神秘強者們的幫助下,黑色騎士團完全就成了無敵之師,所過之處,絕無敵手。

無敵的姿態讓黑色騎士團的擴張速度極快,但魯娜修又把關的很好,沒有讓任何害群之馬混進來,而內部滋生害群之馬的話,她便用最嚴酷的懲罰將之徹底殺滅,哪怕害群之馬是功臣也不例外。

隨著不斷勝利,魯娜修在黑色騎士團中的聲望如是中天,沒有任何人敢發表不和諧的聲音,哪怕暗地裡說也不例外,因為你無法肯定身邊的人是不是魯娜修的狂熱崇拜者。

這種情況下,別說懲罰幾個[***]的功臣,即便是處罰那些身為中流砥柱的高層,也沒有人會說什麼的。

當然,魯娜修也不會這樣做就是了,她可不是一個喜歡飛鳥盡良弓藏的猜忌君主,對於沒有異心且遵守規矩的有功之臣,她絕對不會吝嗇獎賞與恩澤。(未完待續。) 然而,在魯娜修的聲望如曰中天,伊勒公國無人能敵的時候,賀蘭帝國卻突然展開了反擊。

但賀蘭帝國的反擊並非派兵去圍剿黑色騎士團,而是對外宣布了魯娜修身為賀蘭帝國第十一公主的身份,引得無數人為之嘩然,就連黑色騎士團內部也不例外。

當然,如果僅僅如此的話,魯娜修只需當眾發表一番宣言即可穩定人心,畢竟她的身份其實算不上秘密,黑色騎士團大部分高層都知道,剩下的也有所耳聞,只有中下層人員不清楚罷了。

可就在發表了魯娜修是帝國第十一公主的言論后,賀蘭帝國又表示魯娜修是災厄之子,註定帶來毀滅與破壞,是人類的大敵,是魔王!

魔王,多麼玄幻的稱呼,人們聽到這個說法后,第一想法就是覺得荒謬。

可賀蘭帝國卻是不斷重複宣稱這是真的,甚至還拿出了一大堆證據證明魯娜修的確是魔王,比如說他們稱魯娜修身邊的神秘高手都不是人類,而是人類的死敵魔人。

如此一來,就有不少人信了,不禁對魯娜修充滿驚懼,連黑色騎士團內部都出現了一些不和諧的聲音。

可魯娜修哪會坐著等死?雖然賀蘭帝國知道魔人和她的事讓她感到吃驚,但她不是沒有應付辦法,既然賀蘭帝國到處發表不利於她言論,那她就再添一把火,將這趟水徹底攪渾好了。

於是,魯娜修便吩咐下去,讓人跟著賀蘭帝國一起發表不利於她的言論,只是這些言論千奇百怪,讓人聽后十分無語。

有的說魯娜修不止是魔王之子,手下的人也全是大魔頭。

有的說魯娜修喜歡吃人,一口吃幾千個人都不吐骨頭的。

有的說魯娜修養了無數男寵,一天二十四小時不停的寵信男寵,連政事都不管了。

有的說魯娜修打仗都不用動手,吐一口口水就能化為洪水,將敵人全部沖走。

類似的謠言還有許多,每一種都誇張無比,民眾聽到后,便不禁議論紛紛,最後將真相給掩蓋了。而人們討論久了,就發現這些言論實在太假,連帶將賀蘭帝國散播的消息也當成了假話,是賀蘭帝國眼見無法對付黑色騎士團,便放出來中傷魯娜修的消息。

雖說假話說多了也會變成真話,可若是假話太假的話,哪怕說得再多,也只會被人當成笑話。比如地球上某個國家說他們的火箭射到了太陽上,這種鬼話有人會信嗎?

賀蘭帝國知道后,感到特別無語和鬱悶,心說到底是哪些白痴散播的誇張謠言?這不是添亂嗎?

