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嘞,小的有辦法了!」納甲土屍點頭道。

接著納甲土屍大聲喊道:「村民們,著火了,快出來吧,再不出來就被燒死了!」

納甲土屍嗓門可真大,就像晴天霹靂一下,震得那些人捂住耳朵,王旭和柳小白都捂著耳朵,「呃,這嗓門真是太嚇人了!」王旭捂著耳朵驚呼道。

納甲土屍一連喊了幾嗓子,那些村民都嚇得跑了出來,「呃,哪裡著火了?」有村民驚呼道。

接著納甲土屍又大聲喊道:「村民們,馬上到這裡來集合!」

幾分鐘后,所有村民陸陸續續來到了村裡的場地,大約有四百多人擁擠在那裡。此時納甲土屍還在喊叫,江帆擺了擺手,「不用喊了,應該都來了,如果有不來的,等他發作的時候,我們就阻止他去樹林!」

納甲土屍停止喊叫之後,江帆望著那些村民,「諸位,我是皇上派來給大家治病的大夫,再過二十多分鐘你們人群中就有人要發作了,你們當中誰感覺不舒服的馬上站出來!」江帆對著眾村民道。

村民們一個個面面相覷,沒有一個站出來的,江帆驚訝道:「呃,難到沒有一個不舒服的人?」

「也許他們不到發作的時候,沒有任何徵兆吧?」孫夢蘭皺眉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也許有這個可能吧,但是我們必須找出要發作的村民啊!要不然發作的時候,就怕阻止來不及呢!」

每次發作都有大約六十多人,如果一下衝出六十多人,特別是他們發狂的情況下,想全部阻攔住,那可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萬一發作的村民更多的呢,那就更加麻煩了。

如果讓江帆一個個地透視檢查,也也要花費很多時間,在場一共四百多村民,時間上也不夠,另外也很費符籙寶鼎的能量。

「如果那蟲子是從下面進入的話,那些村民就沒有一點感覺嗎?」趙冰倩突然說話了。

趙冰倩的話讓江帆眼睛一亮,他點頭道:「諸位村民,你們有沒有感覺下面疼痛的,或者下面腫大的,請舉手!」

江帆話音剛落,村民當中立即有人舉起手來,緊接著陸陸續續有兩百多人舉起了手。江帆頓時傻眼了,「呃,這麼多人都要發作了?」江帆吃驚道。

「帆,這些應該是被蟲子侵入的人群,不一定是要發作的人群,他們當中應該只有一部分人等會就要發作,關鍵是我們如何把要發作的人找出來呢!」孫夢蘭皺眉道。

趙冰倩看了下手錶,這塊手錶是她在人界帶過離開的,也是龍組的專用的,來到符元界后,她按照符元界的時間,重新調整了時間。

「帆,還有十八分鐘了,必須抓緊時間,如果還是想不出辦法,我建議把那些舉手的村民全部捆綁或者冰封起來,再慢慢尋找。」趙冰倩建議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我再想想辦法,如果最後十分鐘想不出來,我把他們全部冰封了!」

江帆閉著眼睛,腦海里快速思索辦法,突然他睜開眼睛,「你們當中有沒有感覺胸悶的或者喉嚨乾燥的?」江帆急忙道。

他想到了那蟲子要到達大腦肯定要路過胸口和喉嚨,也許在發作前幾分鐘或者十幾分鐘必經的途徑,所以江帆就問那些村民。

江帆的話說出來之後,那些村民之中立即有一百多人舉起手,江帆露出喜悅,對著那一百多米村民道:「你們站出來!」

那一百多村民站了出來,江帆對著納甲土屍吩咐道:「傻蛋,你去聞聞他們身上有沒有魚腥氣味。」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立即走到那些村民身邊,對著那些村民嗅了起來。

於此同時江帆利用符籙寶鼎的能量透視那些村民的頭、咽喉、心口等地方,他終於發現了問題所在。在那些村民的這些地方有一根比頭髮還要細得多的蟲,那蟲渾身褐色,大約只有兩厘米長短。

只有極少數人頭部有那種絲線的蟲子,但是還沒有達到那些村民的神經中區,一般只要有異物進入腦袋某個位置,那人肯定會出現各種癥狀的,奇怪的是那些村民為何沒有異常的感覺,難道是太細的原因?

