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察離開前,曾向千夜修詢問哪裏可能有冰屬性的變異怪獸出現,千夜修便提示他到這個地方來打聽一下。

星際傭兵聯會,一個以自由貿易著稱的組織,在大多數的三級城市中都擁有着自己的分部。

在這裏你可以自由地發任務和接任務,當然,在這裏發佈得最多的任務還是變異怪獸獵殺和信息查詢任務。傭兵作爲聯邦人民中數量龐大而不可忽視的一個特殊羣體,他們遍佈各地,他們大多經驗豐富視野開闊,他們以獵殺變異怪獸再販賣給藥劑師爲主要營生,私下也會接一些暗殺任務只要他們膽子夠大手腳又做得乾淨,所以星際傭兵聯會也是最讓聯邦警署頭疼的組織之一。

這裏潛伏着全國在通緝60%以上的罪犯,但往往因爲聯會對於任務接收發方的隱私保護原則,聯邦警署無法獲取準確的信息,更無法對聯會發布正式的搜查令。

不過如果你有什麼關於變異怪獸的問題,那來這裏就一定沒錯了!

李察按照流程在前臺發佈了一個信息查詢任務,標題註明爲冰屬性變異怪獸查詢,然後在微笑着的指導員小姐的指導下去收費處繳納了發佈任務的費用,傭兵聯會將會從賞金中抽取20%作爲服務平臺費用,剩下的80%將作爲任務賞金獎勵給完成任務的傭兵。

繳完費用,李察又留下了自己的郵箱,在任務期限的3天內,所有傭兵提供的資料都會經過聯會的篩選,最後將最佳資料發送到李察的郵箱中.

在大廳中晃盪一圈,李察又去看了看接任務的中心,中心大概有500平方米,裏面有着無數臺電腦,傭兵們只需要插入自己的身份磁卡,便可以瀏覽任務面板,找到自己適合的任務後,只需要簡單地在電腦鍵盤上點兩下就可以完成接任務的程序.

李察沒有傭兵身份磁卡所以不能瀏覽任務面板,遺憾地嘆了一口氣後,李察不禁想到:或許以後可以來這裏辦張傭兵身份卡賺點外快?

不過李察很快就搖了搖頭,現在他最主要的任務就是趕緊在三天內找到開啓基因鎖所需的原料,然後提高自己的實力.

力量,力量!

說到底湛晴寒的離開還是因爲不信任自己可以戰勝她所顧慮的那些存在,而且三年前悄悄給自己下跘的那個人……

走出傭兵聯會,李察攥緊了拳頭,雷達捎人給他帶了口信說已經有了眉目,等他開啓基因鎖後,他們一定會揪出那個人,讓他付出代價!

……

……

回到冰火學院已經是深夜了,李察手上拎了一袋速食袋,裏面是一些醃製食品,一點韭菜和幾瓶啤酒。

夜色籠罩下的冰火學院更顯寂寞,這種暴露在冷空氣裏的寂寞似乎感染了李察,連帶着他投射到小道上的影子也顯得更寂寞了。

穿行在這所有鱗次櫛比的建築之中,李察默默地走過教學樓,實驗樓,轉過一個彎後,終於在燈光輝映下看到了自己熟悉的那座鋼筋水泥——-圖書館。

搖晃着手中的速食袋,李察搖晃着微醉不穩的步子跌跌撞撞地走上了圖書館的門前樓梯,從口袋裏摸索出上次罰掃還沒有上交的鑰匙。

雖然眼神有些迷離,鑰匙卻是十分精準地插進了圖書館的門鎖中。

在安靜的夜晚中,突然響起一陣鑰匙帶動門鎖轉動的聲音,隨後隱身在漆黑中的圖書館便敞開了他靜默的懷抱,容納了李察孤單的身影。

李察走了進去。

一層,兩層……李察目不斜視一直走到了第五層才停了下來,晃晃悠悠的手指在空中旋轉一圈,終於辨認了一個方向,然後踉踉蹌蹌地走了過去。

穿過一排又一排的書架,李察來到了一張桌子邊,腳步一個不穩,直接倒了下去.

瞪大眼睛看着空寂的圖書館五層的天花板,那些一成不變的裝修好象在提示着李察時過境遷,物是人非這兩個生硬的詞.

但實際上仔細算來,距離上一次李察來這裏,僅僅只過去了不到10天而已.

在地板上躺了好一會兒,李察才重新回過神來,從地板上爬起來,靠在桌角拿過兩瓶啤酒擺在地上,然後攤開速食袋,將裏面的食品和韭菜都拿了出來。

拉開啤酒瓶的蓋子,李察先是狠狠給自己灌了一口,然後使勁搖晃了一下頭,才感覺腦袋清醒了一些。

離開傭兵聯會後,那些因爲千夜修緊急召喚而被李察暫時壓抑下的情緒終於悄無聲息的爆發了,操作室已經早早關了門,這讓他想要靠瘋狂拆分機械來舒緩情緒的打算落了空,隨後李察忽然摸到了口袋裏的圖書館鑰匙,於是買了點東西就過來了。

“給……”李察用手中的啤酒瓶將另外一瓶啤酒推到了自己的對面,口齒不清地說道,“給你的。” 李察迷迷糊糊的視線中出現了一箇中年男子光影交錯的幻影,形象實在算不上好,叼着根菸,整個人有些邋遢,褲子因爲太久沒洗而黑得發光。

“嘣.”