頓時,賀蘭帝國的批鬥攻勢被化解了,黑色騎士團將那些流言全部當成了賀蘭帝國污衊魯娜修的,不止沒有人心不穩,反而向心力更強且更加團結了。

如此一來,賀蘭帝國反而倒幫了魯娜修一把,讓整個黑色騎士團無比團結,並且士氣旺盛無比。

而眼見內部穩定,魯娜修稍稍鬆了口氣,未免夜長夢多,她當即趁士氣正旺的時候發動統一伊勒公國的戰爭,無論是其他起義軍也好,還是伊勒公國官方軍也罷,都無法抵擋黑色騎士團的步伐。

僅僅一個月,伊勒公國八成以上的領地都納入了黑色騎士團的管轄範圍,而剩下的也難以抵抗,大部分人都心生投降的打算,即便領頭的不願意,他們的手下也會產生心思,並估摸著要不要玩一手賣主求榮的戲碼。

對於這一切,魯娜修清楚得很,而伊勒公國的首都伊甸城已經被打下來,所以她也不著急,當即減緩攻勢,轉而鞏固現有的領地,準備將現有的領地消化后再繼續擴張。

黑色騎士團和魯娜修的魔王風波算是暫時平息了,但帶給外界的衝擊卻不小,畢竟黑色騎士團和魯娜修的存在就是在打賀蘭帝國的臉,而黑色騎士團的擴張更像是在連續打賀蘭帝國的臉,是對賀蘭帝國霸權的衝擊和踐踏。

對於以武立國的賀蘭帝國來說,這種事很難接受,全國上下幾乎都在響著統一的聲音,那就是殺到伊勒公國,將黑色騎士團鐵血鎮壓,以捍衛帝國的威嚴。

只是讓人難以理解的是身為帝國的最高統帥,查爾斯八世對此沒有任何錶態,像是在放任黑色騎士團和魯娜修一般。

這令賀蘭帝國上下很是不滿,每天都有無數請戰書送到查爾斯八世面前,希望能前往賀蘭帝國將叛軍鎮壓。

只是查爾斯八世始終保持著沉默態度,讓麾下越來越不滿,直至皇家騎士們快要暴動的時候,他才出面說了一句話,而這句話頓時讓軍中閉嘴了。

「你們真以為劉峰和夏月帝國會任由我們對付伊勒公國嗎?」

劉峰和賀蘭帝國之間的恩怨眾所周知,而夏月帝國又全力支持劉峰,導致兩大帝國現在勢同水火,邊境地區猶如炸藥桶般,稍有不慎就可能引發兩國大戰。

而且,這一次開戰,絕不可能是赤月戰爭那種局部地區的戰爭,而是會席捲兩大帝國的大戰爭,到時候不止兩大帝國,就連兩國的附屬國家也會一起卷進來。

如果劉峰真要幫魯娜修的話,很有可能會引起兩大帝國的全面戰爭,畢竟以夏月帝國維護劉峰的姿態來看,夏月帝國肯定會加入戰爭的。

一想到兩大帝國全面開戰的結果,大部分人就不寒而慄,就連那些好戰之人也不得不承認這對賀蘭帝國沒有任何好處。

交往吧,殿下 事實上,這種事很多人都知道,只是不願意往那方面想,並且軍中的氣氛太過火爆,若是唱反調的話,肯定會遭到抵制。

所以,這段期間那些聰明人都選擇沉默以對,直至查爾斯三世發表言論后,才紛紛跳出來勸阻身邊的人和手下,總算讓狂熱的求戰氣氛稍稍緩和了一些。

可求戰氣氛緩和,不代表就沒了,那些憤怒的帝[***]人紛紛將目光投向夏月帝國,並嚷嚷著要讓夏月帝國將劉峰交出來。

最近一段時間各方勢力都盯著清風平原,劉峰迴歸的事自然沒法隱瞞,之前夏月帝國借口劉峰沒有回歸,所以一直在打太極,如今劉峰歸來,這太極自然不好打了。

不過,夏月帝國之所以在此前打太極,卻是因為劉峰不在,他們有些擔心劉峰一去不回,所以才會用圓滑手段應付。可現在劉峰已經回來了,他們還需要繼續打太極嗎?

有九星聖魂者撐腰,夏月帝國需要在賀蘭帝國面前裝客氣嗎?

於是,面對賀蘭帝國要求交出劉峰的行為,夏月帝國一改以前那種打太極的態度,變得極為強硬,甚至十二神將中還有人直接放話說要麼閉嘴,要麼開戰,想要劉峰,有種打過來搶人。

這一下,賀蘭帝國驚愕了,他們實在想不到夏月帝國的態度居然如此強硬,一上來就撕破臉皮,完全沒有國與國之間該有的虛偽外交姿態。

面對這種情況,賀蘭帝國有些不知所措了,退縮嘛,丟國家的臉,頂回去嘛,矛盾激化,很有可能引發戰爭,一向強勢的賀蘭帝國頓時有點進退失據了。

然賀蘭帝國畢竟是大帝國,不可能因為敵國的一席話就真的退縮,否則國家內部都可能出現問題。要知道,賀蘭帝國的內部矛盾不少,只是因為國家強大的關係被掩飾了,若是國家勢弱的話,這些矛盾便會被激化,到時候不用敵國打擊,國家內部就要出現動亂。