「主人,這些村民身上都有很強的魚腥氣味,特別是在咽喉、心口、頭部!」納甲土屍稟告道。

江帆神色嚴肅道:「我看到那個奇怪的蟲子!」

「哦,是什麼樣子的?」孫夢蘭驚喜道。

「十分奇怪,那些蟲子比頭髮還要細得多看不清楚呢!只知道顏色是褐色的。」江帆皺眉道。

「那你想出辦法阻止那些蟲子的辦法了嗎?」孫夢蘭焦急道,因為時間不多了,她已經看到有幾個村民眼光變得獃滯了,嘴裡發出異樣的聲音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來幾張月票,打賞積分! 江帆搖了搖頭,「我根本不知道那些是什麼東西,加上時間也來不及,目前只有先把他們冰封住,只要他們不啃咬大樹,他應該就不會死亡的。」

因為現場看到死亡的村民都是吃樹撐死的,所以江帆這樣斷定。

孫夢蘭點了點頭,「嗯,那隻能這樣,先冰封住他們,然後再想辦法對付那些蟲子。」

江帆對著王旭等青龍處成員道:「準備冰封這些村民!」

王旭立即一揮手,那九名青龍處成員站在九個不同位置,把那些村民包圍在當中。這是按照九宮八卦的符陣排列,緊接著王旭喊道:「冰封開始!」

九名青龍處成員迅速彈射出冰球,砰的一聲響,九顆冰球碰撞在一起,白色的寒冰之氣,迅速蔓延開來,頃刻之間那些有問題的村民被冰封了。

「老大,冰封完畢!」王旭對著江帆道。

江帆點了點頭,望著那些暫時沒有問題的村民,「王旭,帶領人暫時把他們安置在一個安全可靠地方隔離,有什麼特殊情況,立即向我報告。」江帆吩咐道。

王旭點頭道:「是的,在下馬上帶著這些村民到安全地方去。」

江帆望著那些冰封的村民片刻,隨即扭頭望著趙冰倩道:「冰倩,時間到來了沒有?」

趙冰倩點頭道:「時間已經到了!」

只見被冰封在裡面的那些村民在冰封裡面掙扎著,「哦,那些村民發作了!」孫夢蘭吃驚道。

江帆立即靠近其中一名村民,利用符籙寶鼎的能量透視他的頭部,他看到了那比頭髮絲還細的蟲子進入了那村民的大腦。

那村民立即目光獃滯,嘴裡發出嚎叫聲,如同野獸一樣,江帆驚訝地發現那細小的蟲子釋放出一種特殊的音波,要不是自己原來學過音波攻擊術,還真的難以發現呢。

「呃,這細小的蟲子竟然會釋放特殊的音波呢!」江帆吃驚道。

孫夢蘭和趙冰倩驚訝地望著江帆,「什麼,你說的比頭髮還細小的蟲子竟然可以釋放音波?」趙冰倩吃驚道。

江帆點頭道:「是的,我現在知道哪些村民為何那麼瘋狂了!」

「哦,是什麼原因?」孫夢蘭驚訝道。

「因為那細小的蟲子特殊的音波控制了村民的大腦,讓村民去啃咬樹木的。」江帆微笑道。

孫夢蘭望著江帆,皺眉道:「帆,我就不明白,那細小的蟲子為何讓村民去啃咬樹木呢?難道它要吃樹木?」

趙冰倩搖頭道:「如果細小蟲子要吃樹木的話,那它為何不直接去啃咬樹木呢,那樣不是更加省事,何必鑽入人體這麼大費周章呢!」

趙冰倩的話有道理,江帆和孫夢蘭都無語了,他們無法解釋這個願意。一旁的納甲土屍笑了,「呵呵,主人,小的知道是什麼願意?」納甲土屍笑道。

江帆望著納甲土屍,「哦,傻蛋,你說說是什麼原因?」

「主人,肯定是那些細小蟲子咬不動大樹,它借用村民的嘴巴啃咬大樹啊!」納甲土屍笑呵呵道。

江帆皺眉道:「就算那些細小的蟲子是借用村民嘴巴啃咬大樹,那啃咬大樹的目的是為什麼呢?」江帆想到那些死去的村民一個個都是挺著大肚子,也沒看到那些蟲子吸收樹木。

納甲土屍搖頭道:「主人,小的就找不到是什麼原因了,也許是它們喜歡吃這樣吧。」

「帆,暫時不考慮這些細小的蟲子是做什麼,我看還是想辦法把它趕出村民的體內吧!」孫夢蘭皺眉道。

「是啊,先救了這些村民,然後在考慮其他的事情。」趙冰倩也點頭道。

「好吧,我試試看茅山驅除符咒!」江帆點頭道。

他走到其中一名發作的村民面前,一揮手,那村民頭部冰封被解除了,露出整個頭部。那村民嘴裡發出嚎叫之聲,眼睛變成綠色,樣子十分瘋狂。

隨即江帆劍指點在那村民的眉心上,一道藍色光進入他的眉心之中,那藍光直奔那細小的蟲子。那蟲子十分懼怕藍色光,身子蠕動,迅速從村民頭頂鑽了出來。