食指扣住啤酒瓶的瓶蓋邊緣,李察微微用力將瓶蓋挑開了,些許酒水搖晃出了啤酒瓶,酒瓶洞口大開正對着白色的天花板。

“你這個黑心老闆,也不知道現在又混到哪裏去了,店鋪不要了,也讓我找不到你,看看,現在有錢了想請你喝酒都沒機會.”

李察自顧又灌了自己一口酒,喃喃道:“老闆啊,你說爲什麼人總是喜歡把事情複雜化呢?”

“我喜歡她,她喜歡我,那兩個人在一起有什麼不對的?”

“可是她明明喜歡我,她又要躲着我,避着我,還自以爲是地叫我忘了她……呵呵……”李察搖着薰醉的腦袋,使勁晃了兩下,忽而又放肆地笑了。

“現在都什麼時代了,家庭的原因竟然還能影響聯邦公民的自由戀愛……簡直可笑!”

“她……她無理取鬧吧她!”

一語罵出,李察突然笑得更大聲了,拽起啤酒瓶,李察的背蹭着桌子角挪了上去,然後拖着步子往圖書館正對着校園中央位置的那一面走去,在那裏是一堵玻璃牆,透過玻璃牆可以看到一片學院中央一片低平的林地和湍急的人造瀑布。

ωωω .ⓣⓣⓚⓐⓝ .c○

學院這樣設計的初衷便是爲了讓埋頭苦讀的學子在長時間的學習後,可以走到這裏來眺望學院的精緻景觀,舒緩他們的眼睛疲勞。

怔怔地看着和自己隔着一張透明隔膜的夜色,李察的醉意忽然醒了三分,事實上阻礙在他們之間的制度是存在的,就像他當時沒有繼續追上去還有着一個客觀原因一樣。

因爲哪怕他追上去了也只是枉然———他不可能去星雲。

聯邦三大星系之間並非完全無條件的自由來往,特別是像星雲這樣的一級城市,你是不可能在這裏面看到流浪漢和乞丐的。

爲什麼呢?

因爲流浪漢和乞丐都被驅逐到另外兩顆星球了!

矜持老公,別惹我! 消費能力無法達到星雲的需求的人是沒有辦法留在星雲的,想去星雲,你首先得得到一個東西———簽證。

辦理簽證的手續並不複雜,但是需要提交的資料李察卻一個也交不上去。年薪證明,是否有移民星雲的意願?是否有家屬定居或長居在星雲?去星雲做什麼……

總而言之,這些證明無非想和你確認兩件事,第一你有沒有承擔在星雲的消費的能力,第二是否有移民傾向。

星際簽證官之所以會詢問你前去星雲的目的也是爲了確認你不會藉機移民。

雖然星雲執法隊每隔一週就會對留滯在星雲內的“過期”和“非法”居民進行搜尋和遣返,但還是有那麼一些人在長期呆板的體系中鑽了空子,想方設法留在了這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城市。

與其說是隻有在這裏他們纔有機會接觸到更高層級的生活,賺到更多的錢,不如說是他們已經被星雲的繁榮和輝煌迷了眼睛勾了魂魄。

而這些人久而久之竟然也形成了自己的規模,他們每隔一週就會轉移一次聚集地,行動有序,轉移迅速,讓執法隊頭疼不已。

……

……

李察眺望着百米外在深沉的暮色下暗自湍急的人造瀑布,又往喉嚨裏灌了一口生辣的酒,晃了晃已經空了的酒瓶,隨手扔在了地上,發出“哐當”一聲脆響,啤酒瓶咕嚕咕嚕地就滾到了另一邊去。

“等着我!”

“我一定會去星雲的!”李察對着夜色發酒瘋似的咆哮道。

咆哮聲迴盪在整個圖書館中,驚得連停靠在圖書館的窗沿小憩的麻雀都撲打着翅膀朝着被墨色渲染天空急忙逃去。

站在玻璃窗前佇立良久,後知後覺的酒勁終於一股腦地躥了上來,李察使勁眨了眨眼睛,搖晃着腦袋正欲回去,卻忽然重心不穩再一次栽倒在了地上。

懶洋洋地翻了個身,李察知道今天喝那麼醉是別想安穩地走回宿舍了,何況要是讓樓下的守門阿姨聞到自己身上的酒味,能不扒了自己一層皮纔怪。

“哈哈,就在這兒看看月亮也好。”

李察平躺在地板上雙手張開,做出了一個擁抱天空的動作,微眯的眼睛似乎看見了月亮上面有着一個女子的倩影。

隨後他眼睛一閉,心神忽而沉到了另外一片空間之中。

……

……

宿主空間,硬角龍皮的冰涼觸感忽然貼上李察醉酒後滾燙的側臉,冰與火一相接觸,宛如一道電流從耳根躥進心窩,李察猛地睜開了雙眼。

撐起身子,缺氧般的大口喘息着,李察手指熟練地在空中一劃,漆黑的宿主空間便亮了起來。

諾大的宿主空間中空空蕩蕩的,原先懸空在最中央的透明胚胎已經不知所蹤。

“小藍?”