於是,賀蘭帝國以強硬姿態反噴回去,要求夏月帝國必須交出劉峰,而夏月帝國則針鋒相對,開始於賀蘭帝國互噴,兩國民間和軍方也因此事關係迅速惡化。

然就算噴的再凶,兩國也努力剋制著,邊境地區加派了不少軍法官,防止有人因憤怒的關係讓衝突進一步升級。

不過,兩國的矛盾確實被激化了,而兩大帝國的衝突也刺激了其他國家和勢力的神經,無數目光都投向了兩國,尤其是兩國的附屬國家,幾乎每一個國家都過著心驚膽寒的曰子。

畢竟兩大帝國開戰的話,他們附屬國家也肯定要參戰,對這些附屬小國來說,一場大戰爭很有可能導致自己的國家覆滅,即便最後存活下來,也肯定會損失慘重且國力大減。

什麼?你說有些國家可以趁機崛起?

確實有這種國家,但這種國家一般都是與兩國無關的,附屬國家受兩大帝國的控制,實在很難在戰爭中崛起,大部分時候都會成為兩大帝國的消耗品和炮灰。

在這種衝突中,無數人心驚膽戰的過著曰子,還有一部分人則暗自偷笑,同樣有些人則趁著全世界的注意力都在兩大帝國身上的時候,全力發展著自己的勢力。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黑色騎士團的領袖魯娜修。

一直以來,魯娜修雖然在擴張,卻還是很擔心賀蘭帝國會派兵過來圍剿。尤其是魔人之事敗露后,她對魔人們的使用變得謹慎起來,畢竟若魔人的事完全暴露的話,肯定會引起群起攻之,甚至連那些隱居的老怪物都可能冒出來。

若是那樣的話,無論是魔人還是魯娜修自己,都會迎來滅頂之災。

一想到這些,魯娜修就會深感慶幸的說道:「還好劉峰吸引了賀蘭帝國的注意力,否則我就算要發展也不容易。」頓了頓,她眯起了眼睛,「等時機成熟的時候,就可以在這場衝突中添一把火,讓兩大帝國真的打起來。到時候,無論是擴張也好,還是復仇也罷,都不是問題……」(未完待續。) 對魯娜修來說,賀蘭帝國和夏月帝國打起來最好,因為只有兩大帝國打起來,她才能讓黑色騎士團迅速崛起。

而且,要對賀蘭帝國復仇,在不能大量動用魔人的情況下,只有與夏月帝國聯手才有可能做到。

這種情況下,要說誰最希望夏月帝國和賀蘭帝國打起來,那就肯定是魯娜修了。

只是無論是夏月帝國也好,還是賀蘭帝國也罷,都沒有做好全面戰爭的準備,所以雖然衝突很火爆,卻沒有真正打起來,並且短時間內是無法開戰的。

魯娜修深明此理,便安心等待時機到來。

與此同時,魯娜修也一直關注著天語城的動向,劉峰迴到天語城后,她便關注著天語城,只是因為魔人在旁,手頭的事情又太多的關係,所以不好去找劉峰。

作為這場衝突的導火線,劉峰的動態讓人有些耐人尋味,其對外界的衝突始終保持著不聞不問的態度,一直待在公爵府閉門不出,人們只知道他在大量收集魂石,而到底想要幹什麼就不清楚了。

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多的魂石集中到公爵府,劉峰不斷收納著魂石,卻沒有其他動作,讓人分外不解。而因為他沒有行動,不少人都狙擊到天語城打探消息,一些慕名而來的人也聚集於此,導致天語城漸漸龍蛇混雜起來。

不過,劉峰沒有動作,楊松卻不會坐視不管,在大量外來者聚集過來的同時,他也調動大量軍隊入駐天語城,成天在城內各處巡邏,防範宵小之輩趁機擾亂天語城。

反正劉峰擁有十萬大軍的軍隊編製名額,楊松便組建了一些新軍隊,劉峰的封地麾下倒是不缺兵力。

在劉峰靜靜等待魂石聚齊,而天語城內暗流涌動的時候,千里之外的某個破舊山屋內,一名女子渾身赤裸的走下床,開始穿自己的衣服,而在她身後,一名同樣渾身赤裸的黑髮男姓則喝著美酒,一臉事後抽根煙,快活似神仙的樣子。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