「哦,那蟲子出來了!」孫夢蘭驚呼道。

「傻蛋,你抓住那蟲子!」江帆急忙命令道,他知道納甲土屍抵抗能力超強,可以抗拒那些蟲子。

納甲土屍伸手抓住了那蟲子,「哦,小的抓住它了!」納甲土屍喜悅道。

納甲土屍捏著那細小的蟲子,那蟲子立即縮成一團,如同一顆芝麻大小,「呃,縮小了!」納甲土屍驚訝道。

江帆十分驚訝,他看到那蟲子細長的身子竟然縮成芝麻大小,對著納甲土屍道:「你把它放在掌心,讓我看看!」

納甲土屍按照江帆的吩咐,把那蟲子放在掌心上,就如同一顆芝麻一樣,「呵呵,主人,這玩意變成芝麻了!」納甲土屍笑道。

「呃,沒想到這蟲子竟然變成這麼小的顆粒!」孫夢蘭驚訝道。

突然納甲土屍掌心的芝麻大小的蟲子突然彈跳起來,嗖的一下,落在地上了,它迅速展開身子就要鑽人土裡面。

「我靠,小樣,你還想要逃跑!你逃得出我的掌心嘛!」納甲土屍一伸手掐住了那條蟲子,用力一扯,那蟲子身子立即被扯斷了,身子扭來扭去,很快就不動了。

「我靠,這就死掉了!這蟲子不咋地嘛!」納甲土屍搖頭道。

這一點也出乎江帆的意料,這奇怪的蟲子並不這麼厲害,可以輕易地抓住,可以輕易殺死。

「帆,這個村民已經恢復正常了!」孫夢蘭驚喜道,她發現村民的眼神已經正常,不再嚎叫了。

江帆望著村民,「你感覺如何?」江帆問道。

那村民露出驚慌之色,「為感覺頭有點疼,其他沒什麼。」那村民回答道。

江帆望著那村民,「你不想去啃咬樹嗎?」江帆試探道,他還不能進一步確定。

那村民搖頭道:「沒有那種想法。」

我就是這樣漢子 「帆,我看就解除他冰封試試吧。如果他要去啃咬樹木,那就再冰封住他。」孫夢蘭建議道。

江帆點了點頭,他也想這樣試探一下村民的反應,於是他一揮手,解除了那村民的冰封。那村民解除冰封之後,沒有任何奇怪的行為,只是站在那裡。

「你感覺如何,有沒有想衝到樹林的衝動?」江帆望著那村民道。

那村民搖頭道:「沒有,只是感覺有點口渴。」

「帆,我看這村民應該正常了,你繼續治療其他村民吧。」孫夢蘭喜悅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嗯,看目前情況應該是正常了!我繼續幫助其他村民驅蟲!」江帆喜悅道,此時天空已經逐漸暗下來了。

江帆立即命令那些青龍處成員和柳小白護衛等人點燃火把,照亮這個場地,江帆繼續幫助那些村民驅蟲。

大約花費了兩個多小時,江帆幫住那些村民驅除了體內的那細小的蟲子,那些蟲子只留下一條,其他的都被納甲土屍殺死了。

留下這一條的目的江帆是為了研究這蟲子到底是什麼模樣的,為何要讓村民吃樹木?還有是從什麼地方進入村民體內的?是什麼地方來的?這些都是江帆要解決的問題。

江帆讓柳下白把那些恢復正常的村民隔離在安全地方,他帶著孫夢蘭、趙冰倩等人到了王旭隔離那些村民的地方。

這裡是白家村的倉庫,平日是用來堆積農作物的地方,「王旭,這些村民有異常的嗎?」江帆問道。

王旭搖頭道;「老大,目前還沒有發現任何村民異常,也許他們沒有被那蟲子入侵體內呢。」

江帆點了點頭,此時天已經暗下來,他看到旁邊有一個大水缸,「我馬上炮製出一缸仙靈驅蟲符水,你讓所有村民喝符水驅蟲。」江帆吩咐道。

江帆這個目的就是擔心村民體內有蟲子,喝下驅蟲符水以預防為主,這樣自己就可以鑽心研究這蟲子了。

王旭點頭道:「老大,你放心吧,我會安排這些村民喝下驅蟲符水的。」

江帆炮製了一樣仙靈驅蟲符水之後,他帶著孫夢蘭、趙冰倩、納甲土屍等人扎到一村民房子住下,隨即江帆拿出李寒煙製作的放大鏡

「傻蛋,你抓住那蟲子放在我的放大鏡下面,我看看這傢伙到底長什麼樣子的?」江帆吩咐道。

納甲土屍抓住那細小的蟲子放在江帆的放大鏡下面,江帆瞪大眼睛看著那蟲子,這次他看清楚這蟲子的模樣了。

「我靠,這是啥玩意?竟然長得這樣子的?」江帆吃驚道。

「帆,那蟲子長什麼樣子的?」孫夢蘭十分驚訝,她走到江帆身邊,看到那蟲子模樣,也驚幾乎起來,「哦,這蟲子樣子好古怪哦!」

Share:

Leave a comment