李察試探性地喊了一聲,頓時整個宿主空間便迴盪起了無聲道若有若無的低聲呼喚。

“小藍?”

“小藍……”

“小……藍……”

李察從硬角龍皮座椅上走了下來,視線疑惑地在整個空間中掃來掃去,旋轉了一週,他走到了宿主空間最中央的位置。

李察一直相信小藍並沒有“消失”,而現在宿主空間又自主吸收李察的意識,是不是說明小藍已經“回來”了?

在胚胎原來懸空的位置駐足許久,李察期待的目光漸漸暗淡下來,難道就真的只是自己一廂情願?幾百年來終於誕生了第二個覺醒智慧的系統就這樣消失了?

“可能我還是奢求得太多了吧……”李察嘴角勾起一絲苦笑。

擁有了人類意識的系統,這樣的存在或許本來就是違反常理的,聯邦已經擁有了一個超級電腦“源”,僅僅是這樣一臺超級電腦就維繫了整個聯邦三大星系的所有信息處理,難道他還在指望着自己能單獨擁有一個超腦嚒?

李察搖了搖頭,轉過身正準備走回硬角龍皮座椅上。

這時,一道稚嫩的童聲突然在李察的背後響起:

“主……人?”

猶如當頭棒喝一般,李察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轉過了頭。

一個人,不,準確說來,是一個虛擬的人形正閃着電光,皺着眉頭左扭右動,似乎極不適應地站在李察視線的中央。

一開始是一個小女孩的形象,但僅僅只保持了兩三秒,小女孩狀態的小藍便從李察驚愕的黑色瞳孔中看到了自己現在的形象,不滿意地嘟了嘟嘴,拈起朦朧的裙襬轉了一圈,於是她身上的電光猛地閃得更亮了,李察甚至可以捕捉到一串數據流從小女孩半透明的身體中躥過,隨後一個身材婀娜,風情萬種的女人便站在了他的眼前。

那嫵媚的女子丟給李察一個禍國殃民的淺笑後,兀的電光一閃,竟然又變回了小女孩的形象。

只見小藍銅鈴一樣的眼睛不信邪似的瞪大,然後雙手一揮,半透明的身子又一次躥過一道數據流,緊接着一個明眸皓齒、麗色.誘人,風情萬種的妖嬈女子再次出現在李察的面前。

穿着純白的修身襯衣,下襬塞在黑色的及膝套裙裏,兩條修長粉滑的玉腿緊緊併攏,微微敞開的領口裸露出來的肌膚晶瑩如雪、曲線玲瓏,幾縷絲落在削肩,很靚麗,嫺雅中透着一抹感性。

李察看得一陣頭暈目眩,酒後的頭顱一熱,連忙閉上了眼睛,斷絕了對面妖嬈女子帶給自己的視覺衝擊。

“哎呀!”

剛一閉上眼睛,李察又聽見小藍突然驚呼出聲,眼睛忍不住眯開一條細縫看去,只見對面那位風情萬種一身祕書裝扮的嫵媚女人已經消失不見,再度恢復小女孩形象的小藍站在對面,蹬着腳氣得跳了起來。

“哎呀,怎麼又變回去了啊?!”

小藍扯着自己的公主裙裙襬,煩躁地轉來轉去,突然嘟着嘴猛地往上一跳,再落下來的時候竟然變成了一個目慈眼善的古稀老人。

滿頭銀髮的老人抓狂似的撓了撓自己的背心和銀髮,使勁一扭腰,又是一道數據流躥過,小藍這次竟然又變成了一個七八歲大小的小男孩,那男孩哭喪着一張臉,好似丟失了自己最爲心愛的星際鎧武戰士玩具一樣,瞪着一雙紅紅的眼睛,不斷抽着小巧的鼻子,還十分委屈地撅着一張小嘴。

一旁微微發愣的李察直接被小藍變戲法一樣的形象切換看傻了眼,待他看到小藍最後變成了面前這個柔弱得就跟扶柳一樣的小男孩後,終於忍不住“哈!哈!哈!”地笑出了聲,捧着自己的肚子不住地搖頭。

今晚李察喝了太多的酒,忽然一笑竟然把胃扯得有點疼!

“啊!!!主~人!”小藍嗔怪地埋怨道。

李察朝小藍無奈地擺了擺手,卻是笑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小藍身上的電光不斷閃爍着,連帶着它的身影也是若隱若現,看起來剛剛塑性成功小藍的內部信息體還並不穩定。

定了定神,好不容易纔止住了笑。李察欣喜地看着正站在對面堵嘴不滿的小藍,說道,“小藍,我還以爲你消失了呢。”

“主人,小藍並沒有消失,只是塑性完成後陷入一段時間的深度沉睡,所以主人才無法召喚小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